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怎麼說?」不知不覺愷撒已經嚴肅起來。

龍琪琪接著說:「當時,休斯只是單獨和我悄悄說了一句話,他說:別擔心,愷撒那小子是死不掉的,因為除了我之外,他沒有任何天敵。」

「……」愷撒沉默著,良久沒有說話。

龍琪琪看著愷撒的表情。微微一笑道:「好啦,還是和之前一樣,你不用回答我。說到底,這是你和休斯之間的事。」

愷撒沉默許久,苦笑起來:「所以你到底是來表白的,還是來說休斯這事的?」

「都是嘍。」龍琪琪很是愉快地起身走開了,「你慢慢想吧,我繼續去休整啦。等會兒就要出發了吧。」

愷撒看著少女美麗的背影,還有輕快甩動的頭髮。認真說道:「謝謝。」

龍琪琪隨意擺擺手,說:「不客氣。」

隊伍很快再次出發,走到這裡不會有退路的,除了繼續深入草原,試煉隊伍沒有其他的選擇。真的停步不前的話,這些內心裡都很驕傲的帝國少年們自己也會感到羞恥。

一路上倒也還算順利。

原本按理來說。越是深入草原,越是會遇上各種可怕的危險源,有些是已知的,更多的還是未知。

但這一路上,危險源的出現次數。卻出奇得少。

有一部分的理由,或許是因為那頭類龍怪物也在不斷地深入吧,證據就是一行人在草原深處的某處,見到的一頭紫睛巨猿的屍身。

和那些被吃掉的草原生物一樣,這頭危險級別幾乎是最高級的可怕魔獸,在愷撒等人看到的時候,只是一具骨架,沒有血肉。

「我們繼續前進。」愷撒深吸一口氣,輕聲說道,「時刻準備迎接戰鬥吧,那鬼東西任何時候都可能突然竄出來的。」

就這樣謹慎而小心地向前走著。

期間有好幾次,愷撒都感覺自己嗅到了那怪物在附近的氣味,有一次他甚至覺得對方就要發動進攻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最終愷撒這支試煉小隊,並沒有再遭遇那頭類龍怪物。

也許是因為隊伍中真的有什麼讓對方忌憚的存在吧,也也許,只是因為那怪物急於深入草原,儘快抵達龍道的第三層。

當愷撒一行人最終停步的時候,眼前的場景已經不再是陽光明媚的大草原了。

草地突兀地在前方斷裂,形成一道橫向的巨大峽谷,或者稱之為深淵更合適一點。這條恐怖的溝壑,就好象巨人輪動大劍,硬生生在草原上橫劈出的一道疤痕。

「這裡是……?」眾人都有些疑惑。

「死亡深淵。」說話的是那名戰鬥法師俘虜,她看著前方的景象,眼神有些奇異,慢慢地說,「這裡應該就是遠古草原的盡頭了,深淵的對面,就是龍道第三層。」

「你是說我們要跨過這道深淵?」諾諾眉頭緊緊鎖在一起,小心地向前走了幾步,站在深淵的邊緣,往下看去。

——一片灰濛濛的,什麼都看不清。

對於諾諾這樣的掌握生命力量的森林武士而言,眼前這充滿死亡氣息的深淵,在力量屬性上對她很不友好。

站在深淵旁邊,諾諾感覺渾身都不自在起來。

咻。

一枚小石頭從諾諾身邊飛過,拋向前方看不見底的深淵,許久許久之後,才聽到了一聲微不可查的落地聲。

扔出小石頭的龍琪琪不由乍舌道:「這……這也太深了吧?這是人能過去的?」

「當然……不能。」少女俘虜搖搖頭,「別說是我們這些人了,即便是二十級強者在此,也未必能跨過去。」

愷撒目光微閃,道:「原來如此,所以一定有橋樑之類的通道,是嗎?」

俘虜嘆了口氣說:「等著吧,估計不需要太久,跨淵石橋就要出現了。」

「跨淵石橋?」愷撒等人不由相互對視,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疑惑。

走到這裡,就能看出帝國和王朝之間差距了,什麼死亡深淵,什麼跨淵石橋,這些都是帝國情報里的盲區。

戰鬥法師一方卻好像如數家珍。

坑爹和備胎站在一起,凝望深淵的彼岸。隱約之間,坑爹似乎能看到對面好像有光,和死亡深淵的絕望氣息不太一樣。

「深淵對面就是龍道第三層?看起來,似乎環境不差啊。」坑爹看了好半天,揉了揉發酸的眼睛,笑道。

這時候也只有這傢伙還能笑得出來了,其他人面對死亡氣息過分濃重的深淵,誰還顧得上去看深淵對岸?

先想著跨過深淵再說吧。

可憐不會說話,只能默默站在愷撒身邊。

只要有愷撒的地方,可憐就不會感覺緊張畏懼,但可憐望著深淵還有對岸,心裡默默想著:「為什麼我覺得,這裡好像地獄的入口呢……」

這時候愷撒忽然問道:「通過深淵的石橋,有幾條?」

那俘虜說:「根據我們的了解只有一條,而且有時間限制,並不會一直在那兒讓人通過的。」

愷撒嘆了口氣,說:「好吧,這麼說來,我們終究還是要和那怪物再次碰頭嘍?」

俘虜沉默片刻,點頭道:「你說的沒錯。」(未完待續。) 愷撒嗯了一聲,說:「知道了。」他心裡知道避不開那怪物的,遭遇只是或早或晚的問題,所以並沒表現出太多的情緒波動。

接下來,隊伍能做的事情也不多,為了避免人員分散,隊員們商量過後覺得不分派人手去附近偵察,只要等待,觀察,並做好最高級別的戰鬥準備即可。

如今隊伍的總指揮早就自然地變成了愷撒,這樣的處境下愷撒也不會矯情推辭,他一一和琪琪、可憐、坑爹、備胎做了安排,對即將到來的戰鬥做了必要的部署,最後找到諾諾,一起走到了戰鬥法師俘虜身邊。

沒有多餘的話語,愷撒和諾諾彼此點了點頭,忽然閃電般出手,一左一右分別按在少女俘虜的雙肩上。

愷撒霸道強悍的雷霆力量,以及諾諾蒼茫悠遠的森林力量,分別從左右肩膀灌注進少女的身體。

戰鬥法師的強大體質本能地採取了強力的抵抗,想要將兩股異力排擠出去,但愷撒和諾諾都表現得極為堅決狠辣,催動力量,一路摧枯拉朽,最後來到了每一個戰鬥法師的力量與生命核心——心臟部位。

雷霆與森林之力相匯合,彼此交叉錯落,很是默契地形成一張細密的能量網。

細緻、謹慎、同時不容抗拒地,在心臟周圍形成一道無法突破的封鎖網路。

隨後愷撒和諾諾一同收手,外界的其他人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一個呼吸的時間裡。

少女俘虜悶哼著倒在地上,隨後立刻彈起身來。

她之前一直被限制了手腳自由,此刻卻可以自己站起身了,可少女俘虜的臉色卻蒼白無比。盯著愷撒的眼神里有著掩飾不住的狂怒。

少女沒有開口說任何話,實際上她明白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

解開手腳自由,是為了讓她能自行跟上隊伍,因為一旦戰鬥開始,估計不會有人能分心,沒法像之前那樣一直扛著她。

同時為了避免她做出一些不利於風雷法師的事情。愷撒和諾諾聯手將力量打入了少女的心臟,簡單來說,如今少女俘虜的生命,就在愷撒和諾諾的一念之間。看似解放了雙手,但其實這是更深度的限制自由。

「你們怕我逃跑嗎?」少女低沉問道。

「是啊。」愷撒說,「按照你們大統領的交代,必須有至少一名戰鬥法師活著抵達第三層,對嗎?我對這條命令有些在意啊,所以必須保證你這個目前僅存的戰鬥法師和我們一起進入。也許龍道第三層里的東西,需要戰鬥法師才能得到呢?誰也說不好。」

少女冷漠問道:「你們就不怕我是故意那麼說的——就是必須有一名戰鬥法師或者抵達第三層這點。也許我根本沒想逃跑,只是為了藉助你們的力量,一起進入第三層,再得到我想得到的東西,然後擺脫你們?」

「行啊,真能做到的話,請儘可能一試。」愷撒平靜丟下一句。然後便自顧自走到旁邊,不再多言。

至此。相關的戰前部署和準備都已完畢。

試煉隊伍只需等待即可,而愷撒本人,則要去提前喚醒灰色鎧甲,以備之後的戰鬥中可能的需要。

「老實說,雖然忍不住緊張,但其實很期待啊。」

愷撒心裡想。

和龍道結緣是從上一次龍道試煉開始。之後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如今在腦海中化為一幅幅畫面飛速閃過。

試煉后被趕回青木城,遇見小龍,遇見藍老師,去實驗部。參加青木狩獵季,全國統考,青木城海嘯,參加身份保護計劃,在鳳凰學院秘密進修,森林族之行,前往阿爾卡納,最後去往帝都后發生的種種——

仔細回想,之前發生的各式各樣,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即將到來的前進與戰鬥。

龍道,龍道第三層里的某些戰鬥法師迫切想要而風雷帝國絕對不會讓他們得逞的東西,這就是之前所有事情共同的箭頭指向。

過去一年多以來的所有經歷、磨練、準備,都是為了現在!

「龍道……」

「龍道第三層……」

「那所謂的『完整』還有『歸途』到底是什麼,估計很快就會有答案了吧。」

愷撒用只有自己聽的見的聲音喃喃自語,如果他能看到自己臉上的表情,就會發現他下意識流露出來的情緒,竟有七成以上是難耐的興奮!

像是某些命中注定的事情即將到來前的本能戰慄。

愷撒握緊拳頭,然後又鬆開,目光有意無意地掃過周圍,想著:「……還有休斯,如果沒死的話,你這傢伙等會兒最好給我出現啊,混蛋!」

在死亡深淵的旁邊,時間的概念似乎都被微微扭曲了。

感覺上過了很久,但其實只是十多分鐘,以愷撒為首的隊員們先後察覺到了什麼,一個個臉色凝重,紛紛站起。

不知不覺間,腳下的土地開始顫抖,從地底深處發出陣陣的低沉轟鳴聲。

轟鳴聲漸漸變響,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地底下一路上行。

直到某一刻,愷撒臉色微變,低喝道:「都閃開!」

話音未落,眾人已經做出反應,朝著旁邊急速閃掠躲避,幾乎同一時間,腳下的地面轟然開裂,之前被大地遮掩而有些沉悶的轟鳴聲完全清晰。

隨後,所有人都瞪圓了眼睛,看到了今生難忘的震撼一幕。

一具龐然大物,從地底下緩緩而出,石質的身體修長而優雅,雖然已經失去了生命的氣息,卻依然能想象出它生前的偉岸!

那是一條巨龍,真正的巨龍!

它似乎被石化了,長長的身體鑽出地面,然後向空中伸長、延展,跨過巨大的溝壑,最終直達死亡深淵的彼岸。

所謂的跨淵石橋,竟然是一頭化身石頭的龍!!

「這也在你們戰鬥法師的已知情報中嗎?」愷撒忍不住看向那少女俘虜。

卻見對方也是滿臉震駭,搖頭說道:「不……不在。我……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

愷撒深深吸了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把因為眼前的場景變化而微微分散的同伴們重新聚攏。

「我們怎麼做?」眾人都看著愷撒,等待他的安排。

「先等等,別著急。」愷撒的目光已經從巨龍石橋上移開了,不斷掃視著周圍,他其實已經想要踏上那石橋想得快瘋掉了,石橋出現的時候,就有一種比震驚更加濃烈的說不清的情緒,從愷撒心底最深處湧出,爆開,席捲了他的全身。

身體的每個細胞似乎都在催促他儘快上橋,前往深淵對岸,龍道第三層。

但愷撒硬生生壓下了這種好似本能的催促,他知道這時候絕對不能著急。

「那怪物呢?那類龍怪物呢?在哪裡?」愷撒的感知能力已經被他提到了最大強度,雖然沒開始戰鬥,但是他已經開啟了三段瞬開。

愷撒瘋狂搜索著那怪物的行跡,因為對方一定會出現的,沒有任何理由不出現。

而對於那個即便自己穿上了灰色鎧甲,都沒有絕對信心能戰勝的可怕敵人,愷撒唯一能爭取到的先機,就是等待對方先出現!

然後,很是突然的,所有人都聽到了一聲嘆息:「這就是傳說中的跨淵石橋嗎?沒想到,是頭龍啊。」

隊員們愕然。

愷撒則是由錯愕轉為難以置信的震驚。

「怎麼……是你?」愷撒盯著某個方向上緩步而來的某個熟悉的身影。

跨淵石橋出現,愷撒沒能等到類龍怪物的首先露面,反而是一個在他的概念里不可能出現的人出現了——

「滄瀾?!!」

在愷撒的心目中,滄瀾應該是個死人,在龍道第一層就被身穿灰色鎧甲的自己殺死了。

而在其他人的心裡,滄瀾是個不應該出現在這一層的人,因為她是十五級的人物,理論上不能來到遠古草原。

那少女俘虜則在吃驚過後,滿臉驚喜,心想自己這下絕對可以獲救了。

她心念急轉,正盤算著如何找機會呼救,卻忽然呆住,因為她看到了逐漸走近的滄瀾的如今的狀態。

滄瀾看起來有些狼狽,身上滿是血跡,臉色更是如死人一般的蒼白。

關鍵是,滄瀾的眼裡沒有任何人,除了……愷撒。

那是一種讓人看到后忍不住發毛的眼神,空空蕩蕩的,卻又滿是執著。滄瀾瞥了一眼旁邊的石橋,古怪地笑了笑,似乎有些遺憾。

然後她回過頭來,再次盯住了蹙眉沉默不語的愷撒,問:「小鬼,怎麼了,看到我你就這麼震驚嗎?」

「你沒死?」愷撒嗓音微啞問道。

「呵,我其實已經死了,誰能抵擋得了那樣狀態下的你呢。」滄瀾笑得越發古怪,好像一個失去理智的壓抑著什麼的即將爆發的瘋子。

而她和愷撒的對話,則讓其他人都聽得一頭霧水。

「我自斬了三刀,才得以進入這裡。」滄瀾看著愷撒,收斂了笑容,然後很是認真地說,「任務什麼的,龍道第三層什麼的,都已經和我沒關係了。愷撒,我來到這裡,只為了一件事啊,我要和你……一起死!!」(未完待續。)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如果有任何語言,可以最直白、最簡單、最有效地描述愷撒此刻的心情,那就是草泥馬!

愷撒差一點就直接把這句粗口爆出來了!

多少次了,從自己被卷進龍道這檔子事兒里,滄瀾這個混賬女人已經是第幾次來找自己麻煩了?見鬼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