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小弄沙訣!」

緊貼著綠草的黃沙在鬥氣的催動中,形成股股龍捲風沙,發出著刺耳的聲音,旋轉著奔襲而來。

與此同時羅宇雙腳猛地蹬向地面,身子倒轉著飛出,魔靈腿甲魔動陣旋轉到極限,全身的鬥氣全都湧向這裡,落地后沒有絲毫遲疑便開始奔逃。

「既然來了,何必著急離開那?」

蘇葉微笑著揚起右手,璀璨的金系鬥氣瞬間形成無數金剛大手印,碰觸的瞬間,便將龍捲風沙掐住。在陣陣沉悶的聲響中,風沙隨即消散。

左手五指也沒有閑著,像是彈琴似的做出幾個印訣,木系鬥氣隨即湧出,后發而至的出現在羅宇身後。眨眼間形成一個由藤蔓編結成的牢籠,將他緊緊的捆住。

「白雲徽章,你是墨家的人?」蕭強掃過羅宇衣袍上的圖案冷聲道。

「沒錯,我是墨家的人!你們要是敢動我便是和墨家為敵。」羅宇被擒住認出身份后,反而不害怕大聲道。

墨家還真是陰魂不散的東西,難道真的以為我好欺負不成?蘇葉骨子裡蹭的竄出一股怒火,從小到大,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善茬。

誰對自己好,記在心裡,以後有機會的話百倍千倍報答。誰對自己壞,也記在心裡,但凡有機會就千百倍的討還公道。

這就是蘇葉的做人準則。

墨辟邪為了得到唐蒂,如此不擇手段,終於惹怒了蘇葉。在莽荒鎮他沒出手並不是怕什麼黑白雙煞,而是顧忌著當時的情形不適合。現在倒好,墨辟邪自己送上門來,那就別怪老子心狠手辣。

惦記老子的女人,便是死罪。還想著殺死老子,這更是罪上加罪,罪不可恕。現在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都救不了你的性命。

「墨家又怎樣?我殺的就是墨家的人!」林猛右手成爪,金系鬥氣凝聚在指尖想都沒想,果斷的揮落。

「啊!」

雖然都是五星魔士,但被捆住的羅宇根本沒辦法動彈,眼睜睜的瞧著金色手爪在眼前變大,隨後抓中自己腦袋,迸射出無數道鮮血。

林猛絲毫不在意殺了羅宇會帶來什麼後果,是不是會因此招惹上整個墨家,將自己置身在危險的境地中。他所在乎的只有蘇葉,做兄弟的如果只能共富貴,而不能共患難的話,那還算什麼兄弟。

「真是的,我說猛子你就不能慢點。本來我還想好好折磨折磨這傢伙那,現在倒好被你一巴掌拍死了。算了死都死了,咱們也走吧。說實話,我現在真的有些破不期待的想要看看曾經的人魔戰場是怎樣的場面。」蕭強可惜的搖著頭道。

「放心,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咱們繼續前進。」蘇葉笑道。

「蘇葉,墨辟邪不會善罷甘休的,他萬一要是跟來的話……」方泠低聲道。

「師姐,我還怕他們不跟來那。墨辟邪以為有三個七星大斗師護著就能為所欲為,哼,我會讓他知道這種想法是多麼愚蠢。」蘇葉嘴角揚起淡然道,絲毫沒將這事放在心上。

「你心裡有底就好。」方泠不再多說。

就在蘇葉五人離開后沒多久,十幾道身影嗖嗖的出現在當地,赫然便是墨辟邪一行。「少爺,快看是羅宇!」

「羅宇!」

墨辟邪掃視著地上的屍體,臉上瞬間布滿猙獰神色,「蘇葉,你敢殺我墨家的人,你死定了,就算有著蕭家林家保護,你也死定了。」

「少爺,這裡是戰爭遺迹,隨時都會有危險出現。到時候只要咱們手腳乾淨些,就算殺死蕭強和林猛也沒事。沒證據的事,誰敢栽贓墨家。」黑絕命冷聲道。

「沒錯,敢挑釁墨家威嚴的人,都必須嚴懲。少爺,按時間推算他們應該走不遠,不如散開人手分頭追,只要找到便發信號。」白拘魂沉聲道。

「好,就這麼辦。所有人聽令,給我分開追,誰先找到蘇葉就發信號!」墨辟邪臉孔扭曲著喊道:「嵐德,你的修為最高,你也去,一定將他給我揪出來!」

「是,少爺!」

數十道身影躬身後便沿著不同的方向奔出,很快便消失在風沙中。黑白雙煞則沒動地方,牢牢的守著墨辟邪繼續前進。

人族沙盤縱橫交錯,各種各樣沙子堆砌而成的建築坐落其中,在歲月的洗刷下,已經失去了昔日的榮耀,頹廢潦倒著。

「再向前走不遠,便是人魔之戰的主戰場。那裡才是真正的戰爭遺迹,到處都是死掉魔士的屍骨,滿地堆放著的都是破爛的魔靈。這麼多年也不知道當時叱吒風雲的黃金魔靈能留下幾具。」創始黯然道。

想當初人族魔靈軍團中,相當一部分魔靈便是出自創始的手筆,都擁有著他烙下的徽章,其中不乏黃金級別的。

「有沒有一會看到不就知道了。」蘇葉笑道。

「沒錯,只要我還活著我便能鑄造出更多的魔靈出來,只要材料充足,弄出一支黃金魔靈軍團也不是沒可能。」創始很快從哀傷中蘇醒過來道。

「有件事你最好有心理準備,這裡是人魔戰場,既然人族進來這麼多人,那麼魔人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要是我沒猜錯的話,你在那裡很快便會碰到魔人。到時候千萬不要心慈手軟,一定要快刀斬亂麻,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們殺死。」

「這個你放心,殺魔人我是絕對不會皺眉頭的。」蘇葉道。

「那就好,一會我會留意那些魔靈碎片,看看有沒有還能用的。這麼多年沒有鑄造過魔靈,別說現在還挺想念。」創始從重塑身軀后,便一直在準備著。

九天星辰鼎和梅格魔靈不同,梅格是因為重傷修為大減,必須靠吞噬各種能量才能復原。九天星辰鼎卻沒有遭受任何損害,仍然保持著原樣。創始作為大鼎的器靈,儘管現在虛弱的很,但只要有著足夠的能量支持,催動大鼎的部位威能還是沒有問題的。

什麼時候創始的元氣恢復過來,真正掌握九天星辰鼎,那時蘇葉便會擁有一座隨時能鑄造出無數魔靈的移動寶庫。

「蘇葉,前面不對勁!」梅格出聲喊道。

「桀桀,還以為你們會再向前走走才會發現我布下的陷阱,沒想到竟然這麼快。算了,走到這兒也就行了,反正今天你們誰也別想離開人族沙盤,統統要死。」一道身影突兀出現在前方,截住眾人的道路。

「是你,嵐德!」蘇葉道。

「沒錯,是我。蘇葉上次在暮色森林被你逃過一劫,今天卻不會有這個機會。我已經在這四周全都布下結界,這次我倒要看看還有誰會來救你。」嵐德大笑道。

身為七星大斗師,嵐德的速度無疑比墨家其餘人要快得多。早早發現蘇葉幾人的行跡后,他便在這裡布下了魔動陣。

如果能親自報仇的話,嵐德是不會藉助墨辟邪之手。而現在無疑是最好的機會,對方不過有兩個六星魔士,在他眼中根本不堪一擊。退一步講,就算不行的話,再發信號向墨辟邪求救也來得及。

「嵐德,你還真是大膽,難道就不怕我蕭家將你冰帝狼家族連根拔起?」蕭強面露怒容冷聲道。

「連根拔起?我冰帝狼家族子弟何止千萬,冰脊山脈到處都有我的種兒。你蕭家想要殺絕,行嗎?」嵐德不屑道。

「動我們就等於墨家向蕭林兩家宣戰!」林猛沉聲道。

「宣戰又如何?難道你們以為墨家會怕你們不成?不過你們放心,我是不會讓這種事情出現的。我保證在這裡殺死你們的事絕對不會讓第二人知道,沒有證據你們蕭林兩家又能拿墨家怎樣?」嵐德一副吃定了的樣子。

「強子,猛子,不用和他廢話了,他是鐵了心想要殺死我們,說再多都沒用。龍瑄,你負責照顧他們三個,一會交手的時候沒我的話,誰也不用上來。」蘇葉向前邁出一步,身上散發出濃郁的戰意。

「嵐德,我說過別讓我再見到你,不然絕對不會放過你。敢偷襲我的人,都要拿生命做代價。我能殺死嵐缺,便能殺死他爹。來吧,今日一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保證死的那人一定是你!」

嵐德低聲怒吼,雙手快速的做出著印訣,精純的冰系鬥氣從體內暴涌而出,沿著指尖四散飛舞開來。

「冰封大地,結界洞天!」

原本很為平靜的沙盤地帶,瞬間像是被點燃,無數黃沙四散飛舞,頗有種末日降臨的感覺。當然這只是開始,緊接著冰冷刺骨的冰系鬥氣便取代黃沙,形成一個巨大的蠶蛹,將眾人包裹在內。

依著嵐德的想法,根本沒必要花心血再布下這麼一座魔動陣,他自信憑藉結界便能將蘇葉五人困死。但是上次在暮色森林中的失敗,在他心上留下了陰影。為了確保狙殺的成功,才布下冰封洞天魔動陣。

「糟糕,咱們現在被他困住了。這是大斗師的結界,想要衝出去必須打破它才行。」蕭強道。

「別慌,一切有我。」

蘇葉不慌不忙的掃視著這座魔動陣形成的結界,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嵐德你就不能長點本事,每次都拿這樣的玩意出來丟人現眼。我上次能打破你的結界,這次還能。想要困住我們,你還不配。星辰炎爆。」

嗤嗤聲響中,火系鬥氣在蘇葉的控制中凝結成無數個小珠,眨眼間出現了近千枚之多。這些小珠彼此相連,攜帶著燃燒一切的勢頭,刁鑽古怪的沖向蠶蛹結界。碰觸的瞬間,激起連串的爆炸聲。

「嘿嘿,老子的魔動陣是你想破就能破的。萬蠶疊影,化為虛神,蠶神大手印!」嵐德臉色猙獰著喊道。

白銀冰蠶魔靈閃爍著耀眼的白光,器靈冰蠶在胸甲上來回跳動,冰系鬥氣凝結成近萬條冰蠶呼的出現,懸浮在結界內,密密麻麻的讓人感到頭皮發癢。

萬條冰蠶發出著滋滋聲響,蠕動的身子散發出陣陣恐怖氣息。在嵐德印訣的控制中,這些個冰蠶竟然在同時爆散開來,精純的鬥氣彼此交織糾纏著,很快便凝結為一尊高達幾十丈的怪物。

怪物擁有著人類的身體,四肢卻是獸爪,腦袋最為怪異竟然是頭冰蠶。雖然一動沒動,但站在那裡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極為驚人,彷彿是來自洪荒的遠古魔獸似的,讓人感覺像是座大山擋在身前,很是憋屈壓抑。

這便是嵐德的底牌,靠著將白銀冰蠶魔靈所有魔動陣激發后,形成的最強攻擊招數,蠻荒蠶神!

蠻荒蠶神兩隻眼睛充滿著冰冷的殺意,掃視著站在前面的蘇葉,就像是在看著一隻螻蟻似的。宛如鷹爪般的手指揚起,冰系鬥氣充斥在每根手指間,夾雜著刺耳的聲音,撕裂著四周的空間,狠狠揮落。

這一刻,整個結界都沉浸在蠶神的大手印中,都在因為大手印而顫抖!蕭強三個五星魔士,就算有著白銀魔靈支撐,全身仍然顫抖不止。而龍瑄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冰冷的臉蛋開始有著輕微的扭曲。

「蘇葉,我要殺了你為缺兒報仇!」

蘇葉坦然的站立,面對著遮掩半個天空,瘋狂撲下的大手印神情沒有半點慌亂,嘴角斜揚,瞧著面目猙獰的嵐德露出不屑的冷笑。

百米!

五十米!

二十米!

大手印不斷縮短著距離,強勢氣息侵襲而下,地面承受不住這樣的氣勢,喀嚓聲中出現著道道裂痕。

七星大斗師藉助白銀魔靈施展出的攻擊,氣勢凌人。

「嵐德,你個混蛋,你要是敢殺了蘇葉,我發誓做鬼都不會放過你!」蕭強厲聲喊叫,雙眼爆發出兇狠的目光。

「蘇葉,快閃開!」方泠急聲喊道。

「嵐德,從現在起我立誓和冰帝狼家族不死不休!」龍瑄冷聲道。

「吼!」林猛低吼聲中調動著體內的金系鬥氣,拚命衝殺向四周的禁制。

「哈哈,誰也救不了你,給我死!」嵐德猙獰的喊叫著。

在嵐德殺意的瘋狂瀰漫和龍瑄四人的急切焦慮中,蠶神大手印毫無意外的落下,彷彿是座大山重重的將蘇葉壓倒在地,砸成肉醬。

死了嗎?死了,肯定死了,哈哈,缺兒,我終於為你報仇了!嵐德仰天張狂大笑,滿頭白髮隨風狂舞。然而就在他的笑聲還沒有消失之時,那尊原本應該傲然站立的蠻荒蠶神,竟然顫抖起來。

唳!

緊接著沒有任何徵兆,伴隨著極為清脆的暴唳聲響起,冰蠶大手印轟然爆碎開來,蘇葉宛如閃電般從地面跳起。全身閃爍著暗黃光芒,彷彿是燃燒著的太陽,散發著陣陣不可抵擋的威勢。

「嵐德老狗,我說過今日必殺你,誰也救不了!墨綠玄龜,天塌地陷,龜甲陰爪,斬首絕殺!」

轟!

蘇葉身上穿著的竟然不是梅格魔靈,而是那具由張恭坦修補好,從陳秋生那裡得到的黃金魔靈。沒有器靈,梅格便充當著器靈。以他鑽石器靈的彪悍,很容易便使魔動陣如數運轉起來。

黃金魔靈的彪悍氣息,促使著蘇葉迸發出來的土系鬥氣瞬間攀升到巔峰狀態,一頭比蠻荒蠶神還要高大威猛的百丈墨綠玄龜倏地出現,重重落下的同時,地面原本龜裂開的裂痕轟然碎開,出現一條不知多深的地溝。

如果僅僅是地溝就算了,偏偏這條地溝中像是有著某種吸力,硬是將掙扎著的蠻荒蠶神一寸寸生生拉扯進去。

當蠻荒蠶神龐大的身子大部分都深陷到地溝中,只露出個腦袋在外面時,蘇葉眼底閃過狠光,土系鬥氣凝結成的暗黃手爪果斷揮出,抓住冰蠶腦袋的同時將其捏碎。

嘭!

從蠻荒蠶神出現動手到墨綠玄龜的彪悍反擊,看似漫長實則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快速的根本沒有給嵐德任何喘息之機。蠶神龐大的身子轟然爆碎,巨大的聲響在地溝中不斷的回蕩,將嵐德從驚愕中驚醒。

「蘇葉,你敢毀我蠶神!」嵐德大喊道。

「誰說我只想毀蠶神,現在輪到你了。」蘇葉目露凶光,嵐德三番兩次和自己為難,要是再放過他,自己這關都過不去。

「六碑鎖獸陣,禁錮封鎖!九尾殺狐,吞噬日月!」

蘇葉揚手間將六座石碑拿出,六頭六階魔獸咆哮著頓時出現,依靠著石碑結成魔動陣,雄渾的氣息遙遙鎖定住嵐德,讓他沒辦法移動半點。

蠻荒蠶神的施展,使嵐德現在體力大大受損,勉強調動著體內鬥氣,抵抗住六頭魔獸的進攻,卻再也沒有辦法防禦蘇葉。

黃金魔靈催動著土系鬥氣頃刻間濃郁到極點,隨著蘇葉手訣的締結,化成一頭擁有著九條尾巴的蒼黃獵狐。

獵狐雙眼閃動著嗜血的殺意,緊緊盯著嵐德,身後九條尾巴呼的揚起,宛如雷霆般刁鑽古怪的盤卷而來。冰系鬥氣布下的結界空間,在九條尾巴的衝擊下,竟然出現了道道裂痕,像是隨時隨地都會崩塌。

「少爺,救我!」

嵐德現在是後悔萬分,沒想到自己還是託大了,蘇葉竟然擁有黃金魔靈。處於危險中,急忙發出信號,璀璨的煙花騰空而起,經久不散。

「現在誰也救不了你!」

蘇葉手印急速變化,獵狐的九條尾巴瞬間擊穿嵐德的白銀魔靈,將他雄渾的精血當場抽空。白銀魔靈的器靈冰蠶也沒有逃過劫難,被尾巴捆綁著,拚命掙扎,卻發現越是掙扎綁的便越緊。

「任何掙扎都是徒勞的,一個小小沒有開啟靈智的器靈,就敢這麼猖狂。看我滅了你,創始,這些能量都歸你了!」

「哈哈!」

創始在九天星辰鼎內興奮的喊叫著,張嘴便將獵狐送來的精血全都吞噬掉,冰蠶器靈慘叫著化成精純的能量被吸收掉,創始婀娜的身材顯得越發魅惑誘人。

嵐德這個七星大斗師,在蘇葉的反擊中,被徹底抹殺!

嵐德死,所布下的魔動陣結界也便隨即消失,恢復行動的龍瑄四人急忙跑過來,「蘇葉,沒事吧?」

「沒事,現在快點離開這裡!」蘇葉臉色有些蒼白道。

以蘇葉六星斗師的修為,哪怕有著梅格幫襯,都沒辦法完全自主的施展黃金魔靈。體內的鬥氣像是瞬間被掏空,全身感到極度的虛弱。如果不是五系元素血脈的高速運轉,他現在恐怕早就倒下。

越階擊殺,對剛剛晉級六星斗師沒多久的蘇葉來說,仍然是個不小的問題。

「走!」

龍瑄五人快速的離開人族沙盤,閃身進入到血色草原的深處地帶。

「少爺,是嵐德的求救信號!他發現了蘇葉!」黑拘魂抬頭道。

「快點追上去!」墨辟邪大聲喊道。

只不過等到墨家眾人趕到之時,地面除了散落的到處都是的白銀魔靈碎片外,便找尋不到任何人的蹤跡。

「蘇葉人那?嵐德在哪裡?」墨辟邪望著空蕩蕩的沙地狂喊著。

「少爺,看來嵐德是凶多吉少了,這些是他的白銀魔靈碎片,我能感覺到這裡剛才發生了殊死的拼殺。」白絕命道。

「死了?怎麼可能?一個六星斗師怎麼能殺死一個七星斗師,何況嵐德還穿著白銀魔靈!我不信,打死我都不信!找,給我繼續找。就算是將戰爭遺迹翻個底朝天,也要將蘇葉給我挖出來!」墨辟邪狀似瘋狂。

「是,少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