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年輕人。以你一人之力,恐無法戰勝啊。。」在場的人看天賜的模樣知道天賜在想什麼。不由的詢問道。

「呵呵,放心吧!這次他們搶了我的地盤。這個帳是一定要好好算算的。」說著天賜便是帶著百人地精離開了人群。

「天賜。。你的基地好像被別人佔據了哦、。」院長和地精的族長都看著天賜。。

「恩。小事。搶回來就好了。」天賜說的是那麼的輕描淡寫。不帶任何一絲的表情,好像事情本來就是這麼發展的。

「。。。。」聽到天賜這麼說,院長大人和地精族長相互對視了一下,皆沒有說出什麼來,直到走到一個山腳之下。眾人都抬頭望著高聳的鼎雲仙境。

「院長大人,麻煩您先照顧一下地精族。弟子去去便來。」

「恩。去吧!」院長知道天賜要去做什麼,並沒有阻攔,因為以如今天賜的實力。不可能會出現什麼意外的。這點自己還是非常清楚的。

說完,天賜的身形便騰空而起,向著鼎雲仙境之上急速掠去。半響的功夫便是出現在了鼎雲仙境上。看著四周的景象,天賜有些憤怒了。原來自己映像中的鼎雲仙境已經完全的被破壞了。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辦到的,原本該建造神閣的地面上,竟然多了其他的房屋建設。天賜的出現,不久便被發現。

「你是何人。來我鼎雲仙境做什麼。。」一高大男子,眼神中帶著敵意望著天賜。對天賜的到來非常的不歡迎。

「搶我地盤,還問我來此做什麼?」天賜的臉色很是陰沉。

「呵,我說是誰,原來就是那個只會欺負魔神的小子。怎麼一個人也敢來砸場子。」此時從房屋中走出來一個男子,不用說,此人正是這一勢力的領軍人物了。一身修為莫過於暗黑破壞神巔峰。

「一個人?不夠嗎?」天賜看著場上這幾百人的隊伍,如果是和一般勢力對比的話,確實是不錯的了,只是在天賜眼中,這些人就和螻蟻一樣。

「你覺的夠嗎?」這句話也是剛剛說完,幾百名暗黑破壞神強者也是在剎那間站到了為首之人的身後。

「比人數么?」這就是活生生的挑釁,天賜對於這種挑釁向來都無法接受。

「你敢嘛。」

「哈哈。。好~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們這些人到底自大到何等地步。」說著大手對著一旁一揮,空間全部踏瀉。一道空間之門形成。而緊接著,在遙遠的伽羅學院,暗黑破壞神領域之中,天空突然間風起雲湧。一個巨大的空間之門突然出現在了暗黑破壞神領域的虛空之中,透過這道空間之門,便可以看到了鼎雲仙境,也就是說天賜被百位暗黑破壞神所困的情景透過這空間之門也是看的一目了然。看到這個景象當初被天賜選定的十位小隊長,立即糾集人手,向著空間之門涌去。。 邪王寵妃 龐大的數量。但是天賜所撕開的空間之門也是非常的寬廣,僅僅幾分鐘的功夫,原本還在暗黑破壞神領域中的五千多名暗黑破壞神強者,就已經到了鼎雲仙境之中,並紛紛有規則的立於天賜的身後。這個情形,直接讓在場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不僅僅是驚呆了,所有人的臉上都帶著恐懼。他們這才發現,自己碰上了真正的高手,真正的強橫勢力。這也難怪,天賜的勢力在大陸上根本沒有傳開,因此也沒有人知道大陸上還有著這麼恐怖的一個勢力存在。不過今日,他們算是見識到了,只是知道的太晚了。。

「神閣的人聽著,我方基地被佔領。拿出你們的實力去捍衛我們的尊嚴。」天賜冷冷的說道,聽到這個聲音,在場的五千多名暗黑破壞神強者也是竭力吶喊,威能之強。無與倫比。頓時一場一面倒的戰爭爆發,幾息的功夫,勝負便是分出,而那已建立的房屋,天賜也是一招之間將其全部毀滅,連灰都不剩。

解決完了事,五千多名暗黑破壞神強者也是看了看這未來屬於自己的勢力基地,個個都很滿意。這裡的天地靈氣比起學院強很多,他們每個人都流連忘返,而此個個充滿期待。。沒多久,這些人都是不得不回學院了。因為這是命令,無人能違抗。而天賜在這些人臨走之際也是說了,神閣將會是大陸上最強大的基地組織。最強橫的勢力。

縱橫三周年慶活動最近在火熱進行,還可以抽獎哦,大家去試試吧~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解決了搶奪自己領地的一幫傢伙,天賜便將地精的百人工程隊順利的接到了鼎雲仙境之上,話說地精族真是個奇特的種族,對鼎雲仙境之上的靈氣壓迫竟然直接免疫。雖然早知道地精的這一特徵,但親眼看到,還是讓天賜微微驚訝了一下。地精族到了鼎雲仙境之上,並與天賜院長一起找了一處合適的地方,基地的建造便正式開始了。各種各樣的建造工具也統統被地精從機械空間中取了出來,原本空曠的鼎雲仙境,一下子被這些龐大的建造工具給堆滿。而在鼎雲仙境的最中心,就是未來神閣的座落地。

「接下來,便按照這規劃圖來實施建造工程了。」地精族長再次拿出了當初給天賜看的建築規劃圖,雖然天賜並看不懂,但是從地精族長的神色,以及興奮狀態,天賜很確定,按照這份規劃圖建造出來的神閣一定很不一般,正如地精族長當初所說的那樣,神閣將會是有史以來最雄偉的建築。

「天賜,我想有些事情,你最好還是要去做一下。」一直沒有開口的院長在此刻突然有話對天賜說了。

「院長大人,是什麼事情呢?」天賜有些茫然。但是院長說要做的事,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如此重要的事,自己怎麼會沒想到呢?

「你知道天空之城么?」天空之城,位於大陸中心,並且漂浮在天空之中的偉大建築。

「恩。知道,但是我從未去過。」對於天空之城,天賜當初在魔神大圓滿領域中也是聽李華說過,而且自己的這位兄弟家族也在天空之城。

「你還是去一趟天空之城的好。」

「怎麼了?有什麼事要在那裡完成嗎?」

「那倒不是,只是那裡可以說是大陸的核心城市,我想你應該去那裡見識見識,這裡正在建築你的基地,你也沒有必要一直在這裡看著,況且基地已經開始正式的施工,你應該去天空之城的勢力公會登記一下你的神閣。」

「什麼?創建勢力還需要到什麼勢力公會去登記?」顯然天賜從來都不知道世上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恩,不要驚訝,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畢竟你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首發就好像我伽羅學院,也在勢力公會登記過。」

「院長大人,如果沒有登記會怎麼樣。」天賜覺得既然院長大人要求自己去做的。應該是有著一番道理的。只是天賜很想知道要是自己不去登記會怎麼樣。

「你當然可以不登記,只是那樣你就無法得到勢力公會的保護。戰爭可是和吃飯一樣普及。」

「院長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很簡單,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勢力非常多,而且每一個勢力之間也並非擁有著很好的關係,相反絕大多數人的勢力關係並不好。這樣的話,是不是每天都會發生不同勢力之間的戰爭呢。正因為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就是因為有勢力公會的緣故。勢力公會保護你不受侵犯。」而此公平,公正的。

「原來如此。如果我登記以後,向剛才那樣搶奪地盤的事是不是可以避免了呢。」

「正是。勢力之間想戰鬥,只要向公會提出即可,當然前提是雙方都同意。」

「這麼一說,那我真的要去登記。」天賜仔細想了想,覺得登記一下比較好。畢竟自己的鼎雲仙境可是令很多人眼饞的。只要自己登記之後,這些人就算是再眼饞也是沒有辦法了。既然心中已經有了打算。天賜決定還是去一趟天空之城。天賜就是這樣一個人,有一點事就希望趕快去完成,要不然心裡總是非常的難受。不過天賜此次去天空之城並不打算獨自一人前往,而是準備帶上火鳳,之所以沒有帶芸芸,是因為後者的實力如今還低,還是不宜打擾。

伽羅學院,魔神大圓滿領域之中,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天賜一步便從鼎雲仙境,直接跨進了伽羅學院魔神大圓滿領域,神境強者就是不一樣,對天地的掌控已經到了相當高的一個境界。直接跨空間行走,非常簡單。

「天賜大哥。」當天賜一進入魔神大圓滿領域之中,火鳳便發現了天賜蹤影,畢竟天賜這麼出場也太過壯觀了點。這等場面,除了伽羅學院的院長大人,怕只有天賜敢這麼做了。

「鳳兒。」看到火鳳的嬌姿向著自己迎來,天賜也是很高興。不知道為什麼天賜現在特別的喜歡火鳳。當然也並沒有忘記芸芸。

「天賜大哥,怎麼想起來找我了呢。」火鳳對天賜突然隆重登場來尋找自己,還是十分的好奇。

「我要是說想你了,你信嗎?」笑眯眯的看著火鳳。

「信啊。天賜大哥說什麼我都信」

「呵呵,你這丫頭。好了,我希望你和我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啊。」

「到了不就知道了。」

「這麼神秘。?」

「恩。走吧!」

來到了伽羅學院,帶走了火鳳,天賜一路向著大陸的中心飛去。由於第一次前往天空之城,心裡還是有些激動的,這個傳言中的天空之城,能夠身為大陸的核心城市,自然有著其獨特之處。大約兩個時辰的趕路,終於在雲端之中,發現了一座城市。乍一看,氣勢非凡。

「天賜大哥,這個。。是什麼。」看到越來越近的天空之城,火鳳也震驚了。

「大陸的核心城市,天空之城。」天賜也深深的被震撼了。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竟然可以在天空上建造一座城市。

「站住。」就在天賜降落在天空之城大門口的時候,守衛便是將他兩攔了下來,經過天賜的解釋之後,兩人才順利的進了城。城很大,很繁華。給人的感覺就是氣派。這裡的一切都比普通的城市要大很多。無論是街道,還是地鋪。哪怕是房屋都是如此。

「天賜大哥,你到底來這裡做什麼的呀。」火鳳還是耐不住性子詢問起了天賜。而天賜也是一五一十的和火鳳解釋了一下。而後者卻並不感到驚訝。這讓天賜又不得不反問火鳳了,原來火鳳身為光明教廷的未來殿主。早就知道了這事,只是火鳳並不知道登記勢力所在的天空之城在哪兒罷了。

兩人在天空之城中閑逛了好久,見識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最後才想到要去勢力公會登記勢力名單。四處打聽之後,天賜火鳳終於找到了一個高大的建築,大門之上懸挂著一把巨大的斧子。

「想必這裡應該就是勢力公會了吧!」看著有不少人在這建築內走來走去。天賜猜測道。

「我們進去看看吧!」

「恩。」懷著激動的心情走進了勢力公會。

「這裡好豪華啊。」勢力公會內部可謂金碧輝煌。人也不少,各個實力層次的人都有,不過最低也擁有著魔神的實力。至於神境,呵呵,一個沒有。就連偽神境也沒有。。…….

「哪兒來的土包子。你不知道要排隊嗎?」由於第一次來,天賜和火鳳並不知道勢力公會裡的種種規矩,因此只能四處走動,四周看看。誰知道就在天賜在某一處停下腳來的時候,就被一聲較為粗魯的人給罵了。

「。。。。。」天賜一陣無奈,以自己神境強者的身份竟然會被人無故的謾罵。。可悲。。

「什麼土包子。我們來這登記我們的勢力。關你什麼事。」火鳳可受不了。也是無情的回絕。

「喲。就你兩土包子還有勢力呢?哈哈。。敢報上名字么,讓大爺們聽聽。。」

「神閣。」這個時候天賜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了。冷冷的說了一句。……….

「神你媽。還真報。。誰要知道你們是什麼勢力的,老老實實的滾後面去排隊。」

「該死。。」天賜在此刻終於是怒了。。但是並沒有立刻出手。畢竟初次來到天空之城。而且據說天空之城中也是具有神境強者的。自然不能夠肆意妄為。

「公會內禁止喧嘩。」這個時候一個威嚴的老者站在一高台上,對這下方吼了一聲。一吼之下,下方的人也頓時停止了騷動。顯然是畏懼這位老者,而天賜也是因為這道聲音,而向著高台上的老者望去。

「恩?」一位偽神境的強者。天賜一眼便看出了老者的實力,而後者在觸及到天賜的目光之時,身軀也不由的一顫。緊接著便是露出了驚訝之色。立刻趕了下來,對著天賜彎腰行禮,並帶著天賜直接來到了所謂的貴賓室。這一切看的公會內部的其他人,一臉的茫然,尤其是剛才謾罵天賜的大漢。更是大驚失色。。…

縱橫三周年慶活動最近在火熱進行,還可以抽獎哦,大家去試試吧~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在伽羅學院的院長那裡天賜得知,想成功的組建一個勢力,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手打吧會員手打=*還需要去大陸的核心城市天空之城的勢力公會申請。只有通過了申請,才能成功的組建好自己的勢力,並且還能得到勢力公會的保護。明白了加入勢力公會的種種,天賜帶著火鳳來到了天空之城。

勢力公會內部,此刻天賜正被一位老者帶到了貴賓室,所謂的貴賓室一般都是為那些身份高貴,或者實力超群的人待的地方,顯然天賜就是屬於那種實力超群的人物。而帶著天賜來到貴賓室的老者,此刻的臉色卻有種不自然,因為對於天賜這種貴賓在進入勢力公會的時候自己竟然沒有發現,最重要的事,這位貴賓在自己的勢力公會竟然被他人辱罵。要是天賜真的怪罪下來,那可是承受不起。

「這位少俠,若有怠慢之處,還請少俠多多體諒。」貴賓室中,天賜被安排入座,老者也是安排了人手端來了上好的茶水供天賜享用。只希望天賜不要怪罪自己失職之過。

「前輩客氣了。前輩的安排,在下十分滿意。」天賜本就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人,竟然老者已經知道自己的失職,並且率先賠禮,天賜自然不會再去追究,至於外面那位與自己發生衝突的大漢,以後要是碰上了,還是需要給他一個教訓的。

「少俠來我勢力公會,不知是。。。」像天賜這樣的勢力,必定有一個龐大的勢力後盾,但是老者還是很好奇,這麼強大的實力,來勢力公會做什麼,是申請勢力之間的大戰嗎?作為老者,他始終沒有想到,天賜其實是來申請建立勢力的。因為有此實力的人,難道現在還沒有成立任何勢力嗎?

「難道組建勢力,不是在這裡申請的嗎?」聽老者這麼一說,天賜有些感覺自己走錯了地方。

「什麼。。少俠的意思是。。你還沒有任何的勢力?」老者還是微微的驚訝了一番。

「恩。不過正準備組建一個勢力。但是聽聞組建之前,需要來此登記。」

「不錯。不知道少俠準備什麼樣的勢力,我這就為你辦理。」說著,便拿出了一卷羊皮紙。顯然這個羊皮紙便是記載著各個勢力的資料。

「不知道前輩需要知道些什麼。。」由於第一次辦理這樣的手續。況且伽羅學院的院長大人也並沒有告知自己,因此天賜還是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

「哦,只需要將勢力的名稱以及最高執行官,和勢力的部署地。還有勢力中的大致人數以及大致實力。告訴我就可以了。」

「恩,最高執行官就是我,我叫天賜。部署地在鼎雲仙境。勢力中有五千左右的人員。全部為暗黑破壞神實力。我所組建的勢力叫做神閣」天賜一口氣將神閣的消息全部說了出來,而為天賜不斷記錄的老者,手都不由的顫抖起來,如果真的按照天賜這麼說的話,那麼這個神閣是不是也太過恐怖了些。大陸之上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個強大的勢力,而大家竟然都不知道呢?想歸想,老者依舊沒有停止手頭上的工作。此時的老者對天賜的態度越加恭敬。強者為尊,並非沒有道理的,即使在天賜面前,自己的年紀再大,也沒有用。很快,神閣的基本信息已經全部被老者記載在了羊皮紙上,從此天賜的神閣也算是徹底組建成功了。

「前輩,是不是已經好了?」看到老者將羊皮紙再次卷了起來。天賜還是好奇的問道。

「呵呵,那倒不是,我們還要去一個地方。你必須在那裡展現一下你的實力,當然這不是我信不過你,只是這是歷來的規矩,任何人也都是這麼做的。」

「哦?什麼地方。我需要怎麼做。才能展現自己的實力。」

「請隨我來。」說著老者便帶著天賜向公會之外走去。不久,老者便來到了天空之城的中心地段。中心地段並沒有什麼房屋建設,相反,天賜竟然沒有發現,天空之城的中間竟然還有一座大山存在。這大山很高,很巍峨,而且最讓天賜感到好奇的地方就是,為什麼大山表面有好多拳掌印。

「少俠,這乃我勢力公會上古時期公會長所遺留下來的神柱。」

「神柱?」

「不錯。勢力公會從上古時期便已成立了。而且那個時候的會長實力據說已經到達了神境的巔峰境界。」

「可是這神柱有何意義呢?」

「這是為了區分勢力間各個最高執行官的實力而特設的。」

「你的意思是,要我在上面留下一個掌印?」

「恩,是全力的一掌。」這座神柱的奧妙之處便是能夠判斷你的攻擊力。並且自動為你排序。

「竟然還有這種寶物。。嘖嘖。。不錯。」天賜相信只要自己在這神柱上留下自己最強的一擊,便能知道自己如今的實力排在什麼層次上了。。。也算能夠真正的得知一下自己的實力吧!

「組長。。」這時身後來了一群人,而帶頭之人是一名女子,實力魔神階級。應該也是勢力公會的一名成員。而身後的人,來此做什麼天賜也是一清二楚。而且那位辱罵自己的大漢也在其中。。

「恩。」

「少俠,請吧!」老者簡單的回應了一下,便繼續和天賜交談著。

「不急,讓他們先來。」天賜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可以等下,而對於天賜提出的意見,老者也不敢有絲毫的反對。只能和天賜站在了一旁。等待這一行十幾人做完測試。。

「天賜大哥是想教訓一下他吧!」

「恩?說不上教訓,我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有何能耐。。竟然如此猖狂。」天賜的眼睛一直盯著這位大漢!而這位大漢也是感受到了來自天賜的目光,知道天賜一定是等待自己的測試結果。。但是天賜的實力哪兒是大漢能夠相比的。而以大漢的實力根本就看不出天賜的實力。只能默默的猜測。或許比自己略高一籌吧!!

「到我了。」大漢此刻也是氣憤的很。對著身前的神柱便開始蓄力,準備給予最強的一擊,即使比不上天賜,也不能落後太多啊!這是大漢此刻的唯一想法。。氣憤化作力量。。土系能量不斷融合在掌心之上。。

「給我破~」感覺自己已經到了巔峰境界。一掌陡然擊出。轟~~與神柱一個碰撞,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

「恩。不錯。排名在第一千九百多名。」

「噗~~天賜大哥。。他竟然排在了第一千九百多名。。」站在天賜身旁的火鳳聽到了這個成績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個笑聲直接使得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充滿了敵視。因為在場的十餘人實力相差都不是很多。因此名次也就差不到哪兒去。火鳳的這一句話猶如一棒子打死所有的人。。

「哼。我就不信你能比我高到哪兒去。」大漢也無法忍受了,當即站了出來,憤怒的咆哮著。

「天賜大哥。」

「呵呵。比你高不到哪兒去?」大漢的話,令勢力公會的老者都感到有些好笑了。。

話音剛落,天賜便是緩緩的走到了神柱前,右手成拳,一股龐大的能量迅速匯聚在了拳頭之上,這一拳,將是天賜最強大的一擊,包括了金,木,水,火,土,光,黑,七種元素的最強一擊。天賜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強大。。而面前這座神柱將是反映自己實力的真實寫照。。天賜此時也是憤怒了。天空都暗了下來,烏雲布滿了天際。烏雲之中電閃雷鳴。。猶如世界末日一般。。

「果然是神的力量。」管理員抬頭望著天空,露出了羨慕之色。

「爆~」一拳對這神柱擊出。好像蛟龍出海一般。勢不可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天賜的這一拳之上,大家都很想知道,天賜的這一拳威力到底能夠在神柱之上排名第幾。

轟~~~隆隆~~好像整個神柱都開始了抖動,總之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強烈的能量波動。。這股能量波動足足持續了好久才逐漸消失,伴隨著天賜一招結束,天空也是慢慢的恢復了明亮。。

「什麼。。竟然如此。。恐怖。。」老者震驚了。。而大家很想知道這一拳的威力到底如何。。都期待著老者接下來的回答。。

「不知道前輩,在下的這一拳能夠排到第幾。」

「排名神柱榜第六。」

「什麼?」楞了,所有人都愣住了。沒想到眼前這位看似年輕的天賜,實力確實如此的恐怖如斯,尤其是那位先前和天賜發生衝突的大漢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久久不語。

「前輩。。在下想知道。神柱榜第六,實力處於什麼境界。」達到了神境。。區分自己的實力就有些困難。畢竟神境強者就那麼多。況且神境強者之間很少發生戰鬥。根本很難猜測自己如今的實力。

「神柱榜第六。神境三階。」院長的宣布,再次令眾人心跳加速。天賜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比擬的了。對他們來說,天賜是真正的神,站在大陸金字塔上的頂尖人物。。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在勢力公會管理員的帶領之下,天賜很快就完成了勢力登記,而另一邊神閣的基地已經在建造當中,以地精族超強的建造功底,相信用不了多久的時間,便可以竣工。W/class12/1.html爪子向著天賜探來,周圍死亡之氣也是非常的濃郁。攻擊的覆蓋面積極廣。顯然準備同時解決掉天賜和火鳳。

一時間天空之上便產生了一場大戰,惡魔男子與天賜的戰鬥是非常激烈,身影在空中不斷的閃現,而每一次閃現,那一處的空間都會爆裂開來,而隨後就是一場大爆炸。戰鬥依舊持續著。天賜的臉色也是越來越凝重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