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很好!」李烈祖沉聲道。「俄軍那邊呢?」

「俄軍那邊並無反應,他們估計不會是把我們的最後通牒當回事。」副官回道。

「很好!」李烈祖再次說道。他忽然有些興奮,俄軍真要是撤了,那才是冤枉呢。「通知各部,馬上開會!」

十分鐘后,胡亂吃了幾口東西的李烈祖盛裝出席戰前會議,看著司令官身著軍禮服,左胸別著的那一排勳章,站立的各部隊主官本就抬起的胸口又挺了幾分,只等司禮官說坐下,這些人才整齊劃一的坐下。之後便雙手覆膝,目不斜視。

「中午十二點就是通牒的最後時間。離現在還有六小時零二十分,各部都準備好了吧?」李烈祖一開場就沒有虛話。直接討論馬上就要發起的進攻。

「準備好了!」裝甲第1師王世謙中將、擔任主攻任務的第六軍三個師長、還有空軍俯衝轟炸機聯隊的秦國墉少將都不約而同的答道。

「命令昨天就已經下發,這裡就不再重複了。我要說的就只有一句話:此戰務必全殲俄西伯利亞軍團!」李烈祖厲聲道,「這不單光關係到戰車和飛機的保密,更是為犧牲的同志和百姓們報仇。請各部穿插敵陣后不要停留,務必以最快速度渡過鐵嶺縣城北側的柴河,直到佔領平定堡為止。要記得的,我們要打殲滅戰,要打大殲滅戰!」

「是!長官。」諸將再次喝道。司令官的想法就是他們每一個人的想法,甚至。只要油料足夠,協同部隊能跟的上,突擊兵團還想一鼓作氣殺到六十公裡外的開原。

「很好!」李烈祖對諸將的反應很是滿意,站起身向諸位敬禮道:「同志們,勝利!」

「勝利!!」幾個人敬禮之餘也這麼重複道,而後一個個走出了作戰室。雖然命令都已經下達下去了,但這些人或騎馬,或坐車,全都急匆匆往自己的指揮部趕。

裝甲1師三天前一收到作戰命令就準備好了。每一輛戰車都仔細檢修了一遍,一個多月的撤退使得那些易損件壽命耗盡,三天的時間足夠將其全部更換,戰車本身也掃除了連日來的泥濘。露出表面的迷彩本色,彈藥、油料都準備妥當,可以說全師已一切就緒。就等命令了。

離營地幾公里之外,王世謙就順著風聽到了柴油機的此起彼伏的轟鳴聲。他不由慶幸部隊是處於下風,不然俄毛子聽到這個聲音怕是要起疑了。汽車沿著壓出兩道深溝的土路搖搖晃晃的開往指揮部。也幸好這車是四驅,馬力也大,不然大雨過後還顯泥濘的道路憑這橡膠輪是怎麼也過不去的。沿著泥土路走了十多分鐘,王世謙才回到司令部。和忙碌檢修加油上彈的士兵不同,司令部內等候的軍官們很是悠閑,只等聽見外面衛兵的敬禮聲,這些軍官才掐滅香煙忙站起來準備敬禮。

王世謙草草回禮之後就問道:「工兵這邊舟橋準備好了嗎?這次要一口氣打到平頂堡,還有可能要推進到開原。我其他不擔心,就擔心這幾條河怎麼過,萬泉河泛河清河不說,柴河寬有近百米,水深也在四五米以上,要是工兵不能快些搭橋,那穿插就要被耽擱了。」

「報告師長,工兵營萬事皆備,就等搭橋。若是戰車過不去,我們營自己跳河裡也要把這橋給堆出來。」工兵營於大勇站起大聲道。

「鐵浮箱都備齊了?能搭幾座橋?」王世謙沒有當真作罷,而是細問實情。

「報告師長,都備齊了,能搭兩座鐵橋,保證不耽誤同志們突擊。」於大勇再道。這麼多人不問,師長唯獨問自己,讓他這個中級軍官很是自豪。

「好!坐下吧。」王世謙點頭道。「其他人我就不提了,該怎麼突進,該怎麼配合,訓練的時候都教過,不要怕犯錯,記住:我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價佔領鐵嶺縣城,渡過過柴河、沙河,佔領開原。」王世謙的命令已經超出戰區司令部下發作戰計劃的範圍,明白其中關節的在座軍官卻一點也沒表示出異議,他們還恨不得能打到哈爾濱。

事無巨細,王世謙都過了一遍之後這才散會,唯有戰車旅旅長李蔭培留了下來,王世謙對著地圖看到柴河過去,指著被左側遼河、沙河和右側山嶺夾出的那條寬約一公里半,長約二十公里的地段說道,「植初,這段路很險啊,戰車旅必須要好相應的布置才行。」

「這段路是比較難走,但是我想只要突擊的快,俄軍應該來不及布設工事,再說只要是白天,有空軍的同志在,俄軍是難以阻止我軍推進的。我主要擔心這裡太窄了,部隊難以擺開。突擊到開原,兵力不能太少,可就路況看。我認為一個戰車營最好,而且其他部隊要跟上才行。」閃電戰誰也沒打過。但道理諸人卻是知道的,李蔭培就對此深有研究。他是錦州義縣人。軍校成績優異,辛亥年舉義時所在的團作戰果決,這才被王世謙挑到裝甲師。

「師裡面的步兵團調一個營過去夠了嗎?」王世謙問道。

「行。」李蔭培點頭道,「還有自行炮營也得去一個。雖然有空軍,但突擊部隊自己帶上自行火炮那也是錯不了的。」

魔本為尊 「你小子!」王世謙感覺是上了他的當了,但想到步兵都過去了,當下只好道,「那再給你一個自行炮營,150就不要想了。給75吧。這個輕,炮彈也裝的多,故障少。」

「行!」李蔭培心裡一核算,感覺步炮車,三種都齊全了,當下心滿意足。

「開原可是敵人的兵站。」王世謙交代道,「你要的我都給了你,你也得保證把俄毛子都給我堵死了,他們那幾個什麼司令也不要放跑了。我們這是圍殲。要是俄國大將都逃了,說出去誰相信這是圍殲。」

「明白了,師長。」李蔭培答道。他摩拳擦掌的,心思全到戰場上去了。

「好了。要交代的也都交代了。你回部隊吧,這一仗可要打好。」王世謙看他的樣子隨即下了逐客令,把他打發走了。不過即便是散會他也還是把作戰地圖看了又看。最後一巴掌拍在開原的位置上,罵了一句。「撒女內!」

最後通牒十二到期,在此之前一個半小時呂特和上一次來的參贊辛慈就到了總理府。今日是十五。總理府不上班,他們是從側面進入後院的;而因為是家宴,呂特帶了一瓶高檔紅酒,而辛慈則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束鮮花,是送給了寒仙鳳。

昨日辛慈出總理府的時候,故意大聲說了一些話,使得法國人以為楊銳許諾和德國結盟,今日再看他討好的模樣,楊銳雖然心中厭惡,卻看在呂特的面子上也為發作,畢竟滬上那段時間呂特幫忙不少。

程莐不在,按照家裡的規矩總是要有一個女眷作陪,如此在楊銳看來才能算是家宴。是以三個人聊天之後就在她殷勤招呼下入座。呂特看著了寒仙鳳幾眼對著楊銳笑道:「楊,你真是上帝的寵兒,而且聽說你還有一位美麗的妻子。」

「真要是上帝的寵兒,我就不會被按在這個位置上了。」楊銳只回答前一句,對他的后一句話避而不答,接著指著桌子上的菜介紹道:「雖然在北京,但今天的菜都是廣東菜,希望兩位能夠喜歡。」

「當然!」呂特和辛慈一起答道,不過辛慈的眼睛一直看著餐廳里的座鐘,看著馬上就到十二點了,他終於忍不住道:「總理閣下,請原諒我的無禮,馬上就十二點了,請問現在進攻開始了嗎?」

「是嗎?」節假日楊銳一般是不管國事,他聞言也看了一下旁邊的座鐘,此時秒鐘正好指向十二點,一種輕微的機括聲后,這座滿清王爺留下的座鐘開始『當!當!當!』的報時。鐘聲中楊銳看著兩人笑道,「嗯,前線應該開炮了吧。好了,今日家宴,不說戰事,不說戰事,吃完飯喝完茶東北自然會有捷報傳來。」

吃飯因為喝酒估計一個半小時,喝茶聊天也就是半個小時一個小時。也就是說兩個半小時后就會有捷報,不說辛慈,就是呂特也不太相信,但是楊銳盛情難卻,兩個人只好端起酒杯,開始就餐。

北京總理府動筷子的時候,接到戰區司令部可以進攻命令的第九集團軍司令官李烈祖板著臉對著話筒喊道:「我是李烈祖。我命令:總攻開始!」

「是!」話筒里傳來炮兵司令的聲音。「我部立即開炮!」 虎頭的邢遠已經忙碌了一天一夜,在早上五點,終於完成所有布置,能否殲滅虎林的日軍,就在今天。

董庫的傷勢也已經無大礙,雖不能劇烈運動,但行走已經可以,耳朵也恢復了聽力,不適的感覺完全消失。他早早起床,在查看了近衛和五名戰士的傷勢后,開始安排學生兵協助暗堂推薦的佳木斯管理人員接手佳木斯,做安撫工作。

同時,令戰士們在王五的暗道里將幾十挺馬克沁拆卸,運出地道,和子彈還有這裡的日軍物資一起,一會天亮運回哈爾濱。

同時下令密山、雞西、牡丹江招募馬爬犁,向大河鎮集結,數量不限,攜帶糧食用度為一個月。

這邊緊張的調度安排,虎林的山口俊逸也已經起床,兵營里人頭晃動,士兵都在吃早飯。

就在六點的時候,蘇俄的進攻果然來了。

山口俊逸匆匆喝下海菜湯,在冰冷的空氣中,站在門外凝神靜聽。

三八式75野炮或者九四式改75山炮……

對火炮相當熟悉的山口俊逸靜靜的聽著,從爆炸聲判斷著火炮的型號,推斷敵軍進攻的距離和規模。

三八式105野戰榴彈炮……三八式150榴彈炮……

「敵人到了五公里以內了……」

山口俊逸喃喃著,隨即下令:「所有戰士營房內等待命令,不得隨意走動!」

他剛剛下完令,幾聲接連響起的爆炸讓他的心突的一跳。

遠處的這幾聲爆炸雖判斷不出距離,但爆炸聲在要塞附近他不會判斷錯,那是加農炮,而且是105、120、150、240口徑的加農炮。他不會聽錯。

敵人擁有這種口徑的野戰炮來進攻要塞?大雪中他們怎麼運到的?還是早就已經運抵?

就在他猜測的時候,重機槍的聲音突兀響起,隱約傳來的密集聲音不難判斷,這是馬克沁十挺以上的射擊聲音,緊接著爆豆般的槍聲響起。

「來了!」

山口俊逸騰的站起,帶上狐狸毛的脖套。穿上了大衣。他要親自上陣督戰,他不會留在後方,跟蘇俄大戰,這是他期待已久的,他怎麼會留在家裡遙控?

就在他剛剛站立起來的一刻,電話響了。

「山口君。」

那面的池田熊太郎聲音更加嘶啞的急促說道:「蘇俄軍隊攻擊規模超過了師團,擁有大口徑的榴彈炮和加農炮,我防線十公里內均在對方火力覆蓋之下……」

山口俊逸聽著那隨時要斷了的嘶啞聲音,知道這是池田病情要加重。不由的焦急打斷道:「池田君,需要我現在增援嗎?」。

「不不!」

電話那頭肯定的說道:「山口君,對方並不知道我擁有的火炮數量和射程,不知道我的炮兵陣地,我在等,等對方炮兵陣地都露出來,等前方偵查小隊的坐標報告,等對方部隊進入我覆蓋射程。我們來場漂亮的殲滅戰!」

「好!」

聽到同鄉那雖然嘶啞,但充滿自信的豪言。山口俊逸彷彿看到了勝利的畫面。

虎頭要塞里,75炮一直到305口徑各種火炮相當齊全,一個個秘密火炮陣地都在山體里,形成了山峰阻擋視線,阻擋敵人攻擊的要塞炮台陣地網,射擊距離更是從迫擊炮的兩三千米一直到十幾公里。二十幾公里不等,可以說,一旦炮台發威,那將是敵人的噩夢。

至於進攻要塞的地面部隊,在明堡暗堡的機槍火力下。他有理由相信,就算世界一流的部隊,也攻打不進來。

虎頭要塞那裡,一組組的礦工和老兵們混編,正趴在冰冷的雪裡,向著前方樹林里不斷的射擊。

「瞄準大樹!你他嗎的槍口舉天上去了!看著準星!」

一名東北軍老兵擔任的連長站在一名礦工身邊破口大罵。

「李營長注意態度!」

一名年輕的戰士上前喝道。

「噢……」

滿臉絡腮鬍子的李營長在槍聲中回頭一看,見是上面派來的教官,遂吶吶的應道:「習慣了……」

那名學生兵沒再多說,蹲下指導著沒摸過槍的礦工射擊要領。

馬克沁、92式、歪把子、捷克機槍在另外一處陣地上不斷的響著。這些都是東北軍的原有機槍手,他們正帶著摸過槍。或沒摸過槍的新老戰士練習裝彈射擊。目標也是前面的樹林,任務則是將一米多粗的樹木打斷。

「真他嗎的奢侈!老子當了六年機槍手,頭一次這麼隨便的練槍……」

「就是,我們連一個月的用的子彈恐怕也沒這會幾十挺機槍用的多吧……」

幾個老兵邊扣動扳機,努力壓住槍口,瞄準一顆大樹不斷射擊,一邊閑聊著。

虎林,山口俊逸聽不到炮聲了,似乎敵人只是轟擊了一遍要塞昨晚上露出的火力點,或許是怕這邊找到他們的炮兵陣地,而選擇強攻,亦或者是接著試探尋找火力點,反正炮聲沒了,機槍聲和步槍的聲音卻一直每斷。

軍營內,所有的日本兵都正襟危坐,槍都豎在身邊。他們都知道,安逸了幾個月,戰鬥終於來了,而且是跟宿敵蘇俄大戰。所有人都在大戰前的興奮和忐忑中不說話,緊張的氛圍中,營地反倒是靜悄悄的。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

「山口君,我已經鎖定對方的四個炮兵群,距離都在十公里之內,對方的大軍也在我這邊沒有火炮出現的情況下,大軍壓上來了,都在陣地前兩公里範圍,完全在我的火炮覆蓋之下。」

「太好了!」

山口俊逸興奮的再次站立起來,他知道,謹慎而行事周密的池田既然打來這個電話,那就是已經做好了吃掉對方的準備了。

「說吧池田君,接下來你的計劃是什麼?」

「嘎嘎……」

池田聲音怪異的笑道:「山口君,你的部隊從右翼包抄。我這邊包抄左翼,在敵人發動全面攻勢,我摧毀他們炮兵陣地后,將用火炮覆蓋陣地前五公里內,飽和覆蓋,然後我們來個合圍!」

「呦西!」

山口兩眼放光。他可是知道要塞里火炮覆蓋的密集程度。那些山洞口伸出的炮管能將對面十公里內所有預先設定好的射擊諸元像耕地一樣翻一遍。別說對方沒有坦克,就算有,在大口徑的火炮面前,那也是紙糊的。

「山口君,你的部隊可以出發了,帶上兩天的行軍糧,我們或許可以直接拿下對面的防禦陣地!」

「好!」

池田的話音才落,山口俊逸就興奮的吼道。

「山口君,你的部隊向五號地區集結。11點前完成集結,一點完成對敵包圍,兩點發動總攻!」電話里的池田熊太郎篤定的說道。

「好!五號地區集結,我部九點前一定到位!」

山口知道,五號地區江岸對面是蘇俄『達利濕列琴斯克』這個唯一的城鎮,也是虎頭要塞主體防禦旁邊不遠的一個坐標點,看來池田是準備將那裡城鎮捎帶襲擊吃掉,就算不佔領。破壞掉,虎頭也可以在未來幾個月里不再有戰事!

隨著山口下令。距離五號地區僅有十幾公里的山口混編師團開拔了。

日軍一律輕裝,除擲彈筒外,每個中隊僅攜帶一門迫擊炮,兩挺輕機槍,為的就是行軍速度,畢竟雪地行軍不同於平時。雪地行軍,在大雪這麼厚的情況下,就算選擇積雪半米左右的山坡行進,充其量一小時也就三四公里,所以。十來公里的距離要在五個小時里完成,也並不輕鬆。

隨著一隊隊的日軍離開軍營,虎林旁邊這個龐大的軍營僅剩下了幾百人看守,到是虎林原來駐紮的一個聯隊依舊健在,剩餘的就山口師團營地不遠處休養生息,恢復凍傷的那支佳木斯援軍了。

雖然大軍調走,虎林的守衛依舊不能小覷,一個步兵聯隊要有兩千多人,這還是恢復建制以後,縮減了的。

山口的師團在雪原上趟出六道雪路,齊頭並進的在已經能夠撐住人行走的雪殼子上直奔山林而去,那裡,才是行軍困難,積雪鬆軟的地段。

在日軍全部離開營地的一刻,雪地里,一根小小的天線樹立起來,隨之,電波飛向了天空。

「好!狗日的終於出來了!」

邢遠一把將電文排在桌子上,興奮的兩眼冒光。

他是個執行者,對這環環相扣的計劃已經熟爛於心,同時,對董庫產生了不可扭轉的崇拜,比之當時虎牙成員崇拜董庫還要堅定。原因無他,他是個軍人,更能深切體會到奪取堅不可摧的要塞,正面剿滅師團有多麼的困難,尤其是武裝到了牙齒的要塞和師團。董庫做到了,要塞他沒費一槍一彈,帶著兩萬多沒武器的傢伙趕來,直接接收換裝,對於如何奪得要塞的,他已經不再關心,他要做的就是把董庫給的這個絞殺任務完成。

「一旅和二旅可以出發了,動作要快,要隱蔽,不許開槍,到達地點沒有命令之前,槍里不許有子彈!」

「是!」

兩個新任提拔的七台河礦區大戰倖存的東北軍老兵大聲領命,轉身離去。

一團,你們也可以出發了

要塞這裡,槍聲依舊不斷,噠噠的槍聲里還混雜著擲彈筒和手榴彈的爆炸聲。

這,自然還是跟礦區的時候一個路子,新兵蛋子在練習射擊、投彈、擲彈筒的使用,為的就是繼續吸引山口的注意力,避免他起疑。

不過這幾千人的射擊讓遠處越來越接近目標的山口師團聽著,就變成了激烈的戰鬥畫面,他們都知道,那裡的戰鬥意志沒有停歇,所以,行進的速度格外的快。

山口師團離開營地后不久,遠在新京的『植田謙吉』也接到了幾份電文,一份是佳木斯失守山田恐怕玉碎的電文,一份是虎頭要塞發來的俄軍大舉進攻,要塞和山口混編師團正對敵做出圍剿動作的報告。

『植田謙吉』急需要一場勝利,不管敵人是誰。佳木斯失守已經是預料之中,他並不在意,但虎頭那裡的戰鬥絕對要贏,不說他的地位是否能保住,就連國內,也需要真正的勝利消息來平復被戰爭機器運轉而折騰的饑寒交迫的民眾。

他接到電文後,連猶豫都猶豫,發電給池田熊太郎,讓他務必打贏戰鬥,發電給山口俊逸,讓他全力配合池田打好這一仗,又給虎林守軍發電,讓其準備後勤伙食,為大戰結束后救治傷員等做好一切準備。

隨著電文的發出,虎林立時擊飛狗跳,蹲在軍營里的日軍紛紛出動,各家強征肉食,什麼過年的物資,什麼越冬的儲備,都是他們犒軍的食物。

虎林的民眾本就處於水深火熱,在大軍源源不斷到來后,更是難以生存,但他們能做的只有忍耐,任由日軍搜走家裡僅有的食物,護著孩子、老人,默默的站在院子里,看著跟土匪無二,甚至有過之的日軍翻箱倒櫃。他們都在心裡安撫自己,只要活著,一切就會好的。

虎林比較安靜的此時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東北老菜館。

這裡依舊是保持著之前的安靜和祥和,擴大的飯店裡,屬於中國人就餐的區域再次擴大,此時雖然是早晨,但已經源源不斷的有食客走進來,或吃著早餐,或佔據雅間喝茶等待午餐。外面的動蕩,絲毫沒有影響到這些或生意人,或獵戶打扮的年輕人。

這也足見這裡掌柜子跟日本人之間的關係有多麼的融洽,如此喧鬧,這裡獨成世外桃源,一點不被外界干擾。

按下虎林內的喧鬧不提,山口俊逸率領大軍一路疾行,向著目標挺進。

山林里,並不是就他一支隊伍,另有四個團的兵力在向五號地區運動,看速度,再有一個小時,就可以到達五號地區。

還有一隻隊伍攜帶者三百餘挺輕機槍,穿山過林,在厚厚的積雪裡向虎林挺進。

此時的董庫不在管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管理,本就不是他的強項,有暗堂推薦人來接手城區管理,他更樂的清閑,他此時邊清理身上傷口長合,已經失去作用的葯末,邊守在電台旁,等待邢遠大戰的結果。 在李烈祖下令開炮之前,俄國遠東軍團的將軍們對於中國人的進攻完全沒有準備。¤頂點小說,雖然前駐俄公使庫朋斯齊忍住傲慢,將謝纘泰遞交的二十四個小時撤軍通牒發往了彼得堡,可是沙皇和國防委員會等人都不將其當回事,他們此時正在惱怒中國人敢食言反悔之前的承諾,正想著應該命令遠東軍團給黃皮猴子們一些教訓,所以遠東軍團最終得到的命令是馬上進攻,而不是就地防守。

歐洲大戰已起,本來有些慶幸自己馬上就要打下奉天的薩姆索洛夫上將忽然有些猶豫,他不知道彼得堡何時會命令自己的部隊回歐洲參戰,可就在他觀望於鐵嶺之時,彼得堡的電報一如既往的命令他進攻,並要求儘快拿下奉天,這頓時打消了他之前的顧慮。其實按照上將自己的想法,他還是希望將滿洲的戰爭繼續打下去,畢竟奉天就在眼前了。九年前在膽小鬼的庫羅帕特金的指揮下,俄軍一路從安東退到四平,飽受世界各國的恥笑,今天,為了挽回俄羅斯陸軍的榮譽,他發誓要把奉天乃至是遼陽都打回來。

薩姆索洛夫上將想法很是簡單,實際上也是這麼做的,一個多月來虛弱的中國人根本無力抵擋他兇猛的進攻,猶如十年前的庫羅帕特金指揮的怯弱俄軍一般,他們從松花江畔一直退到奉天城外。而同行日本參謀所提示的中國人會有陰謀的預言一次又一次破滅,最終被所有軍官嘲笑,到上個月俄軍佔領鐵嶺時。日本人已完全閉嘴了。

午餐中,薩姆索洛夫上將切割牛排時想著日本參謀的那些預言。臉上頓時笑了起來。他認為這是日本人在嫉妒自己的表現,和他們無法戰勝中國人相比。自己帶領的遠東軍團馬上就要佔領奉天,他們一定很不高興吧。

「山本先生,貴軍大概什麼時候能佔領北京?」看著正在費力切牛肉的日本聯絡官,薩姆索洛夫上將忽然問道。他知道這個問題會讓日本人難堪的,但自己馬上就要佔領奉天了,他必須知道友軍的計劃。

山本立三少佐是滿洲軍派至俄軍的聯絡官,本來他想向露西亞軍提供一些支那軍情報的,以使友軍能吸引更多支那軍。不想北面抵抗的支那軍彷彿是另一支軍隊,他們除了撤退還是撤退。這一切都讓他難以相信。看著露西亞軍一步步南下打到奉天城外,而日軍還在遼東山嶺中停滯不前,這著實讓他無比氣餒。

山本立三正想著露西亞軍佔領奉天之後日本軍該怎麼辦的時候,薩姆索洛夫卻對自己提問,他只好放下刀叉說道:「司令部還沒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