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小電狗你也不能怪我啊,誰讓你這麼特別還長了一雙翅膀呢?這些天永恆森林裡多鬧騰,白天經常有人從這附近經過,而且有時還會有幾名人魂強者路過這裡,我若是不把你一起藏起來,估計你早就被人抓走了。」柳楓一臉我是大好人的說道。

似是聽懂了少年的話語,九曲電獅低吼一聲,搖晃著身子對著谷外行去。見到這一幕柳楓沒有阻攔,他知道後者是準備出去尋食了。

這些天柳楓可以說過上了老鼠般的生活,起初他還打算像最初那般上午煉器,下午鍛體,晚上修鍊。並且由於兩個多月沒有煉器怕手生,柳楓把李大胖給他的礦石全從魂界石中拿了出來,準備先拿普通礦石練手。

這種安排明顯不錯,不過普通礦石本就所剩無幾,因此柳楓第三天便將幾塊礦石打磨成器,雖然沒練幾天,但好在他也找到了些手感。而好事成雙,在晚上的修鍊中,其止步了近三個月的實力終於再度突破,晉陞到了人魂四轉。

但正所謂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致,當柳楓第四天上午正在小山谷中信心滿滿的煉製魂器時,一道魂力在柳楓毫無防備之下探測而來,使得柳楓一個激靈下將本要打造成型的魂器胚子砸成了兩段。

不過柳楓也不顧得心疼,急忙將手中鐵鎚以及斷成兩截的魂器還有面前擺放著的魂丹收了入了魂界石中。他明白魂力探測並不能看出他在幹嗎,只能感應到這裡有個人魂強者,只要對方過來后自己不露出馬腳,肯定不會暴露自己煉器師的身份的。

可柳楓等了半天,卻不見有強者過來,而那抹魂力也在這裡一掃即逝,飄散著去了其他地方。這不禁讓柳楓微微一愣,隨即無形心力自百會湧出,順著那股魂力方向追蹤而去,而當他看到魂力擴散的源頭后,嘴角不由得一陣抽搐。

只見此時幾道人影正跟隨著一名老者在林中穿梭,老者在前進的同時還轉頭對身後幾人說道「從這邊走,那個方向老夫感應到了強者的氣息。」

他身後幾人聽后皆是點了點頭,而其中一名如肥球般的少年卻是不解的問道「爺爺,從這邊去春雪城是不是有些繞路啊,咱們從那邊過去只要不打擾到那名強者不就得了?」

「笨蛋,你知道那名強者是何性格?老夫略一感應便覺察到,那強者的實力想必不在我之下,萬一惹怒了對方咱們李家全得玩完。」老者回頭訓斥著說道。

「哦,知道了。」被老者一訓少年身上的肥肉忍不住顫了顫趕緊說道。

對於他們之後又說了什麼柳楓已沒心思在意,他緩緩收回心力,而後從魂界石中取出了斷為兩截的魂器胚子,心疼的看了它們好久,一聲暴怒的粗口也是在小山谷中響徹起來「李大胖,你爺爺的。」

在那之後柳楓發現最初的計劃已經行不通了,因為這一天下來他最起碼感受到七八股魂力掃蕩過山谷,而想要在這種情況下煉器是根本不可能的,他明白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是什麼,看來柳韓城內的大小勢力都已經出動了。

想到今後幾天都將面臨這樣的窘境,柳楓的眉頭微皺起來,本在他看來還算寬裕的時間也立刻緊張了不少。而懷著略顯焦慮的心情修鍊了一個晚上后,柳楓倒是想到了個不錯的主意。

因為他發現夜幕降臨后,山谷內竟再沒出現一道魂力,所以其當機立斷決定晚上煉器,而為了防止白天有人找上門來打擾自己,他乾脆鑿出了一扇洞口大小的石門,用它將洞口牢牢封死,令得不論心力還是魂力都無法探測到裡面,並且其還將九曲電獅一道揪了進來,顯然在韓欣艷與他講完九曲電獅的特殊后,他怕在這僅剩的幾天里,在引發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原本想白天修鍊,晚上煉器的柳楓卻悲哀的發現,隨著洞口被封死,便連外界魂力都無法滲透進入山洞多少,這讓他根本沒有足夠魂力進行修鍊。最終他只能將計劃改為白天縮在洞中睡覺,等到夜晚再出來活動。

這樣的作息讓柳楓在最初的兩天里很不適應,因此他倒沒急著打造魂器,畢竟柳楓手中可就剩最後一塊能煉製魂器的礦石了,若這塊再打廢了,那他可真是欲哭無淚了。而到了第七天的夜裡,柳楓為了謹慎起見又將那斷成兩截的魂器胚子拿了出來,比劃再三后其決定將它們做成一對兒短劍,就當是預先熱身。

這一次柳楓沒那麼點背,很快便打磨出了兩柄短劍胚子,雖然它們比普通的短劍還要小上一份,不過柳楓已經很滿意了,畢竟總比成為廢品的強。

魂器坯子成型后柳楓猶豫了片刻,隨即取出了兩枚人魂三轉的魂丹,分別澆灌在了兩柄短劍之上,這樣做無疑有些浪費,可柳楓畢竟沒嘗試過將魂丹溶化后一式兩份,因此不敢冒險,生怕再出什麼意外,而且通過兩個月來獵殺魂獸,他也積攢下了幾十枚魂丹,所以這種浪費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柳楓的小心與謹慎註定了此次煉製會十分成功,短短片刻光景,在柳楓魂力與心力的雙重操控下,被注入魂丹的兩柄短劍便發出了淡淡的光澤,這種現象柳楓並不陌生,這是魂器已經成型的徵兆。

柳楓臉上湧現喜色,但他如今可沒時間欣賞,趕緊用心力將這對兒短劍包裹而進,進行最後一步加持以避免魂器內的能量流失。

不懂得玄紋刻畫之法的柳楓無疑需要耗費大量的精力在這一步上,不過或許是因為心力這麼長時間以來愈加凝實的緣故,當天剛蒙蒙亮時,其剛好感覺到心力不再有所消耗,而略用魂力感應他便發現兩柄短劍上已覆蓋上了一層看不見的薄膜。

柳楓看著手中的短劍,既有欣喜又有不滿,欣喜自然是因為原本練廢的魂器被他拯救了回來,不滿的是這對兒短劍在他看來也就一階下位水準。

一個晚上的煉製對柳楓來講可並不輕鬆,看著東方泛起的魚肚白,柳楓招呼著旁邊也出來活動了一宿的九曲電獅又鑽入了山洞中,並重新將石門放在洞口處。

回到山洞中的柳楓直接累的趴在了九曲電獅身上呼呼大睡起來,而也正是這天柳喬幾人找了柳楓一個上午,卻未發現他半個人影。

「今天是第八個夜晚了,不管這次煉製能否成功,我都要動身前往春雪城了。」柳楓的思緒緩緩收回,看著夜空上高懸的明月喃喃自語道。他不但需要一天的趕路時間,而且還要爭取在拍賣會之前將手中的魂器賣掉,這樣也能有錢在拍賣會上競拍幾件自己需用的東西,如此算來他還真沒時間耽擱。

話音落下,其手掌一揮,身旁已然多出了三樣東西,第一樣東西是把樣式頗為普通的鐵鎚,若是細看還能發現鎚子的頭部已有些細小裂痕,顯然這是經常使用的結果。第二樣東西是枚乳白色球體,其內隱隱散發出不菲魂力,看那魂力的充盈程度,怕得是枚人魂六轉魂獸的魂丹。至於第三樣東西,則是一塊黑不溜秋的石頭,若非有著月光映襯,恐怕在茫茫黑夜中還真不好看到。

柳楓盯著那塊黑色礦石,半響之後嘴巴微張,淡淡的聲音回蕩在了寂靜的夜空中。「接下來就由我將你煉製成器吧。」 最近一段時間春雪城無疑變熱鬧了不少,每天都會有不少人湧入城中為春雪城增添新的活力,這其中有三兩結隊而來,也有七八成群一組。

春雪城坐落於永恆森林以西十數公裡外,從城池大小來看與永恆森林另一邊的柳韓城不分伯仲,不過雖然大小相同但若說春雪城中最出名的實力有哪些,便無疑只有一個聶家了。

這倒不是說聶家強者眾多,其實從數量來講他們和柳、韓兩家都差不多,而聶家之所以在春雪城獨佔鰲頭的主要原因在於,其家族藏書閣中收藏有一本煉器師專修魂術,並且大約每兩百年聶家中就會有人能夠修鍊此術,從而成為煉器師。儘管周期有些長,可這也足以讓其他勢力無法撼動聶家地位。

此時正值上午,天氣已經有些炎熱,然而靠近春雪城城門口的居民皆是紛紛駐足,頂著那炎炎烈日,看向城門口處正緩步而入的車隊,並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快看,又來了一批人,看這架勢又是從柳韓城中來的大家族吧?」一男子在人群中出聲道。

「嗯嗯,可不是,看他們的穿著就能猜出一二。你再看那名當先老者,瞅瞅人家那氣勢,肯定又是一名人魂強者。」一名年輕人附和的道。

「不過可真夠奇怪的,記得之前那些大家族都是兩手空空而來啊,為什麼他們還有好幾輛馬車?」有人不解的出聲道。

「那有什麼奇怪的,可能是柳韓城中哪個家族正好與咱們春雪城有生意來往,所以順道帶來的吧。」一人嚷嚷著說道。

「對,對…。」聞言周圍人都不住點頭。

「哼,一群無知小輩。」人群中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聽到他們的話后哼著說道。

聽得這話人群中不少人都看了過去,一男子臉色微怒的說道「老傢伙,你可別在這倚老賣老,你倒是說說我們哪說錯了。」

「你個臭小子,當年他們來的時候,估計你還在活泥巴玩呢。」看著那名男子,老者不屑的道,隨即對著車隊的一面旗幟指了指「你們自己看看,那旗子上寫的什麼字?」

只見老者手指的方向,正有面迎風招展的旗幟插在一輛馬車上,而上面赫然寫這個大大的『薛』字。

「薛?什麼意思。」有人不解的問道。

「薛?難道他們就是這次春雪城拍賣會的舉辦者薛家?」似有人得到了一些內幕,忍不住出聲驚呼道。

「每隔二十年,這面旗幟就會出現在春雪城中一次,而這也預示著十年一度的拍賣會將在明后兩天開始了。」老者看著那面旗幟回憶著說道。

「不是每隔二十年嗎?為什麼是十年一度的拍賣會?」此時周圍人群聽到老者的話后都是略感恍然,但還是有人不解問道。

「笨蛋,他們其中一個十年是在柳韓城開拍賣會。」一些繞過彎來的人鄙視的的說道。

隨著人群的議論聲音,插有薛家旗幟的車隊已然全部進入城中,並逐漸遠去。當人們的目光還聚焦在車隊那模糊不清的隊尾上時,卻沒有人注意到,一名年輕少年正踏入城中,並迅速消失在了兩側的人群里…。

春雪城中一處並不算繁華的街巷上,有間房門敞開的小門店,此時一名男子正百無聊賴坐在屋中,看他身後掛著的各種服飾,顯然是這是家衣裝小店,不過或許是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眼看臨近中午,但店中卻沒迎來一個客人。

看了看店外愈加明晃的街道,中年男子搖了搖頭站起身來,準備先關了小店出去吃點東西,而正當這時一道人影走入了店中。

「掌柜,您這裡可有黑袍?」人影進來后,先是在他身後掛著的衣服上掃了掃,隨即開口問道。

「有有,當然有。」一見有客人來了,中年男子急忙高興的招呼道,雖然他也看出來人年紀不大,而且穿的十分普通,不像是什麼有錢的主,但只要有生意做就行。

他快步來到店中一角的木櫃前,翻箱倒櫃了半天,才拿出一件說道「這大熱天的,這種衣服可不好賣啊,因此一入夏就把它們收起來了,小兄弟你看看這件合不合身。」

少年接過黑袍,先是擺弄著展了開來,隨即眉頭微皺的說道「沒有帶帽子的?而且有些薄了。」

「小兄弟瞧你這話說道,這大熱天的誰穿帶帽子的衣服,而且這哪算薄,就這穿上都得捂一身汗。」見到少年沒想買的意思,中年人趕緊扇呼著說道。

少年又是擺弄了一番,但還是搖了搖頭,將黑袍遞還了回來說道「掌柜的,你這有沒有戴帽子的黑袍,厚點也無所謂,價格上好說。」

要不是看面前少年態度誠懇,中年男子都有些懷疑這小子是來這裡搗亂的,試想誰大熱天的買帶帽子的大黑袍子,納悶的看了面前少年兩眼,男子轉身對著店鋪中的一道小門走去,同時說道「我去裡屋給你看看,不過小兄弟你可別耍我啊,到時找到了你別又不買。」

這名在中年男子眼中看起來頗為奇怪的少年自然正是柳楓,此時的後者已換上了身普通衣衫,背後那顯眼的黑斧也被其距離春雪城不遠時收了起來,而進入春雪城后柳楓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到了這家略顯偏僻的服裝店,準備買上件能隱藏身份的黑袍。

等了將近十來分鐘,男子終於從小木門中走了出來,其手上還捧著件黑色衣袍說道「小兄弟,你看看這件怎麼樣。」

柳楓急忙將衣袍接了過來,並將之舒展而開,在看到其上所帶的寬大帽子后,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試著將它穿在身上並問道「這件多少錢?」

「這件黑袍若是在冬天最起碼得賣四五十魂幣,不過這季節也賣不出去,就便宜點賣給小兄弟,算你三十好了。」中年男子搓著手說道。

穿上黑袍的柳楓對著店中的鏡子照了照,當即眉頭微微一皺,因為他發現了一個問題,雖然黑袍足夠寬大,能夠將整個身形包裹其中,並且帽子也能蓋住頭頂,不漏出一絲髮梢,可問題在於這件黑袍根本遮不住他的臉。

柳楓猶豫了一下后,還是右手一甩將三十枚魂幣扔給了老闆,他可不敢再問有沒有能遮住臉的帽子了,估計若真這麼問就得被當成神經病了。

在掌柜歡喜的目光中柳楓行出了小店,不過剛出去沒多遠,柳楓便將黑袍收入了魂界石中,雖然他並不怕熱,但在大街上穿成這樣無疑會成為全場的焦點,如果別人看不到自己的臉還好,可這件黑袍顯然無法實現他這個願望。

「看來還需要整個遮擋面部的東西啊,也不知道這兒有沒有面具賣?」柳楓喃喃自語道。

顯然這種並不複雜的東西在柳韓城中還是有人售賣的,著裝普通的柳楓行走在大街上並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很快他便在一處熱鬧的街攤上買到了一張黑色面具。

附件找了家小客棧,柳楓付了三天的房費后便在小斯的帶領下進了客房,反手關好門窗,柳楓迫不及待的從魂界石中取出了黑色面具和黑色長袍並將它們穿戴在了身上。

來到屋中的一面鏡子前。當看到鏡子里的自己后,柳楓差點都被嚇了一跳。只見鏡中人影一襲黑袍籠罩了全身,就連本該裸露在外的臉龐都被一張帶著詭異笑容的黑色面具遮擋而下,整體看去顯得格外詭異神秘。

「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看著鏡中的人影柳楓自語的說道,不過其隱藏在黑色面具后的臉上,卻不禁浮現出一抹淺淺笑容。 這是一處裝修頗為豪華的大廳,店中只有寥寥幾人而已,看他們的穿著,明顯是這裡的服務人員,不過此時他們正滿臉詫異的看著一道剛進來的身影,而當這道身影走到大廳中央后后,終於有一名女子大著膽子走上前來。

「您好,請問您有什麼事?」女子看著面前的人影有些緊張的問道。

「我要辦理一張白色晶卡。」來人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

聞言女子神色恭敬的說道「只有晉陞成為強者才能辦理這種晶卡,不知您?」話到最後女子看向來人面部,雖然在那裡她只能看到一張刻畫著詭異笑容的黑色面具,以及面具后的一雙深邃黑眸。

面具下的人自然是柳楓,他如今所在的地方名叫戰魂錢莊,這種錢莊遍及戰魂大陸的大小城市,規模可謂十分龐大,而且其針對的人群也極廣,上到尊魂強者的業務辦理,下到普通老百姓的魂幣存儲都有涉及。

柳楓在廳中掃了掃,隨即目光頓在了一名昏昏欲睡的老者身上,看其所坐的位置,倒像是這裡的管事,雖然並未在老者身上感應到魂力波動,但直覺告訴柳楓,恐怕後者也是名人魂強者,只不過魂力沒有外放而已。

體內的些許魂力被柳楓調動而出,並對著老者涌去,與此同時那本還昏昏欲睡的老者猛的一個機靈醒了過來,站起身來揉了揉睡眼惺忪的老眼,這才看向了大廳中央處。

當其看到一襲黑袍還帶著一張黑色面具的柳楓后,眼中的睡意瞬間全無,快步走了過來說道「不知這位強者有何貴幹。」

「我要辦理一張白色晶卡。」柳楓繼續弄出那種沙啞的聲音說道。

「哦,沒問題,辦理這種晶卡需要交一千魂幣手續費。」老者笑眯眯的說道,而當見到面具微微點動后,他也不過多廢話,對著旁邊那名女子說道「快去取一張白色晶卡過來。」

「等等」見到那名女子連連點頭並準備小跑著去拿取晶卡,柳楓趕緊叫住了後者。

在兩人有些不解的目光中,柳楓取出了兩個錢袋說道「這裡面有將近兩萬魂幣,好像這裡也能存錢吧,你把手續費扣除后剩下的錢幫我一併存入晶卡中。」

那名女子聽后連忙點頭應是,小心翼翼的接過了兩個錢袋,這才轉身離去。

老者看了看被遮擋的未露出一絲痕迹的黑袍人影,雖心中有些嘀咕但還是笑著說道「老夫是春雪城聶家一名執事長老,不知你是春雪城的強者,還是從柳韓城中趕來的強者。」通過剛才的魂力感應以及後者辦理的白色晶卡,他自然能夠看出這黑袍人和他一樣是名人魂強者,因此倒沒有太過忌憚,語氣雖然客氣但絕談不上恭敬。

「都不是,只是路過此地而已。」柳楓淡淡的回道,這些說詞他早已想好,如今說來倒是信手拈來。

「哦?那你運氣不錯。正好我春雪城明日要舉辦拍賣會,若你有空倒可以來看一看,要知道明日的拍賣會可是十年一遇的盛事,除非有人魂強者帶領,否則普通人都沒有資格進入。」老者似乎很健談對著柳楓說道。

柳楓點了點頭「我倒也聽說了這拍賣會,明日有空我會去看看。」

「嗯,拍賣會就在對面舉行,你明日到了拍賣場后直接亮出晶卡便能進入了,幸虧你今日來這裡辦理了晶卡,不然還真有些麻煩。」老者絮絮叨叨的說道。

見老者這麼能說,柳楓眼珠一轉問道「拍賣會一般由誰主持?若想要拍賣東西應該找誰。」

「春雪城中的拍賣會自然是由我們聶家主持,若想拍賣東西也得先由聶家鑒定后才能拍賣。」老者笑著道。

聞言黑色面具后的柳楓眉頭微皺,他發現自己還是把事情想簡單了,雖然他已制定出魂器銷往春雪城的戰略,但好像銷路環節還存在一定問題,如果他走拍賣會這條路,估計賣不了幾件就得被聶家發現馬腳。

「不過這次的拍賣會由薛家主持,畢竟此次拍賣的大部分東西都是他們的,並且想要在這次拍賣會上拍賣其他東西也要找薛家,不過估計現在找了也是白找。」老者繼續說道。

聽得這話柳楓奇怪的問道」這是為何?」

「聽說薛家就算在萬青國里都算的上有頭有臉的家族,我聶家雖然在春雪城中家大業大,但還是無法和他們相提並論的,因此自然不好主持拍賣會或是鑒定他們拿來的東西,所以這幾天乾脆就把拍賣會的使用權讓給了他們。」老者頓了頓接著道「至於現在想要拍賣東西基本是不可能的,畢竟以人家的眼光哪裡看的上咱們的東西。所以說你趕上了好時候,平常日子拍賣會是很少開啟的,而且就算開啟也允許人員隨意出入不受限制,因為拍賣品里沒啥好東西」。

柳楓聽后微微點頭,老者的話對他用處不小,雖然不知道那薛家眼光高到了何種水平,但他也要去試一試才行,而且若真能成功倒是一件好事,這樣一來他既能通過此次拍賣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將手裡的幾件魂器賣掉,也不會掀起任何人的疑心。

正當柳楓思索間,先前招呼他的女子已再次回來,其手中也多出了一張淡白色晶卡,「這是您的晶卡,現在上面共有一萬八千五百魂幣。」女子雙手將晶卡遞於柳楓面前說道。

柳楓接過晶卡仔細打量了一下,發現其上竟映射著一串淡淡的數字,正是先前女子向他彙報的數字,看來這種晶卡上面能直接顯示裡面魂幣的金額,這不由讓柳楓心中一陣嘖嘖稱奇。

看到黑袍人仔細打量晶卡的舉動,老者一笑說道「看來你是第一次用這種晶卡,今後你在交易時若對方也有晶卡,直接將兩張卡片碰在一起就能完成交易了,不過這需要你用魂力灌注在晶卡上,並且想著交易金額才能完成,不過這種卡並不具備識別能力,因此若是丟了,別人同樣能用魂力將卡上的錢拿走。」話到最後老者好心提醒道。

「多謝。」柳楓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而後對著面前老者拱了拱手,也不過多停留轉身向門外走去。

看著黑袍人影消失在門口的背影,老者輕輕搖了搖頭「真是個奇怪的人,居然把自己捂得這麼嚴實,估計是為了隱藏身份,不過想來其年齡應該不大,否則怎麼會連晶卡都沒用過。不過也未必,雖然老夫剛才睡著了,可那股魂力卻讓我記憶猶新,那絕對不是初入凡魂就能達到的水平。」老者喃喃自語的說道,不過想了半天又覺得自相矛盾,最終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行出錢莊,柳楓徑直向對面走去,由於這裡處於春雪城最繁華之地,因此柳楓的這身裝扮吸引了不少目光,雖然眾人都很好奇此人是誰為何穿成這樣,可也僅僅只能停留在好奇而已,因為他們無法看出任何蛛絲馬跡,從而猜測出此人身份。

雖然名為拍賣會場,但在柳楓面前的實則是一座規模不小的木質建築樓體,樓體總體看去只有三層,想必拍賣會只是在其中一層舉行而已。

此時在這座樓閣門口,正有著兩名男子立與左右,他們的身上還隱隱散發出一股不弱氣勢,使得周圍人群皆是不敢靠近。柳楓感覺到這兩人應該都是人魂兩轉強者,當即不由暗暗乍舌,看來這薛家果然不簡單,人魂兩轉的強者居然被他們派來看大門。

那兩人自然也看到了一襲黑袍並帶著詭異面具柳楓,當見到後者走過來后,眉頭皆是一皺,其中一人開口說道「今日這裡並不開放,若你是人魂強者便明日再來吧,拍賣會將在明日舉行。」

「那如果我手中有些東西想要拍賣,不知可否進去?」柳楓故意將聲音弄得沙啞說道。

聞言兩人愣了愣,顯然這種情況是他們首次所見,要知道雖然名義上講,薛家每十年舉辦一次的拍賣會是誰都可以拿東西來進行審核拍賣的,但一般不會有人這麼做的,其一是為了賣薛家一個面子,讓薛家徹徹底底的坐個庄。其二是因為即使拿出些東西也未必會被人家審核通過,何必去顯那眼呢。因此這十年一次的拍賣會物品,基本全是薛家帶來的東西。

兩人看了面前黑袍人好片刻,這才有一人說道「我可以向裡面通報下,若管事同意你可以進去,不過你確定帶來的東西值得我們薛家拍賣?」看著面前之人的詭異裝扮,他也不敢直接拒絕,但還是提醒著說道。

「嗯,麻煩幫忙通報下吧,我要拍賣的東西應該不算俗品。」男子話音落下,便聽黑袍人說道。

那男子見狀也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對著閣樓內行去。而沒過多久在他的陪同下,一名藍袍老者行了出來,他先是眉頭微皺的打量了下一身黑袍還帶著黑色面具的柳楓,這才淡淡的開口道「就是你要拍賣東西?」

「正是」柳楓回道,雖其聲音聽不出任何波瀾,但他的心中卻並不像表面那般平靜,因為在柳楓的感應中,這名出來的老者已經給予了他些許危險感覺,這就意味著,面前的老者很有可能是人魂九轉的存在,而剛才聽老者身後的那名男子說,去請的只是一名管事,若管事就已經這般強,那看來這次薛家帶隊的肯定是玄魂強者。

柳楓心思飛轉間,老者聲音再次響起「那你帶來的是什麼東西?若是些垃圾東西就別想了,等過兩日我們薛家走後,你在拿來拍賣吧。」老者斜瞟著黑袍人滿不在乎的說道,顯然其並不認為後者能拿出什麼好東西。

「魂器。」柳楓淡淡的吐出兩字。

聽得這兩個字,老者的眼睛瞬間瞪大了幾分,看向柳楓的目光也認真了不少「魂器?什麼樣的魂器?」

老者話音落下,只見黑袍人向四周看了看,隨即沙啞的說道「難道在這裡將它們拿出來?」

聽到還不是一件,老者看向黑袍人的目光又鄭重了不少,閃身說道「裡面請吧。」

柳楓並未說什麼,點了點頭便與老者一同進入了樓閣中,留下了大街上不少關注這裡的好奇目光。

進入樓閣后的柳楓發現,樓閣的一層是一個個開放式的小櫃檯,只不過此時這些櫃檯都被騰空,想來是因為薛家的入住,因此在這裡經營的商販們被暫時驅逐了。

老者沒有帶著柳楓在一層過多停留,直接領著他上了樓梯,並進入了二層的一間房屋內,房屋內陳設簡單,只有幾把木椅以及一張木桌,老者坐於木桌一側,指了指對面道「坐吧,現在總能說說是什麼魂器了吧。」

聞言柳楓也不多說,直接從魂界石中取出了三樣物品放在老者面前的木桌上,隨即坐在了老者對面並說道「就是它們。」

看著木桌上多出的幾件物事,老者眼睛微眯,分別拿起仔細打量起來,這般過了十餘分鐘后,才放下最後一件黑色大刀點了點頭說道「的確都是魂器,並且內部能量保存完好,不過這對兒短劍與其他兩件比起來差了不少。」

作為鍛造者的柳楓自然對它們知根知底,因此也不多說直截了當的問道「那不知貴家族可願幫忙拍賣?」

「雖然它們都是魂器,但只是一階魂器而已,一般我們薛家是不接這種拍賣的。」老者微微搖頭說道,而他說的倒也不錯,薛家經常會在一些中型城市舉辦拍賣,而拍賣的魂器大多是二階魂器,甚至偶爾會在一些大型城市拍賣三階魂器,不過這種情況只有寥寥幾次而已,要知道三階魂器連薛家都垂涎不已,因此若有人想通過他們拍賣三階魂器,家族都會想方設法與拍賣人溝通,先一步將魂器買走,只有實在談不妥的情況下才幫忙拍賣,但也會從中抽取高額拍賣費。

聽到老者這話,柳楓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他還真沒想到這薛家的眼光竟如此高,難怪城中沒人拿東西讓他們拍賣,人家連魂器都看不上,又怎會在乎其他東西。

正當柳楓準備無奈搖頭並將魂器收起離開時,老者的語氣突然一轉,笑看向柳楓說道「不過考慮到這裡的情況,我們倒可以幫忙拍賣這幾件魂器。」

見到從見面時就一臉平淡,可此時卻對自己露出了笑容的藍袍老者,柳楓有些發矇,不過好在有面具的遮掩,他的一切神色都被遮擋了下來。「那就多謝了。」好片刻后柳楓才反應過來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