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少爺,走吧!」阿公輕聲道,他知曉,無論是帝皇還是嶺南王,都不會再為難傅然了。

傅然點頭,神色複雜,剛剛踏出一步,又停下,回頭望向帝皇,道:「草民住在醉香樓,帝皇隨時可以讓人傳喚。」

說完這句話,傅然離去……(未完待續。) ?轉眼間,三日時間過去,在這三日時間,傅然一直待在房中,未曾離開半步,而段浪等人也是離去,不知去向,不過傅然知曉,他們一定隱藏在帝都內。

在這三日,帝都的繁華不減,但是氣氛卻有些沉重,少了平日間的熱鬧,而這種氣氛也讓得不少青樓生意銳減,一些甚至關了門。

雷府!

三日前,雷府之中聚集了加爾帝國半壁江山,數位將軍以及先鋒和統領,其聲望在加爾帝國無人能比,三日後,此地已經人去樓空。

誰也不知道雷家眾人去了什麼地方,一夜之間,加爾帝國威望最高的雷家便是消失,唯有在他人心中留下一道道偉岸的身影。

這種情況在帝都許多府邸發生,不少文官武將都是帶著妻兒老小離開了,短短三日時間,便有近二十朝官離去。

沒有人去議論雷家為何消失,也沒有人去詢問那些朝官為何離去,更沒有去談論傅然,好似當日的事情並沒有發生一般。

而在這三日中,帝皇不上早朝,不喚嬪妃,將自己關在文殿之中,沒有人知道他在幹什麼,只是不時能夠聽到其內傳出的喃喃聲。

皇宮之中的龍皇殿之中,步凡與步瑤相對而坐,似乎談到什麼妙事一般,二人都是輕笑,不過就在此時,一位中年突然快速行來。

「公子,有關於傅然的消息傳來了。」中年來到大廳,手中抓著一個信封。

「哦?終於來了!」步凡露出喜色,這三日之中,他一直等著這個消息傳來。

從中年手中接過信封,揮了揮手,中年退下。

拆開信封,其內書信足足多達十餘張,其內全是關於傅然的一切,步凡聚精會神細看。

「兄長,你就這麼在意傅然?」步瑤問道,在她看來,步凡對於傅然的關注太過了,傅然在加爾帝國再不凡,再有地位,也僅僅限於加爾帝國,出了加爾帝國什麼都不是。

輪天賦的話,十四歲的半步宗玄境,的確不錯,但是也僅僅不錯而已,以她十六歲不到的魂玄境,有資格如此評價傅然。

步凡沒有開口,面上的神色不斷變化,有疑惑,有驚嘆,還有一絲震驚在其中,片刻之後,他才將手中書信遞給步瑤,同時道:「你也看看吧!」

見步凡模樣,步瑤也有了興趣,接過書信,細看起來……

「這…….他擊敗了魂玄境?」看到最後,步瑤忍不住發出驚呼,書信之中寫著傅然在烈越帝國文府之中擊敗了魂玄境,豈不是說傅然有擊敗她的實力?這讓她難以相信。

不過當看完最後兩句話的時候,步瑤也是微微點頭,原來是一位善於用毒的魂玄境,在其他方面只能算一般般,甚至連一些強大的宗玄境都比不上,只要能夠化解其毒,那麼一些強大的宗玄境也能夠擊敗。

不過即便如此,也足以證明傅然的實力,直到此刻,步瑤才開始正視傅然,同時也不得不佩服步凡的眼力,不愧有「笑看指江山」之名。

「不錯吧,甚至比起那加爾藍還好,看來這一次的聯院大賽,說不定他真會獲勝。」步凡笑道。

步瑤聽出了步凡話中的意思,問道:「兄長的意思是?」

帝少強寵:國民校霸是女生 步凡點頭,道:「當初是為了加爾藍而來,若是傅然的實力還在加爾藍之上,那麼自然當拉攏,到時候對你也有不小的幫助。」

聞言,步瑤點了點頭,道:「如果傅然真有書信之中所說的實力,的確該拉攏。」

「先不管這事,畢竟聯院大賽還有一段時間才開始,也差不多該讓他們來了,無論最終是加爾藍還是傅然,都應該和他們接觸接觸。」說完,步凡又是別頭,道:「去把那些傢伙請來。」

沒有人回答步凡,不過他知曉,已經有人去辦這件事了。

「兄長,若傅然真的強於加爾藍,那麼加爾帝國的事情該如何處理?當初計劃等看了加爾藍的實力之後在決定,若是加爾藍值得拉攏,那麼嶺南郡的事情,自然要幫其解決,若是最後我們選擇的是傅然呢?」步瑤問道。

步凡輕笑一聲,道:「到時候看傅然,他若想讓加爾亡,那麼加爾自當亡,他若想加爾昌,那麼加爾自當昌。」

「雖說如此,也不知嶺南郡是否還等不等得下去。」自三日前的事情發生后,加爾帝國局勢大變,不少武將紛紛告老還鄉,元帥之位也因為藺閣的退位而空著,民心也不再向著加爾。

不但將領退下不少,連將士也有不少離開軍隊,短短三日時間,加爾帝國便減少了數萬將士,雖說對於加爾帝國來說,這點將士算不上什麼,但是這個數字還在不斷擴大。

步凡微微點頭,道:「我也沒有想到傅然出現在帝都之後,加爾帝國局勢變化如此之大,據我所知,已經有兩郡開始偏向嶺南郡。」

沉思片刻,步凡繼續道:「不過嶺南郡不會這麼著急就動手,畢竟血宗那邊的強者還沒有來,而且在兵力上,嶺南郡還是太少,無法與加爾帝國比肩,還有血宗的那小子這次是為了加爾帝國的名額而來,至少也會等到聯院大賽的結束。」

步凡能夠在三日內調查出傅然的一切,那麼對於血宗之人出現在嶺南郡自然也是知曉,甚至連目的也是調查得一清二楚。

「血宗不是有兩個名額么,為何要來爭加爾帝國的名額?」步瑤問道。

「這還不簡單,據說血宗宗主有三子,而且還是同胞,兩個名額自然是不夠,再加上想把手腳伸入加爾帝國,那麼正好是一個機會。」步凡道。

步瑤恍悟……..

在鐵木商會之中,數十人圍坐在一起,鐵木酒身坐最上方,面色凝重,而下方的數十人,都陷入沉思之中。

「會長,我看這事我們還是應該站在加爾帝國這一邊。」

「不可,加爾皇室現在不但寒了文武百官的心,甚至連民心都已經失去,而那嶺南郡更是有血宗的支持,我們應該選擇嶺南郡。」

「再怎麼說,我們都是加爾帝國人,總不能幫著造反吧!」

「難道嶺南王掌握了加爾帝國,我們就不是加爾帝國人了?」

「讓嶺南王掌握了加爾帝國,還會叫加爾帝國么?恐怕該叫嶺南帝國了。」

望著不斷爭論的眾人,鐵木酒的視線落在一位中年婦女身上,女子一身白衫,一頭長發披在身後,劉海遮擋左眼,而右眼之中儘是冰冷,不帶絲毫情感,似乎想著其他事情,有些心不在焉。

若是傅然在此,定然認識這位女子,不正是與段浪有關係的藍姨么!

「老八,這事你怎麼看?」 邪王的神醫寵妃 鐵木酒問道,他對女子十分了解,雖然平時什麼都不關心,但是對於局勢的分辨還是非常有眼力。

「你知道的,我不在意嶺南郡是否造反,也不在意是加爾掌國,還是嶺南稱帝,他如何選擇,我就怎麼做。」藍姨道。

聞言,鐵木酒苦笑搖頭,自從得知段浪出現在帝都之後,此女就一直失魂落魄,明明可以借著鐵木商會的情報能力調查出段浪在何處,但是卻並沒有這樣做。

「七老,你怎麼看?」鐵木酒又向七長老問道。

聞言,七長老沉思片刻,道:「其實這事早就跟我們沒有多少關係了,一切都得看步凡,若是步凡相助嶺南郡,就算我們幫助帝皇,又有什麼作用?」

不少人都是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只要步凡一句話,便足以決定加爾帝國的命運。

重生醫妃:王爺有喜了 加爾帝國看似局勢動蕩,但是全系在一人身上。(未完待續。) ?在加爾帝國暗流涌動的時候,傅然卻閉門不出。

房中,傅然盤坐在床榻之上,距離聯院大賽越來越近了,他也準備衝擊宗玄境了。

至於當日在皇宮廣場上發上的一切,對他來說,已經過去了,而且以他先的實力也無法改變什麼。

緩緩張開雙眼,其內銀光一閃而沒。

單手一握,有著陣陣音爆之聲,然而對此,傅然卻是微微搖頭。

他已經到了靈玄境的極致,無法再吞納玄力了,除非他突破至宗玄境。

「既然如此!」

旋即傅然雙眼一凝,既然無法再吞納玄力,那麼便衝擊宗玄境,以他現在的實力,宗玄境的屏障對他來說沒有多大難度。

「對了!」

突然,他想起當日鐵木酒所送的丹藥,單手一翻,一個玉瓶出現在手中,陣陣丹香瀰漫,充斥在整個房間。

揭開倒出,兩個指頭大小的灰色丹藥出現在手中,其上有著一條條細小的丹紋,不過卻略有不同,其中一顆之上還有黑色條紋。

「老頭,這是什麼丹藥?」對於丹藥,傅然所知並不多,而當日在烈越遺迹所得到的丹藥之中,也並未此丹。

「應該是宗玄丹以及龍力丹,看來鐵木酒很清楚你需要什麼。」焚老笑道。

「有什麼作用?」傅然問道,對於宗玄丹,從名字上,他已經猜到一些,至於所謂的龍力丹,他卻從未聽聞。

「宗玄丹能夠助你突破,以你現在的情況來說,自然不需要,不過卻能夠在成為宗玄境之後憑藉此丹提升實力,至於龍力丹,能夠讓人在瞬間力量暴增,對於你來說,正好。」焚老道。

傅然微微點頭,這兩種丹藥對他來說正合適,其他丹藥反而沒有多少作用,要知道他就擁有不少丹藥,其中多數為療傷之用,而提升實力的反而最少,而且其中大多數都不是他現在能夠使用的。

既然得知了這兩枚丹藥的作用,傅然將其收起,雙眼緩緩閉上。

心意一動,周圍天地間的玄力聚集而來,既然打算衝擊宗玄境,那麼自然要聚集天地玄力。

符師能夠靠聚玄符聚集天地玄力,非符師也能夠靠聚玄符聚集玄力,不過聚玄符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那高價便讓不少人止步。

對於傅然來說,聚玄符算不上什麼難度的符紋,他自身之上就畫有聚玄符,以備不時之需。

而此刻,將身上聚玄符引動,周遭天地玄力瘋狂聚集而來,猶如找到一個突破口一般,瘋狂向傅然涌去。

隨著玄力的灌入,傅然的氣息也開始不穩定,隱隱間有著宗玄境的氣息散發,不過霎那,又恢復到靈玄境。

帝都之中修玄者不在少數,對於醉香樓出現的變化,不少人都是注意到,紛紛側目望來,當見到那湧來的玄力時,頓時明白了。

而龍皇殿之中,步凡雙手負於身後,微微皺眉,在沉思什麼問題。

就在此時,突然心有所感,感覺到兩三千丈之外的變化,露出淡笑之意,自語道:「終於衝擊宗玄境了,在靈玄境的時候就能夠與魂玄境爭鋒,也不知到了宗玄境之時,又會多強!」

沒有人回答步凡的問題,他有著地玄境巔峰的實力,在此時的帝都甚至整個加爾帝國,都是最強者。

「公子,已經通知他們了,將由紅裳帶著他們前來。」一道男子聲音出現,卻讓人尋不出位置。

聞言,步凡微微點了點頭,收回視線,眉頭再次皺起。

同一時間,鐵木酒也收到消息,當即輕笑一聲,道:「在城中突破,雖然算不上什麼好地方,但是帝都之中嚴禁動手,也十分安全,再說他的實力也到了靈玄境極致,再加上宗玄丹,只要沒人出手,必定突破。」

坐在鐵木酒下方的七長老點頭,道:「傅然的天賦的確恐怖,讓人疑惑的是他並未受人教導,若是僅僅他一人便達到如此地步,實在讓人難以相信。」

鐵木酒也是點頭,這一點他一直想不通,除了傅然離開加爾帝國的一年多時間,他對傅然的監視從未間斷,但是卻並未得到絲毫有人教導傅然的消息。

「看來傅然也有不少秘密………」

玄力聚集,足足持續了將近兩個時辰,這才消散,也讓醉香樓掌柜等人鬆了一口氣,若是此突破者一不小心控制不好玄力,那麼醉香樓也將夷為平地。

好在此事並未發生。

時間劃過,轉眼間三日之間過去,而傅然的房門卻一直緊閉,而店小二也知曉此房內住著一位高手,不敢打擾,對於房內情況,無人知曉。

隨著時間的劃過,當日發生在皇宮廣場的事情,也漸漸被人拋在腦後,他們沒有遺忘,只是不願再提及而已,那一日,加爾帝國失去了雷家,同時還有將近二十位將領以及數萬將士。

而帝都內平民之間茶前飯後談論的皆是有關於聯院大賽,一些天才也出現在議論之中。

其中就包括加爾藍,身為加爾帝國公主,而且天賦恐怖,雖然沒有刻意宣傳,但是也有不少人知曉這位小公主有著恐怖的實力。

就是不知這一次的聯院大賽是否參加。

除了加爾藍,還有其他一些天才人物,其中就包括魏貫月,對於魏貫月,外人所知並不多,對於其實力也並不清楚,但是魏貫月卻是加爾帝國第一傭兵團成員之一,其實力不言而喻。

當然還有其他一些天才少年被提及,至於傅然,也有人提到,不過大多數人都認為傅然不會出現參加聯院大賽,畢竟還不過十四歲,距離成年還有兩年之久,很有可能會參加下一年的聯院大賽。

傅然與加爾藍不同,對於其實力,沒有多少知曉,然而哪有密不透風的牆,當日在搏殺場力敗祁連貝勒之事也有不少人知曉。

能夠擊敗祁連貝勒,也足以說明傅然實力不弱,出現在今年的聯院大賽上,也是正常。

眼看聯院大賽即將來臨,帝都內也出現不少天才人物,紛紛等待著不久后的盛會。

而此刻,在鐵木商會的傳送符紋處,一位少年緩緩出現,其身後有著三位壯漢,雖然長相一般,但是那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人不敢小覷,竟然是兩位宗玄境和一位魂玄境。

少年身穿白色錦衣,面容清秀,十五六歲而已,不過卻有一番氣質,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一看就知曉非一般人,當然,能夠有三位實力強大的隨從,哪是一般人能顧享受的待遇。

「這裡便是加爾帝國的帝都啊,倒是一般嘛!」少年笑道。

沒有人理會他,就連身後的三人也是如此,板著臉似獃子一般。

少年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身後的三位壯漢,嘴角一撇,道:「不知情趣,下次出門再也不帶著你們了。

說罷,少年向前行去,身後,三位壯漢緊隨……

而就在越來越多的天才齊聚帝都的時候,緊閉了十餘日的房門終於打開,傅然出現,似乎不太習慣陽光,眼睛虛眯,半響后這才適應。

「呃……..」

伸了懶腰,腹中「咕嚕」直叫,他已經十餘人沒有進食了,雖然處於修鍊狀態並不會感到飢餓,但是此刻,那肚子卻在叫委屈了。

傅然苦笑,他還沒有到辟穀程度,對於食物自然需要,當即便是下樓點了幾個小菜。

坐在窗戶旁,看著下方人流不息,傅然也察覺到帝都的人數暴增,而修玄者的數量也比起以前多了不少,細想后也是知曉原因。

「終於快了啊……..」(未完待續。) ?算算時間,距離聯院大賽也不過一月不到而已,各個城池之中有資格參加聯院大賽的學員紛紛向帝都趕來。

當然,還有一些推薦的人,如同魏貫月,便受到了鐵木商會的推薦,因此即便並非學員,也是能夠參加。

幾乎整個加爾帝國的天才都開始向帝都湧來,為了爭奪那唯一的名額,一旦能夠得到這個名額,便有可能一飛衝天,前提是能夠真正的成為清風學府東院的學員。

清風學府,四域一州第一學府,四域之中皆有分院,而總院則是在中州,只要能夠踏入其中,待他日離開學院,必定是一方強者,即便是一些大勢力,也要招攬。

而加爾帝國已有近百年歷史,每一年都會出現一人前往清風學府東院,不過最後有幾人能夠不被篩除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傅然卻能夠猜到,用怕不足雙手之數,畢竟加爾帝國乃是小帝國,步凡口中的三等帝國,如何能夠與東域那些天才比肩?

不過這些傅然都並未太過在意,現在的他還並未得到資格,之後的事情自然不會去多想。

轉眼間,大半月的時間過去,而帝都的人數也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大大小小的酒樓早已人滿為患,街道上隨時能夠看到靈玄境甚至宗玄境高手,這些人也打算前來湊湊熱鬧,畢竟天才之間的較量一年才有一見。

聯院大賽是加爾帝國一年一度的盛會,一些傭兵與一些富有之人,都會趕來帝都。

每一年的比賽都在皇家廣場進行,也唯有皇家廣場才足夠寬廣。

不過即便是皇家廣場,也有著極限,只能夠容納十萬人而已,而且還要留下足夠的範圍作為較量的擂台,能夠容納的已經不到十萬人。

十萬人看似很多,但是對於現在的帝都來說,還遠遠不夠,因此自然會販賣門票,而價格也被抄上天。

數百金幣才能夠購買一張門票,十萬左右的數量,如此龐大的數量交易,自然由鐵木商會負責,在各個城池之中,皆可買到。

當傅然聽聞此事的時候,也是忍不住暗暗咂舌,據他所知,比賽也就三天而已,也就說,若是想要全程觀看,那麼就需要支付近兩千金幣,如此細算下來,三天的時間,便是數萬萬的金幣。

不過也知曉,這的鐵木商會與皇室的事情,與他沒有絲毫關係,他身為參賽者之一,自然不需要門票。

這一日,烈日高照,似乎也知曉今日並不普通。

大街上,人流不息,皆是湧向皇室廣場,口中談論皆是有關於聯院大賽,而皇室也知曉今日將聚集近十萬觀眾,因此廣場上的四個大門皆是打開,即便如此,也顯得不夠用。

傅然早早起床,吃了一些東西之後,便向廣場之處涌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