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得了,這外邊說的事兒也能信?忠心這個詞兒暫時還用不到我頭上,原來說我是黃凌一系,現在又說我是鍾躍軍死黨,現在你又說我對趙書記耿耿忠心,這年頭當個正常人也這麼難?」竺文魁嘴角浮起哂笑的表情:「趙書記這人不太愛圈子這個調調,雖然這有意無意間圈子形態難以避免,誰和誰走得近乎,似乎也就是圈子的雛形,那你說對趙書記忠心的人是哪些?」

「喲,你還來考我了?」 歐少寵妻如寶 曲曉燕嫵媚的一笑。

此時汽車已經過了陽光廣場最具魅力的陽光100大廈門前,三十六層的高樓建成時在市中心也算是鶴立雞群,但是幾年間它的魅力就迅速消退,周邊聳立起來六七十層高樓比比皆是,如果不是正處於陽光廣場這個特定位置,它這個商業中心魁首之名就會被周邊的恆隆大廈或者西武春天奪走也未可知。

「考你?就怕你昏天黑地,根本看不穿。」竺文魁淡淡的道,似乎很有把握曲曉燕看不清楚寧陵市的底細。

「喲?你這麼肯定?」曲曉燕驚訝的揚起眉毛,竺文魁別看大大咧咧,但是說正事兒的時候素不輕言,出言必中。這樣說,顯然是認定自己看不清楚寧陵的局面。

「那你就說說看。」竺文魁也懶得多解釋。

「這還有什麼值得好分辨的?市委裡邊焦、曾、劉、魯不是號稱趙的四大金剛么?現在大概還要算上一個馬元生,但好像藍光也對馬元生有些影響力吧?鍾躍軍把李代富拉得挺近,不過現在好像李代富又和顧永彬走得挺近乎,弄不好他們還真能走到一塊兒,市府這邊抱成團用一個聲音說話,沒準兒還真能??????」說到這兒,曲曉燕看到竺文魁眼中輕蔑的笑意,有些惱怒的戛然而止,「怎麼,我說錯了么?」

「也不知道你眼睛究竟在看些什麼,就你這眼力也敢來妄談市裡邊的關係?」竺文魁輕笑道。

曲曉燕沒想到自己也算是在市裡邊打滾幾年的角色了,平時也是有心觀察,細細琢磨,沒想到落在竺文魁嘴裡竟然卻變成一派胡言一般。

「你是說我說得不對?」曲曉燕咬緊嘴唇不忿的道。

「我是問你誰算是趙書記的圈子的人,你卻給我嘰哩哇啦說一大堆這個怎麼那個怎麼,牛頭不對馬嘴。」竺文魁撇撇嘴。

「我哪點說錯了?」曲曉燕簡直不知道對方究竟想要表達一個什麼意思。

「我只是簡單的告訴你一句話,常委裡邊也好,市政府班子裡邊也好,除了全力致、顧永彬和李代富,其他人都是趙圈子裡的人,明白么?」竺文魁微笑道。

「不明白。」曲曉燕老老實實的回答。

「全力致這個人在我看來要麼就是憤世嫉俗想要在塵世間來尋刺激找感覺,要麼就是腦筋秀逗不值一提。如果不是背後大概有點啥背景,早被踢出局了;顧永彬,嘿嘿,他看上去的確有些個性和魄力,他以為他自己可以獨立特行,但是我要說那得看情況,他還沒有明白他想展示的個性和魄力都得建立在趙給他機會的情況下,否則他就是一純粹被邊緣化的悲劇角色;這裡邊真正有點個性的只有李代富,這人才是真正只尊重客觀和自己想法的人,只可惜現在這種人太少了。」

被竺文魁一番話說得目瞪口呆,曲曉燕差一點就要拐錯路口。還是竺文魁拍了一下她的臉頰她才反應過來,趕緊撥打轉彎燈,汽車駛往西河賓館。

「那其他人呢?鍾躍軍、藍光呢?」曲曉燕不解的問道。

「其他人?其他人當然都是趙書記圈子裡的人了,按照你們的邏輯來推理的話。」竺文魁哈哈大笑了起來,「我告訴你,寧陵情況不同於其他地方,就目前而言,任何人都得圍繞著趙的思路和調子來運轉,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釋放出自己的能量,就這麼簡單,任何想要跳出這個圈子自行其是,那也就意味著他在自絕於主流,包括我在內。」

曲曉燕細細的品味著竺文魁這番話,一直到汽車駛入西河賓館旁邊不到五百米處的九洲大酒店停車場里停下,才若有所思的道:「那他在寧陵豈不是一手遮天?」

「嘿嘿,一手遮天這詞兒用得太落伍了,只會給上邊一種驕橫跋扈的印象,應該說掌控局面遊刃有餘吧。」竺文魁推開車門,看了看錶,「走吧,時間不早了,還有啥想不明白,回房上床慢慢想。」

「文魁,你是不是把他說得太誇張了一點?」曲曉燕也走出車門,意似不信。

「哼,我怕我說保守了,你沒瞧瞧自打他來,市裡邊那個大動靜不是按照他的意圖來的?而且哪樣工作不是在他的點撥下弄得風生水起?這就是能耐,你不得不服。。」二人上了電梯,進了房,竺文魁隨意的把住曲曉燕細滑的腰肢,「我倒是真希望他能在寧陵多呆兩年,跟著他干點實事兒,只可惜寧陵這塘水太淺了,他呆不了多久。」

「他要走?」曲曉燕扭動身軀,竺文魁的大手已經探進了她的文胸里。

「看吧。走不走不好說,但我估計這中青班一回來,他鐵定要上一級,不信我們走著瞧。」竺文魁輕輕一笑,「不說他了,沒準兒他也在享受屬於他的生活呢。」 竺文魁猜得很準確。趙國棟的確在享受屬於他自己的生活。

十二點過了,回家也得打擾兩老;回淺灣別墅,一個人冷冷清清,瞿韻白不可能在安都;小鷗那邊電話打不通,不知道跑哪兒瘋去了,算來算去,也只有回羅冰或者徐春雁那裡才勉強有一個家的味道。

接到趙國棟電話時羅冰也是喜出望外,雖然已經是十二點過了,但是對於羅冰來說,只要是趙國棟能回來,那就是一份意外驚喜。

趙國棟身上濃烈的酒氣讓羅冰忍不住皺眉,她知道趙國棟酒量好,但是這夜深飲酒傷身,趙國棟現在年輕當然沒啥,日後年齡大了,毛病就會漸漸出來,所以羅冰也是特別不喜趙國棟晚間喝酒,只是她也知道趙國棟的身份,喝酒幾乎是在所難免,只能說自我控制了。

好在趙國棟並無酒意,很清醒。這也讓羅冰鬆了一口氣。

「都睡下了?」趙國棟把自己的風衣脫下交給羅冰,羅冰裹了一件睡袍,顯然是才從床上起來,不過看樣子倒不像是睡著了。

「上床了,看書呢。」羅冰溫婉的一笑,「洗個澡吧,我替你放水。」

「嗯,天氣冷,早點上床也對。」趙國棟愛憐的撫弄了一下羅冰有些蓬鬆的秀髮。

洗完澡之後已經是一點了,羅冰靠在床頭等著情郎,一直到趙國棟上床,她才有些嬌羞夾雜興奮的依偎在趙國棟懷中,「我看你心情挺好,是不是因為要去黨校進修的緣故?」

「黨校進修都是早就確定的事情,我用得著這會兒來興奮么?」趙國棟笑了起來,拂弄了一下吹乾的頭髮,乘勢把羅冰豐腴的身體攬入懷中,「今兒個陪著為峰省長和發改委幾位領導吃飯,沒想到碰上幾個熟人,有些感慨。」

「哦?哪兒的熟人,花林那邊的?」羅冰抬起頭。

「不,原來江口那邊的,還有在懷慶時候認識的,也不知道怎麼會湊在一塊兒了,這世界真是小。」趙國棟是真的有些感觸,江一虎居然也能和康志奎走到一塊兒,這是他完全想不到的事情。而且看樣子康志奎對江一虎還是相當尊重,估摸著江一虎現在也應該算是走上道了,能和康志奎他們聯手做生意,混得不壞。

「如果不小,我們怎麼會碰到一起?」羅冰有些陶醉在幸福般的感覺。

「這不是世界小,而是緣分。」趙國棟深刻感受到羅冰這具身體此時對自己的吸引力,溫馨迷人,讓你只想沉醉其中不想其他。

「對,是緣分。」趙國棟溫情脈脈的摟住對方,輕輕垂下頭,親吻著對方光滑柔嫩的額際臉頰,漸漸的滑向那已然呢喃翹起的豐唇。

細滑狹窄的黑色絲緞睡裙肩帶沿著圓潤如玉的肩頭滑下,光潔優雅如羊脂玉一般的頸項和乳肌在趙國棟手指的探索下漸漸變得緋紅起來,伴隨著趙國棟恣意游弋的魔掌不斷撫弄撩撥,本來也沒有打算的抵抗的羅冰很快就沉溺在了情郎的火熱情懷之中。

??????

伴隨著身下女人一聲如中箭天鵝般悲鳴的尖叫聲,室內終於漸漸安靜下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似乎想起什麼似的羅冰這才跌跌撞撞的爬起來,忙不迭的衝進衛生間里,光滑如玉版一般的脊背和飽滿結實的p瓣看得斜靠在靠枕上的趙國棟也是一陣口乾舌燥,即便是剛剛歡好之後。也一樣是有些按捺不住的感覺。

好一陣之後,羅冰才提著睡裙掩住身體前邊,滿臉幽怨的走進來,「我還在危險期呢。」

「危險期怎麼了?真要有了,就替我生下來罷。」

趙國棟有些霸氣的話讓剛走到床邊羅冰全身一震,原本遮掩在胸前的睡衣一下子沒有拿穩滑落在地。

「國棟,你說什麼?」震驚得目瞪口呆的羅冰甚至忘了拾起腳下的睡裙,就這樣猶如維納斯一般站在床畔,豐腴姣美的身體就這樣**裸的站在趙國棟眼前,絲毫沒有下墜趨勢的玉峰豐隆挺拔,兩點嫣紅搖曳奪目,溫潤如玉的小腹正中玉臍如渦,下邊一叢黑色的茂密,就像一個幽邃的秘境,牢牢的吸引著趙國棟的目光。

「我說真要有了,你如果也想要,那就替我生下來。」趙國棟語氣平和,似乎是經過了深思熟慮,不像是一時衝動之語。

「為什麼?」羅冰終於從驚喜中清醒過來,漸漸冷靜下來,側身鑽入被內。

「什麼為什麼?」趙國棟像是放下了心中一塊巨大的石頭一般,顯得很平靜。

「我是想說,這有些太意外了。」羅冰幽幽的道:「也不合適。」

「有什麼不合適?」趙國棟輕輕問道。

「國棟,第一,我現在未嫁之身,怎麼可能帶孩子?那還不立即成了彌天笑話?」羅冰此時心情也說不出什麼滋味,但是趙國棟表露出來的情意還是讓她湧起一陣甜蜜,不管怎麼,哪怕對方只是一個姿態。也足以讓她心醉神迷了,「第二,我和你之間的事情絕對不能曝光,我很滿足於現狀,不想奢望其他,更不願意有其他意外來破壞現在我們的生活。」

「羅冰,你不要認為我所說的是敷衍你或者安慰你的話語,我並非沒有考慮過。」趙國棟語氣溫和,「你說的第一點不是問題,學院的工作可要可不要,你若是不想幫若琳,那也可以休息或者干點其他事情,如果你覺得不方便,也可以移居香港、新加坡或者澳洲這些地方,至於你說的第二點,我不是說了么,如果你在境外生孩子,誰又能管得了你?誰又能注意得到你?」

羅冰凝神沉思,似乎是在細細考慮這件事情,良久才道:「國棟,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對我沒啥,但是對你影響很大。我也不想移居國外,我還是喜歡國內生活,而且國外花費很大,以後??????」

「錢不是問題,我不是早就說過了么?我幾個弟弟都有自己的事業,你不需要為錢擔心,我讓他們拿個三五千萬出來給我,都不是問題。」趙國棟搖搖頭,伸手在羅冰小腹上摩挲了一下,「我只是擔心你作為一個女人,會不會為一輩子沒有當過母親而遺憾。我不想讓你留下這個遺憾。」

羅冰被趙國棟口氣之大震得一呆,三五千萬不是問題?那他的弟弟們是幹啥的?

「國棟,你可千萬別??????」羅冰話語尚未出口,趙國棟就笑了起來,「你想哪兒去了,你覺得你託付的男人會幹那種事情么?」

「那你弟弟他們是幹啥的?」羅冰實在不敢相信,但是馬上就反應過來,「若琳的公司是不是你弟弟支助的?」

「嗯,我弟弟他們出資入股,屬於正常的經濟投資合夥,若琳也是股東之一,我弟弟他們不管經營,由若琳負責經營而已。」趙國棟耐心解釋道。

「那,這件事情我還是得好好想一想,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很滿足,我不想破壞這來之不易的一切。」羅冰在這個問題上還是很慎重,「我想也不急在這一年半載吧?」

「嗯,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因為我的原因而違逆了你自己內心的本意,我無意要你必須替我生一個孩子。」趙國棟微微笑道,身邊的女人卻將身體依偎過來,「是不是想要替你生孩子的女人很多?」

趙國棟一怔,垂下頭,看著對方臉上有些調皮的笑容,捉狹的一笑:「嗯,你怎麼知道?你如果想要替我生孩子,可是需要預約排隊的哦。」

「你壞死了!」被趙國棟反擊弄得張口結舌的羅冰只有撲在趙國棟懷中雙拳一陣猛擂,床被下又是一陣嬉戲打鬧,倒是別有一番風情。

**************************************************************************

一切安排妥當,趙國棟就正式脫產赴京學習去了,但是他知道自己這一次名義上是脫產,但是困擾著寧陵發展的幾大項目尤其是東寨機場項目一天沒有落實,他就一天不得安生,省里這邊的工作他該做的也已經做到家了,市裡邊的各種申報資料也已經報到了發改委。

發改委這邊的效率奇高,也許是那一晚的功效,苟道成幾乎是督著下邊儘快將項目資料編審完畢就要報請發改委主任會議研究討論,有任為峰的電話打招呼。有於君和苟道成的全力支持,發改委這邊不是問題,程序一過就要送到省政府這邊研究討論和會簽審批。

就在趙國棟登機前半個小時,竺文魁打來電話,省發改委主任第三次會議已經正式通過了關於同意寧陵東寨機場等三個項目立項報建的意見,並報請省政府辦公會議研究。

現在一切萬事俱備,就只能省政府的東風了,但是就算是省政府的東風吹過也並不代表一切ok,國家發改委那邊才是最關鍵的,想到這樣一個挑戰,趙國棟就禁不住熱血沸騰。

首都,黨校,我又來了! 海淀西山麓,皇家園林旁。這就是無數人為之嚮往側目的所在,當趙國棟從機場乘車前往黨校時,心中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和喜悅。

不管這一期三個月是什麼性質的培訓學習,對於自己人生歷程都將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提升和熏陶,這裡是一個鍛造人生的大熔爐,同時又是自我升華自我塑造的大平台。

黨校位於頤和園北宮門,高牆大院內卻是風景秀雅,氣息宜人。

趙國棟趕到黨校內時已經是下午四點過了,到老圖書館辦理入學手續,領表,買飯卡,一百元錢的押金圖書借閱卡,房門鑰匙,然後就開始收拾打整,十二號樓在學校里算是條件比較好的宿舍了,標準間,單獨衛生間,電視、電話、沙發、衣櫥、書櫃一應俱全。

趙國棟分在了中青二班。

和二班組織員見了面,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婦女,氣度嫻雅,落落大方。很有點天子門下,天圓地方的氣度,不愧為幹部發源地的幹部。

對方顯然對趙國棟的年齡有些驚訝,這一批三月制的培訓時間雖然短,級別也只是地廳級幹部,但是都是屬於各省市各部門後備幹部體系中的核心角色,再說難聽一點,這也就意味著這批幹部經過學習之後都極有可能走上更重要的崗位,可眼前這個青年男子無論怎麼看年齡似乎都不可能超過三十五歲,而登記檔案上年齡也不足三十四歲。

就算是幹部年輕化工程已經推行了很久,五零后甚至六零后幹部也開始在地廳級幹部中出現,但是像七零后幹部出現在地廳級幹部序列中,她還是第一次遇到,而且根據檔案資料反映,這還是一位正經八百的市委書記!

這寧陵市還頗有名氣,號稱中國硅城,據說去年經濟增速奪得了全國之冠,這一點她還是有些印象,因為一個內陸的非資源型城市獲此殊榮,那就得有點真材實料,沒想到作為市委書記卻是如此年輕,難怪會被安原省委作為核心後備幹部送來進修培訓,自然有其道理。

「你好,我是你們的組織員趙雅蘭,你是來自安原的趙國棟吧?」對方語氣很溫和明快,伸出手來和趙國棟握了握手,隨即展顏笑道:「到學校就是學員了。地方上的職務在學校里都不宜再提起,看你比我小十來歲,我還是叫你小趙吧。」

「謝謝趙老師。」趙國棟在這裡可是相當的低調,三個月學習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按照趙國棟的想法,那就是三個月時間裡,多學習,多充電,多聽,多看,閑暇時間還得把市裡機場項目給跑下來,來京里這一遭學習還得分身二用,哪邊都撂下不得。

「嗯,第一次來這裡恐怕有些不太習慣,學校紀律和制度在寢室里都有,要學會當學員,恐怕和你們在地方上當領導有些不適應,但是必須要儘快適應。」組織員語氣很溫和,但是語氣卻不容置疑。「生活用品都領到了吧?」

「領到了,謝謝趙老師。」趙國棟點點頭,看樣子這學校生涯是有些枯燥難熬,這裡可不比省委黨校,省委黨校對於地廳級幹部的約束性就要小得多,但是這裡,你一個地廳級幹部丟在這裡邊那就是海里一滴水,就算是副省級幹部在這裡也得老老實實的夾著尾巴做人。

「那好,這是我的電話,如果你有什麼不懂或者需要,給我打電話,我的辦公室在那邊二樓。」

對方看來也是有一個行事乾淨利落的爽快人,幾句話交待完,就和趙國棟握手道別,讓趙國棟第一次感受到了在這裡,沒人把你當作啥大人物,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在進了這裡之後,都會產生一種莫名的失落感?

在寢室里把東西收拾整理好,羅冰十分體貼,把一切都替自己準備好了,襯衣、內衣、睡衣、外套、襪子甚至洗漱用具,刮鬍刀、牛角梳一應俱全,身畔有個體貼的女人的確不一樣,很多東西趙國棟自己是考慮不到的。

羅冰有時候甚至扛起了本該是劉若彤需要擔負起來的義務,對此趙國棟也有些感慨,人生本來就是在無數個意外混合中組成,你以為那是自然而然的,但恰恰卻未必是你所需要的,你無心而來的。卻會變成習慣。

看看時間已經六點過了,天色也黑了下來,趙國棟也就拿好飯卡去二食堂就餐。

正走在路上,電話卻響了起來,也不太熟悉的電話號碼。

趙國棟知道這手機明天開學之後基本上就只有暫時不用了,課堂上嚴禁使用手機,無論是開啟在什麼狀態都不行,也不允許發簡訊這些行為,也就是說只有下課之後才能偷偷摸摸聯繫,課堂上聽到手機響那是對教員的極大不尊重。

接了電話,是省國稅局局長刁純陽打來的,他和秦志剛都已經到了食堂等待就餐,見趙國棟還沒有到,也就打電話來問。

趙國棟與這兩位都不算很熟,刁純陽原來是滇南國稅局局長,兩年前交流過來擔任省國稅局局長,交流過來時自己還在京里能源部任職,後期自己到寧陵之後雖然也有接觸,但是更多的則是鍾躍軍和尤蓮香在聯繫。

秦志剛是中南農業大學的副校長,原來是安原大學的辦公室主任,與楊勁光關係相當密切,後來調任中南農業大學擔任副校長,中南農大雖然掛著中南牌子。但是不屬於教育部直管院校,而屬於省里直管院校,這一次秦志剛能夠參加學習,未嘗沒有楊勁光在其中為自己這位密友使勁兒的緣故。

三人見面也是寒暄了一番,雖然都是從安都過來,但是三人並不同路,刁純陽提前了一天到京,大概是要到國家稅務總局彙報工作,而秦志剛則是乘坐早晨的飛機抵京,比趙國棟早到幾個小時。

「秦校長,我看了看咱們安原這一次來的幹部不多啊?就咱們仨。刁局還得算在國家稅務總局那邊里,也就是說只有我和你倆啊,我看其他省市多則五六個,少則三四個,就咱們安原少啊。」趙國棟搓著手,雖然有暖氣,但是進進出出,趙國棟都一時間還沒有適應過來這氣候。

「趙書記,可不興講這話,你這不是把我給推出我們安原了么?讓應書記聽見又得批評你狹隘的本位主義!咱們國稅局也是紮根安原服務安原,應書記都從沒有把我們當外人,趙書記你都有這樣的態度,我們寧陵國稅局還怎麼開展工作?」

刁純陽也是一四十齣頭的壯年漢子,方面闊嘴,濃眉如漆,一頭板寸,很有些燕趙男兒的英武氣息,這名字兒取得好,不過總給趙國棟有點醉八仙里的呂純陽呂洞賓的味道,這傢伙據說酒量也是驚天動地,號稱千杯不醉,估摸著和他這名字也有關係。

趙國棟這一句話就引來對方一大籮筐的言語,還得給自己扣上一個大帽子,這刁純陽的口才委實不賴。

「得,得,刁局,你甭給我扣大帽子,誰不知道你們國稅系統是欽差大臣,聽調不聽宣,咱們地方上可不敢得罪你們,還得靠著你們給點小恩小惠呢。」趙國棟刷了飯卡,都是吃自助餐,倒也方便,一邊走一邊道。

「趙書記,聽你這話我看是吉毋寧那小子工作沒幹好,讓你們寧陵市委不太滿意啊?回去之後我就得好生捋一捋這小子的工作,得讓他明白寧陵市委市府才是他的衣食父母。不過我記得去年寧陵國稅收入增速連國家稅務總局都是給予了表揚,不應該讓趙書記你不滿意才對。」刁純陽插科打諢的本事不一般,說話來也是一套接一套。

「刁局,別扯到老吉那裡去,和他沒關係,咱們就事兒論事兒而已,老吉在寧陵的工作我們市委市府很滿意,但是省國稅局的工作我們寧陵市委市府有些看法,有些政策性的優惠那是沒給我們給夠啊。」趙國棟斜睨了一眼對方。

刁純陽也不在意,這國稅系統要說和地方政府達到蜜裡調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利益之爭如此,誰也免不了俗,否則那也就用不著直管了,所以磕磕絆絆在所難免,至於具體操作,那就看你當一把手怎樣來運作了。

秦志剛見兩人似乎話有些不投機,不過看樣子又不像是什麼深仇大恨一般,多半也就是些工作上的糾葛,他也就樂得當個和事老,「好了,國棟書記要和純陽局長交流一下地方財政和國家稅收之間關係以後有的是機會不是,今年可是咱們在這黨校學習第一頓兒,咱們得吃個高興不是?」

刁純陽和趙國棟雙目一會,也是覺得這一遭格外有趣,都是哈哈一笑釋之,這年頭啥工作上的事情也能帶到黨校里來攪合一番,未免太誇張了,也就一笑置之。

終於步入了神聖的殿堂,且看小趙如何利用這三月來提升打磨自己,兄弟們,距離前面神菊不遠,隱約可見,可否檢查一下票簍,清理出一兩張月票支持一下老瑞否? 三人坐在一起吃這自助餐。倒也別有一番滋味兒。

已經很久沒有持這種自助式的飯菜了,趙國棟估摸著刁純陽和秦志剛兩人感觸也和自己一樣,心中大概也是觸動不少,從兩人一邊吃卻是一邊少有話語就能感覺出來。

的確,像這種飯菜,大概也只有學校或者參加某種特定宴會才會如此,不過像三人能去參加的宴會,多半都是列入貴賓席位,像普通工作人員一樣吃自助餐,的確不多,準確的說是罕有。

吃完飯之後,各人歸位,刁純陽看樣子晚上是有啥安排,而秦志剛說他有些疲倦,想早一點回去休息,也就只剩下趙國棟一個人。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既沒有人相隨,而自己手上有沒有亟待處理事情的清閑了,趙國棟發現自己竟然有那麼一點點不適應,想要幹個啥,都還得親歷親為,難怪那位組織員老師提醒自己要儘快適應這裡的生活。要儘快進入角色,什麼角色,那就是在這裡你啥都不是,只是一個單純學生的角色。

市裡邊替趙國棟開了一個簡單的餞行宴會,只有常委們和市政府副職參加,當然市人大主任和政協主席也參加了。

趙國棟已經盡量想要低調,但是像這種事情似乎又是人之常情,你要去學習三個月,人家請頓飯吃你不能拒之門外吧?所以索性也就一併解決,省得費神費心。

這頓飯之後,也就標誌著自己暫時淡出寧陵政務了,寧陵市裡的大小事務基本上也就算是全部委託給了鍾躍軍,趙國棟覺得這也算是對鍾躍軍的一個鍛煉磨礪,一個難得的獨當一面自行決策拍板的鍛煉機會,這對於鍾躍軍的成長極為重要,他需要這樣一個過渡式的機會,真真切切體會一下在無人能替他分擔的情況下,該怎樣來運作這樣一座城市。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自己要離開寧陵,誰來接這個寧陵市委書記的班?算來算去,還是鍾躍軍最合適。

不因為其他,就因為他和自己在很多方面的發展理念一致,既不是太偏激,卻又不失銳氣,即便是他有這樣那樣的弱點,但是有這一點,至少可以讓寧陵能夠延續自己確定的下來的政策,讓寧陵的發展少一些反覆夾磨羈絆。多贏得一些時間。

但是鍾躍軍現在在當市長還見不出多少來的一些弱點可能會在擔任市委書記之後就會被放大,在某些事情上也許就會出現一些偏差,這也是趙國棟最為擔心的。

這位市長在性格上過於平和了一些,也缺乏一點堅毅執著的韌性,但是這個人在團結協調能力上不差,甚至可以說比自己還具親和力一些,在這一點上和曾令淳有些相似,所以如果鍾躍軍繼任市委書記,而又能選擇一個比較合適的市長人選,那就可以讓人放心了。

趙國棟覺得自己是真有些杞人憂天了,或者說想得太遙遠了一些,自己將來假如要離開,也輪不到自己來對下一任班子指手畫腳,省委頂多也就是徵詢一下自己的意見,只是寧陵耗費了自己不少心血,它的興衰起落隨時都牽動著自己的心,無論是自己走到哪裡,只怕都難以忘卻。

夾雜著這份心思,趙國棟一直回到房裡,放在兜里的電話卻是異常的安靜,這讓他很不習慣。

坐在沙發上。拿出一本新買的《東方快車謀殺案》,黔南出版社出版的,這是一本很老名聲很大的偵探小說,背景是當時美國影響很大的林德伯格綁架案,據說給了創作者靈感,不過趙國棟卻一直沒有看完過。

他打算利用在黨校學習期間,細細把讀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名作,讓自己徜徉在偵探王國的迷宮中,領略一下波洛先生的風采,也順便鍛煉一下自己的邏輯思維能力和分析能力。

房間里很安靜,也不知道其他同學今晚會怎麼度過,但是趙國棟發現自己竟然有些沉靜不下來的感覺,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樣浮躁不安了,居然連坐下來看看書的心境都沒有,這讓趙國棟有些惱火,平時就算是在寧陵市裡,自己晚間睡前也能抽出一兩個小時來看看書,也總能給自己帶來寧靜,怎麼這會兒安安心心看書卻反而有些心境不寧了呢?

翻了兩頁書,趙國棟發現自己這種心境根本無法達到目的,是自己太矯情非要讓自己裝出一副是要來鍛煉提升的架勢卻違背了本心,還是今天初到還有些興奮新奇感,讓自己無法靜下來?

就在趙國棟有些心煩意亂的時候,電話恰到好處的響了起來,解脫了他的煩惱。

電話是王甫美打來的,這讓趙國棟很感驚奇。

整個春節王甫美都像是消失了一般,趙國棟打通他的電話他也是語焉不詳,總說自己很忙,要麼就就是在千州。要麼就是在外地,趙國棟意識到王甫美恐怕是出了什麼狀況,但是他又不敢給林冰打電話,也許本來沒事兒,自己一個電話就得要點燃大火。

「美哥,怎麼想到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啊?隱身這麼久,終於肯現身了?」趙國棟拿起電話懶洋洋的道。

「你小子別給我說這些,是不是在學校里?」王甫美在電話里的聲音聽起來似乎心情不錯,這讓趙國棟意識到也許對方解決了一個什麼難題,能主動給自己打電話,本身就說明了一些什麼。

「嗯,下午到的校,報名登記,整理雜物,然後吃飯回房,打算看書安度長夜,明早起來開學典禮,正式進入學生階段。」趙國棟發現接到這個電話自己的心境就一下子安靜下來了,長夜難熬,能夠煲煲電話粥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兒,也不用擔心電話佔線,現在一切時間都屬於自己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