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成交!」容淵接過字條說道。

慕容書香站起身,面帶謝意,抱拳道:「那我這便告辭了。」

「告辭!」楚凌風說罷攬過慕容書香,飛出窗子,幾個起落便不見了蹤影。

容淵端詳著字條,沒有信封,更沒有收信人,像似匆忙寫成。但慕容書香在壽源樓不曾動用紙筆,這張字條應是早有準備,早有準備的東西做成匆忙寫成的樣子,早有遠離的打算卻又沒帶任何行李,是在掩人耳目嗎?難道是在防備周墨辰?

他記得慕容書香去樂意坊賭錢時身上只有十個銅板,用五個銅板做的本錢,難道和他做交易是為了路費?

容淵滿心疑惑,慢慢展開字條……

慕容書香走後容淵並未馬上將字條送出,而是過了一個時辰,才命人將字條送去太子府。太子府門口,周墨辰早已安排人等候,一聽是慕容書香給醫老的字條自然不敢怠慢,接過字條馬上向葯盧跑去。跑了幾步又停了下來,周墨辰交代過,若是慕容書香回來先帶去他那裡,那這字條也應該先拿給太孫看才對,於是轉身向周墨辰書房而去。

周墨辰等得有些焦急,他派人去查慕容書香的去向,人是找到了,和楚凌風還有一個男子在一起,大概就是醫老說的那個小友,他們在街上與奕侯發生衝突之後去了壽源樓,但到了壽源樓之後便沒了任何消息,此時天都黑了,人不見回來,也不見有人回報,難道出了意外?

正想著,有人送來一張字條,說是給醫老的。周墨辰忙接過字條,隨手打開,紙上只有寥寥幾字:得家人消息,已去!

家人消息?慕容書香和他說過,她與家人失散,幸遇醫老,跟隨醫老來到天音城,現在有了家人消息,匆忙尋親而去,留此字條,告知醫老。

「什麼人送來的?」周墨辰問道。

「他說是容淵派他來的。」下人戰戰兢兢的回答,此時的周墨辰好嚴肅。

「容淵……」周墨辰微微一驚,醫老說的小友原來竟是容淵。

周墨辰放下字條揮揮手,示意下人退下。手指輕敲著書案,一下一下發出單一的聲調。早晨出府遊玩,晚上便得家人消息離去,這離去的時間又正是他進宮請旨的當天,一切似乎太過巧合,所有的事情應該有著某種聯繫,是什麼呢?周墨辰從慕容書香入城開始一件事一件事的回想。

從發現醫老對慕容書香十分重視時他就開始盤算,若沒有這許多變故,慕容書香應該出現在皇帝的壽宴上,即使她人沒在太子府中,只要皇帝一句話她也得去。原本是想在壽宴上給她一個身份,將她留在炎國,之後再慢慢留下醫老,怎知她卻白了頭髮。現在她不但不能去壽宴,還有可能離開炎國,一切好像都偏離了他的計劃,脫離了他的掌控。

「出門散心……」周墨辰自語道。流言的事情慕容書香是昨天知道的,而醫老在昨天黃昏之時回的葯盧,之後並未離開過,那麼是誰通知的容淵,今天接慕容書香出門散心呢?楚凌風,他好像忽略了這個人。於是叫來下人,去查太子府今天的出入記錄。

周墨辰再次拿起字條,字條上只寫了尋親離去,卻沒說去什麼地方,是走得匆忙忘了寫,還是故意隱瞞,但她為什麼要隱瞞醫老她的去向呢?

字條上的字跡已經乾涸,並不是寫完就送來的,是送的晚了,還是這張字條早就準備好的,只等人來送了。周墨辰躺在躺椅上,閉上雙眼,十指交錯在身前,兩根大拇指有一下沒一下的動著,想著事情的原委。

慕容書香曾想以流言為借口離開太子府,但被他決絕,他不想讓慕容書香離開不單單是為了醫老,也是因為他自己想把慕容書香留在身邊。當時慕容書香是欣然同意了的,沒成想今天她就一去不復返了。

下人拿來太子府的出入記錄,交給周墨辰便退了出去。周墨辰翻看了一遍,並未發現楚凌風。葯盧的人今天早晨未見楚凌風身影,而楚凌風去找容淵走的也不是太子府大門,出門散心何故如此隱秘?

「原來如此!」慕容書香欣然留在太子府,喊他辰哥哥,收下紫竹笛都是為了讓他放鬆警惕。他說青焰是在葯盧查流言,她就以流言為借口出府散心,留下了所有東西,除了錢財。他送的紫竹笛,甚至放在枕邊以示貴重,這些都是為了迷惑他,讓他安心,再加上醫老的說辭,對她只是出府散心便信以為真。

好一個慕容書香!。 李問的話讓高峰愣了一下。

柳紅月當時不過是化鼎境界的修為而已,而對她出手的可是大悲四鬼,各個都是半聖修為。

紅鬼的那一劍更是直接穿透了柳紅月的后心,將其丹田和經脈徹底毀壞。

靈氣散盡的柳紅月當時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再加上身負重傷,跌落懸崖又怎麼可能會有生還的餘地?

可若是柳紅月當真沒死……

想到這裏,高峰的身體跟着顫抖了起來:「閣主……你是說,紅月她並沒有死?」

李問正色說道:「當然,掉下懸崖的柳紅月可是另外有着一番奇遇呢!」

高峰吞了一口口水,幾乎是出於身體本能的抬起手對李問一抱拳:「還請閣主指教,紅月此時究竟身在何方?」

六十年……這六十年來高峰沒有一天不再想着柳紅月,每年都會去斷天涯拜祭柳紅月。

這輩子,高峰唯一動情的女人便是柳紅月,但最對不起的人也是柳紅月。

若是今生他還能再見一面柳紅月,那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李問笑了笑:「道友來之前也應該對我天機閣的規矩有所耳聞。」

「那是自然,閣主,此乃准聖級法寶,無定飛劍,若是閣主看得上的話我便是將其贈與閣主。」

說着一把古樸的青銅色飛劍便是出現在了高峰的手上。

張天極瞪大眼睛,看着高峰突然拿出來的無定飛劍。

無定飛劍可是師父的本命法寶啊,師父竟然願意將這件寶貝拿出來與天機閣閣主交易,可見柳紅月對師父的重要性。

或許師父一直無法踏足聖人的願意就是因為……這個心結。

「前輩,就請幫幫我師父吧。」張天極也跟着彎腰拱手。

李問看着這古樸飛劍卻是嘴角微微抽搐一下。

好傢夥,當真不愧是無極劍派的掌門這出手着實闊綽,雖然准聖級別的法寶一些大宗門還是拿的出的,但是高峰這件可不同。

那可是即將凝練出劍靈的准天階法寶!

要知道准聖級和聖級之間唯一所差的便是一個靈字,准聖級法寶生靈便踏入聖級層次,靈丹、陣法亦是如此。

何為靈?萬物皆有靈!

生出靈便是真正生出了自己的心智,雖然只差一個靈字,但准聖級和聖級之間卻是天差地別。

光是這一件准聖級的法寶便是足足可以換到十萬點天道值!

這筆巨款,李問怎能不眼紅?

但他與高峰的這場交易卻早已定下籌碼,就算是李問再怎麼眼紅也只能暫時放棄這十萬點天道值了。

「道友誤會了,我不要你這准聖級別法寶。」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李問只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

高峰當時就是一慌,天機閣用法寶等交易消息的事情在龍城之中早已是人盡皆知的事情,然而現在李問卻不要法寶?

「莫非前輩是看不上我這件准聖級法寶,你要什麼只管開價,只要我高峰能拿出來一定雙手奉上!」

李問趕緊擺了擺手,高峰要是再說下去,他可就該動心了。

「不,道友你誤會了,我與你的這場交易並非是要法寶……而是讓你也替我做一件事。」

李問的話讓高峰愣了一下,後者突然抬頭眼神之中已經有着猶疑之色:「閣主所說的事,莫非與大悲山有着關係?」

「哈哈,道友既然已經察覺到了,那我也就直言不諱了。」

李問笑了笑,繼續說道:「其實,我要你做的事情也很簡單,而且與你的仇敵有關。」

「對於大悲四鬼此番的目的,我已知曉,無非就是使用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來確保它大悲山潛龍榜的權威性。」

「而道友需要做的便是制止他們的出手暗算,確保雙榜之戰的公平性。」

「如今高道友已經是半聖境九重巔峰的的修為,而大悲四鬼不過半聖境中期的修為,想要阻止他們的那些小手段,對於高道友來說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

高峰皺了皺眉頭。

李問的話說的確實沒錯,以高峰現在的修為,便是大悲四鬼一起出手也未必就是他的對手。

而且高峰所修的還是劍道,當真動起手來,大悲四鬼斷然得退避三舍。

可是一旦在這裏和大悲四鬼動手,那就意味着和大悲山徹底站在了對立面上。

他一個人倒是無所謂,但現在高峰身後可是偌大的無極劍派。

將無極劍派的亘古傳承攪入天機閣和大悲山的旋渦之中……

若是天機閣在此番對抗之中敗下陣來,只怕他無極劍派的傳承也會因此慘遭重創!

「看來高道友是在擔憂你身後的無極劍派吧!」

李問輕輕一笑,瞬間就洞悉了高峰的內心所想。

高峰點了點頭:「不錯,我與大悲山有着殺妻之仇,這六十年來沒有一天不在想着衝上大悲山與那白應乾生死一戰。」

「可師父卻在臨死之前將無極劍派交託給了我,我高峰一人死了不要緊,但若是搭上了整個無極劍派,那我高峰如何面對無極劍派的列祖列宗?」

「而且以閣主您的修為,對付區區的大悲四鬼無疑是綽綽有餘,又何須我高峰出手?」

李問摸了摸下巴,高峰會有此顧慮也在情理之中:「出手嗎?呵呵,畢竟只是四個小輩而已,我無意與他們動手。」

再說如今的高峰便是再強也頂多就是半聖九重境巔峰的修為而已,他根本是白應乾的對手。

「道友所言的無極劍派一說也有些道理,但如果我說……能讓你成聖呢?」李問的嘴角揚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

聞言,高峰眸子一縮:「成聖?」

成聖整兩個字在整個北域之中代表着絕對的權威,絕對的力量,以及絕對的實力。

偌大的北域之中,宗門帝國無數,但當真能成為聖人的也就只有那大悲山山主一人而已。

倘若他高峰當真能成聖……那即便是他無極劍派對上大悲山也並非是一邊倒的局面。

「閣主若當真能助我成聖,那高峰願帶着整個無極劍派一起,追隨閣主將這北域攪的天翻地覆!」 是要判他的罪啊!

「這,這不是沒碰到您嘛…」

此刻,王大牛拚命拍馬屁,「聽了您的教誨,我以後肯定好好做人,洗心革面…!!」

「求你,求你饒我一命,以後我王大牛真的不敢了!」

他的神色,凄慘到了極點。

但,此刻。

秦蒼穹始終,都是面色冷漠,「走吧。」

不必,再等下去了。

通過這件事。

他,已經明白了不少。

秦小蛟,在學校並沒有,仗勢欺人。

甚至,在被冤枉的情況下,還克制住了出手的衝動。

這,已經不錯了。

至於更多的調查,自然是不必。

秦蒼穹,有自己的判斷能力。

他光是一眼過去,就能直接看出,是誰在撒謊。

「唰!」

聽到這句話。

王大牛整個人,都是一哆嗦,拚命試圖抱住秦蒼穹的腿!

「不,不要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