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怎麼辦?」,周洪原本信心滿滿,現在卻是心中著急。

「冷靜,丁盼已經和他的族人匯合,而且他身後的兩個長老也答應幫忙了。」,秦壽道。

「歐陽玄現在也應該注意到了,如果光族動手,我們就下去幫忙!有丁盼的兩個長老做掩護,帶走他們應該不是問題。」

「嗯,我一出來也向族裡發了訊號,會有最近的族中長老到來幫忙。」,霸凌天目不轉睛的定下下方,觀察光族的一舉一動。

而正如秦壽所說,光族的行動開始還沒有被歐陽玄察覺,畢竟只是疏散外圍的人群,不過現在,歐陽玄卻是已經注意到了,有四個人正快速的靠近。

「看來他們已經準備動手了,只動用了四個人,是怕貿然動手誤傷引起騷動嗎。」,歐陽玄心中低語。

很快他們就已經接近,周圍也只剩下三三兩兩的小隊,而且也在快速撤離,歐陽玄也終於感覺到了不對。

「動手!」,五長老沉聲一喝,那四個光族士兵立刻衝上前,以包圍之勢將四人圍住。

「歐陽玄,束手就擒!否則,死!」,其中一個光族士兵口中喝道,「與我光族作對,是沒有好下場的!」

周圍的小隊被這突發情況嚇到了,都是心中一驚,有的已經動身離開,深怕被波及。

人群疏散,那些士兵也立刻上前圍住,一身金甲頭盔,彷彿天兵天將,更是領將修為,威勢驚人。

「你們還真是煞費苦心。」,柳依依口中冷哼,面對迎面而來的四人,右手一招,一團老黑色的火焰出現,隨手一揮,就灑落在那四人身上。

「啊!!」

「這是什麼火!啊!」

「救我!長老救我!!」

「救命啊!」

這正是幽炎獨角獸身上的幽炎,猶如跗骨之蛆,附著在四人身上,周圍的光族士兵也不敢靠近,紛紛隔著一段距離,甚至不敢去救他們,生怕沾染上一點。

「暗族的小魔女,你最好收斂一點,我先捉住歐陽玄,再來處理你!」,五長老起身,衣袖飄飄,竟有一股光輝偉大的氣息。

「你說什麼,小玄哥哥不在這裡!」,柳依依面色一變道,她這是在為歐陽玄做掩護。

「依依不要!」,歐陽玄立刻傳音,他怎麼會不知道柳依依的想法。

「是嗎?」,五長老搖頭,右手虛抓,就在柳依依身旁不遠處,一個看似普通的年輕人急忙閃避,可是來不及了,從他的臉上掉下了一塊面具。

「歐陽玄,你想怎麼躲?」,五長老饒有興趣的老者歐陽玄。

「原來早就被你發現了。」,歐陽玄苦笑著搖了搖頭,走上前,將柳依依擋在身後,「放她離開,我和你們走。」

「呵呵呵,當真是有情有義。」,五長老點頭一笑,背影看去似是欣賞點頭,實則看向他的正臉,早已布滿殺氣。

「你放心,我光族心善,不會讓你們分開的,今天你們會一起去我光族,做客!」

言畢,五長老一身修為爆發,恐怖的威壓直接將一些巨石吹動,地面頓時矮了一丈!

「噗…!」

歐陽玄,柳依依四人口中吐出一口鮮血,柳依依和小瑤還有無量三人更是直接倒了下去,膝蓋和手肘都沒入地下的沙石中。

唯獨歐陽玄沒有倒下去,但是他的身體也在顫抖,因為他的站立,那一份威壓中的大部分,都被五長老特別關照的落在了歐陽玄身上。

「沒有動手,威壓,僅僅只是威壓,就能讓我重傷!」,歐陽玄口中不斷的湧出一絲絲的鮮血,染紅他的衣服,滴落在地面上。

「小玄哥哥。」,柳依依艱難開口,她想站起來,因為她知道,即使歐陽玄現在看過去面色平靜,可是五長老一定對對他「特別光照」,更別說他還站著!

「依依…不用管我,一會兒找機會逃走!」,歐陽玄傳音,事到如今,他只想為柳依依尋找一絲機會,哪怕自爆。

「不…」,柳依依雙目通紅,白皙臉上因為受傷,沒有一絲一毫的血色,嘴角的鮮血和眼淚一起滴落,身上因為五長老的威壓所受的傷痛,卻也沒有她心中難受。

「你們兩個還不動手!等著做什麼!!」,丁盼怒視身後的兩個長老,目眥欲裂,「你們明明答應過我的!!」

「少主,對不起,我們不能去,你,也不能去。」,那個長壽眉的老者伸手,想將丁盼打暈。

「你敢!!」,丁盼口中怒喝,身上的修為氣息算數爆發,傳承符號漂浮在額上,背後彷彿金色水晶的四翼拍動,瞬間從他的掌下躲開。

「我丁盼是金族少主,金族不是忘恩負義的宗族!」,丁盼轉身,向著五長老飛去,雙手虛握,靈力凝聚成一把金色的大劍。

「至少,我丁盼不是!!!」

他一個呼吸就已經來到了五長老身邊,空中的大劍足有巨峰那麼高大,向著五長老斬落,空中還留著巨劍的虛影。

「那是什麼?!」

「好恐怖的靈力波動!發生了什麼?」 「聽說了嗎?光族捉住了歐陽玄!快去看看!」

「那裡正在開戰!你還去,不怕死!?」

「怕什麼,躲遠點看看熱鬧!」

巨劍和五長老的威壓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有好奇心和喜歡看熱鬧的人紛紛前往。

「哈哈哈!歐陽玄!你也有今天!哈哈哈!」,上官清此刻一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人高興的瘋狂大笑,甚至髮絲都在激動飛舞!

「走!我們也去看看熱鬧!」

「陛下!」,白衡口中大喝,將其鎮住,「如果你不想死的話,最好現在就和我走。」

「為什麼?!你不是也想殺了歐陽玄嗎?好不容易現在可以看著他死!你又為什麼不願意?!」

「我沒有不願意。」,白衡抬頭,目光冷冷的注視著上官清,「你覺得這真是一場好戲?我有一種預感,這裡馬上就要不太平了!現在走,還能活命!」

「我…」

上官清剛想再說,誰知白衡一伸手,在其頸部一砍,將其擊暈,「我們走!離開這裡!!」

「是!」,兩個狗腿子相視一眼,急忙抗其上官清,收拾一番,立刻向著城外跑去。

除了上官清,還有很多不甘心被歐陽明奪走傳承和機緣的人同樣跑去「看戲」,心中的激動無法名狀,甚至興奮的仰天長嘯。

「哈哈哈!惡有惡報啊!」

「哈哈哈!暢快!」

「叫你搶我機緣!斷我前程!哇哈哈哈!」

「呵哈哈哈,這就是因果啊!!」

所有或是看熱鬧,或是為了出氣的人此時距離盆地周圍的環形山頂上,,入口此刻已經關閉,整個盆地周圍聚集滿了看人。

「歐陽玄這回死定了!看你往哪兒跑!」

「是啊,早該如此!」

「等等!那是…誰?他居然要對光族的長老動手??」

「真的動手了!他不怕死嗎?那個長老只是威壓都可以讓歐陽玄重傷啊!」

「那人…是金族的少主,丁盼!在秘境里,歐陽玄那伙人還為他拿到了一個傳承!」,有人認出了丁盼,開口道。

「難怪了!」

「我說呢!這可是大機緣!」

「唉,有什麼用,那個長老一出手,還不是死的不能再死?」

丁盼動手,有引起了人群驚呼議論,更多的是,丁盼為什麼會幫歐陽玄,對光族的長老出手。

五長老一直在注意著丁盼等人,在他動手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到了,此刻要看巨劍就要斬在自己的身上,他卻一點也不急躁。

「歐陽玄!帶著柳依依,快走!!」,丁盼用盡了全力,額頭上的青筋鼓動,彷彿兩條小青龍,手上的巨劍如同隕石,帶著罡風席捲而下。

「哼。」,五長老搖了搖頭,背對丁盼,左手一伸,那和巨劍明明不成正比的手掌,卻瞬間接下了巨劍的攻擊,將其捏在掌中,甚至連巨劍夾帶的罡風都沒有落下,彷彿化作微風飄散。

「金族的小傢伙,你金族確實和各族和睦,而且也比較強大,我也不願意因此和你金族交惡,可是…你真的不怕死嗎?!」,五長老問道,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爺孫倆在聊天。

「哼,就算死!我丁盼也不是見死不救,忘恩負義的人!」,丁盼被攻擊反噬,口吐鮮血。

「說的好!」,五長老轉身,微微一笑,巨劍在他左手中消散,右手輕飄飄的伸出去,像慈祥的老者一般,想要摸丁盼的頭。

那看似慈祥的笑容,卻在遲暮的眼中滿是寒光與冷漠,好像面前的丁盼已經是一個死人。

他的手掌看似溫柔,甚至真的在摸自己的子孫,怕是也就這樣了,但那恐怖的氣息,卻是一點也沒有溫柔與慈祥的樣子。

「的確說得好…」

就在丁盼心中不甘,周圍的人也以為他這一次必死,而且可能死無全屍的時候,一個溫柔而帶有磁性的聲音響徹在天際,五長老得手生生停住,臉上的笑意也是微微收斂。

聲音是男人的,卻十分溫柔,而且並不像故意為之,顯然平時就是一個十分溫柔的人。

「是誰?」

「竟然在這個時候說話?」

「光族長老的手慢下來了!!」

可不止是慢下來了,此刻,一個看過去和丁盼有六分想象的中年男人,正站在五長老面前,抓住五長老的手,讓其沒有再落下絲毫。

「你,不愧是我兒子!」,中年人抓著五長老的手腕,轉頭對丁盼一笑,笑容中滿是欣賞與鼓勵,甚至驕傲!

「父親!」

丁盼雙目通紅,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會在最後一刻出現,救下自己,救下自己的朋友。

「我兒子這麼優秀,又怎麼會死?」,他又轉頭看向五長老,臉上的笑容有所收斂,一股同樣的氣息落下,抵消了五長老的威壓,讓下方的歐陽玄等人感覺一松。

「盼兒,退後。」,中年人吩咐道,目光與五長老對視,不落分毫,「順便也將你朋友接走,這裡交給為父來吧。」

「是!」,丁盼急忙飛了下去,將無量扶起,中年人看到他背後的四翼,眼睛一亮,微微點頭。

沒有了那份壓力,歐陽玄大口的喘著氣,恢復自己的靈力和傷勢,體內靈力運轉,恢復了一些后,將柳依依扶起,二人走向一邊療傷。

「丁茂?!那個人叫丁茂!」

「丁盼叫他父親!我的天!」

「那是金族的族長!」

「竟然連一族之長都出來了,恐怕這件事情不能善了了!!」

「丁茂!」,五長老的面色越發的嚴肅,笑臉消融,注視面前被稱為丁茂的中年人。

然而,面對他的注視,丁茂卻是沒有表示,依然是微微一笑,甚至對他挑了挑眉,「五長老,有事嗎。」

「丁茂,你當真要護著那個我族的對頭?你,難道就不怕被我光族滅族?!」,五長老威脅道。

「五長老,你這些威脅,也對別人用過吧?我丁茂不是嚇大的,你說滅族就滅族?那你光族,怕是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丁茂淡然道,彷彿再說什麼小事。

「哼,你以為我光族還只是一個宗族嗎?」,五長老冷笑。

「對!你以為光族現在依然沒有能力將你們滅族嗎?」,塗富開口道。

「還有我們!」,姬書也是臉上掛著冷笑,這個時候,無疑正是展現他們價值的時候。

「沒想到,你們兩個也和光族勾結在了一起,唉。」,丁茂嘆息一聲,沒有再看他們,明顯的無視。

「父親小心!」,下方的丁盼突然開口提醒。

丁茂眉頭一皺,五長老的左手這個時候從他的腹部拍來,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掌卻是流動著恐怖的殺機!

情急之下,丁茂只能送開自己的手,急速後退,躲開這一掌。

他剛剛躲開,五長老這一掌拍空,竟然連空氣都炸裂,彷彿玻璃一般,雖然瞬間復原,可是那觸目驚心的一幕還是讓人心驚膽戰。

「哼,丁茂,你還要幫那個歐陽玄嗎?我告訴你吧,他今天,死!定!了!」,塗富開口道,他和姬文在丁茂退走的時候,已經和五長老統一陣線。

這時候,終於有人發現了不對,幾大宗族的人已經來的差不多了,這裡恐怕會發生大事!有人開始想要逃走,可是又忍不住想看看後面會發生什麼。

「唉,看來只有我一個,卻是擋不住他們三個。」,丁茂眉頭微皺,顯然是有些苦惱,不過並沒有選擇放棄,因為就像丁盼所說,他金族,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宗族。 「所以,你現在認清局勢了嗎?」,五長老微微點頭,雖然心中對塗富和姬書的貪心行為很是不滿,不過此刻能夠站出來,他多少還是少了一些怨氣。

「局勢?我只知道,你們幾個老傢伙,卻欺負幾個小傢伙,都不怕別人恥笑。」,丁茂輕輕搖頭,嘴角帶著一絲譏諷的弧度。

「哼,這都是后話,到了現在,難道你還想著能夠阻止我們不成?」,姬書冷哼道。

「五長老,你先去解決那個歐陽玄,這裡我們拖著!」,塗富大肚子一挺,和姬書一起攔在丁茂身前。

「沒想到,丁盼的父親也來了。」,周雲現在人群里,他之前就想要動手的時候,丁茂的出現讓他停下了動作,繼續觀察局勢。

「唉,有什麼用,現在是一對三,光族的優勢還是很大。」,周洪雙手緊握,心中焦急。

霸凌天和秦壽對視一眼,二人竟然也看除了對方眼中的急躁,他們已經想辦法通知了自己的宗族,可是即使這樣,族內的長老到這裡,也需要一點時間,可是丁茂一個人,怎麼能拖這麼久?

「看來,這個歐陽玄這一次,是在劫難逃了。」,周圍的人開始議論紛紛。

「不一定啊,不是有丁盼護著他嗎?」,有人反駁,顯然不相信。

「他一個人有什麼辦法,對方可是有三個!」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那個歐陽玄都懸了,就算不死,落到土族與木族手裡,也不會有好下場的。」

「看!光族長老要出手了!」,有人大喊,似乎是在提醒眾人。

五長老聽到塗富與姬書二人讓自己先去對付歐陽玄,便不再多留,遲恐生變,向著下方的歐陽玄飛去。

「哼。」,丁盼將正在療傷的歐陽玄和柳依依幾人攔在身後,打算自己接下五長老這一招。

「老頭,你就不怕以後被人恥笑嗎?」,丁盼罵道。

「如果能夠徹底幫我族解決掉這個麻煩,被人恥笑又如何?」,五長老清淡道,「倒是你,你真的不怕死!」

他並沒有給丁盼機會多說,直接一掌拍了下去,恐怖的壓力席捲而下,向著歐陽玄等人,包括丁盼在內,一起壓迫,空氣都在這股壓力之下扭曲。

看似溫和,還問了丁盼真的不怕死,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要給丁盼一個機會,誰知道,這份果斷狠辣,卻是另一種意思。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