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就你這垃圾實力,我還能靠你嗎,不自救只有死路一條。」惡靈繼續罵。

拉到傷勢,她輕聲咳嗽起來。

「都是我的錯,給你添麻煩了,我保證以後好好修鍊,不給你添麻煩。」

葉雄認錯之後,這才走過去,撕的一聲將她肩膀的衣服撕掉。

「你幹什麼?」惡靈連忙躲開身體。

「給你療傷,你這肩膀上傷不治怎麼行?」葉雄回道。

「不用你治,我自己會來。」惡靈的臉沒來由地紅了,堅決不同意。

葉雄刷地站起來,怒道:「這是我老婆的身體,我從頭到腳不知道看過多少遍了,你還跟我羞澀?」

「你提醒我了,這是你老婆的身體,我先睡一會,讓她醒來。」

惡靈著,就要閉上眼睛。

「唉,你等一下。」

葉雄連忙搖晃她的腦袋。

「你搖什麼,會搖死人的知不知道,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快死?」惡靈怒道。

「現在不能交換,先把傷養好再。」

「捨不得你老婆來承受這痛苦?」

快穿之主角光環粉碎機 「心怡的意志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承受不了這種痛苦。」

葉雄不想在這時候讓她們交換靈魂,他不忍心看到老婆承受痛苦那模樣。

「敢情你老婆是人,怕疼;我就不是人,不怕疼?」惡靈黑著臉。

娛樂之女神收藏家 「你是千年老妖,噢不,千年大神,毅力甩她幾百條街,這疼算得了什麼。」

葉雄呵呵地賣笑,那怕對千年老妖再不滿意,他也得賠笑啊,不然她把老婆放出來受罪,那他得心疼死。

「不叫她出來也行,答應我一個條件。」

「一年不跟老婆過夫妻生活是吧,沒問題,我答應你。」

這種時候,葉雄決定什麼都先答應下來再。

惡靈白了他一眼,這才道:「是另外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葉雄問。

「療傷的時候,別胡思亂想,不能有任務不敬的舉動。」惡靈提出要求。(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這都什麼時候了,她還在擔心這個,難道這種時候自己還有心思旖旎?

葉雄毫不猶豫就答應了,把她肩膀上的衣服撕下來,露出傷口。23US.更新最快

這一劍刺在左胸上面,貼著那文胸刺過去,必須要把文胸脫下來縫針。

這原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楊心怡這兩座山峰,葉雄不知道爬過多少次。

哪知道他剛把手繞到惡靈背後,伸進衣服里準備解除文胸扣子,惡靈臉色大變。

「你幹什麼?」

「解開啊,不解開怎麼治傷。」

「不能解。」惡靈斷然拒絕。

葉雄急了,都傷成這樣,還不讓冶,她到底有沒有把自己老婆身體當一回事?

「今天你不解也得解,這是我老婆的身體,你沒有資格擔誤。」

葉雄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把背後的扣子解掉。

「你找死,我跟你拼了。」

惡靈大怒,正想動手,可惜身體軟綿綿,一力氣都沒有。

「你敢脫下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話還沒完,葉雄已經將她的文胸脫下來,左邊山峰完全暴露。

惡靈快崩潰了,如果她此刻有半力氣,肯定一劍把葉雄殺了。

現在她沒半力氣,只能咬牙切齒瞪著葉雄,如果目光能殺人,葉雄已經千瘡百孔。

葉雄彷彿沒看到她的眼神一樣,從身上掏出兩瓶葯,一瓶是消毒的,一瓶是止血的。

神級美食家 消毒,止血,敷藥,縫針,整個過程他都崩著臉,沒有一句話,沒半褻瀆之意。

惡靈開始還非常憤怒,到後來索性任由他動手,自己閉上眼睛。

反正已經被看到,現在再反抗也沒用。

縫針的時侯,葉雄縫得很慢很細,力求做到完美。

「你到底好了沒有,還要多久?」惡靈終於忍不住罵道。

「快了,再等一下。」

身體是他老婆的,哪怕留下一疤痕,他都心疼得要命,怎麼可以馬虎大意。

惡靈只好閉上眼睛,繼續等待。

突然,她發現身體除了疼痛之外,還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縫針的時候,葉雄的手不可避免碰到她的胸,那裡恰恰是她身體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惡靈的臉火辣起來,她的視線不由自主落到葉雄那認真的臉上,他此時的認真態度,彷彿在做一件最精美的禮品一樣。

她突然覺得,這傢伙似乎挺愛他老婆,並不像想象中那種花心的人渣。

半晌,終於把傷口處理好,葉雄這才鬆了口氣,擦了下額頭上的汗。

「咱們快離開這裡,找個地方養好傷,不然被那三位傳承者找到就麻煩了。」

葉雄俯下身去,準備將惡靈背走。

「你幹什麼?」

「背你啊!」

剛才已經被他弄的吃虧,這次惡靈打死也不想再被背了。

「我先睡會,讓你老婆醒來。」

「等等,還有多疼?」葉雄連忙問。

「疼不死人。」

惡靈窩了一肚子火,自己幫這混蛋渡過危險,為他受那麼重的傷,他心裡一直惦記著他老婆,從來就沒問自己一句,這是男人嗎?

她坐在地上,索性閉上眼睛睡覺。

只是窩了一肚子火,她怎麼也睡不著。

葉雄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將她放到背上,飛快地離開。

此刻不宜久留,再呆下去,被龍隱寺的傳承者找到就麻煩大了。

下山之後,輾轉幾趟車子,葉雄最後找了處安靜的旅館住下。

龍隱寺後山,崩塌的寺院後面。

三名傳承者圍在掃地僧身邊,急得團團轉。

掃地僧盤坐在地上,閉目打座,半晌才睜開眼睛,神情枯藁。

「師傅,你沒事吧。」中年和尚緊張地問。

「我沒事,不過這次動用元氣太多,估計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我年事已高,不比你們年輕人。」掃地僧目光落到三名傳承者身上,道:「戒空,戒律,你們兩個速速下山,無論如何,一定要把正氣果追回來。」

「師父,那你怎麼辦?」中年和尚戒空急問。

「有戒色在就行了,他雖然只有十三歲,照顧我的起居應該沒問題。」掃地僧。

「可是,那女的那麼厲害,我們怎麼是她的對手?」青年人戒律問。

「那女的也受了傷,短時間之內不可能那麼快好起來,所以你們要快。」

「她受了傷,我怎麼看不出來?」戒律奇怪地問。

「此女不但法術高強,行事還十分狠辣歹毒,你們遇到她一定要萬分心。」掃地僧叮囑。

「師傅,你先前不是這女的心地善良,是少有的仁慈女子,怎麼突然間又變成狠辣歹毒了?」戒空律奇怪地問。

「我也猜不透個原因,照理像她這樣的人不可能靠近正氣果,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此女有人格分裂。」

戒空跟戒色面面相覷,都聽得不太明白。

「反正你們以後見到她,一定要心。」

「師父你放心,我們這次下山,一定將正氣果奪回來,絕對不會讓佛門至高無上的聖物被奪走的。」戒律保證。

「戒律,你自在寺院長大,二十多年沒出去,外面的花花世界,你一定要守得本心,別沉淪了。」

「師公你放心,我一定會守住本心,不會犯錯的。」戒律保證。

「戒空,戒律就交給你,你一定要好好引導。」

「師傅你放心,我會的。」

叮囑一番之後,戒空跟戒律這才依依不捨地下山,追蹤葉雄蹤跡。

龍隱寺三百公里之外一座城市,某間賓館之內。

楊心怡躺在床上,幽幽醒來,突然左胸一陣劇痛傳來,疼得她禁不住哼了一聲。

「老婆,你醒了?」葉雄連忙跑過來。

楊心怡看了下胸口,發現上面綁著厚厚的繃帶,急問:「老公,這是怎麼回事?」

葉雄當下將情況了一遍,聽完之後,楊心怡頓時又是驚又是喜。

「這麼,磊山王已經被你給殺了?」

「多得惡靈,她以身犯險迷惑張成楓,偷襲得手,不然的話,我根本就殺不了他。」

「消除一個心腹大患,對於我們來這是一件大喜事。」楊心怡剛剛高興完,突然想起張成楓過的話,急道:「寶寶跟唐寧怎麼樣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我打電話回去過,唐寧接聽的電話,現在還很安全.張成楓似乎還沒向若琳下命令就被我們殺了。」葉雄說。

「真沒想到若琳會是那樣的人,我是一萬個想不到。」楊心怡掙紮起來,急道:「我還是擔心寶寶,咱們得抓緊時間回江南。」

「你現在這樣子,怎麼行動。」葉雄連忙阻止她,將她按到床上:「若琳現在還不知道張成楓死的消息,短時間不怕的。」

「可是我還是擔心。」

「你再休息一天,咱們明天起程,好不好?」葉雄勸說。

楊心怡點了點頭,只能這樣子了。

兩人在賓館住一天,第二天馬上趕回江南市。

回到江南之後,葉雄沒有馬上把楊心怡帶回家,而是先找個地方把她藏起來。

他奪取了正氣果,那些傳承者會不會過來找他討回正氣果,這很難說。

「要不,帶我去小喬那裡?」楊心怡突然說。

家裡不能住,公寓知道的人也多,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葉雄跟楊小喬築的愛剿。

「算了,我怕你不高興。」葉雄搖搖頭。

兩女是情敵,要是讓她們見面,非火星撞地球不可。

哪怕楊心怡真不在乎,可是不只是她一個人在用這具身體,還有惡靈那個千年老妖,那老妖婆對花心男人特別痛恨,要是讓她知道自己還有一個老婆,指不定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咱們還是先住酒店吧!」

葉雄決定帶楊心怡去住酒店,最理想最安全的莫於過華姐的名揚國際。

帶楊心怡去酒店之後,葉雄吩咐王童給自己安排一個房間,住了下來。

「雄哥,我都想死你了,咱們有時間一定要好好聚聚。」王童激動地說道。

葉雄改變了他的命運,這個大恩,他永遠無法忘記。

「以後再說,心怡在這裡住的事情,別跟任何人說起,聽明白沒有?」葉雄叮囑。

「華姐呢,也不能告訴她嗎?」王童問。

葉雄突然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跟華姐聯繫,現在去見人家,蠻尷尬的。

「她沒問起,就什麼都別說。」

「雄哥,我明白了。」

接下來,葉雄細細叮囑一番,王童這才出去。

葉雄走到楊心怡面前說道:「老婆,先在這裡住下,等養好的傷之後,咱們再回去。」

楊心怡點點頭,雖然她很惦記著寶寶,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根本照顧不了寶寶。

兩人正在閑聊,葉雄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樂兒,什麼情況?」葉雄接通電話,直接就問。

「主人,你家門口出現一名和尚,向門衛打聽你的下落。」安樂兒說道。

「多大年紀,就一名?」葉雄急問。

「就看到一名,年紀大約在二十二三歲左右,獃頭獃腦,迂腐不堪。」安樂兒說。

「跟門衛說別惹他,這傢伙是修真者,修為不一定比我差。」葉雄連忙吩咐。

「好的,我吩咐下去,但是他一直在這裡盯著也不是辦法,你難道連家都不能回?」

「讓我好好想想,應該怎麼對付他。」葉雄說完,掛了電話。

「怎麼了?」楊怡見他皺著眉頭,連忙問。

「龍隱院的傳承者來了,現在正在咱們家樓下守著。」

「就一名?」

「安樂兒說是青年那名,中年那名肯定在暗處躲著,這麼重大的事情他們不可能讓一名年輕的來辦。」

「咱們應該怎麼辦,我好想寶寶。」

葉雄坐在床上,雙手抱胸,細細地想著。

「咦,有了。」葉雄一拍大腿。

「老公,你想到辦法?」楊心怡連忙問。

葉雄當下將自己想到的辦法說出來,楊心怡聽完之後,臉忍不住就紅了,說:「這樣做,真的好嗎?」

「對付他,就要抓住其弱點,不坑他坑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