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師尊讓我帶他向師叔您問好,並且告訴您,等處理完此處事情,要您去九霄閣一趟,老祖宗要見師叔,」木魴恭敬道,

眾人聽到此處,頓時瞭然,卻掀起了更大的波瀾,

「天哪,這林浩什麼時候拜入神農老祖宗門下了,這可是轟動秦界的消息啊,」

「是啊,我說秦皇怎麼會封林氏為王姓,賜下府邸,當時為此事,一眾大臣還上表秦皇聲稱不公,秦皇未曾給出解釋,便將那一眾大臣罵了出來,不想竟是為此,」

「這林家要逆天嗎,」眾人你言我語,難言心頭震驚,

「我稍後便會去九霄閣的,此次干預決鬥也是我的過錯,但情況危及,我也替林俊認輸了,」林浩看向激動莫名的林俊,笑道,「此番比試,可有賭注,」

「一千涅槃丹,」木魴道,

「嗯,這裡是倆千涅槃丹,李嵐道友,你看此事揭過可好,」林浩隨手拋出一個儲物袋,對李嵐說道,眼底卻有一抹寒光閃爍,

在看到林浩眼底寒光的瞬間,李嵐臉色大變,這一刻他就彷彿兔子看到巨龍般的感覺,蹬蹬蹬,李嵐連續後退三步才止住身形,大口喘息,但那儲物袋卻依舊落向他的掌心,

「砰,」

就在儲物袋就要接觸到李嵐掌心的剎那,一道青光閃過,竟將儲物袋劈飛出去,狠狠砸向林浩,

林浩微驚,不著聲色的收回儲物袋,眼神冰冷的看向李嵐身側,

「不用林浩小友破費了,我李家這點涅槃丹還是有的,」在李嵐身旁,一道身著黑色道袍的人影緩緩出現,竟是李家族長,

李家族長看到林浩雙眼頓時寒光大盛,眼中閃過一抹不敢置信,在他感知里,林浩竟達到了返虛境前期,

「這怎麼可能,這小子才多大,」

李家族長瞬間感到驚悚,通體發涼,心中殺意前所未有的爆發出來,這林浩的進境太恐怖,將來誰還能壓制他,

「原來是李家族長,近來可好,」林浩淡然道,眼底的殺意含而不露,

「好,好的很呢,想不到林浩你還好好的,我還以為你死了呢,若是你死了,很多人恐怕也會跟著陪葬的,」李家族長寒聲道,

聽到李家族長話語中的意思,想到最近李家對林家的打壓,林浩心中一片冰冷,他冷哼一聲並未說話,

可就在這時,林俊臉色卻突然發黑,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漆黑的鮮血,那鮮血碰觸到角斗場的地面上,立刻腐蝕出一個大坑,

林浩大驚,瞬間來到林俊面前,澎湃的元力沖入林俊身體中,將那暴動的毒素壓制,但那毒素也是詭異的很,在林浩霸道的力量進入后,立刻潛伏起來,並未與林浩硬抗,絲毫不給林浩為林俊療傷的機會,

「好厲害的毒,」林浩喃喃,轉身看向李嵐,殺意轟然爆發,吼道,「把解藥交出來,」

李嵐受到林浩的殺意衝擊,臉色蒼白,竟剎那間心神失守,跌落在地,

「廢物,」李家族長看到李嵐的樣子,抬起腳將他踹到一邊,冷聲道,「林浩,剛才比斗你已然違規,如今我李家更是沒有為林俊解毒的義務,」

林浩怒吼上涌,寒聲道:「你要如何,才肯把解藥交出來,,」 李家族長雙目驟然一縮,翻手取出一晶瑩玉瓶,通過玉瓶,可以看到裡面有一團通體紫黑的東西在不停蠕動著,竟是一個活物,

李家族長將玉瓶拋向空中,隨後探手抓住,戲耍道:「這就是那屍神之血的解藥,」

林浩眉頭上揚沒有說話,而是死死盯著李家族長手中的玉瓶,似乎在辨別那解藥的真偽,

「那解藥應該是真的,」潛伏在林浩身體中的小石頭此時突然傳音道,「屍神之血是採用特殊的手法將上古大能之輩的屍體祭煉后,凝出幾滴具有強烈屍毒的血液,被稱為屍神之血,這屍神之血是魔煞之人常用的劇毒,可以塗抹在的特殊法器之上,使其具有強烈的腐蝕性,這類兵器成為屍神之兵,欲解屍神之毒,只能用屍神蟲,便是那玉瓶中的東西,」

林浩暗地點頭,卻依舊沉默不語,

看到林浩不說話,李家族長玩味道:「怎麼,怕我騙你,若是你答應我一件事情,我可以先給那小子解毒,嘿嘿……區區一個林俊還不放在我眼裡,」

「說,」林浩冷聲道,

「你我再比試一場,生死不論,不管輸贏,我都可以先替那小子解毒,」李家族長眼中凶芒大盛,毫不掩飾的露出了對林浩的殺意,「小子,殺我李家那麼多弟子,該到你償命的時候了,」

林浩看向李家族長,面色陰沉,看來這李家族長認為吃定自己了,

林浩摸了摸鼻樑沉思,李家竟是與魔煞有關聯,這李家族長莫非手中有大兇器不成,但自己雖然表面上是返虛境前期的修為,但自己不管是肉身還是手段,都不是普通返虛境可比的,

可以說天仙以下,我林浩都無懼,

「好,我今日便給你一個殺我的機會,」林浩笑道,

「不……不行,堂弟,我林俊死不足惜,你不能啊,」林俊掙紮起身,其面目扭曲卻是露出堅決之色,

「師叔,這李家族長李孤寒,當年也是聲名顯赫之輩,在返虛境巔峰已經多年,深不可測,還請三思啊,」木魴見林浩應下李孤寒的邀戰,他眼皮一跳連忙勸說,這小子可是九霄閣的小祖宗,若是在自己面前出個什麼差錯,自己就是死傷八百回也不能贖過啊,

「無妨,我心意已決,開啟角斗場吧,」林浩擺手道,

木魴焦急想要繼續勸說,但他看到林浩的神色,暗嘆一聲,一邊安排角斗場,一邊迅速上傳,想要讓其師尊定奪,

「好,好,好,,」李孤寒想不到林浩真的應下了,不由大喜,撫掌笑道,「不愧是我昊陽城的天才,有氣魄,有膽氣,老夫佩服,」

「廢話真多,還不療傷,」林浩冷冷道,

「若是你小子事後反悔,又當如何,」李孤寒遲疑道,

「想不到堂堂李家族長也是如此婆媽之輩,如今看台上十幾萬修士,眾目睽睽,我林浩豈會學你李家,干那食言之事,」林浩大笑道,

「哼,只會呈口舌之利的小輩,」李孤寒大怒,狠狠一握掌心的玉瓶,砰的一聲,玉瓶碎裂,其中紫黑事物驀然輕顫,化為一個怪異的小蟲,血色羽翼展開在空中懸浮,露出懼意,驚呼四顧,

「去,」李孤寒對著林俊一指,那小蟲化作一道黑芒,來到林俊面前就要向他的身體鑽去,

林俊大驚,掙扎的閃躲開來,

「小子,不想死就給我老實點,」突然,李家族長右手抬起虛空再次一握,林俊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動彈不得,而那黑色小蟲也是嘶鳴一聲鑽入林俊的手臂中,消失不見,

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膽寒,想不到以林俊涅槃七重天的肉身,竟被屍神蟲極為輕易的洞穿肉身,

林浩料定李孤寒的目標是自己,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耍什麼花樣,所以之前沒有出手,而是神念探出,仔細感應著林俊體內的變化,

在林浩感知里,屍神蟲進入林俊體內之後,竟極為輕鬆的找到了屍神之毒的藏身之地,不出片刻功夫,便把林俊體內的屍神之毒吞食一空,

「噗」的一聲,屍神蟲破開林俊的皮膚鑽出,向李孤寒飛去,

看到屍神蟲,林浩露出興趣,手臂前伸,其手掌瞬間暴漲,握住屍神蟲攝到身旁,

李孤寒看到屍神蟲被抓,他非但沒有絲毫反對的意思,臉上反而露出冷笑,

「老大,這屍神蟲在吞食屍毒之後,會具有強烈的攻擊性,小心一點,」小石頭適時傳音,

「好奇異的蟲子,」林浩將瘋狂噬咬自己肉身,卻一直未曾破開林浩皮膚防禦的屍神蟲拿到近前,仔細觀察,他發現這屍神蟲體內的構造極為特殊,

此時,站在不遠處的李孤寒雙眼微眯,右手隱藏在秀袍之中,暗自掐動法訣,以只有他能聽到的聲音興奮低呼道:「爆,」

「砰,」

就在李孤寒低呼聲中,林浩手中的屍神蟲,黝黑的目中露出瘋狂,身後雙翼以不可思議的頻率高速震動,隨後轟然爆碎,化為一股血色霧氣,沿著林浩的鼻孔鑽入他體內,

「堂弟小心,」

「師叔,,」

「什麼,這李孤寒好卑鄙,」關注林浩的無數修士齊齊驚呼,一片嘩然,

李孤寒卻是連連冷笑,揚聲無辜道:「我的寶貝脾性本來烈了一點,這林浩私自攝拿我的寶貝,也不能怪我啊,看來用不著比試了,」

話落,李孤寒看都不看林浩一眼,轉身欲要離開,臉上瞬間湧現出狂喜之色,甚至都忍不住放聲大笑,難言心頭的激動,

「李孤寒,你要去哪裡啊,莫非認輸了不成,」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李孤寒耳邊炸響,使他的腳步驀然一頓,迅速轉身,臉上有了不敢置信之色,

「這不可能,屍神蟲的毒素,豈是你一個剛剛進入返虛境的小輩可以抵擋的,」李孤寒看到林浩的樣子,失聲驚叫,作為屍神蟲的主人,他可知道這蟲子的威力,非肉身強大的修士不能抵抗,

「一個蟲子而已,」林浩冷笑連連,驀然爆喝,「滾出去,」

聲音如雷,在所有人耳邊炸響,下一刻,一道血霧驚恐的從林浩身體中鑽出來,重新凝聚成紫黑小蟲的模樣,驚懼逃竄,

「想走,」林浩起手手掌隨意一拍,

巨大的力量撕裂空氣,直接出現在屍神蟲面前,將其生生震成漫天血霧,但這屍神蟲依舊未曾死去,掙扎的想要重新凝聚肉身,

「死,」

林浩冷喝,掙扎的血霧居然猛地一顫,徹底崩潰開來,

「林浩,你敢殺我的寶貝,」

李孤寒發現徹底失去了屍神蟲的聯繫后,勃然大怒,返虛境大圓滿的修為轟然爆發,宛如颶風般狂暴的向林浩轟然壓去,

「轟,」

但這颶風威壓剛剛成形,卻被突然出現的一股宛若天地都要沉浮的威勢驀然降臨,籠罩整個角斗場,將李孤寒的威壓生生震散,

李孤寒臉色陡然一白,竟是受了不輕的傷,他死死盯著角斗場的虛空,臉上露出極端凝重和驚恐的神色,

「哧啦,」

空間撕裂的聲音響起,只見角斗場的虛空突然裂開,從中傳出一聲獸吼,接著邁出一頭巨大的黃金獅子,其上站著一名魁梧的中年修士,他渾身覆蓋著猙獰的黃金甲胄,透出無盡的威嚴,赫然是曾經救下林浩的熾羽戰神,

「我等拜見熾羽戰神,」

數萬修士認出熾羽戰神后,匍匐跪拜,但大部分修士都彎腰行禮,露出疑惑,「這熾羽戰神來角斗場是為了什麼,莫非要阻止林浩與李孤寒的比斗,」

「李孤寒,看來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我讓你動手了嗎,」熾羽戰神冷冷掃視李孤寒呵斥道,同時,恐怖的威勢壓的李孤寒宛若怒海波濤中的一葉扁舟,努力掙扎,

「晚輩,晚輩不敢,」

李孤寒艱難的回答著,眼神卻是瞥向一臉笑意的林浩,心中的憋屈別提是什麼滋味了,但李孤寒不愧是李家族長,片刻之後,他面目猙獰,努力掙扎著吼道:「熾羽戰神,剛才林浩已經與我達成共識,我為林俊解毒,他便與我斗一場,您也無權強行干涉,」

「哼,」熾羽戰神對李孤寒的反抗極為不喜,他冷哼一聲,緩緩道,「誰說我要阻止你們的爭鬥了,」

「什麼,您來不是阻止我們爭鬥的,您是……」這回輪到李孤寒疑惑了,

「你與林浩的比斗,陛下知曉后,特地批准你們在洪荒角斗場比斗,陛下等眾多大人都會前來觀戰,」熾羽戰神說完,對還在發愣的木魴道,「速速去準備吧,」

「是,」

木魴一個機靈,連忙退下去開始準備了,但他心底依舊震驚不已,想不到他僅僅是向自己師尊傳訊,竟引起秦皇的關注,而且那可是洪荒角斗場啊,足有千年沒有啟用了,

看台上的眾多修士也是在一片嘩然中,被強行趕出角斗場,因為洪荒角斗場的開啟,極為繁瑣,需要對整個角斗場進行調整,

此時亦是陷入疑惑中的李孤寒身體突然一僵,耳邊響起了玄華老祖的聲音:「寒兒,稍後我會帶三位使者前去為你助陣的,這次不管動用什麼手段,一定要將那小子擊殺,神魂俱滅,若是如此還不能將其擊殺,我便活活颳了你,,」 僅僅是瞬間而已,整個昊陽城暴動了,眾多勢力都難以平靜,這麼多年來,有哪一場比斗能夠令秦皇強行干預,這足以顯示出秦皇對倆人的重視,還有這一場比斗的輝煌,

「蠻荒角斗場,」

同一時間,許多人露出疑惑,心中驀然一動,不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為何從沒有聽說過,

唯有那些擁有古老傳承的大族和勢力之人才心中巨震,心中凜然,

「蠻荒角斗場,那是為仙人準備的戰場,」一位老者低語中從古老的府邸中醒來,走向角斗場,他要去一觀,想看看到底是何種戰鬥,能夠令千年封塵的蠻荒角斗場開啟,

「能夠在蠻荒角斗場中戰鬥的,是一種榮耀,這蠻荒角斗場從上古時期便出現了,每一次開啟,無不象徵著亂世的到來,秦皇竟如此就開啟了蠻荒角斗場,難道他要表達什麼嗎,」無數強大的氣息在聽到這條訊息的時候開始覺醒,喃喃自語,「不管如何,這場比斗一定要去觀看,」

在全城震動的同時,皇宮中又傳出話語:「以後蠻荒角斗場會長期存在,凡是超越極境的天才,都可以在此比斗,凡是能夠勝出的,都將得到秦皇的豐厚獎勵,凡是被秦皇看中的少年,都有機會進入古荒境中的獲得天大的造化,」

這一個聲音傳出,立刻又引起了巨大的波瀾,特別是提到「古荒境」,很多人都眼睛火熱,因為那古荒境乃是整個秦界最神秘的所在,沒有人知道裡面有什麼,凡是進入的修士走出后,對古荒境中的事情決口不談,

然而進入古荒境的修士無一不是天賦最強大的生靈,走出后,進境恐怖,日後成就輝煌,那古荒境絕對是最頂級的造化之地,一時間,所有的人都震驚不已,可以預料,日後必定有無數天才在荒古戰場中的征戰,碰撞, 腦中帝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