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不同意這個看法,想我們正道,就是為了消滅邪魔外道,按照這位道友的意思,是怕血海魔君的報復了?」即使是道門之中,也是有矛盾的,這不一個道人站了起來,毫不客氣的問全真門的掌門。

「呵呵?」全真門的掌教被人這樣一問,呵呵一笑就遮掩過去了,沒辦法,對方是天師門的掌門,地位跟自己一樣,並且全真門與天師門的矛盾本來就不小。

「哦米豆腐。」七佛門的方丈則不知所謂的頌了一聲佛號。

不過也有人替全真門說話:「我認為全真掌門說的有道理,血海魔君的血海門,可是魔門四大超級門派之一,你們天師門是不怕,但是在座的其他門派呢?」

這人這話一出來,有些門派的掌門立馬就收起了笑容,為什麼呢,因為別看現在大家站在一起說笑,看樣子交情很好的樣子,但是私底下的矛盾還是很多的,萬一血海門要是來找麻煩,其他門派到時候會是一個什麼態度?

有些人考慮的更長遠,這天師門掌門這樣說,會不會有誅心的想法,反正自己也不一定會遭受災難?

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這個問題被問出來之後,大家看天師門掌門眼神就有些不對了。

天師門掌門看著周圍人看自己的眼神,差點被氣的吐血,全真門掌門這個時候開口了:「所以呢,這個功勞呢,我們就讓給大家,當然我們辛苦一場,還背負著與小世界妥協的罵名,那麼我們肯定要收取一點報酬的,不然以後有這樣的事情,大家肆無忌憚的嘲笑我們,豈不是讓我們的後輩弟子很難堪?」

「呵呵,全真門掌門考慮的十分周到。」仙門的一個掌門點頭讚歎道。

其他中小門派聽到這話,都是眼睛一亮,抓住血海魔君的這個聲望對於這些中小門派來說,不但不是一個好事情,說不定還是一個壞事情。

「是啊,吃獨食可不是我們正派的作風。」有些小門派的掌門說的話更是讓人差點反胃了。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全真門的掌門這個提議,的確受到大家的喜歡,當然也有人不樂意的,但是犯眾怒的事情,現場沒有什麼人乾的。

全真門掌門瞟了一眼天師門的掌門,然後說道:「那大家就儘快的通知與自己關係比較好的門派,這點功勞不可能說讓咱們仙,佛,道,神各個門派都沾光,那是不現實的,大家說是不是?」

「真人說的真是有道理,貧道心服口服。」有門派掌門幾乎赤果果的拍馬屁了。

庫克怎麼也想不到大世界的這些掌門這麼會玩,庫克也在心裡琢磨,該開出什麼價碼來呢,要知道現在人可是在庫克手裡。

當然有人質疑是不是血海魔君的身份,咳咳,這不重要,因為到了大世界,即使是不是,那麼在眾多掌門的嘴巴裡面,那也是,況且這種事情誰說的清楚,除非是血海魔君站出來。

伏魔杵還在這血海魔君的分身裡面,這伏魔杵為什麼損壞的呢,庫克不得而知,另外在伏魔杵裡面,還有地煞變,不過是殘缺的,不是完整的。

至於金剛伏魔經,庫克現在每天沒事的時候就在念出來,雖然拗口,並且不懂是什麼意思,但是這也是庫克現在唯一能夠有的辦法。

足足等待了大半年的時間,庫克才迎來了松濤道人等人。

「庫克議長,我們是來拿人的。」松濤道人笑眯眯的看著庫克,要知道大世界這一陣子可是十分的熱鬧,擒魔有功的人足足增加了一倍,其中幾乎包含了絕大部分的超級門派與大門派,當然其中有些中小門派得到一定的補償,退出了這一場名聲的盛宴。

「呵呵,拿人,拿什麼人?」哭呵呵一笑,開口問道。

冷鋒聽到庫克這樣說,皺眉說道:「庫克議長,這樣說就沒有意思了?」

總裁,請寵我! 「什麼叫沒意思,這血海魔君的分身,誰出的力最多,你們就想這樣就把人直接拿走,你們看我傻是不是?」庫克站起來,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

青竹在一邊冷笑的說道:「庫克議長,我們這可是好心啊,這血海魔君的能力你想必也是能夠猜測一二的,你就不嫌這人拿到手裡有麻煩?」

「怕,我當然怕,但是我還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把血海魔君的分身放了,你們想想看,我們這裡面誰最先遭殃呢?」庫克一副我好怕的樣子,但是後面的話差點讓在場的人吐血。

「咳咳,庫克議長,你這樣說就沒理由了,你想要什麼?」松濤道人臉都白了,要知道在血獅魔君身上施展的最多的就是自己,被一個魔君惦記著,那日子恐怕不好過。

「我需要更多的關於煉器,煉丹,符籙方面的東西,不要你們每個門派中的秘笈,大陸貨色就可以了,你們先給我的只是最初級的東西。」庫克開口說道。

聽到庫克這樣說,松濤道人鬆了一口氣,這種大陸貨色雖然在大世界也有一定的價值,但是相比起門派的功法什麼的,就不值得一提了。

「松濤,你們就是這樣跟這些土著打交道的?」一個穿著白色長袍的青年聽到庫克開口,不等松濤等人開口說什麼,就直接開口看著庫克,冷笑的說道。

庫克笑眯眯的看著這穿著白色長袍的傢伙,問道:「這是那個門派的傻逼啊,居然這樣不懂禮貌?」

「你……你找死,嘭。」這穿著白色長袍的青年怒視著庫克,伸手就拔劍,看樣子是想要對庫克動手,但是這廝那裡是庫克的對手,被庫克一腳就摟飛了出去。

「把這人關起來,什麼玩意。」庫克大聲說道。

「是。」守衛的勇敢騎士團成員立馬上前兩個,就要把這青年押走。

「你,你算什麼東西,你們這些白痴土著,我可是流花劍派……啪,啪,啪,啪,啪。」兩名勇敢騎士團的成員聽到這廝居然辱罵庫克,其中一人直接擰著這名青年的身體,另外一名直接伸出裝備額神器手套的大手,順手一個嘴巴子,反手再是一個嘴巴子。

「欺人太甚……轟。」另外幾個仙門的傢伙看到這樣一幕,紛紛的抽出武器,但是還沒有等繼續動手,就被幾桿長槍給砸的癱軟在地,這些勇敢騎士團的成員,眼睛裡面就只有庫克,所以下手十分的重,好幾個被砸的吐血,開玩笑,神器級別的長槍,加上全套神器的增幅,沒把人砸死就是萬幸了。

「帶下去,先讓他們去礦場感受一下我們小世界的熱情。」庫克冷聲的吩咐道。

勇敢騎士團的人就把這些傢伙帶走了,偶爾有一個還想反抗的,直接被打斷手腳,就像托死狗一樣的拖走了。

「冷鋒道友,這不是你們仙門的嗎?」庫克看著冷鋒毫無一點說情的意思,笑眯眯的問道。

冷鋒沒好氣的回答道;「一幫子廢物,想撿便宜還嘴臭,活該。」

「呵呵。」庫克呵呵一笑,其實在什麼地方都是那樣的,就像同樣級別的,靠真本事上來的看不起那些憑藉關係上來的,當然也許不會表露出來,但是心裡肯定是看不上的。

「庫克議長,這流花門可是仙門的超級門派……。」青竹看著庫克,開口說道。

庫克直接打斷的說道:「我連血海魔君的分身都敢抓,還怕什麼超級門派,超級門派就不講理了,要是不給我一個說法,這些人,就別想回去了,以後我見到一個抓一個。」 「怎麼賭?」楚雲瑤一口應承下來。

寶兒在身後急的直跳腳,但看到楚雲瑤一副胸有成竹勝券在握的樣子,硬是克制了內心的不安,堅定的站在了楚雲瑤的身後。

「我是這裡的坊主,免得人家說我欺負你,還是由你決定吧。」遲夜白對著楚雲瑤飛了個媚眼。

楚雲瑤小心肝顫了顫,穩住心神:「那就賭最簡單的吧,搖骰子,點數大小定輸贏,如何?」

遲夜白撫唇輕笑,笑意如春水初融,「三局兩勝。」

「不。」楚雲瑤將摺扇塞到寶兒手裡,「一局定輸贏。」

「爽快。」遲夜白扔了團扇,讓人重新拿來兩副嶄新的玉骰子和骰盅,「就賭誰搖出的點數小。」

「這個是我最擅長的,公平起見,遲爺先來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遲夜白大手一揮,旁人還沒來得及看清是怎麼回事,六粒玉骰子就進了骰盅。

周邊圍觀著的人群發出陣陣驚呼:

「好快的手法!」

「太快了。」

「遲爺贏定了,這種玉骰子撞擊在骰盅上,聲音都一樣,根本就分辨不出來。」

……

遲夜白另一隻手掌重重拍在桌面上,力道大的骰盅飛騰而起,沖著高空飛去,又急速降落。

遲夜白一改剛才的嬉笑散漫,整個人氣場大變,鏗鏘又凌厲,好似攜裹著雷霆之鈞,雙手接過骰盅,指尖上下翻動幾次,將骰盅輕輕的放在了桌中央。

重新拿起扔在一邊的團扇,翹著蘭花指,點著站在楚雲瑤身後的寶兒:「你,揭盅吧!」

寶兒看了眼楚雲瑤,見她輕點了一下頭,戰戰兢兢的伸出手,將玉盅小心翼翼的拿開。

只見六粒玉骰子疊羅漢一般,整整齊齊的堆疊起來,最上面的點數是一點。

人群里再次沸騰了:

「一點,天啦!」

「簡直就是賭神啊,平時三粒骰子想要搖出一點都困難無比,遲爺短短時間竟然能用六粒骰子搖出一點,高,實在是高。」

「這已經是極端了,看來那位雲公子今天輸定了。」

……

「輪到我了。」楚雲瑤不慌不忙的將摺扇塞到寶兒手裡,雙手握住骰盅,開始做機械運動。

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極其有節奏,又極其有規律,連每次上下的頻率都一模一樣。

只是時間有點長,整整搖了半柱香的時間。

圍觀著的人還以為楚雲瑤有更大的招數,紛紛等的,準備大飽眼福。

畢竟是拿自己的命做賭注,敢挑戰坊主的人,多多少少有點小本事的。

卻沒想到楚雲瑤搖骰子的動作還沒普通莊家熟練,甚至一點花樣都沒有。

等了好一會兒,大家都不樂意了。

搖頭嘆息者,譏諷嘲笑者,均有之!

竊竊私語聲,嘈嘈切切聲,應有盡有。

「我還以為這小子有個幾斤幾兩,在我們面前還能逞逞威風,在遲爺面前,給人家刷馬桶都不配。」

「年輕人太心浮氣躁了,硬是要一把定輸贏,這下好了,把自己給賠出去了。」

「有點小本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小子,讓我們遲爺教教你怎麼做人!」

「活該,叫你小子瞎猖狂!」

…… 「庫克議長,給個面子?」梅蕊看著庫克說道。

庫克笑眯眯的看著梅蕊,回答道;「面子這東西是別人給的,就那樣的白痴,要實力沒實力,要腦子沒腦子,我還要給面子?」

面對庫克這樣的回答,大世界很多第一次來的門派中的人點頭,的確,面子都是自己掙的,希望別人給面子,呵呵。

「好了,你們大家可以商議一下,煉製法器,法寶,符籙,還有丹藥的配方,這些都需要,煉製法器呢,最少十種,丹藥呢,最少三十種以上,最少都是中級的,高級的就不說了,當然要是有高級的,兩三個丹方就好了,符籙呢,你們看著給,我庫克總不可能白白的忙乎一場,你們說是不是?」庫克這個時候話說的是漂亮,但是呢,實質性的東西也是要的。

松濤搖搖頭說道:「庫克,咱們就不說其他的,想必你也對我們修鍊界有所了解,你說的丹方,一個中級的丹方,可能就是一個散修家族的命根子,一個煉製法器的手法,也許就是某個小的門派屹立不倒的原因……。」

「咳咳,你該不會說是這血海魔君的分身,就只是價值你所說的那些東西吧,要是這樣,我也不要你們的東西了,這血海魔君呢,我也犯不著得罪,你們看怎麼樣,你說的那點東西,我庫克看不上。」庫克咳嗽一聲,然後看了看被鎮壓的血海魔君的分身,笑眯眯的說道。

「噗嗤。」冷鋒一下子就笑出聲來了,要是真的不管不顧,這血海魔君的分身回去以後,血海魔君要是知道自己的分身被人用那麼便宜的東西來交換,估計松濤道人死定了,連門派都要波及。

松濤道人沒好氣的說道:「庫克,你等我把話說完,你這樣打斷別人的話,是十分不禮貌的。」

「好,你說。」庫克看到松濤道人還責怪自己,庫克心裡嘿嘿一笑。

「庫克議長,我的意思就是你說的這些東西,在我們那邊價值是很高的,所以你要求的數量可能不能有那麼多。」松濤道人這就把話圓回來了。

庫克點點頭說道:「那你說說?」

「咳咳,庫克議長,其實丹方,符籙這些東西,並不是說低階的不好,高階的最好,就像有些丹方,有些煉丹師一輩子都煉製不出來,還不如那些煉製低級丹藥的煉丹師吃香,不管是煉丹,煉器,還是符籙,講究的都是一個成功,成功率高了,本錢就下來了,可以議價的餘地就增大了,要是成功率第,售出的價格還收不回成本……。」松濤道人喋喋不休的說道。

「可別糊弄我,高階的肯定是好東西,主要是我現在想要研究研究,不然的話,我肯定要高階的。」庫克再次打斷道。

松濤道人看到庫克再次打斷自己,十分惱火的說道:「庫克,你這人……你只是研究有什麼作用,你還要會煉製啊,但是我們大世界的東西,煉製都要有真元的,你現在沒有真元,我可以介紹幾款高階的煉丹爐,不需要真元就可以煉製的,在大世界,這樣的東西可不多。」

「冷鋒,這牛鼻子說的是真的,我怎麼覺得在忽悠我呢?」庫克開口問冷鋒。

「庫克,你這話問我就錯了,我對於煉丹可以說是一竅不通,不過呢,我也覺得這牛鼻子在忽悠你。」冷鋒搖搖頭說道。

「庫克議長,你這人怎麼這樣說我呢,我這可是為你考慮,你就是拿十個丹方,沒有一點煉製經驗,有什麼用?這煉丹爐煉製丹藥雖然有些繁複,但是總比你試都沒有試要好的多。你是哦是嗎?」松濤道人開口說道。

庫克聽到這話,覺得貌似有理,當然庫克心裡跟明鏡似的,這樣的煉丹爐肯定使用有,但是同樣的煉丹爐,這樣的煉丹爐成功的幾率肯定更低,沒有真元代表著什麼,代表著無法隨時的操控,即使是操控,肯定也有延遲。

但是庫克不得不承認,松濤道人的確是抓住了弱點,就像開車一樣,哪怕是個破車,只要有的開,那就是可以學,不然永遠都是理論。

「那這丹爐還有什麼缺點?」庫克開口問道。

「就是需要消耗靈石,這東西我們可以給你提供。」松濤道人拍著胸脯說道。

「那就丹方,還有符籙,煉器方面你有什麼說法呢?」庫克開口問道。

「庫克議長,您這要太……,好吧,煉器你也沒有真元,不過煉器有陣盤,也是消耗靈石的。」松濤道人繼續解釋道。

庫克一聽這話,開口說道:「不要陣盤,我就要煉製方式就是了,我就參考參考。」

「那好吧,不過這些東西我們需要商議一下。」松濤道人看著其他人開口說道。

「那好吧。」庫克點頭。

不過松濤道人隨後又說道:「不過先說好了,有些東西要是帶不進來,就不能怪我們了。」

「那肯定的。」庫克給了肯定的回答。

大世界的數百人就另外找地方商議去了,全真門在小世界的山門裡面,剛剛進入山門,梅蕊就埋怨道:「你們也不幫忙,現在回去怎麼面對流花門?」

「不是我們不幫,你們誰願意去幫忙,就庫克那個狗臉德行,說翻臉就翻臉,你們誰要幫忙誰自己去,我可不去。」松濤沒好氣的說道。

冷鋒冷笑一聲:「不怕去礦場做苦力的就去,一個廢物也值得多說。」

「你們……。」梅蕊聽到這話,氣的不行了。

其他人沒有人開口,大家雖然心裡對庫克的動作十分不滿,但是現在在什麼地方,不想被那些全身裝備的傢伙打斷手腳,最好就不要多管閑事。

「松濤道友,你剛才給那個庫克說的,不會是那種煉丹爐吧?」剛進大廳,就有道門的人開口問道。

「嘿嘿,就是號稱可以煉製所有丹藥的萬能煉丹爐,有請丹鼎門的青柳道友介紹一下。」松濤點點頭,嘿嘿一笑的說道。

青柳不是一個女的,反而是一個男的,青柳道友開口說道:「這種煉丹爐呢,在現在使用的根本不多,大家也知道煉丹爐本身就是一個器具而已,煉丹也不是大家想象的隨便什麼丹藥都可以煉製,當然這種說法也對,但是每個人的五行屬性不同,與丹藥的五行屬性陰陽相合,那麼成丹率就高,要是陰陽不合,不但成丹率不高,很大幾率失敗,這就是為什麼說不是什麼丹藥就可以煉製的,就是丹藥屬性與煉製的人屬性不一樣,開始的時候呢,大家為了解決這個屬性問題,就設計了一種用各種屬性的靈石來替代真元,這樣就不存在屬性的問題,當然這種方法理論上是可以的,但是煉製出煉丹爐來之後,大家才發現一個更為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本身擁有的真元與操控丹爐上面的陣法來控制靈石的能量,完全沒有可比性,首先就是神念的消耗,是用其他煉丹爐的五倍左右,另外就是延遲,因為用本身的真元,可能一下就反應過來了,但是用煉丹爐裡面的靈石,操控陣法來控制,時間浪費的不是一星半點,最終即使是煉製成功了,成功率低下,成丹率第,成丹率呢就是一爐丹藥可以成多少顆,一般都是九顆,但是五顆就算是完美了,一顆只有賠本的,最後大家發現用這個煉丹爐,那是越煉製的多,賠本越厲害,所以慢慢的就淘汰了。」

聽到青柳這麼說,冷鋒開口說道:「庫克一個新手,到時候不成功?」

「呵呵,不成功就證明不是那塊料唄,還能誰說保證成功啊?」松濤呵呵一笑的說道。

「那中階的丹方呢?」青竹開口問道。

青柳咳嗽一聲說道:「丹方其實在大世界並不是很缺,但是只是丹方不行,還必須有材料,並且有些丹方基本就沒有成功的可能,就像高階丹方的分神丹,這丹藥其實嚴格的算起來,就是低階丹藥,主要作用是什麼,大家看字面意思也就知道,是分神念的,這種丹藥對於劍修,特別是修鍊劍陣的劍修是特別的適合,一顆丹藥就分一絲神念,就可以多操控一把飛劍,但是這類丹藥的成功率是多少,幾乎為零,煉製的手段也不是特別的複雜,但是大家都知道神念是沒有屬性的,這分神丹,也是沒有屬性的,這在丹藥看來,根本就不可能,因為哪怕是靈火,都有自己的屬性,除非不用丹爐煉製。」

「並且及時是煉製成功了,要想消除丹藥上面的屬性,呵呵,實在是太難了,你想,一個木屬性的劍修,可能服用火屬性的分神丹嗎?」青柳看著大家,繼續問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