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居然是自己人下的手!」

瞭望者314號非常憤怒,當即向三十六天裁判所提交了訴狀。

南木正在集中精力解決虞城神光宮麗華上神的事情,就將訴狀擱置一旁。

最後由於時間拖得太久,許多證據都消失不見而不了了之。

……

「醒了?」

夏洛奇睜開了眼,發現自己躺在無邊的荷葉蓮香的小船上。

旁邊一女子正是霓裳,一臉的關切。

「他醒了?」

船首月娥走來問道。

「這裡是哪兒?」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祕密 「木星啊,我家,你來過的,怎麼樣,荷花香不?」

「沒想到吧?」

月娥端過來一杯蓮子羹喂夏洛奇。

「怎麼回來了?」

「沒事啦,大家都說要來木星玩會,於是就過來了啊!」

月娥親切溫柔的說道。

「哦,是嗎?」

「圖拉姆星那邊怎麼樣了?」

「嗯,班儂他們一直在調整軌道參數,圖拉姆星地表還不適合生存,大家呆在地下煩悶,就提議來我們家做客。」

月娥娓娓道來。

「原來如此,黛麗絲她們呢?」

「她們此時應該在第三層颶風紅斑眼那裡玩耍,好像在賭誰能在颶風中堅持的久些。」

「我來這裡多長時間了?」

「快兩個星期了。」

「天啊,我竟然睡了兩個星期?」

「對啊,大家都覺得你是『覺主』呢!」

月娥與霓裳咧嘴樂。

夏洛奇看見霓裳那清秀娟美的笑臉,不禁心下一動。 「夏大哥,你喜歡這片荷塘么?」

霓裳忽然開口問道。

「嗯?」

「喜歡啊,木星四周全部是颶風,能在如此狂暴的颶風中有這樣的安靜美景實在難得。」

夏洛奇坐起來,抬眼看那高過頭的一望無際的田田荷葉。

「空氣真好聞。」

夏洛奇忍不住伸手擴胸,扭扭脖子,伸直腰板。

乾脆站起來輕輕一躍,站在一片翠綠的荷葉上面。

「夏大哥看來是真的恢復了。」

霓裳道。

「下來吧,剛恢復的,就不要動用元力了。」月娥溫柔的對夏洛奇說道。

「哦,好的,你的話我聽。」

夏洛奇輕輕跳下來,落在船首。

一身白衣,半黑半白的長發,瀟洒之極。

「今年不知怎麼了,荷塘里的荷花開得特別艷麗,又多又好看。」

月娥道。

「姐,你還記得父親曾說過,有一天他不在世了,這些荷花都會凋謝。」

「嗯,父王好像是說過。」

「看來他老人家現在肯定沒事。」

「不然這些荷花怎麼會開得如此茂盛呢?」

夏洛奇心中不禁一陣悲傷。

他不敢告訴月娥與霓裳真相。

他也寧願霓裳剛才說講是真的。

他希望十方帝君憑藉混沌境的實力能夠從那湮滅黑洞中成功逃生。

如果這些荷花是他生命的象徵,那麼夏洛奇相信,十方帝君還活著。

既然如此,就不必告訴月娥與霓裳那令人悲痛的噩耗了。

夏洛奇剛想到此處,滿塘的荷花突然開始枯萎。

極其突然,意想不到。

但上千畝的荷塘那些嬌艷清秀的花朵全部凋零了。

「父王!」

月娥大喊一聲。

「爸爸!」

霓裳也跟著大喊。

喊聲在空蕩蕩的水面上傳出去,沒有任何回應。

夏洛奇明白了,到此時,十方帝君的真靈才徹底耗散。

這得多強大的修為才能做到呢?

足足兩個星期後,與真靈聯繫在一起的靈物荷花才凋謝。

夏洛奇明白了,十方帝君之所以堅持這麼久時間,就是想告訴夏洛奇一定要善待他的兩個女兒。

夏洛奇怎麼能不明白這一點呢。

十方帝君維持真靈不滅長達兩個星期的動力在於對女兒深切的愛與牽挂啊!

夏洛奇很少會流淚,這次他忍不住要哭了。

「喂,別給我丟人了,哭什麼哭?」

飛天雲豹忽然在精神元丹內海沙灘上抬頭對夏洛奇說道。

「豹兄,有何見教?」

夏洛奇心靈一動,飛天雲豹開口說話,必定有中!

「嗯,就知道這樣的結果會有人難受。」

「幸虧我早就留有後手。」

「拿去吧,他的一絲真靈。」

飛天雲豹千掌托住一粒蓮子遞給夏洛奇。

夏洛奇一看頓時大喜。

禁慾總裁,真能幹! 「多謝豹兄!」

「別謝我,這些都是你以後要學習的東西。」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說完,飛天雲豹繼續睡覺去了。

夏洛奇激動的托住這一粒蓮子,將它扔進千畝荷塘中。

不一會兒,那些剛剛凋謝的荷花、枯萎的荷葉又全部復活了。

「咦,爸爸沒事了!」

霓裳破涕而笑。

「嗯,父王一定沒事的。」

月娥也抹掉臉上的淚水。

「你們都盼著父親沒事這就對了。」

那些復活的荷花荷葉憑空凝聚出十方帝君的臉龐。

充滿生機的模樣,看著月娥與霓裳,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慈愛。

「臭小子,答應過我的話要做到。」

「嗯,我會儘力的,伯父。」

「好了,月娥、霓裳,我需要閉關修鍊,沒事不要打擾我。」

「多跟著你們的夏大哥四處歷練歷練去。」

「月娥還好,霓裳,你不要耍小姐脾氣,聽到了么?」

「有什麼事情多問問你們的夏大哥。」

風荷之上的十方帝君虛像很快就散了。

化作星星點點的綠色光芒撒入河面。

這粒蓮子真靈自然是飛天雲豹施展歸元掌后隨後採擷的。

十方帝君的本體乃是荷花,他是由荷花修鍊成神的高手。

所謂十方,第一方就是植物能,其次是生命能。

後來進階后,修習土元素與火元素等等。

由於修習風元素遇到巨大的阻礙,十方帝君乾脆在木星上建立了自己的府邸。

如此結局,夏洛奇自然鬆了一口氣。

不然心中會長久的慚愧。

如此大恩,夏洛奇豈能不報?

儘管是自己先救的十方帝君,可十方帝君替他擋那一劍時,夏洛奇的心還是充滿了感激。

夏洛奇就是不能欠別人的,別人欠自己的還好說。

但欠了別人的心裡怎麼都不好意思。

更何況還是以命相救。

夏洛奇忍不住緊緊將月娥、霓裳兩人摟在懷裡。

「以後我來照顧你們。」

夏洛奇的心變得滾熱滾熱的。

「算了吧,還是讓我們來照顧你吧!」

月娥與霓裳兩人眼中充滿了淚水,掙脫出來打趣道。

「好,好,我們互相照顧,這樣行了吧?」

「就像一家人那樣,可以嗎?」

夏洛奇從這一刻起,真的將月娥與霓裳兩人當做了自己的姐姐妹妹了。

「喂,你醒啦?」

黛麗斯與青藤等人從颶風眼穴那裡玩耍回來。

看見夏洛奇能站起來了,不由寒暄。

「嗯,自然恢復了。」

「你們怎麼樣,誰贏了啊?」

「自然是我贏了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