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恩,這下多少有點看頭了。」范浪點點頭道。

周圍那些勢力剛一亮相,就都把矛頭對準了范浪,一個個開口叫囂,甚至直接開罵。

范浪揉了揉耳朵,可真是夠聒噪的,他不可能一個個罵回去。

從現在的局面來看,各方勢力已將范浪包圍,戰力相差極其懸殊,范浪這邊就只有一艘冥龍號星舟而已,船上的人還都沒下來。

李白蓮亮出兵器,抖擻一根白色長槍,槍尖直指范浪,冷冰冰的問道:「現在滿意了吧。怎麼樣,做好受死的準備了么?」

「一個女人,怎麼比我還猴急?時間早著呢。我們可以慢慢玩。」范浪微微一笑道。

慢慢玩這三個字一說出口,李白蓮的未婚夫紫輝神帝頓時皺起眉頭,目露凶光。

范浪接著說道:「你們擺下這麼大的陣仗,好歹也讓我擺一擺吧。等我的人都亮相了,我們再來決一死戰也不遲。」

「好,我倒要看看,你帶了多少人來!」李白蓮道。 「好,還是那句話,咱們慢慢玩。你剛才拍拍手就叫來了這麼多人,那我也拍拍手好了,且看我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范浪笑的很是燦爛,抬起手拍了兩下,還展現了一下性格中逗比的一面,唱了句應景的歌詞。

「如果快樂你就拍拍你的手~啪啪!」

范浪學著李白蓮拍了兩下手。

李白蓮目光一凝,四下張望,以為會從哪裡冒出一支軍隊,結果周圍風平浪靜,誰都沒出現。她接著望向冥龍號,以為船上的人要下來,結果這艘船連艙門都沒開。

「人呢?」李白蓮問道。

「我又沒說要變出人來,剛才只是隨便拍著玩而已。」范浪調侃道。

李白蓮目光更冷,沉聲道:「我們來這裡,可不是陪你玩的。」

「別急,別急,剛才的不算,這次我要動真格的了。」范浪再一次拍手,但也沒見他正經到哪裡去,「如果快樂你就拍拍你的手~」

這一次拍手,不再是虛晃一招了。

咸魚俱樂部 真的有人降臨在此,而且來的還是一位大人物。

他身穿道袍,一頭銀白頭髮,面容冷峻如刀削,雙眼如同燃燒的太陽,一舉一動流動著光彩,腳下踩著蓬鬆的祥雲。

凡是屬於道庭一方的人,全都認了出來,來的這位是道庭的一位「首座」,這個身份在道庭之中已經算是舉足輕重了,整個道庭的首座也不過三十六位而已,對應著三十六天罡。

銀髮首座到來之後,手捧道庭法碟,當場傳達了一個命令,喝令在場的道庭成員統統退下,不許參與這場紛爭,至於理由跟原因,並沒有細說。

這一下李白蓮可有點沉不住氣了,道庭的力量是她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要是這支力量不參戰,對她這一方是個極大的削弱。

「首座,請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道庭之前明明答應了幫我的忙,而我也已經正式加入了道庭,道庭豈能臨時變卦?這中間肯定有什麼問題,還請首座明示。」李白蓮道。

「這是緊急命令,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法碟一出,不可違背。在場的所有道庭成員,必須遵從法碟,否則後果自負。」銀髮首座態度冷硬。

所謂的法碟,其實就是類似於聖旨的存在,是道庭所用的一種傳令方式。根據級別的不同,法碟也分為三六九等。這次所動用的法碟,是比較高級的,連首座一級都要服從。

道庭成立多年,源遠流長,向來紀律嚴明,法碟一出,在場的道庭成員立即有所行動,紛紛退出戰鬥,離開了李白蓮,攔都攔不住!

范浪這一巴掌沒有叫來人,卻把道庭的人給趕走了,等於剪掉了李白蓮的一隻左膀右臂,對於局面的影響非常之大。

出現這種情況,李白蓮的心情可想而知,別說是她,連她的未婚夫紫輝神帝都氣得暴跳如雷。要不是礙於道庭的威懾,夫妻倆非得罵出來不可。

李白蓮並不知道範浪是怎麼辦到的,也不打算詢問,因為問也是白問。

既然她能拉攏道庭,那范浪當然也可以將她跟道庭拆散開來,這就叫做見招拆招。

這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光靠挖牆腳,是不足以擊敗李白蓮的。

「如果快樂你就拍拍你的手~」

范浪又唱了起來,很開心的拍了拍手。

這一次,空間響徹一道驚雷,雷光轟落下來,如同孔雀開屏一般綻放,化作了一副雷電組成的神翼。擁有這雙神翼的是一名身穿戰甲的威武男子,他有著一頭樹立而起的頭髮,雙眼噴吐電光,身上有著強烈的雷電法則共鳴,彷彿整個宇宙的雷電都要尊他為王。

有人認出了他,不由得驚呼出聲。

「雷帝·羅明!」

「雷帝竟然來了!范浪一拍手他就出現在了這裡,難不成是來給范浪助陣的?」

「雷帝雖然不是神祖,卻擁有堪比神祖的實力,能夠掌握最高許可權的雷電法則。只要有他在,別人就再也釋放不出一丁點雷電了,只有他能釋放雷電。要是他給范浪幫忙,那就麻煩了。」

「傳聞雷帝生性孤僻,跟誰都處不來,多年來一直醉心於掌握雷電法則,怎麼會跑來幫范浪的忙?」

嘩然之聲四起,但凡是有點見識的人,都認得雷帝·羅明,至少知道他這一號人物。

雷帝降臨之後,直接表明了立場,站在了范浪一邊。他倒是沒說什麼,只是站在那裡就已經有了不容忽視的威懾力。

范浪一貫最愛做的事情就是利益交換,只要能拿出足夠的利益,別說是能使鬼推磨,讓神祖一級的強者來推磨都不成問題。

「如果快樂你就拍拍你的手~」

范浪又拍了下手。

這次又有新的人到來,來的是枯寂老人,他可不是一個人來的,還把自己的一些老朋友帶來了,這些老傢伙一個個可都不簡單。

枯寂老人現在已經成為了范浪的鐵杆支持者,對范浪的幫助真的是沒話說,這次甚至不惜動用自己的人情關係。

「老朽帶一眾朋友過來助陣,今天有誰想對范浪不利,先過我們這一關。」枯寂老人那沙啞的聲音傳盪開來。光是他一個就夠難對付了,更何況他還帶了那麼多人。

范浪跟枯寂老人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再一次拍手,仍是剛才那句歌詞。

空間通道開啟,獸吼之聲傳出,一群金陽戰獅破空而來,降臨在了這裡。

沒錯,不是一隻金陽戰獅,而是一群!

范浪利用小金再加上一些運籌帷幄,把一整個金陽戰獅的群體給請來了!

「吼!」

「吼!」

「吼!」

金陽戰獅爭相吼叫,一個個金光閃閃,威武不凡,做為幫手,它們是可靠的後盾,做為敵人,它們將帶來恐怖的噩夢。

范浪每拍一次手,他這邊就增加一支力量,而且來的都是強援。

李白蓮等人看在眼中,臉色陰晴不定,沒了剛才那種自信。

「如果快樂你就拍拍你的手~」

范浪又唱了起來。

紫輝神帝實在聽不下去了,破口大罵道:「快樂你個腦袋,你他娘的能不能別再唱這句了!」 對於站在范浪對立面的人而言,這句「如果快樂你就拍拍你的手~」簡直成了一句魔咒。

范浪每說出這一句話一次,身邊的幫手就多一個或者一群,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氣得紫輝神帝破口大罵,連神帝風度都不要了。

紫輝神帝氣勢爆發,矛頭直指范浪,帶著的軍隊也隨之而動,隨時準備出擊。

「怎麼,等不及了?」范浪冷笑一聲,「既然這樣,那我就給你們一個痛快的,讓你們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絕望!」

說罷,范浪又一次揚手拍手,這次他沒有唱歌,倒是顯得嚴肅了一些。

之前他故意把幫手一個一個叫出來,好給敵人施壓,這一次,他直接把尚未現身的所有幫手統統叫了出來。

周圍各處紛紛傳來震蕩,憑空變化出一個又一個傳送通道,每個的面積跟顏色都有所不同,連接宇宙六道各處,從中顯現出不同的個人或者勢力。

一二三四……粗略一數竟然有三十多個!

來的這些人,實力全都很強大,跟剛才出現的那些幫手持平,甚至還要更強。

其中有一方勢力,赫然是宇宙中最大的勢力無上神盟!

如果說世上有哪一個勢力能夠十拿九穩的壓制道庭,那就只有無上神盟了,除他之外,無出其右者。

范浪竟然一次性叫出這麼多幫手來,簡直就是奇迹,在這之前,沒誰會猜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來的這些幫手從通道中陸續飛出,表明了立場,站在了范浪這一邊。

李白蓮這一方的人,看著這一幕幕,一個個都傻眼了。他們亮出的陣仗已經夠大了,可是跟范浪那邊一比,簡直是壓倒性的差距。這要是雙方展開混戰,他們的下場肯定好不了,幾乎看不到獲勝的希望。

連做夢都想殺死范浪的斷浪盟成員都亂了陣腳。

「這、這怎麼可能?難道這些人都是來幫范浪的?范浪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面子?」

「我們調查過范浪的所有情報,連他的人生經歷都摸的一清二楚,從來不知道他跟這些勢力有過瓜葛,他們為什麼會來這裡幫范浪?」

「這不合理!」

「蒼天啊!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要給范浪為虎作倀?」

「完了,這下真的完了,連無上神盟都出動了,我們必敗無疑。」

「逃吧!不能跟范浪硬碰硬,這是我們斷浪盟全部的主力,要是都死在這裡,就沒有希望東山再起了。」

斷浪盟人心大亂,已經有人打起了退堂鼓,而且這樣的聲音越來越多,壓都壓不住。

這不是怕不怕死的問題,而是沒人願意打毫無勝算的戰鬥,更不願意做毫無意義的犧牲。

如果讓他們跟范浪同歸於盡,他們很願意。

讓他們白白送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留得青山在,將來才有希望用仇恨之火報仇雪恨,將范浪給燒死。

還不等斷浪盟有所行動,西竺神國的隊伍就先一步開溜了,溜的比誰都快。

一旦有了缺口,就再也難以遏制,接下來的勢頭如同決堤一般,那些跑來幫助李白蓮的人紛紛撤退,攔都攔不住。他們來的快,走的也快,這就是交通便利的好處。

不過片刻時間,李白蓮一方的陣容就少了六七成,讓本就懸殊的差距,變得更加懸殊了。

仍然留下來的力量,主要來自於紫輝神國,終究還是聯姻換來的關係更加牢固一些。

「真是一出好戲。」范浪忍不住笑道。

這一次,比的是運籌帷幄,比的是拉幫結派,至於誰更技高一籌,已經顯而易見。

紫輝神帝的氣焰就好像被人用冷水澆過,比之前低迷了許多。他的臉色陰晴不定,最後一咬牙關,亮出了自己的兵器,是一桿紫金色的長槍。

「愛妃,就算所有人都拋棄了你,我也不會拋棄你的。我們兩個山盟海誓,就算跟整個宇宙為敵,我也要跟你同生死共存亡。把這個范浪交給我,我去對付他!」紫輝神帝側頭看著自己的未婚妻。

「不要衝動,要是全面開戰,對我們不利。」李白蓮阻攔道。

結果紫輝神帝不顧阻攔,自己單槍匹馬殺了過去,來到了雙方對峙的中心區域。

在開打之前,紫輝神帝先是在暗中給范浪傳過去了一番話:「范浪,這次是你贏了,我輸的心服口服。小小的紫輝神國,不足以跟你抗衡。這次我願意主動退出,只求你給我一個台階下,好讓我跟天下人有個交代。我跟李白蓮有一紙婚約,不能像其他人那樣扭頭就走,這會被天下人恥笑的,還會影響到我在紫輝神國的威望。馬上我主動向你挑戰,然後你可以打傷我,這樣我就可以敗逃而走了,還請你能夠成全。這世上沒有永恆的敵人,從此以後,我願意低你一頭,在你的恩威之下苟且偷生,還望你能網開一面,成全於我。」

典型的明面一套暗地一套。

前腳剛說要跟李白蓮共存亡,後腳就開始跟范浪求饒了。

對於這種明智的選擇,范浪並不討厭,這種表裡不一的人和事,他見得多了,人心之暗,不過如此。

「好,我成全你,待會兒就在世人的眼皮子底下跟你演一齣戲。」范浪暗中答應。

范浪倒是不擔心對方耍什麼花樣,或者說他有能力與自信應對各種狀況,所以無所畏懼。

達成協議之後,接著就是明面上的交涉了。

紫輝神帝一晃大槍,各種法則流轉,神光日月生輝,沖著范浪喊道:「范浪,有種別靠那些幫手,就你我兩個單打獨鬥!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宇宙第一天才有什麼三頭六臂!」

「好,如你所願。」范浪一口答應,抽出最強龍劍,單槍匹馬的沖了出去,在衝鋒的過程中,就將各種殺手鐧都用了出來。

首先是不滅之甲,這套漆黑的戰甲將范浪全方位包裹,幾乎不留死角,只是露出了雙眼。

其實連雙眼都能完全包住,只是范浪不願意。

狂暴程序也已經啟動,先用了三十倍的倍數試水。神魂珠與邪魔種,也化作了內在的力量,一個強化靈魂意念,一個在血肉之中生長,化作強壯的脈絡。

金陽戰獅與大荒經結合在了一起,大荒經召喚出一頭大鵬鳥,這隻大鵬鳥張開雙爪,抓在了金陽戰獅的背上,兩隻獸類合二為一,成為了范浪的坐騎。

當范浪來到紫輝神帝近前的時候,已經全副武裝,準備妥當。

「來吧!」范浪雙目凜然。

(本章完) 「朕來領教領教!」

紫輝神帝毫不客氣,先一步動起手來,舞動手上的大槍,對著范浪一槍刺出,施展出自己的看家本領。

霎時間紫色光芒閃耀,彷彿創始之初的那一道光芒,光芒之中殺機四伏,紫輝神帝就是憑這一手創立了自己的神國。

如果單以范浪本身的實力,肯定不是紫輝神帝的對手,但他的外力幫助實在太多了,連繫統作弊都算是一種外力。在這些外力的幫助之下,讓他發生質變,實力之強,不可理喻。

雙方算是假戲真做,紫輝神帝沒有留手,范浪更是如此。

鏡花劍法!

一面鏡子憑空出現,不容分說就把紫輝神帝籠罩進去,使其進入異度空間,范浪的人和劍也出現在了鏡面當中,雙方就好像在一面鏡子里展開了交鋒,在外人看來,這是平面化的一幕。

雙方交錯而過,范浪用最強大的防禦硬抗了紫輝神帝的攻擊,然後用最強大的攻擊撕破了對方的胸口。

紫輝神帝頓時受創,傷口深可見骨,然後從鏡面之中跌落出來。

范浪手握著劍,從另外一個鏡面之中步出,臉上沒有絲毫擊傷神帝所帶來的興奮。

霸道總裁給點愛 「這是我第一次穿著這套戰甲與人交手,也是第一次讓我的劍與我的戰甲配合使用,你做為一國神帝,勉強有這個資格。」范浪淡淡道。

雖然是假戲真做,但紫輝神帝確確實實體會到了范浪的強大。剛才的交鋒中,他的大槍明明刺在了范浪的身上,結果卻沒能造成多大的傷害,如同泥牛入海,甚至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像是這麼強大的戰甲,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紫輝神帝甚至有了一種感覺,就算這一戰不是在演戲,而是真正的生死搏殺,輸的那個人,很可能會是他自己。

人中之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