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怎麼?你現在好像很是心煩。」林天看著幽蘭說道。

「有么?呵呵,只是心裡好像有什麼事情一般,想去想明白是什麼事情,不過卻又想不出來。」幽蘭有些苦惱的說道。

林天聽到這裡,不由得心中一動,對著幽蘭問道「怎麼,你有什麼事情忘記了么?」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感覺自己的心有時好亂,像是有什麼事情要從腦子裡鑽出來一般,可是如果我去想的話,就會感到腦袋很痛,痛得自己暈過去。」幽蘭微微皺起眉頭惱怒地說道。

「想不起來,那就不要先去想了,這樣對你的身體不好的。」林天給幽蘭倒了一杯茶水說道。

「是么?上官姐姐也是這麼告訴我的,其實我知道你們都是為我好,但是我總覺得心裡彷彿是丟失了什麼最重要的東西一般,讓自己很難受。」幽蘭嘆了一口氣說道「還有就是我的護體靈獸,也挺氣人呢,每天對著我亂吼,我卻不知道它說的是什麼。」

林天問道「你是說的你的護體靈獸咆哮金猿么?」

「恩,是啊?對了,它好像和你很熟的樣子。」幽蘭點了點頭說道。

「呵呵,我和它應該是一見如故吧。」林天呵呵乾笑著說道「你現在不要想太多,先努力地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吧,或許你不想的時候,你以前的記憶就會出現也說不定的。」

「我以前的記憶?」幽蘭瞪著大眼睛看著林天說道「你是說我以前的記憶?你難道知道我以前的記憶么?」

林天急忙擺手說道「我只是猜測而已,你不是說你心裡好像丟失了一些對你很重要的東西么?我猜測的。」

「哦。」幽蘭若有所失的點了點頭,不說話了。

「蘭兒,你來了。」這時上官雲兒也抱著念兒走了出來,看到幽蘭正和林天在小亭中聊天,便走了過去笑著說道。

騙親小嬌妻 「恩,我有些心煩便想過來找你聊天呢,正好看見他在這裡,便說了幾句話。」幽蘭看到上官雲兒立刻笑著跑了過去,伸手將上官念攬入自己的懷中,一邊逗著上官念一邊說道。

「我不是說過了么,不要強迫自己去想,那會對自己不好的。」上官雲兒聽到幽蘭的話,皺著眉頭顯得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它們會時不時的從腦子裡蹦出來,讓我不得不去想,可是每次要去想它們的時候,它們就像是藏起來了一樣,怎麼找都找不到它們。」幽蘭氣苦的說道「姐姐,你說它們是不是故意不想讓我找到它們呢?」

上官雲兒聽到幽蘭的話笑了笑說道「看你說的,把它們都快說成是人了。」

「是么?我怎麼不這麼覺得。」幽蘭愣了一下,隨即嘿嘿的笑道。

「那些回憶,我想應該是在你的記憶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的事情,它們也是想要讓你想起來啊,不過事情就是這樣,當你用心去想它們的時候,就會越想不起來,我想到了時機之後,它們不用你去想就會出現的。」上官雲兒苦笑了一下說道。

林天聽到上官雲兒的話,心中一動,難道上官雲兒也經歷過這種事情?

是了,她一定是經歷過這些事情的,而且還將以前的記憶全部找回了。

幽蘭聽到上官雲兒的話,乖巧的點了點頭,便抱著上官念玩去了。

上官雲兒笑著對林天點了點頭,便追了上去,和幽蘭一起說笑起來。

林天在一旁看著兩人臉上的笑容,心裡感到一陣心痛。

或許這時候才是兩人最高興,最感到放鬆的時候吧。

林天心中對於實力的追求更加的急不可耐,分出一縷神識探入識海之中找到了上官洛「我決定了,我要修鍊滅世真火訣。」

「哦。」上官洛聽到林天的話,表情沒有一絲的波瀾,只是冷淡的哦了一聲,點了點頭說道。

林天很鬱悶的看著一直表情淡然的上官洛說道「你難道就不感到高興?」

上官洛抬眼看了林天一眼,然後又低下頭干自己的事情了,現在上官洛讓林天在識海中營造出來了一個小山莊的模樣,每天上官洛都會提水澆水,培養花草。

雖然不是真實的,但是上官洛好像樂在其中的樣子。

「你繼續。」林天無奈的看著臉上很是專註著澆花的上官洛,嘆了一口氣說道,就想要離開。

「修鍊『滅世真火訣』要有大毅力,我希望你能夠做到。」就在林天想要離開的時候,上官洛終於抬起頭對著林天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後繼續做起來自己的事情。

林天回頭看了上官洛一眼,微微笑了一下,說道「放心吧,為了我自己,為了我老婆孩子,我也會努力修鍊的。」

說完,林天便將神識收回了自己的身體。

這時候,幽蘭和上官雲兒正在小聲的在一旁說著話,看來正在聊自己心事。

林天饒有興趣的想要走過去聽一聽,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

不過隨即在上官雲兒凌厲的眼神中,大笑了自己的想法,乾笑一聲,繼續坐在石凳上干喝水。

心裡卻想著如何尋找一個適合修鍊滅世真火訣的地方去修鍊。

不過想了很久,林天也沒有想到有什麼地方可以讓自己修鍊第一層的,畢竟就算是凡火也不能讓自己每次修鍊的時候都要燒火吧。

就在林天苦苦思考的時候,幽蘭已經笑著離開了,看起來心情好了不少。

「你想什麼呢?」上官雲兒抱著上官念走過來,看到林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問道。

「沒想什麼。」林天回過神來,看著眼前只有上官雲兒,不由得疑惑的問道「紫蘭呢?」

「在這裡不要叫她紫蘭,要叫幽蘭。」上官雲兒急忙四顧看了一下,然後對著林天說道。

林天後知后覺說道「幽蘭呢?剛才不是和你聊天呢么?」

上官雲兒無奈的瞪了林天一眼,然後說道「你想事情想的如此入神,人家早就走了,和你打招呼,你也沒有聽到。」

林天驚訝的說道「真的么?我竟然會這樣?」

「是啊,誰想你這種人怎麼還會犯這種錯誤呢。」上官雲兒沒好臉色的看了林天一眼,然後抱著上官念坐在了林天一旁。

林天急忙將上官念在上官雲兒的懷中抱了過來,欣喜的抱著上官念,臉上一片笑容。

「你說她的眼睛鼻子怎麼長的這麼像我呢,哈哈。」林天低聲笑道,聲音里充滿了得意。

上官雲兒說道「我看也像,不過她的臉盤更像我一些呢。」

「恩,真的很像,看來咱家的小姑娘長大之後一定美得不得了,一定是一笑傾城的人物。」林天得意的笑道。

「我只是想要讓她好好地長大就好了。」上官雲兒傷心地說道。

「你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我的女兒有任何的危險發生的。」林天聲音堅決的說道。

「對了,你說念兒身懷絕頂護體靈獸,這是怎麼回事?竟然會讓大長老等人如此的看重。」林天有些疑惑地問道。

「聽說是絕世神獸,當我還懷有身孕的時候,大長老伸手想要探觸一下孩子,將其打掉,可是剛一碰觸到我的肚子,大長老就被彈了出去,還因此受了不小的傷。」上官雲兒也是滿臉的疑惑。

林天聽完上官雲兒的話心中大是驚訝,這還了得,還在媽媽的肚子里,就有如此的能耐,長大之後那還了得。

林天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對著上官雲兒說道「現在你知道念兒身體中是什麼護體靈獸了么?」

「好像是金行護體靈獸,不過大長老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護體靈獸,不過應該是很稀少的飛行護體靈獸,而且按照大長老的說法來看,這個護體靈獸的攻擊力還是很強大的,不亞於神獸。」上官雲兒說道。

飛行護體靈獸,而且還是金行護體靈獸?

林天不由得張了張嘴,難道是?

林天急忙用手放在上挂念的頭頂,探出靈識感受上官念的識海。

上官雲兒在一旁急忙想要將林天拉住,因為有很多人都想要這麼做過,無一不是被一片金光彈開,還受了傷。

不過讓上官雲兒震驚的事情發生了,林天竟然一點事情沒有,而且臉上還出現了驚喜的表情。

「金鷹,竟然是金鷹。」林天驚喜異常的說道「沒想到竟然是金鷹,哈哈。」

「金鷹?那是什麼靈獸?」上官雲兒疑惑的問道。

「神獸,絕頂的神獸,哈哈。」林天興奮地說道。

能夠在異世再次碰上金鷹,這讓林天很是興奮。

雖然在上官念的識海中林天可以很確切的知道,這不是自己遇上的那個金鷹,而是當時金鷹傳遞給自己金鷹決的時候分出來一縷神識而已。

沒想到竟然成了上官念的護體靈獸。

這對於林天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其實林天不知道的是,當時金鷹傳遞給林天的一縷神識,也包含了金鷹的一部分想法,而且在林天的身體中慢慢的被林天修鍊的金行真氣溫養,慢慢的便成為了一個完整的靈識。

當林天讓上官雲兒懷孕之時,這一縷神識竟然跑到了上官雲兒的體內,而且還成為了上官念的護體靈獸。

不得不說,這真的是讓林天欣喜若狂。

雖然這一縷神識成長起來的護體靈獸不會像是母體那般的強大,但卻也是仙獸的神識,本身所蘊含的強大的能量也是大長老等人所不能抵擋的。 「趙秘書,你不是開玩笑吧?」趙新科不禁問道。

趙富貴神色頗為不悅道:「你看我像是閑著沒事,找你開玩笑的樣子嗎?」

「你說的這事我還真是不知情,要不你先等我問問情況后再答覆你?」趙新科語氣委婉著問道。

「這事不用再問了,我既然過來就是代表這是確有其事,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我們長帝化工的合作方第三城建都已經接到市政府的通知,這個難道還有假嗎?」趙富貴冷笑道。

尼瑪,吃火藥了?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為什麼每句話都是帶著一股濃烈的槍藥味道?你這算是怎麼回事?你這是想要羞辱我嗎?麻痹的,就像是你剛才說的那樣,這事是從市政府下達的。而夠資格下達的人,哪個不是副廳級的?

那個級別的是我這個正處能輕易抗衡的嗎?你過來找我抱怨,不是吃飽撐的是什麼?當然這些趙新科都是不會明說的。

「趙秘書,你肯定這是市政府頒發的通知?」趙新科再次確認道。

「肯定一定以及確定。」趙富貴傲然道。

「既然是市政府頒發的通知,那麼我想肯定是這個第三城建在建設過程中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對吧?要是按照規定施工的話,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因此我建議你還是去第三城建那邊詢問下,我們招商局是沒有資格管這事的。」趙新科微笑著解釋道,盡量保持著語調溫和,將這裡面的關係能很好的闡述出來。

趙新科不說這話還好,這話說出來的剎那,趙富貴當場就爆發。他蹭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因為動作力度有些大。所以說帶動著桌面上的那杯水翻了,嘩啦灑的滿桌都是。

「趙局長,你這是搪塞我嗎?」

「怎麼能是搪塞?」

「怎麼就不是搪塞?你們招商局負責的就是這事,但現在卻給我說出來這種話,你這擺明就是在打馬虎眼,不想就這事給我個明確說法。我告訴你,沒那麼容易。」

「我們長帝化工對你們嵐烽市的重要性,相信你是心知肚明的。要是說因為你的失職,而讓我們長帝化工放棄對嵐烽市的投資建設,撤資的話,那種後果是你能承擔起的嗎?」趙富貴厲聲喝道,此刻的他就好像是在教訓著下屬似的,根本沒有將趙新科當成是一個地級市的招商局局長。

泥人還有三分氣,何況趙新科好歹也是堂堂的招商局局長。好歹這裡也是他的地盤,你趙富貴在我的辦公室中如此耀武揚威,你憑什麼?我嵐烽市又不是說沒有大企業,門羅樂園和大秦能源隨便拿出來哪家都未必比你們長帝化工弱。

但看看人家是什麼態度,你這又是什麼態度?做人做事怎麼就能有這麼大的差距?

「趙秘書,我想我將問題已經說的很清楚,這裡是招商局,你們長帝化工也已經和我們嵐烽市簽署了投資合同。要是說現在你們撤資的話。就是你們違約,是要背負法律和經濟責任的。」

「還有就是招商局的職責是什麼。不用你和我多說,我比你要知道的多。你要是其他沒什麼事的話,我這邊還忙,就不奉陪了,。」趙新科雙手后負的走到辦公桌后,當著趙富貴的面就開始翻閱起來文件。擺出一副不準備再理會的架勢。

「你?」

趙富貴從來沒有被誰這樣小瞧過,只要是他到的地方,那些地方官員沒有誰不是畢恭畢敬對待的。如今趙新科竟然敢這樣冷臉相對,這讓趙富貴心中怒火狂燒。

「趙局長,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長帝化工不排除近期撤資的可能,這個後果是你必須要承擔的,因為我會對外宣布,這事就是因為你的原因造成的。你這個局長到時候能不能坐穩,我想會很成問題吧?咱們以後恐怕也沒有機會再見面,在這裡就提前恭祝你找到其他好位置。」趙富貴冷哼聲中轉身就走出辦公室。

趙新科抬起頭掃視著趙富貴的背影,心中浮現出一股冷意。

「趙富貴,咱們兩個到底誰將自己太當回事,是你吧?你真的認為自己是長帝化工的就能如此姿態張狂的行事?我趙新科的局長位置是你想要罷免就能罷免的嗎?你們長帝化工還要撤資?我才不相信你們敢這樣做。」

不過想到這事既然從趙富貴的嘴裡面說出來,事情真假趙新科不敢肯定,那麼就有必要稟告上去。畢竟長帝化工牽連甚廣,稍有不慎的話就會真的影響他的進步。

因此趙新科第一時間就撥通蘇沐的電話,彙報這一情況。

蘇沐恰好是剛回到嵐烽市,而當他從趙新科的嘴中聽到的是這個消息后,不由露出一抹蔑然神情。

「新科同志,遇到任何事都要保持冷靜處理的態度,只要咱們行的端走的正,就不用理會任何人的任何挑釁和刁難。你給我聽清楚,不管別人是怎麼想的,但只要是市政府序列的所有部門,都要給我做到一點:從不接受任何人,任何勢力的任何威脅。」

「是,市長。」有了市長的支持,趙新科是心神大定。

「長帝化工看來是坐不住了,竟然連這樣的爛招數都能施展出來。」郭輔聽到了蘇沐剛才的對話,嘴角斜揚起來不屑道。

「說說。」蘇沐這話頗有考驗的味道。

「市長,長帝化工的人難道說都是傻子嗎?他們當中就沒有誰知道這個通知既然是市政府下達的,那麼就肯定不是招商局想要干涉就能干涉的。但他們卻仍然是安排趙富貴去招商局,這本身就說明他們是抱著試探態度做這事的。他們是想要通過這種舉動,讓咱們意識到他們是在反抗,是不想放棄如今這個廠址。」郭輔眼神眯縫著分析道。

「嗯。」蘇沐點點頭,顯然還要繼續聽下去。

肯定是要繼續說的。

郭輔知道蘇沐想要的不只是一個合格的秘書,他還是想要將自己調教出來。讓自己能成為一個在官場中幫助到他的人。如此的話就意味著郭輔不能只是沉浸在現在這個身份帶來的優越感中,要時刻鞭笞著自己前進。

因此郭輔對遇到的每件事都會下意識的進行剖析,在這種剖析中他的眼界在無形中便會隨之提升。

不是誰都有資格接受蘇沐的點撥,郭輔有就必然要抓住。

「雖然現在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長帝化工就是郭書記要求來咱們嵐烽市投資的,但我相信最起碼郭書記是能影響到這個化工廠的。如此的話,長帝化工就不可能隨隨便便從咱們嵐烽市撤資。那種後果是他們不能承擔的。」

「再說了,你們以什麼樣的理由撤資?就因為我們叫停了工廠建設,要求你們重新選址嗎?這個理由能站得住腳跟嗎?

「當然這個理由說沒說都是輔助的,最主要的原因還在郭書記那邊,只要郭書記不表態的話,長帝化工就必然還會繼續留在嵐烽市,而且還肯定會無條件的留下來。有意思的是,我想郭書記是肯定不會讓長帝化工離開的,因為這個畢竟是他上任后帶來的第一個政績。要是說就這樣便溜走,他的威信和顏面何存?」

「綜合這些因素,我想長帝化工如今能做的就是抱怨兩聲,就是呼喚輿論為他們的委屈造勢,實質性的動作他們是根本不會做出來。而那些造勢只要將清河這邊的污染的主要矛盾擺出來,剎那間就能擊破。」

「因此長帝化工總裁秘書趙富貴在招商局的行動,根本無需在意,咱們繼續該怎麼做就怎麼做。長帝化工最終也必然要按照咱們市政府給出的地方建廠。」郭輔雙眼閃爍著精光,當著蘇沐的面。他是不會有任何藏私的,是會將自己的真實想法全都展現出來。

朱槐笛早就無語。

尼瑪都是些什麼腦袋,多大點事情就能分析出來這麼多深奧複雜的東西。換做是我的話,根本做不到這點。我還是老老實實的訓練我的古武者,這種費腦細胞的事還是交給你們去做吧。

挺全面的,算是不錯。蘇沐比較滿意郭輔的分析。他雖然不知道趙新科能否從這樣的蛛絲馬跡中認識到這些東西,但郭輔能窺探到,就足以讓蘇沐欣慰。

只是有些事情郭輔是能想到卻不可能做出來,因為他的身份擺在那裡,他不是蘇沐。不是市政府的市長,是不可能會明白身為一個上位者,需要的不僅僅是思慮全面,更重要的是執行力。

「你說的這些都對,但除了這些外,你還忽略掉一點。」蘇沐說道。

「哪點?」郭輔意外問道。

「我的反應。」蘇沐波瀾不驚道。

郭輔短暫愣神過後,霎那醒悟過來,然後猛地一拍腦袋說道:「是啊,我怎麼就將這個能忽視掉,我想的都只是長帝化工那邊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卻忘記掉市長您也會有反應的。但是市長您準備怎麼做?對方畢竟是長帝化工,是來咱們嵐烽市投資建設的大企業。要是說做的太過分,會不會產生什麼不好的社會影響?」

「能有什麼不好的影響,他們能做出來這事,就應該有心理準備。再說我要是沒猜錯的話,長帝化工的那位總裁應該是等著我的反應,我怎麼能讓他失望。」

蘇沐隨手扯下一張紙,行雲流水般的寫出幾句話后直接遞給郭輔。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