icon-close

「我只是在這裡睡個覺,結果被你吵醒了,還讓讓我看到這自虐的一幕,對自己都這麼狠,我很欣賞你。」楚南笑道。

小離突然閃電般閃出幾道幻影,幾道寒光襲向了楚南各個要害。

但就在這時,整片空間突然如同被凍結了一般。

小離顯現在楚南的左側,手中的小刀正要扎向楚南的脖子。

楚南伸出手,手指一彈,她手中的小刀便粉碎著掉落。

「咦,看不出來啊,本以為你是塊搓衣板,沒想到曲線還不錯,看走眼了,嘖嘖。」楚南的目光在小離身上一掃,看著她因為抬手攻擊而讓胸口曲線顯露的身段,嘖嘖贊了一句。

小離目光中流露出屈辱悲憤,心中也有些慌了,在這荒郊野外,現在又動彈不得,他要對自己做些什麼,根本無力抵抗。

楚南看著小離的目光,突然笑了起來,道:「喲,嚇到你了,其實我是好人,你放心,雖然你長得還可以,目測身段也嬌柔,但是,想做我的女人你不夠格啊。」

小離目光變了,惡狠狠的盯著楚南。

這時,楚南打了一個響指,小離身體一個踉蹌往前沖了一步,才定住身形,她恢復了自由。

不過,她卻沒有想著要逃,她知道兩人之間的實力相差甚遠,逃是沒法逃的。

「你到底想幹什麼?」小離咬牙切齒的問。

「我這人呢,恩怨分明,白吃了你八碗面,算我欠你的人情,剛好現在還給你。」楚南道。

「不用了,你還我八百萬墨幣也改變不了什麼。」小離道。

「真不用?我的人情怎麼可能用金錢來衡量呢?你若真不用我還的話,我可就走了。」楚南道。

小離心中一動,目光有些熱切,他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嗎?但是一旦說出來,她的身份就暴露了,有什麼差池,她和爺爺將萬劫不復。

「你……走吧。」小離低頭道,她不敢賭,也賭不起。

楚南的目光卻是流露出一絲欣賞,在這樣的機會面前都能堅持不暴露身份,也不枉他想幫她一次。

就在這時,楚南抬手,小離頓時不受控制的飄到了他的面前。

他伸出手指在她眉心一點,她的瞳孔,竟然在剎那間變得漆黑無比。

「我這就幫你抽出你稀薄的天魔血脈,如了你的願。」楚南道。

「不要。」就在這時,小離尖聲道。

楚南動作一滯,奇怪的望著小離,道:「你反悔了?」

「我想換一個要求。」小離急忙道。

「你說。」

「我想跟在你身邊,我什麼都能做的。」小離大聲道。

楚南笑了,這小丫頭反應倒是挺快。

「不行,就你這實力,跟在我身邊就是個累贅。」楚南道。

小離的目光變得黯淡,不過這時,她又聽到楚南說:「跟在我身邊肯定是不行的,不過我看你有點悟性,資質也還可以,我可以解除對你的限制,送你入上層組織培養。」

小離的目光再度明亮起來,她激動道:「多謝大人。」

[三七中文手機版m.] ?依然是那狹小陳舊的小院,老頭早已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站在院門口,目光穿透夜色,蒼桑而又憂傷。|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註冊過可°樂°小°說°網的賬號。?隨?夢?..ā????·

對於小離為什麼如此渴望自由,他不能說沒有體會,他在年少時也曾無數次冒氣這個危險的念頭,甚至差點付諸行動,直到看到另一個家族一夜之間被滅,所有族人的靈魂被禁錮,被關在一個神秘的地方永久折磨的影像后,他危險的念頭直接被掐滅在搖籃之中,從此再不敢生出二心。

他知道,這影像是上頭用來震懾妄想脫離組織,對抗組織的反骨的。

這是雷霆手段,一人反叛,牽連全族,甚至沒有血脈的遠親也要被牽連。

只是,他們作為組織的最底層情報人員,沒有重要情報上報並取得成果的話,根本不可能在組織出頭,只能一代又一代的掙扎著,天下雖大,他們卻一生只能待在這一隅之地。

老頭看向了院子中的一顆樹,這是一顆常綠喬木,很常見,樹上布滿荊棘。

但是老頭看向它的目光卻十分複雜,良久,他輕輕一嘆,喃喃道:「這都是命啊。」

就在他佝僂著背轉身時,突然間,他渾濁的眸子里散發出一絲精光,但他的身體並沒有停頓,而是繼續拿起了工具敲敲打打。

「爺爺。」小離叫道。

老頭的身體一顫,轉過身來,就看到小離站在院門口,而她的身邊站在白天那個刀疤大漢,身體本能的繃緊。

「小離,這位壯士是不是還有什麼困難?」老頭抬手問,做了一個隱晦的手勢。

就在這時,楚南身上一股濃郁至極的氣息散發出來。

頓時,老頭與小離不待意識反應,血脈上的絕對統治讓他們的身體跪伏下來。·

老頭更是渾身顫抖,他活了一輩子,從沒有遇到如此強大純粹的天魔氣息,他的上頭負責人,也是邊都沾不到。

「拜見上尊!」老頭顫聲道。

楚南收起氣息,淡淡道:「起來吧。」

祖孫倆起身,老頭問:「上尊有何吩咐?」

「今天承情你八碗面,現在還你們這個人情,解除小離的限制,將她送入組織培養,只要她爭氣,就沒有人敢阻礙她往上爬。」楚南道。

老頭再度跪下,全身都匍匐在地,老淚縱橫的叩謝。

楚南一伸手,手上出現了一塊玉,他在其中注入天魔印記,交到小離手中,道:「拿著這個,自會有人來接引。」

小離握緊這塊玉,彷彿握緊了自己的命運。

「好了,就這樣吧,希望有朝一日還能看到你。」楚南拍了拍小離削瘦的香肩,就欲離開。

「上尊請稍等。」老頭出聲道,目光中似是做出了什麼決定。

「還有何事?」楚南問。

老頭來到那顆荊棘樹邊,從樹根上挖出了一個金屬箱子,只有巴掌大小,他捧著箱子,來到楚南面前跪下,雙手舉起遞到他跟前。

楚南一抬手,箱子浮在他面前,自行打開,裡面是一卷古老殘破的獸皮卷。

這獸皮也不知是什麼獸的材質,一根根紋理竟似有著無窮奧秘。

楚南打開這獸皮,目光閃了閃,上面竟有著無形的陣法,是的,絕對是陣法,是太古時代的封閉陣法,竟然以他的陣法造詣,都無法理清。

繼承者的千萬新娘 這陣法也是殘缺的,殘缺的地方有一個個星點閃爍著。

「上尊,這是我那不成器的兒子在探查墨雲皇宮時無意間得到的,他也因此與他的妻子隕命。」老頭道。?·

此時,楚南的瞳孔卻是驟然一縮,這露出來的星點連起來,竟似是七星大陸的青鸞星座。

楚南心思百轉,卻沒有表露一分,他將這小箱子收了起來,道:「很好,原本只打算解除小離的限制,現在連你的限制也一併解除了吧。」

「多謝上尊。」老頭驚喜道。

楚南扔給老頭一塊注入了天魔印記的玉,消失在小院里。

祖孫倆站在小院里,皆痴迷的看著手中的玉。

一陣風吹來,天空中黑暗的雲層也被吹散,漫天的星辰在天空閃爍,美崙美奐。

……

楚南在一個隱秘的場所,展開這卷殘破的獸皮卷,他試著推衍上面的太古封閉陣法,但竟然感覺十分艱澀,花費了三天時間,都沒點頭緒,看來一時半會是不太可能破解得開來的。

「這上面展露的一塊,絕對是七星大陸的青鸞星座圖案,七星大陸,這個蠻荒中的蠻荒,看來有著不少的秘密。」楚南心道。

「墨雲皇宮竟然會有這東西,我得去探一探,看看還有沒有其它的線索。」楚南心道。

而此時,墨雲皇宮,意心苑中,一個宮裝少女正大發雷霆。

「為什麼不讓我出去,豈有此理。」少女一邊發脾氣一邊砸著手邊所有可砸的東西。

「公主,發脾氣也沒用啊,陛下的決定沒有人可以更改。」她旁邊兩個女衛之一的大丫道。

「臭老頭子,死老頭子,氣死我了。」少女哼哼道。

「公主,陛下也是為你好,上次我們遇到的那個傢伙可是威脅你來著,而且,兩個供奉強者都沒能將他留下。」二丫道。

「不就是一個玄王境的傢伙嗎?沒抓住是因為他們沒用,我若出去,說不定就把他引出來了。」少女滿不在乎道。

二個女衛對視一眼,頗有些無奈,公主這是太不把世上高手看在眼裡了,那個傢伙可不普通,她們與他交過手,後面越想越覺得詭異,只怕那傢伙隱藏了實力,要不然哪有可能每每到關鍵時刻就能逃脫她們的攻擊。

「大丫二丫,我想出去,你們給我想辦法。」少女道。

「公主,意心苑裡外都設下了禁制,帝境強者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進出啊。」大丫苦著臉道。

少女跺了跺腳,氣鼓鼓的坐下來,四周被她砸得一片狼藉。

少女的身份是墨雲帝國的九公主墨意心,是墨雲帝國皇帝最寵愛的公主,從小聰慧,除了刁蠻任性外,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修行天賦被評為頂級,但她卻極為抗拒,絲毫沒有興趣,到現在為止,她也僅僅達到了玄將初期階段,而比她資質差上一些兩個女衛,都已是玄王中期了。

「公主,你看你都一身汗了,不如婢子服侍你沐浴,然後陪你玩雲棋吧。」大丫道。

「好吧。」墨意心脾氣發了,也覺沒勁,她也知道她那皇帝老爹,一旦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的,除非能見到他,再撒撒嬌撒撒潑,才有機會讓他改變主意。

浴池之水引自地底溫泉,極為舒適,大丫二丫一個替墨意心擦背,一個坐在她對面替她護理雙足。

「大丫二丫,那個混蛋當時說讓我洗白白的等他,你們說他會不會自投羅網?」墨意心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突然問。

「肯定不會的,就因為他說了這句話,陛下在宮裡增強了防禦,幾大供奉都重點盯著我們這邊,他就算是帝境強者,進來也是死路一條。」大丫道。

「唉,那太無趣了,若是捉住了他,我非得讓他明白什麼叫惹天惹地惹不得我墨意心這句話的意思。」墨意心很是失望。

「那是,憑公主你的手段,包管叫他哭爹喊娘。」二丫嘻嘻笑道。

墨意心想著一個面目可憎的刀疤大漢哭爹喊娘的情景,不由咯咯嬌笑起來。

「公主,穀雨門過幾日就該來接你了吧,到時你可得帶著我和二丫一起。」大丫道。

穀雨門是墨雲帝國的一個大宗門,其門主據說已經到了虛神境巔峰。他們門主在十五年前,墨意心剛剛三歲時就相中了她的資質,想要將她帶回穀雨門去。

但當時墨意心的娘死活不同意,加上皇帝也捨不得,就約定待她十八歲后再入穀雨門。

再過五天,就是墨意心的十八歲生日了,到這一天,穀雨門會派人來接。

「我才不想去什麼穀雨門,我不想修鍊,枯燥無味,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墨意心道。

大丫二丫還想說些什麼,墨意心又道:「但是我知道這次父皇不會再依著我了,所以去是去定了,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帶上你們的,要不然,有人欺負我怎麼辦。」

此時,一道身影無視禁制,直接進入了意心苑,那布置在外的一眾宮中高手,竟然沒有一個人察覺。

其實也是,楚南都算得上半步太神了,若是還能被發現,他乾脆一頭撞死在豆腐上算了。

楚南的身影出現在浴池外的岩石上,看著溫湯之中的三具青春的身體,他自言道:「上天待我不薄啊,運氣總是這麼好,還是說對於窺浴,我有特別的技巧……」

這時,墨意心從浴池起身,雪白嬌嫩的玉體一覽無遺,大丫二丫也起身服侍,兩個人的身材肌膚也很是有看頭。

就在這時,一聲突兀的口哨聲響起。

三道目光便朝口哨聲音的源頭望了過來,卻看到一個身著黑色軟甲,一臉粗獷的刀疤大漢正色眯眯的盯著她們。

「真聽話啊,讓你洗白白等我,還真就洗白白了。」楚南邪惡的大笑。 ?三聲尖叫聲,三女沒入浴池中,一道禁制籠罩了浴池。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n?

飽了眼福,楚南倒沒有其它想法,要不這樣的禁制哪能擋得住他的目光。

很快,禁制解除,大丫二丫帶著雷霆之勢朝著楚南絞殺過來。

楚南直接扔出一個陣法牌,兩女在空中一滯,直挺挺的摔落在浴池之中。

半晌,三女排成排站在浴池中,渾身衣裳濕透,曲線畢露,比起剛剛的不著寸縷,卻顯得更有誘惑力。

「你到底是誰?」墨意心惡狠狠的盯著楚南問。

「還有興趣管我是誰,看來你們還不了解自己的處境啊。」楚南目光在三女身上游移著,裂嘴笑道,臉上的疤痕扭曲著,如同一隻只蜈蚣。

三女心底同時泛起一陣陣寒意,但墨意心卻咬著牙,道:「你敢動我們一根毫毛,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兩個女衛一臉焦急,心道,我的公主誒,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還去挑釁這惡棍,現在她們可沒有半點反抗之力,激怒了他,天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有膽氣,我喜歡,今天我還非得動一動你的毫毛,唔,動哪裡的呢?」楚南怪笑著,目光往下,似穿透了水面,盯在了墨意心的兩腿之間。

墨意心俏臉漲紅如血,心中怦怦直跳,不由得後悔起來,這該死的惡棍不會真要動她……她那裡的毫毛吧,那她還不如死了算了。

好在楚南盯了一會兒就將目光移開了,他伸出手,扯住了墨意心一根頭髮一拉,指間便有一縷長長的秀髮纏繞著。

「諾,看到沒,我動了你的毫毛,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死無葬身之地啊。」楚南道,雙目閃爍著危險的光芒,似乎只要她再挑釁一句,他就會做出更過份的舉動。

墨意心的心中突然有些恐懼了,她突然想到,這惡棍無聲無息的潛入進來,皇宮竟然沒有一絲動靜。

這個時候,意心苑的禁制,本是為了保護她們,現在卻成了阻礙。

不得不說,墨意心竟然這個時候才想到,心也夠大的,溫室的花朵,註定經不起風浪的摧殘,況且,楚南這可算得上是宇宙級風暴了。

「你想幹什麼?我們能做到的一定照做。」大丫道。

「我當然想干……你們……」

三女齊齊色變,又驚又怒又怕,這個惡棍竟然真的打她們的主意,現在她們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不好意思,口誤,我只是想讓你們看點東西。」楚南說著,拿出一幅畫出了七星大陸的七星座圖案,問:「你們可曾見過這樣的圖案?」

三女看去,又看到楚南眯起的眼睛和他臉上跳動的刀疤,開始極力回憶。

「沒見過。」大丫二丫道。

「我……我似乎看過。」墨意心道。

「在哪裡見過?」楚南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