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年兒,去幫姐姐拿把剪刀來。」

沈年華咻的一聲就跑進了廚房,不一會兒就拿著剪刀跑出來了。

「姐姐,拿剪刀是要做什麼?」

「姐姐現在要把這些挑出來的好枸杞干,剪碎!」

沈月容說著就上了手,開始了剪碎枸杞乾的工作。

她拿起一顆枸杞,用剪刀剪成細小的塊狀。

沈年華看明白了姐姐的操作,又奔向了廚房。

他也拿了一把剪刀,坐在姐姐身邊,幫忙剪起了枸杞干。

等姐弟倆把枸杞剪的差不多了,沈月容把酒罈子打開,一股子濃厚的酒香味飄了出來。

這個時代的酒,度數雖然很低,但是聞起來是真香啊!

又不容易醉,又香,可不就喝起來千杯不醉了嗎?

她把剪好的枸杞一捧手一捧手的全扔進了酒里。

「姐姐,枸杞酒就是這樣釀的嗎?」

沈年華看著姐姐的操作,只覺得神奇。

就把枸杞往酒里一扔,這麼簡單枸杞酒就釀好了?這也太容易了吧。

沈月容蓋上酒罈子,轉過身對著弟弟:「枸杞酒就是這樣釀的,只是還需要一些時間,等釀好了我們再拿去賣。」

其實釀枸杞酒買燒酒最好,可是村裡沒有燒酒賣,去鎮子太遠了,而且太貴了。

身上就三吊錢,都買了燒酒也買不了多半壇。

到時要是釀不出來或者賣不出去就虧大了。

這高粱酒倒是不錯的選擇,又便宜又實惠,雖然沒有燒酒的口感那麼順滑,但是香味聞起來卻不差的。

鎮上的普通居民也大多喝的都是這平價實惠的高粱酒。

姐弟倆又費勁把放好枸杞的高粱酒搬進屋裡,嚴嚴實實的蓋好。

一點酒的味道都飄散不出來,放在屋子的角落裡。

「年兒,你就等著姐姐賣了酒,送你上學堂!」 還在山上摘枸杞的林沐秋滿身的狼狽,臉上卻掛著得意的笑容。

這倆賠錢貨今天怎麼沒來摘枸杞?

我對你動了心 肯定是害怕了,這幾天臭丫頭明顯老實了很多。

再厲害也就是一個十四歲的小丫頭,跟我斗,還嫩了點。

林沐秋心裡十分得意,抗著裝滿的布兜就興奮的下了山。

昨天摘的,再加上今天的,晚上好好晾一下,明天上午再好好曬半天,明天下午就拿去賣。

一斤五十文,這裡加上昨天的怎麼也能有個十斤八斤的。

一想到能賣好幾吊錢,林沐秋不自覺的哼起了不知名的調子。

一時間,如公雞叫般的嗓音,回蕩在山上。

林沐秋到家發現姐弟倆還在家裡,沒有在曬枸杞。

她興奮的把家裡的竹簸箕都拿了出來,把一大兜枸杞一股腦的倒了出來。

「哎呦,今天好累啊,就摘了這麼一點枸杞。你們姐弟倆今天摘了多少啊?」

林沐秋一臉的得意,假裝詢問著姐弟倆。

沈年華嘟著嘴走開了,沒有搭理林沐秋。

「我們今天沒去摘枸杞。」沈月容淡淡的回答。

「呦,這才剛剛賺了一點錢,就開始躲懶了啊?」

林沐秋嘴裡嗤的一聲,臉上露出鄙夷之色。

「你們姐弟倆命真好,有人養著。哪像我這麼命苦,只能辛苦的摘一天枸杞,指望著明天晒乾了賣個幾吊錢的。」

沈月容沒有再搭理林沐秋。

林沐秋要是願意好好摘枸杞,在家的時間少一些,也能少給自己找麻煩。

藥材鋪也需要枸杞,一舉兩得。

林沐秋看沈月容姐弟倆都沒在搭理她,她就轉頭開始曬枸杞了。

她用大粗手指一把划拉過去,枸杞就分開了一些。

如此反覆幾次,她就打算不管了。

反正曬一曬就得了,這麼小的枸杞一個一個弄,得弄到什麼時候。

「你這枸杞曬的時候要鋪的均勻些,不然會曬不幹的。」

沈月容勸林沐秋,她本來不想開口,又擔心林沐秋曬的不好,影響藥材鋪使用。

「你是怕我摘得多,搶了你的生意吧?切!」

林沐秋一臉的嘚瑟,瞟了一眼沈月容。

「還找什麼借口說我曬不幹?枸杞這麼小小一個怎麼曬不幹?你個爛心肝的,就見不得我好。」

說完林沐秋就扭著肥大的屁股出門準備去接沈京了。

臨走前還不忘說一句:「你們兩個爛心肝的,不要碰我的枸杞,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沈月容看著林沐秋的背影,搖了搖頭,無奈的長嘆一口氣。

轉天一大早,林沐秋把竹簸箕搬出來曬枸杞,然後就又急匆匆的去了山上。

沈月容看林沐秋走了,就招呼弟弟幫忙,把酒罈子搬了出來。

屋子裡的溫度稍低,在院子里溫度高些。

這樣枸杞也就能更快的跟酒融合在一起。

姐弟倆把酒罈子放在了院子的角落,拿稻草稍微掩蓋一下。

「姐姐,我們今天要做什麼?去賣枸杞嗎?」

這兩天不去摘枸杞了,之前摘的枸杞也都晒乾了收起來了。

酒也泡著了,忙活了幾天,突然無所事事了,他反倒有些無所適從。

沈月容想了想,好像也沒什麼事要做了,現在就是靜等酒泡好。

離家去玩她又不放心,畢竟這一罈子酒可是一弔子錢買回來的。

「年兒,今天不去賣枸杞了,我們的枸杞都留著釀酒,姐姐今天教你識字好嗎?」

沈月容蹲下來,跟弟弟視線平行,一臉笑容的對著弟弟。

「好啊,好啊!我去拿木棍。」

沈年華小雞啄米般的點著腦袋,上次學會寫名字了,今天姐姐會教點什麼呢?

他越想越興奮,姐姐真的是太棒了!

「年兒,姐姐今天教你寫筆劃。」

沈月容決定從最基礎的教起,弟弟上次學名字雖然挺快,但是筆劃比較亂。

不按筆劃順序寫字,不僅會影響字的工整美觀、,還不利於他記憶字形。

「姐姐,什麼是筆劃?」一旁的沈年華撓著腦袋,筆劃是什麼東西?

「年兒你看,這是點、橫、豎、撇、捺、提。」

沈月容一邊說著,一邊在地上寫出了這幾個筆劃。

「姐姐教你的字,都是筆劃組成的,你學會了這幾個筆劃,這樣字就能更漂亮了,你也能更快的記住新的字。」

「姐姐,真的嗎?我要學,我要學。」

沈年華聽到能寫字漂亮,還能更快記住新字,很高興。

他以前都是按著樣子畫出來的,很費勁,容易記錯。

「比如這個大字,就是橫、撇、捺。」

沈月容一邊說著,一邊拿木棍在地上慢慢的寫下了大字。

一旁的沈年華看的目不轉睛,嘴裡嘟囔著些什麼。

「年兒,你來試試。」

沈月容握著弟弟的手,帶著弟弟一邊寫一邊念著「橫、撇、捺,就是一個大字了。」

求知慾爆棚的沈年華讓姐姐帶著寫了一次,就再也不讓姐姐帶著了。

他蹲在姐姐旁邊,認真的看著姐姐教的新字,自己像模像樣的寫了起來。

是學的比較快了,比以前方便記憶多了。

姐弟倆就這麼一個認真教,一個認真學,不知不覺林沐秋都從山上回來了,姐弟倆還在牆角寫寫畫畫。

這姐弟倆怕不是瘋了吧?成天的地上寫寫畫畫,也不知道想幹嗎?

林沐秋瞥了他們一眼也沒有空說些什麼。

她今天這麼早回來是來翻曬早上搬出來的枸杞的。

她今天早上上山就一直惦記家裡的枸杞,怕曬不幹,這才比往常早下山來了。

「姐姐,我學的快嗎?」

沈年華在又學了一個新字后,一臉興奮的看著沈月容。

「年兒這麼聰明,當然快了,等你上了學堂,一定是班上學習最好的!」

沈月容一臉寵溺的誇著美滋滋的弟弟。

什麼?上學堂,這丫頭瘋了吧。

「上什麼學堂?你們兩個賠錢貨是嫌我們家不夠窮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