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偏偏不要。」

那個女人冷笑了一下,忽然間手中便多出了一條彩帶,這條彩帶看起來雖然是用布做的,但實際上卻鋒利得很,可以將人直接割喉致死。

小茹突然想到之前好像有看到過娘娘也用過這種彩帶作為武器,只不過在後宮之中很少拿出來而已。

心中還有著疑問沒有解決,對方已經飛身而上。余智皺著眉頭之後同樣飛了出去,在靠近少女的時候趕緊拿出手中的扇子使勁的打到了少女的手腕上。

「看來你對於偷襲這一點真是學的非常好。」

奪愛鑽石萌妻 女人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不斷的用手中的彩帶飛向余智,余智每一次都可以靈活到多開。

不過他的心中還是不僅感嘆到了這個女人的功力確實強悍,自己打了這麼久之後都已經開始慢慢的覺得有點吃力。

如果自己不是躲避的好的話,恐怕已經有好幾次死在這個女人的手中了。

「現在知道厲害了吧,如果你們知難而退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放你們一馬。」

「別在這裡說這些廢話了,要打就打,要殺就殺,要不然的話如果我反抗起來恐怕你可能受不了。」

余智依舊嬉皮笑臉,看起來好像絲毫不懼怕對方的武器。

終於這個女人被惹惱了,她武功,雖然說在落花閣里不算是最厲害的,但是只要是來的外人幾招之內必定會死於她的手下。

她直接每一次出招的時候都是想要置他於死地。余智如今雖然說知道了少女的武功很是高強,不過每一招似乎都有一點點猶豫的地方,所以就沒有太放在心上。

就在最後的時候,余智已經不想和他再繼續這樣浪費時間,所以趁她不注意的時候,一腳踢在了女人的肩膀上。

「你……」

女人沒想到會突然之間來了這麼一個招式,在想要躲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就直接飛落在地上,忽然吐出了鮮血。

「看來你雖然武功高強,但是對於我來說還是差那麼一點點。」

女人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隨手擦掉了臉上的鮮血,憤怒的盯著余智。

「其實如果你殺了我的話,才允許你進入落花閣。」

女子一字一句的從口中說道,其他幾個女人趕緊過來扶住了這位女子,她卻倔強的直接推開他們一個人顫顫巍巍的站起來。

「是否要怎麼進去是我說了算,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余智這次前來只是為了求得天山雪蓮根本就不是想要殺人,所以伸手直接又將那少女定住,轉頭對小茹說道:「我們走吧。」

「你怎麼還點了她的穴位?」

余智卻輕聲解釋道:「總不能真的打死她吧,我們是來求人的,而不是來殺人的。」

「你倒是有些良心。」

小茹笑著陪著她一起往前走,兩個人剛來到閣門前就聽到了上方的空中似乎有聲音。

「公子難道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嗎?既然已經打敗了紫嫣,就可以隨意的走過來,可是為什麼要非要定住她羞辱她呢?難道不知道,做任何事情都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嘛。」

在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站在那裡的紫嫣早就已經被一道人影接走了。

這人的輕功如此了得,竟然如同一縷青煙一樣。

余智心中很是詫異,沒想到自己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沒有看清。 余智知道此人武功極為高強,於是趕緊尊敬的說道:「在下此次前來並沒有想過打打殺殺只為求得見一面落花閣的閣主。」

可是那人卻只是冷笑著說道:「想見我?這世間想見我的人多的是憑什麼你們幾個說見就見?」

那人的口氣似乎極為不屑,小茹覺得此人傲慢無禮,剛想要開口反駁,可是余智卻突然之間拉住她。

「在下此次前來確實有要事相求,剛才如果冒犯了閣主,只要閣主願意這樣在下什麼樣的懲罰在下都願意接受。」

余智說完之後撲通一下就跪了下去,而且還特別誠心的跪拜。

小茹皺著眉頭看著眼前堂堂的一個江湖殺手居然如此卑微,心中實在是有些不忍,但還是跟著跪一下。

「小女剛才做事欠妥,閣主大人不要我這一屆女流計較,還請閣主原諒。」

「如果你們喜歡跪著的話那我也不會阻攔你們,等我什麼時候有心情願意見你們的時候,自然會出來相見。」

一道冷冽的聲音再一次的傳來,看來依舊對他們視若無睹,甚至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兩個人聽到這話之後相視一眼,只好安安靜靜的跪著,小茹的心中早就已經咒罵了這個刁難人的閣主萬千遍。

也不知過了多久,天好像慢慢的變亮,就在小茹覺得腿腳酸痛的時候,突然間又聽到了一陣冷冽的聲音。

「既然你們如此有誠心的話,那邊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我現在正在九層妖塔之中的最上面,這麼多年還沒有人能夠闖進來,你們就看自己的造化吧。」

這句話彷彿是已經同意見他們,只不過這兩個人還需要經歷重重考驗,不過既然已經知道了落花可閣主所在位置一切都好辦。

「謝謝閣主網開一面。」

「別高興的太早,也許你們還不到中間的時候就會死掉。」

小如剛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卻覺得腿腳發麻,還好旁邊的余智快速的扶起了她。

小茹有些抱怨者說道:「這個閣主可真愛捉弄人,跪了一晚上雙腿發麻,根本就沒有力氣走路了,還有那九層妖塔聽起來就很可怕。」

小茹一邊嘀咕著一邊奮力的敲著麻木的雙腿,他們此次前來只帶了少許的乾糧,已經吃完了,現在兩個人都餓著肚子,幾乎身上很是虛弱,如今還要去登上第九層。

畢竟這個人能夠開口說自己的位置,就說明想要找到他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小如,你就在外面等著我吧,看來這塔中一定暗藏玄機。我一個人進去就好。」

余智還是不想要牽連小茹,自己闖的禍就自己去送死罷了。小茹卻輕笑著說道:「我照顧娘娘這麼多年與娘娘早已情同姐妹,而且我們兩個人也出生入死很多回,難道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小茹看起來很是堅定,看來是不會自己獨自一個人留下來的,余智聽到之後也就沉默了下來。

「可是我知道你還在等著寶清。」余智其實心裡都明白,也早就看出了小如的那點心思。

「那又能如何,和你絲毫沒有任何關係。」

小茹跺了跺腳,轉過身冷漠的看著眼前的這座九層妖塔。

余智知道小茹一直都是一個倔強的女孩兒,自己再繼續勸說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之後一同走進這妖塔之前。

剛才聽著落花閣的閣主是那樣的有自信,而且好像堅定地認為他們兩個人一定不會找到自己,就已經說明了這塔中艱險異於常人。

此時此刻紫嫣去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遞給了他們一個食盒,不屑的說道:「這是閣主讓我給你們送來的糧食,免得還沒有和裡面的東西戰鬥,就已經餓死了。」

她看起來還沒有消氣,只是隨便的把食盒扔到了地上。

余智卻突然笑著說到「難不成是美人還惦記著本公子,害怕公子肚子餓了,所以特意過來表現一下嘛。」

余智一邊說一邊吃著手裡的饅頭,眼前的紫煙絕對是一個美人,只不過平日里看起來好像一張臉上沒有任何笑容,讓人難以接受。

「你們就當這是送行飯吧,也可能是你們人生中最後一頓飯了,進去之後能出來的人,我到現在還沒有見過呢。」

落花閣中的這個九層妖塔已經屹立在這裡許多年,許多江湖人士都有心想要闖一闖,可是進去的人有幾個能出來的呢?

紫嫣雖然討厭他們兩個人,但是又不想平白無故的讓兩條生命就此消失。

「我勸你們還是好好想一想,這麼多年以來只有一個人能夠闖到第六層,後來就再也沒有出來過了。」

紫嫣苦口婆心的勸說了一陣,余智抿著嘴思考了一會兒,終於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我知道你是為我們兩個人好,只不過這一次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就不會輕易回頭了。」

余智最近這些日子一直都在想著那個無辜的死去的生命,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話,它會安全地降臨到人世間。

他心裡愧疚的很,所以就算是知道這條路去送死,他也絲毫沒有任何的懼怕和後退之一,只為得求得天山雪蓮。

「紫嫣,你長得這麼美,其實應該多笑笑的,這樣子肯定會更加好看的。」

小如在旁邊吃著饅頭笑著說道,紫嫣卻不屑道冷哼了一句:「既然你們執迷不悟的話,那麼我也沒有任何辦法了,看來今日你們是必定會葬身在九層妖塔之中。」

「放心吧。」

小如輕笑著,彷彿對於生死這件事情已經看的很平淡。

許久之後兩個人又歇了一會兒,終於站起身,看來只要走進這座塔之中,不知道面臨著什麼,是否還有沒有機會出來。

「小如,如果我們真的沒有機會再見到陽光了,那麼下一輩子我一定要好好地回報你。」

「喂,現在還沒有進去呢,就說這些讓人喪氣的話,這輩子我還要繼續伺候皇後娘娘呢,哪那麼容易死掉。」

小如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笑容,余智感激的回笑。 余智知道此人武功極為高強,於是趕緊尊敬的說道:「在下此次前來並沒有想過打打殺殺只為求得見一面落花閣的閣主。」

可是那人卻只是冷笑著說道:「想見我?這世間想見我的人多的是憑什麼你們幾個說見就見?」

那人的口氣似乎極為不屑,小茹覺得此人傲慢無禮,剛想要開口反駁,可是余智卻突然之間拉住她。

「在下此次前來確實有要事相求,剛才如果冒犯了閣主,只要閣主願意這樣在下什麼樣的懲罰在下都願意接受。」

余智說完之後撲通一下就跪了下去,而且還特別誠心的跪拜。

小茹皺著眉頭看著眼前堂堂的一個江湖殺手居然如此卑微,心中實在是有些不忍,但還是跟著跪一下。

「小女剛才做事欠妥,閣主大人不要我這一屆女流計較,還請閣主原諒。」

「如果你們喜歡跪著的話那我也不會阻攔你們,等我什麼時候有心情願意見你們的時候,自然會出來相見。」

一道冷冽的聲音再一次的傳來,看來依舊對他們視若無睹,甚至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兩個人聽到這話之後相視一眼,只好安安靜靜的跪著,小茹的心中早就已經咒罵了這個刁難人的閣主萬千遍。

也不知過了多久,天好像慢慢的變亮,就在小茹覺得腿腳酸痛的時候,突然間又聽到了一陣冷冽的聲音。

「既然你們如此有誠心的話,那邊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我現在正在九層妖塔之中的最上面,這麼多年還沒有人能夠闖進來,你們就看自己的造化吧。」

這句話彷彿是已經同意見他們,只不過這兩個人還需要經歷重重考驗,不過既然已經知道了落花可閣主所在位置一切都好辦。

「謝謝閣主網開一面。」

「別高興的太早,也許你們還不到中間的時候就會死掉。」

小如剛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卻覺得腿腳發麻,還好旁邊的余智快速的扶起了她。

小茹有些抱怨者說道:「這個閣主可真愛捉弄人,跪了一晚上雙腿發麻,根本就沒有力氣走路了,還有那九層妖塔聽起來就很可怕。」

小茹一邊嘀咕著一邊奮力的敲著麻木的雙腿,他們此次前來只帶了少許的乾糧,已經吃完了,現在兩個人都餓著肚子,幾乎身上很是虛弱,如今還要去登上第九層。

畢竟這個人能夠開口說自己的位置,就說明想要找到他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小如,你就在外面等著我吧,看來這塔中一定暗藏玄機。我一個人進去就好。」

余智還是不想要牽連小茹,自己闖的禍就自己去送死罷了。小茹卻輕笑著說道:「我照顧娘娘這麼多年與娘娘早已情同姐妹,而且我們兩個人也出生入死很多回,難道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小茹看起來很是堅定,看來是不會自己獨自一個人留下來的,余智聽到之後也就沉默了下來。

「可是我知道你還在等著寶清。」余智其實心裡都明白,也早就看出了小如的那點心思。

「那又能如何,和你絲毫沒有任何關係。」

小茹跺了跺腳,轉過身冷漠的看著眼前的這座九層妖塔。

余智知道小茹一直都是一個倔強的女孩兒,自己再繼續勸說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之後一同走進這妖塔之前。

剛才聽著落花閣的閣主是那樣的有自信,而且好像堅定地認為他們兩個人一定不會找到自己,就已經說明了這塔中艱險異於常人。

此時此刻紫嫣去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遞給了他們一個食盒,不屑的說道:「這是閣主讓我給你們送來的糧食,免得還沒有和裡面的東西戰鬥,就已經餓死了。」

她看起來還沒有消氣,只是隨便的把食盒扔到了地上。

余智卻突然笑著說到「難不成是美人還惦記著本公子,害怕公子肚子餓了,所以特意過來表現一下嘛。」

余智一邊說一邊吃著手裡的饅頭,眼前的紫煙絕對是一個美人,只不過平日里看起來好像一張臉上沒有任何笑容,讓人難以接受。

「你們就當這是送行飯吧,也可能是你們人生中最後一頓飯了,進去之後能出來的人,我到現在還沒有見過呢。」

落花閣中的這個九層妖塔已經屹立在這裡許多年,許多江湖人士都有心想要闖一闖,可是進去的人有幾個能出來的呢?

紫嫣雖然討厭他們兩個人,但是又不想平白無故的讓兩條生命就此消失。

「我勸你們還是好好想一想,這麼多年以來只有一個人能夠闖到第六層,後來就再也沒有出來過了。」

紫嫣苦口婆心的勸說了一陣,余智抿著嘴思考了一會兒,終於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我知道你是為我們兩個人好,只不過這一次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就不會輕易回頭了。」

余智最近這些日子一直都在想著那個無辜的死去的生命,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話,它會安全地降臨到人世間。

他心裡愧疚的很,所以就算是知道這條路去送死,他也絲毫沒有任何的懼怕和後退之一,只為得求得天山雪蓮。

「紫嫣,你長得這麼美,其實應該多笑笑的,這樣子肯定會更加好看的。」

小如在旁邊吃著饅頭笑著說道,紫嫣卻不屑道冷哼了一句:「既然你們執迷不悟的話,那麼我也沒有任何辦法了,看來今日你們是必定會葬身在九層妖塔之中。」

「放心吧。」

小如輕笑著,彷彿對於生死這件事情已經看的很平淡。

許久之後兩個人又歇了一會兒,終於站起身,看來只要走進這座塔之中,不知道面臨著什麼,是否還有沒有機會出來。

「小如,如果我們真的沒有機會再見到陽光了,那麼下一輩子我一定要好好地回報你。」

「喂,現在還沒有進去呢,就說這些讓人喪氣的話,這輩子我還要繼續伺候皇後娘娘呢,哪那麼容易死掉。」

小如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笑容,余智感激的回笑。 余智看著鑒定的小茹,終於笑著說道:「那這一次我們就為了娘娘懿同闖入這九層妖塔之中。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就當是我欠你的,下輩子一定償還。」

兩個人畢竟相處了也有一年的時間,小茹還很少看到余智如此認真的樣子呢。

「嗯,我們現在一起進去吧。」

兩個人用力的推開了如同千斤重的大門,大門緩緩地打開,塵土飛揚,他們用手向前揮了揮單去了塵土。

高高的門檻似乎要抬起很高的腿才能邁進去,裡面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小心一點。」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