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不該撩妹的,早知道我就換一個,去撩那個小兔子試試。」馬紅俊一邊快速,一邊哀嚎。

「嗯?草雞武魂,小胖子,你是不是找打呢?」小舞也氣沖沖的衝上前去,加入了暴打馬紅俊的陣營。

若說史萊克八怪當中,最可怕的是誰,不是葉塵,而是小舞。

小舞生氣的時候,誰能攔得住她,而她的近戰能力,也很強大,畢竟都是騎著葉塵和唐三練出來的。

小舞若是不用全力去打葉塵和唐三,要反過來被騎的。

戴沐白感嘆一聲,這馬紅俊,還真是欠打啊。

若是馬紅俊招惹了小舞,那唐三會變成千手修羅,一樣可怕。

過了許久之後,

葉塵幫馬紅俊療傷,他也是史萊克學院的一員。

「塵哥,我錯了。」

「以後我就是你的小弟,嘿嘿,誰敢找事,我就上去揍他。」馬紅俊坐在地上,看向了葉塵,目光已經變得十分敬畏。

葉塵的實力,太可怕了。

他不是對手,只能夠去當舔狗。

不然被打的總是他。

「問題不大,你這草雞武魂帶來的邪火,我可以用九靈海棠幫你短暫壓制,不過想要根治,以後還得找其他方法。」葉塵說道。

「塵哥,我不是草雞武魂,我是邪火鳳凰。」馬紅俊小聲的說道,哪裡還敢大聲說話。

當他知道寧榮榮是七寶琉璃宗的大小姐時,更嚇得瑟瑟發抖,還好沒有真的欺負寧榮榮,不然要死人的。

「嘻嘻嘻….」小舞看著馬紅俊的樣子,噗呲一聲,開心的笑了。

「咯咯。」寧榮榮也笑的很開心。

兩個女孩在一起,銀鈴般的笑聲,增添了不少光彩。

「戴老大,你聽說了嗎,昨天我們史萊克學院有一個學員,還讓趙老師吃了虧,據說趙老師還被逼出了第七魂技。」

「我靠,那也太強了吧,還有人能逼出趙老師的第七魂技,而且還是我們學院的弟子,你知道是誰嗎?」馬紅俊問向戴沐白。

「就是塵哥。」

「你不知道,塵哥昨天和趙老師一戰,連趙老師都吃虧了。」戴沐白想到了昨天的場景,不由得多了幾分震撼。

葉塵的強大,早已經眾人皆知。

話音落下,

馬紅俊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了葉塵,心中早已經震驚到無以復加。

原來,讓趙老師吃癟的那個人,

就是葉塵!!!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馬紅俊看著葉塵的身影,他難以想象,葉塵只是一個輔助系魂師,卻能夠將趙無極逼出第七魂技。

「戴老大,我不相信,雖然塵哥很厲害,可趙老師是魂聖,竟然能被逼出第七魂技。」馬紅俊說道。

「哼,塵哥可厲害了,每次都能壓著我打,就是有點疼。」小舞的聲音響起。

「相不相信都隨你,我們史萊克學院可都是怪物,小三昨天的暗器也讓趙老師吃了不小的虧。」戴沐白笑道。

葉塵,唐三,史萊克學院的兩大天才。

而葉塵的天賦和實力,則更加恐怖,早已給眾人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走,帶你們去吃飯。」戴沐白帶著眾人去了吃飯的地方。

朱竹清,奧斯卡也正好都在。

「竹清,來一起吃飯。」戴沐白看向了朱竹清,熱情的說道。

「無聊。」朱竹清卻是看都沒有看戴沐白一眼,坐在了葉塵的身邊。

馬紅俊驚訝的看著戴沐白,「戴老大,你不是號稱少女殺手嗎,怎麼感覺學院的女生都對你沒有興趣。」

戴沐白揍了馬紅俊一拳,搖了搖頭。

他那天帶著兩個雙胞胎從酒店出來,還被朱竹清撞見了,朱竹清就一直沒有理過他。

「沒辦法的事情,竹清在學院里只和塵哥親近一點。」戴沐白嘆息一聲,還有幾分羨慕。

「榮榮,小舞,和塵哥的關係都很好,塵哥雖然有時候是個木頭,但女生們都願意在他身邊,你知道為什麼嗎?」唐三說道。

尤其是小舞,都不知道和塵哥激戰了幾千次了。

「哼,你也是個木頭。」小舞輕聲說道,看了唐三一眼,還敢說塵哥是木頭,他自己才是最大的木頭。

「為什麼?」

「塵哥,有什麼撩妹方法嗎,嘿嘿,我正需要呢。」馬紅俊摩拳擦掌,激動的目光看著葉塵。

「因為塵哥帥啊,你這個草雞武魂還是算了。」小舞嘻嘻一笑,搶在了唐三面前說話。

馬紅俊:「……」

戴沐白:「……」

奧斯卡:「……」

他們的確不如葉塵帥啊。

「塵哥實力強,而且不會對女孩有別的想法,對待女孩子,要很真誠。」唐三認真的說道,宣揚著自己的撩妹經驗。

眾人吃完飯以後,學院中傳來了鐘聲。

葉塵,寧榮榮眾人,全部都站在了操場上。

這是弗蘭德的第一堂課。

弗蘭德看著眾人,停下腳步,用著他特有的帶著幾分磁性的聲音,「今年很不錯,我們學院一共有八個天才,史萊克學院正式歡迎你們的到來,稍後你們每個人交一百金幣到負責財務的老師那裡。」

「史萊克學院,一共有八個學員。」

「而你們,都是千里挑一的天才,我說過,史萊克學院只招收怪物,所以你們都是小怪物。」

「從此以後,我給你們一個新的名字,就叫做…..」

「史萊克八怪!」

弗蘭德看著眾人,他也想象不到,這八個人未來會到達怎樣的地步。

若是史萊克學院能培養出八個封號斗羅,那整個學院的名氣就會大漲,而他弗蘭德又可以賺一筆錢。

唐三,小舞眾人,目光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了葉塵。

在這群人當中,葉塵,是絕對的核心。

當然,唐三在眾人心目中,也一樣重要。

只不過葉塵太過於出眾,掩蓋了唐三的光芒。

「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你們中的實力太不均衡了。」

「同為天才,小塵已經到了三十九級,沐白也有三十七級,竹清三十三級,榮榮,唐三,小舞,都在三十級。」

「只有奧斯卡和馬紅俊還沒有到三十級,所以你們也要加緊訓練了,連學院的女生都比你們等級高,莫非要承認你們不如女孩子嗎?」弗蘭德看著兩人。

奧斯卡:「……」

馬紅俊:「……」

兩人很委屈,他們在同齡人當中已經是天才了,可和葉塵唐三相比,卻被完完全全的秒殺。

連輔助系的寧榮榮和年齡最小的朱竹清,等級都在他們之上。

雖然年齡小,可是朱竹清一點都不小啊,身材還是那麼完美。

「從今天起,我要交給你們一個任務。」

「七天內,提高自己的實力,也了解夥伴的能力,七天之後,給你們安排一場戰鬥。」

「你們七個人,來對戰小塵一個人,小塵你不能使用第二武魂和你的魂骨。」弗蘭德說道。

戴沐白:「院長,這不公平,塵哥的確很強,可他也只是一個人,不用第二武魂的情況下,也只能用九靈海棠。」

「九靈海棠只是輔助系武魂,塵哥再強,和我們七個人交手,也會吃虧的。」戴沐白認真的說道。

唐三負責控制,小舞和朱竹清近身輸出,馬紅俊遠程攻擊,戴沐白的力量也十分強大,還有寧榮榮的增幅,以及奧斯卡的香腸輔助。

這七個人聯手,會產生真正的化學效應,哪怕對方也是一個強大的團隊,也未必能擊敗這七個人。

「公不公平,到時候就知道了。」

「你們要記住,只有配合默契,你們才有戰勝小塵的機會,而且這也是你們提高的好機會。」弗蘭德看向眾人。

「耶,塵哥你要小心哦,不然我又可以騎在你身上了。」小舞歡呼雀躍的說道,看著葉塵,滿目歡喜。

「哥,到時候小心啦,我可不會放水的。」寧榮榮揮了揮自己的小拳頭,看著葉塵,她還依稀記得在諾丁學院是怎麼被葉塵秒殺的。

那時候她剛剛給唐三小舞提供輔助能力,就被葉塵直接突破了兩人的防線,將她抱了起來。

「還有,奧斯卡,身為輔助系魂師,要先練習的是逃命,去繞著整個村子跑二十圈,增強體力,午飯前跑不完,就不用吃午飯了。」弗蘭德看向奧斯卡。

「啊?」

「塵哥不也是輔助系魂師嗎?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跑?」奧斯卡一臉委屈,幽怨的目光看向葉塵。

「小塵的實力你還不清楚嗎,真要戰鬥起來,他第一個就能把你秒殺。」

「另外說一句,小塵還在六歲的時候,已經在每天繞著村子跑二十圈了,而且他還負重….兩千斤。」弗蘭德說道。

奧斯卡:「!!!」

馬紅俊:「!!!」

戴沐白:「!!!」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眾人再一次看向葉塵,

唐三和小舞都習慣了,當初在諾丁學院,葉塵修行的時候,他們都看在眼裡。

朱竹清的美眸看著葉塵,清澈的目光中也有著一絲波瀾。

「那榮榮呢,她也是輔助系魂師,而且戰鬥力也沒那麼強,不如和我一起去跑步。」奧斯卡看向了寧榮榮。

「榮榮已經三十級了,你呢?」弗蘭德問道。

「六歲的時候,榮榮已經每天陪著小塵跑二十圈了。」弗蘭德繼續說道。

「…….」奧斯卡。

「我太難了。」奧斯卡去跑步了,留下了一個弱小,孤單的背影。

「這傢伙,還敢找榮榮單獨跑步,怕不是要被塵哥打死。」馬紅俊嘿嘿一笑。

「你們也不要懈怠,七天之後,我等著看你們的成果。」

「七個人打一個人,若是你們輸了,要受罰。」弗蘭德認真的說道,七打一都打不過,還會玩嗎?

「尤其是你,馬紅俊,剛剛在笑什麼,若是輸了,給你的懲罰加三倍。」弗蘭德的聲音傳來。

「……」馬紅俊。

「不要啊….」馬紅俊看向離去的弗蘭德,欲哭無淚。

「那啥,塵哥,到時候你能不能放放水,我怕我們七個也打不過你。」馬紅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葉塵。

「嘻嘻,我哥從來不會放水的。」

「哥,我也要去跑步了,下次不能讓你那麼快抓到。」寧榮榮嬌柔的聲音響起,院長沒有要求,她也會去跑步。

然後,只見寧榮榮輕輕地吻了一下葉塵的臉頰,便俏臉通紅的離開了。

眾人都去認真的修行了。

唐三和小舞又一次開始了互相騎著的練習。

而戴沐白在對戰馬紅俊,然後馬紅俊總是被打。

奧斯卡則在苦逼的跑步。

當然榮榮也在跑步,她自然會和奧斯卡保持距離。

更何況,她從小就鍛煉,奧斯卡也追不上她啊。

只有朱竹清一人,靠在了村子的樹邊,清澈的目光看著四周,不見一絲波瀾。

「竹清,怎麼了?」葉塵走了過來,看著眼前的女孩。

「哥,我能和你,一起練習嗎?」朱竹清抬起雪白的下巴。

「當然可以,在學院里你都沒有怎麼找過我。」葉塵點頭。

「嗯,我一直,不是很開心。」朱竹清低下了腦袋,美眸中閃過一絲黯然。

葉塵揉了揉朱竹清的頭,「怎麼不開心?」

朱竹清輕聲說道:「我對他,很失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