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怎麼辦,小姑娘,你看你馬上就可能不是沈家的大小姐了,和我訂婚的還是沈念念。」

沈傾抿唇一笑,附在裴衍生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裴衍生的臉色當即便冷了起來。

所有人看著都是一驚,裴少要發怒了嗎?

這個沈傾當真是不知好歹啊!居然妄想攀附裴少!

「沈伯父,看在爺爺的份上,我這麼稱呼你,但是爺爺的命令是不可能變,如果沈家的女兒想要和我訂婚,那隻能是沈家大小姐!」

「衍生哥哥,是我啊,不是這個沈傾,她只是一個私生女啊,她不配做裴家的少夫人啊!」

沈念念頓時拉著裴衍生的胳膊,卻被裴衍生直接甩開了。

「大庭廣眾之下,拉拉扯扯成何體統!莫不是沈家就是這麼教育的?」

沈夫人突然間走過來,一個巴掌就打向了沈傾。

「沈傾,我自問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要這樣破壞念念的婚事!你簡直是惡毒!」

說著,又一巴掌也甩了過來,只是一巴掌直接被沈傾捏在手中。

「沈夫人,一巴掌就算了,就當我還你們這段日子的飯食了,但是如果你再敢動手,打的可就是裴少的臉了!」

「裴少可還沒有說和你訂婚,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爬上他的床了?果然和你那個賤人母親一樣的賤!」

啪啪啪!直接三個巴掌,沈傾扇了沈夫人。

「再敢這麼說我媽媽,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所有人看著這場反轉,都是愣在那裡,不知道說什麼好!

「裴少。家事讓你見笑了,你看要不訂婚的事情,我們來日再商量吧,等你爸媽在的時候,大家一起坐下來談一談吧,你看如何?」

「我覺得不需要那麼麻煩,既然我爺爺為了指定了沈家大小姐,現在的沈家大小姐是沈傾,那就沈傾吧。早點定婚結束,我還有事要處理。」 所有人都被裴衍生的話,說的楞住了。

什麼意思,裴衍生願意娶這麼個名聲不好的私生女?

我沒聽錯吧?

沈念念還想說什麼,但是裴少一個眼神掃過去,沈念念便嚇得一個哆嗦。

「好了,既然今天是我和沈傾的訂婚典禮,大家吃好喝好,典禮結束我還需要帶著我的未婚妻回家見見我的家長。」

裴衍生很是淡定的說著。

這話卻是晴天霹靂,打向了在場的所有人。

尤其是沈念念和沈夫人。

到手的富貴,就這麼跑了?

「另外再說一句,沈傾從現在開始就是我裴衍生的未婚妻了,但凡是被我知道有人造謠生事,後果大家懂的。」

裴衍生說完,便直接尋了一處椅子,坐了下來。

有著裴衍生的態度,所有人似乎都小心翼翼了起來。

沈念念更是氣的昏了過去,當然是裝的!

所以這一場訂婚典禮便早早的結束了,結束沒有任何的流程。

裴衍生離開的時候,沈傾直接跟著裴衍生離開了。

沈夫人看著沈佳豪,「佳豪啊,你生的好女兒!現在可怎麼辦!念念的一輩子就這麼沒了1」

沈佳豪卻是眉色冷靜,「閉嘴吧!好歹沈傾也是我們沈家的女兒,總比其他家族的攀上裴家要好,你還是最好以後對沈傾好一點,我們也好在裴家那裡長長面子,你不要忘記,你現在也算是沈傾的母親!」

沈佳豪這話一說,沈夫人一想,好像的確是這麼回事啊。

她可是沈傾名義上的母親,沈傾所擁有的,她自然要拿到,可以拿到。

這麼想著,沈夫人便沒有難受了。

似乎忘記了她有一個女兒叫沈念念。

坐在車上,裴衍生沒有說話,車裡面的氣壓極低。

就連司機都要打哆嗦了。

沈傾卻還是輕鬆的如同是閑逛一般的坐在車上休息。

面色平靜。

「你就沒有什麼話要說嗎?」

裴衍生已經意識到了,如果他不說話,這個沈傾是絕對不會說話的。

「說什麼?說為什麼我是你的未婚妻嗎?因為我是沈家的大小姐啊。」

沈傾眯著一雙眼,看著裴衍生。

「還別說,裴衍生啊。你長的簡直比那些小鮮肉明星們帥多了,看著真的挺養眼的。」

沈傾就如同是看商品一般,看著裴衍生。

「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胆的評價我。」

「因為他們不是你的未婚妻呀。」

裴衍生覺得好笑,「你以為就一個沈家大小姐,就足以讓我娶你?」

「當然不是了,您作為堂堂的裴少,可是要看長相看人品的,顯而易見,我的確還是挺符合。」

「有沒有人說過,你臉皮很厚?」

「當然有,就是我的未婚夫。」

「少貧嘴了,說說吧,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話里的意思,難不成裴少不是因為相信我,所以才在剛才的場合說我是你的未婚妻嗎?」

「你可知道,欺騙我,有什麼樣的後果?」

「當然知道,最多就是殺了扔進河裡去吧。」

這話,沈傾說起來就如同是吃飯喝水一樣稀疏平常,看的裴衍生倒是好奇了不少。

「好,那我就信你一次,如果你做到了,那麼你就是我裴衍生的未婚夫,裴家未來的少夫人,如果你做不到,那你就等著喂鯊魚吧。」

沈傾聽著裴衍生的話,沒有任何的反應。

而是將自己的腦袋靠在裴衍生的肩膀上,「人家說如果站起來的時候,我能靠在你的肩膀上,我們就是情侶身高。

你說,我們會不會是情侶身高?」

「不會!」裴衍生直接拒絕。

雖然這個沈傾長相卻是比那個沈念念要順眼很多。

但是作為裴家的大少爺,裴衍生可是見識不少女人。

這個沈傾放在中間,也是稀疏平常的人而已。

原本今日來,裴衍生便是打算直接取消自己和沈家的婚姻。

可出乎意料,多出了這麼一個人,這麼一檔子事。

而這人,居然說自己可以治療好裴衍生的失眠?

要知道裴衍生的失眠已經有兩年了,看過了數不清的名醫西醫中醫。

要吃過不好,就連催眠術也用過不少,可是奏效的很少。

裴衍生對催眠術的抵抗力也越來越強了。

所以他的身體,承受力越來越弱了。

但是裴衍生是裴家的獨子!

一旦裴衍生有什麼意外,裴家可就真的斷子絕孫了!

而裴衍生,也是一個孝子,不希望白髮人送黑髮人,自然也就很在意。

在沈傾脫口而出能治療他失眠的時候,裴衍生才生出了一點生機。

任何一點生機,他必須抓住!

更何況,裴衍生失眠這種事,只有自己的家人知道,和私人醫生知道。

除了家人外,所有人都簽了保密協議,所以是沒有外人知道。

可這個沈傾,居然在看到自己的時候,就說出了自己失眠的事實。

有些恐怖。

裴衍生清楚的知道,絕對不會是有人透漏出去的。

所以,只能是沈傾自己看出來的。

就這麼通過一個人的面色,就看出來這樣的問題,裴衍生自然不會覺得沈傾是個騙子。

儘管裴衍生的身份和地位都在那裡,但是裴衍生從來不會小看任何一個人。

「你這人,一點情話也不會說,」沈傾抱怨了一聲,隨即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不過沒關係,我們有的是時間,我可以慢慢教你。」

「你這是在撩我嗎?」裴衍生脫口而出這麼一句話,司機差點一個油門踩下去,直接飛了出去!

這還是那個正經的冰山少爺嗎?

我的天啊!

難不成這個小姑娘真的可以會嫁給少爺?

「不錯不錯,有進步。」

沈傾就像是老師看著學生一樣,看著裴衍生。

「很快,就要到了我家了,等看到我爺爺的時候,你知道說什麼嗎?」

「當然知道,我沈傾可不是浪得虛名,我是真的學渣!啊不~我一定會哄的爺爺開心。」

車在一棟莊園前停了下來,沈傾跟在裴衍生的身後。

那些下人們,看到裴衍生帶回來一個姑娘,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

沈傾索性跑向前,直接一把抓住裴衍生的手,握在自己的小手裡。 裴衍生皺了一下眉,卻沒有甩開。

那些下人們,更是瞠目結舌了!

「少爺這次帶回來的,難不成是少夫人?」

「肯定是,你看都牽手了啊!」

那些下人們碎碎語的盯著裴衍生和沈傾一起走進去。

沈傾好像是一點兒不適應的感覺都沒有,相反,她表現的很是落落大方。

就好像這本來就應該這樣一般。

無上血帝 讓裴衍生都忍不住在心底詫異。

進門之後,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在看到沈傾的時候,眼睛一亮。

「小丫頭,快坐過來,讓爺爺好好瞧瞧。」

聽著爺爺的話,裴衍生嘴角一抽,這還是自己的爺爺嗎?

沈傾卻是乖乖的跑了過去,坐在裴爺爺的身旁。

「爺爺,分明是第一次見,可為什麼傾兒覺得好像我們上輩子就是一家人一樣,很是熟悉,還親切。」

裴爺爺頓時就笑了起來,「說的沒錯,親切啊一家人啊!」

「馬屁精。」裴衍生卻是站在一旁,戳穿道。

「衍生哥哥,你想要個馬屁精,還沒有呢。 衡惟慕清 只要爺爺開心,我做馬屁精我也樂意。」

沈傾揚了揚小脖子,脆生生的說。

裴衍生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衍生,怎麼對小姑娘說話呢,更何況過了今天,傾兒就是你的未婚妻了!」

「爺爺,您才見她一面,就這麼喜歡她/」

裴衍生很是不解的問道。

「那是自然,我們啊是靠緣分,緣分你懂不懂?」沈傾白了裴衍生一眼。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剛才是誰衍生哥哥衍生哥哥的喊著,這才剛看到長輩,就忘了我這個衍生哥哥了?」

「那是自然。」沈傾毫不臉紅,大大方方的說了出來。

「衍生啊,這個丫頭合我胃口,我喜歡,她就是我們裴家的媳婦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