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怎麼,事到臨頭,反倒是遲疑了?這可不像是你的性子。」

魏寰聽著他這彷彿嘲諷的言語,緊緊皺著眉,直接伸手接過了詔書,打開來仔細看了一眼之後,發現詔書上沒有任何問題。

不僅是名正言順的傳位詔書,甚至於她之前曾經想過的,睿明帝會在詔書之中留下一些隱秘的消息,或者對她有些指責通通沒有。

反倒是那詔書之中,將她誇得天上有地下無的,處處都是好,讓她看著有種荒誕的感覺。

魏寰盯著那詔書,目光凌厲的彷彿要將上面的黃絹都看出個洞來似得。

睿明帝見著她這模樣頓時輕笑出聲:「這般苦大仇深的做什麼,你要詔書,朕便給了,你要皇位,朕也給了你。」

「如今你已經是赤邯的皇,將來更是會高高在上,做這萬民之主,事事如意,至於這詔書之上所寫的,就當是朕收買的你好處,等你登基之後,莫忘了你的誓言便好。」

魏寰聽著睿明帝如此說,心中的疑惑頓時壓了下去,隨即眼中出現諷刺來。

原來是有所求,才會這般主動討好!

魏寰直接將那詔書重新卷了起來,冷眼對著睿明帝寒聲道:「我答應你的事情,自然會做到,至於我將來如何,就不勞煩父皇操心了。」

「只要沒有讓人厭煩的人在眼前,本宮一定會事事如意,萬事順心!」

國民老公牽回家 睿明帝聞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

門外傳來敲門聲,片刻后便有人低聲道:「公主,諸位大人已經過來了。」

魏寰剛想要起身出去,可是瞧了旁邊的睿明帝一眼,她乾脆直接說道:「讓他們進來。」

大殿的門被推開之後,光線照進了殿內,可四周窗戶閉著,裡頭光線依舊有些昏暗,魏寰抬頭仔細看了一眼,就見到姜雲卿穿著她之前準備的朝服,頭上插著九鳳珠釵跟著外面的朝臣一起走了進來。

因為魏寰篤定了要讓睿明帝給她傳位詔書,名正言順的登基,所以幾乎將大半個朝廷的人都一起帶了過來。

此時姜雲卿站在稍遠的地方,有些瞧不清楚模樣。

魏寰說道:「雲卿,過來。」

那邊姜雲卿微垂著頭,像是在給身旁的人扎針,一邊開口道:「姑姑,我就站在這裡,秦大人他們的癥狀有些嚴重,我的針還在他們身上。」

她聲音有些低沉,說完后直接道:

「姑姑先讓人宣詔吧,免得讓諸位大人等久了。」

魏寰聞言朝著那邊看了眼,果然見那個秦大人和身邊另外一個人臉色有些慘白,身邊有人攙扶著他們,手背上也扎著銀針。

(本章完) 「陳師弟,並不是讓你去領悟水系真意,你是修鍊土元氣的,水系真意即便有什麼領悟也根本用不上,而且不適合你。」

羅天差不多也能猜出來陳景智估計在心裡咒罵自己,也不在乎,自顧自的道:「水系真意的『化身真意』,最為基本,其實也可以叫做『化水真意』,而這化水真意,則和化冰真意、化霧真意有著極為密切的聯繫。」

聽到這話,陳景智驀地眼前一亮,臉上的陰沉也瞬間消失不見,反而滿面紅光的道:「羅……師兄,你……能不能說清楚一些?」

心中若有所悟,但是卻總感覺還差了一點東西透不過去,陳景智心裡彷彿有無數只蟲子爬行啃噬一般,痒痒的難受。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他都恨不得抓耳撓腮的去思考羅天話中的深意了。

「土系真意的化身真意,則和化沙真意、化石真意聯繫密切,若是能將三者之間進行自由的轉換,靠著控制真意去操縱,在脈流境和元丹境,一旦釋放出元力,自然是變化多端,讓人難以對付。」

羅天認真的說著:「只不過,凝氣境時只領悟了化沙真意,這就有點吃虧了,畢竟不但元氣無法外放,就連肉身都不可能有什麼變化,所以陳師弟,我建議你多用點心思,若是能提前掌握了控制真意的話,到了脈流境,元力外放,戰力可以提升不少,必然是我神陽宗的宗門棟樑。」

陳景智目不轉睛的盯著羅天的肅然表情,心中也是波瀾漸起,心潮澎湃。

羅天對於真意的理解和解釋,全部都是照搬的秦天宇。

秦天宇是什麼人?

凝聚了一心元丹,並且達到了九丹境的元丹強者,再進一步又可以嘗試突破玄身,一旦成功,別說稱宗做祖,這一境界完全稱得上是真正的大能,當得起神威蓋世四個字。

縱然不到玄身,秦天宇有著整個帝國提供的海量修鍊資源,本身又天資過人,悟性奇高,又有著元素真靈作為丹心,看到的、聽到的、感悟到的,都是有著極高的起點。

這般境界,這般層次,這般強者,對於元素法則、真意的領悟,絕對是高屋建瓴。

一言直指本質。

哪怕是對於土系真意無法掌握和使用,秦天宇接觸的同層次強者,交流修鍊心得也會談到自己的理解,而且作為元丹境的上等人物,對於其他元素真意不了解,和作死沒什麼區別,一旦爭鬥起來,說不定就會吃大虧的。

陳景智有種目眩神迷的感覺,大道至簡,羅天說的話,一點都不複雜,也不難以理解,但正因為如此,才更讓陳景智著迷,甚至瘋狂。

這麼簡單的事情,為何我一開始不知道?

這片刻之間,陳景智也不會去思索,其實不理解的事物無論多簡單都是複雜的,而一旦領悟了解,那再複雜,也不過一眼就可以看透。

「羅……師兄!」

陳景智語氣激動,雙唇也在微微的顫抖,實力對於修士而言便是第一需要追求的東西,為了更強,稍微低一下頭又能如何。

何況羅天的話真正的讓陳景智眼界更為開闊,目光更為高遠,授業解惑,師兄之稱名至實歸。

叫一下,根本不吃虧,反而佔了便宜,要是讓人知道叫個師兄就能獲得如此有分量的指點怕是院子門檻都要被人踩到地底下去了。

「請羅師兄教我!」

陳景智看不起唐玄那個表裡不一的小人,現在對羅天卻甚是服氣。

「陳師弟,你現在的情緒太不平穩了,修鍊之時應當心如止水,效果才是最好的。」

羅天微微搖頭,但依然繼續的講解道:「每一種真意,都和其所屬的元素息息相關,並非是獨立存在的。你想要鑽研化沙真意也好,化石真意也好,都應當結合土系元素本身去看。」

心結一旦打開,陳景智立刻便是換了態度,家族長輩當中都分派系,只有最親近的人才能獲得真正的指點,其他的要麼點到即止,要麼壓根就借口閉關,所以陳景智對於真意的渴望,也已經到了極致。

而今得到羅天一番撥雲見日般的講解,自然欣喜若狂。

陳景智隱隱感覺到,這是自己的一番機緣,若是不趕緊抓住,必當會後悔終生。

「化沙真意,本質上是將一團元氣變作砂礫一般的細小顆粒,操控起來難度會更大一些,但是對敵之時這般突然的變化,卻是有可能起到不錯的效果。」

羅天正襟危坐,語氣沉穩:「但是重要的,不止是變化的結果,其實過程反而更應該仔細的研究。土元氣化沙不僅是形態的變化,更是特點的變化……」

陳景智連連點頭。

「同樣,如果能夠將化沙真意完全掌握,其實化石真意也不會太難,只不過是土元氣的另一種截然相反的改變……」

羅天索性多說了一些,觸類旁通之下,這陳景智若是真來個突飛猛進大爆發,自己的好處也會不少,而且也會吸引更多的精英弟子前來。

雙目放光的陳景智,此刻簡直對於羅天的敬服、景仰,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他甚至覺得,就連家族長輩對於真意的解釋和指點,都有著不少的欠缺之處。

這也難怪,一個是從最本質向外延伸,一層一層抽絲剝繭的講解。另一個則是摸著石頭過河,連蒙帶猜。兩者之間的差距,可以說是天淵之別。

秦天宇那等實力,百八十個劉長天都不是對手,更何況靠著丹藥才到達元丹境的那些長老了。

「羅師兄……我……」

陳景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抿了抿嘴,卻沒有說話,直接便是開始修鍊。

對於真意的領悟,更多的是靈光一閃現罷了,真要抓不住機會,絕對能讓人後悔終生。

羅天好整以暇的舒展了一下筋骨,脈流境赫然在望,但羅天卻也察覺到了自己的真意方面似乎並不算有著太多的優勢。

想要領悟真意,一來悟性要強,二來如果是能夠儘可能多的獲得元素真靈,自然就有著更大的可能性掌握真意。

不知道風雲衛當中有沒有什麼這方面的優勢……

羅天有些期盼,這小小的萬風城自然入不得秦天宇法眼,但卻是自己前期不得不努力獲取修鍊資源的地方。

修鍊需趁早,不僅僅說是年齡,而且也在說稍縱即逝的時機。

一旦把握不住,就有可能步步落於人后。

這般道理,羅天很早便已經知道,自然會時刻的提醒自己。

過不多時羅天便發現又是一個金色光團飛到了自己的神目當中,那眼瞼以肉眼可見的幅度變化再次微微張開了些許。

快了,就快要完全張開了!

羅天心中激動,面上也自然而然的表現了出來:「陳師弟不錯!做師兄的,也為你感到高興!」

陳景智瞧著羅天真的是很喜悅的樣子,一看便是發自內心,對羅天的敬佩又濃烈了幾分,這般真心愿意指點其他弟子增強實力的師兄,仔細想想,竟是比家族的某些血親對自己還要好。

「羅師兄!今日的恩德,我……」

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好的陳景智,想想羅天入得神陽宗之後的表現,這才發現羅師兄當真是擁有著堪稱是偉大的人格,比其他人強出來不止一星半點:「不知道怎樣才可以……報答羅師兄?」

別說是宗門家族,就算是真正的至親師徒,都未必能真正的下死力氣去傾力培養,而且還是如此有效果、如此一針見血的解答。

陳景智怎能不激動?

不過,羅天雖然對接連兩人都在真意上有所收穫這件事感到意外,但仔細一想,也算正常。

首先這領悟真意,並不是建立空中樓閣,靈機一閃直接就懂了,而是和日常的積累息息相關,厚積薄發,最後臨門一腳,才算是能夠有所收穫。

這唐玄和陳景智,都是小有名氣,而且已經在凝氣境第九轉呆了不短的時間,對真意有所領悟也已經有了一陣子,這些都是進步的基礎。

修鍊不是空中樓閣,打好基礎是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就比如屬性元氣,煉體秘術沒修鍊到一定程度,給你吸收煉化,你都不敢,但凡嘗試一下,怕是實力沒進步不說,還得被狂暴的元氣在體內一陣肆虐。

而這真意一旦融入到了元氣裡面,更是會加強其威力,肉身脆弱的修士根本就承載不起來這等力量。

「陳師弟,你我同門師兄弟,無需如此見外的!」

羅天一臉正色的道:「真的想報答我,就讓陳家精英子弟都來求教好了,我雖然沒把握讓他們都有所收穫,成功的突破,但是也會儘力而為的。」

這……這也算是報答?

這也能算是報答羅師兄的恩嗎?

不知道為何,這一瞬間,陳景智感覺自己的眼眶有點濕潤,他連忙低下了頭。

……

「玄哥,那個什麼羅天,真有如此神奇?」

唐錚微微搖頭,有些不信:「是不是你自然而然就有所領悟了,只不過恰逢其會……」

「這一點是肯定的。」

唐玄毫不客氣的應承了下來,隨後話鋒一轉:「不過這羅天也算是有一些功勞,雖然微乎其微,但也聊勝於無,我建議你去看看。」

「聽說除了沈家人是三千貢獻之外,咱們都是原價三百?」

相貌看上去頗為凌厲的唐錚,此刻也不由得笑了起來:「這個羅天到底是不是有本事我不好說,但膽子還是挺不錯的,不但揍了沈凌飛那個廢物一頓,還敢說這種話!」

四大家族子弟,不但要爭實力,還要爭面子。

幾千幾百貢獻點對他們來說,屁都不算一個,但是能看到沈家人被羅天狠狠地踩在地上,還用力的碾上兩下,就感覺到心裡暗爽不已。

又多了一個茶餘飯後的談資,還有互相譏諷時的笑料,這自然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稍後就發動一下其他的唐氏子弟,明天都過去試試吧,雖然不一定都有用,但有人突破就算是賺了,三百貢獻點而已。」

唐玄說起三百貢獻點這能讓剛成為凝氣境的外門弟子愁破腦袋的數字時,宛如吹口氣一般輕鬆。

「這倒是。」

唐錚點頭贊同,隨後砸吧了一下嘴:「就是這小子那但凡求教就得喊師兄的規矩,有點讓我接受不了。」

「請教就要擺出請教的態度,一個稱呼而已,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唐玄自己吃了虧也不能讓別人好過,哪怕是同族子弟也不行,「我先去休息一下,你和大家說說吧。」

唐錚應了一聲,看著唐玄離去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有點怪異。(未完待續。) 第1970章傳位(一)

魏寰雖然覺得他們麻煩,可是眼下朝臣都在,她就也沒再開口多說什麼。

那些朝臣入內之後,便齊刷刷的跪下道:「臣等叩見陛下,叩見南陽公主。」

睿明帝看著那些面不改色的朝臣,目光朝著人群里姜雲卿的方向看過去之後,淡聲道:「起吧,今日之後,你們也不必再跟朕行叩拜之禮,這赤邯的皇帝便不再是朕。」

那些朝臣聽著睿明帝這般直接,臉色微變了變,在偷看了旁邊面不改色的魏寰一眼之後,都是默然不語。

睿明帝見狀失笑道:「怎麼,朕這皇位雖然坐不穩了,可好歹如今還是你們的主子,眼下卻連讓你們起身也得看旁人的眼色嗎?」

「臣等不敢!」

下方諸人連忙磕頭說道,然後紛紛站起身來。

齊文海站在最前面,看著蒼老了許多的睿明帝,心中嘆息了一聲。

一代帝王,萬人之人。

最終卻是落得被逼宮退位的下場,也不知道是該可悲還是可嘆。

睿明帝淡聲道:「你們今日前來,想必也清楚是做什麼的。」

「朕如今年事已老,身子更是破敗不堪,實在難以承擔朝中政務之事,可是國不可一日無君,這赤邯更是不可一日無主,所以朕今日讓你們過來,便是想要定下新君的人選。」

「朕膝下幾個皇兒都不知事,更沒能力承擔帝位,反而長女南陽,人品貴重,深肖朕躬,天資粹美,敏慧仁孝,堪能繼承大統,承繼皇室先祖之遺願,秉承朕之帝位。」

「諸位愛卿覺得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