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對,在全國建立這麼多空間法陣絕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建成的,但是不論是一個月後的古籍鑒賞大會,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的災難,都不會給我們這麼久的時間去準備,但是誰說我們一定要建立空間法陣。」林軒笑著說道。

(天津) ?「不建立空間法陣?」龍鱗皺了皺眉說道:「不建立空間法陣如何在一瞬間聯絡全國所有的成員,雖然我們華夏在空間一道上造詣很深,但是不建立空間法陣也沒辦法讓所有人都能瞬間集結在一起。」

「華夏這麼多年並沒有在全國各地建立法陣的原因就是空間法陣的造價太高昂,建立這麼多空間法陣確實浪費的很,而且華夏也沒有那麼多的材料支持法陣的建立,龍組研製的特質飛行器已經擁有足夠的速度。」 冷酷老公呆萌妻 龍牙說道:「不過這次龍三遺迹的開發讓我們一下子擁有了足夠的材料,即使是在全國建立法陣也是可以做到的,只是時間不允許而已,林軒你說的不建立法陣的方法是什麼?」

林軒看到龍鱗和龍牙到現在還沒有想到自己的空間,不由得也有些詫異,按理說雖然自己沒有跟他們說過自己的空間的事情,但是以龍牙和龍鱗的實力和地位,應該可以知道自己的空間的事情,更何況在龍組裡面就有一個自己的空間門,難道他們真的以為那個門只是連接這個世界和軒轅部落的?

「對了,我們可以請軒轅部落的族老出手,龍組內有一道連接龍三遺迹空間和地球空間的空間門,通過這道門可以在兩片空間中穿越,如果我們藉助龍三遺迹作為中轉站,請族老出手在各地建立起空間門,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做成之前林軒說的計劃了。」龍牙忽然眼前一亮說道。

「不錯,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龍鱗也點了點頭說道:「在全國各地布置空間門,天境的強者應該可以做到,而且軒轅落花前輩以及軒轅青玉前輩都是精通空間天道的強者,由他們來布置空間門在合適不過了……林軒,你之前所說的想法是不是就是這樣?」

「恩……差不多吧……就是這樣……」林軒看著看過來的龍牙和龍鱗略微有些尷尬,話說自己還想著既然他們不知道軒轅空間就是自己的空間這件事,那麼自己是不是要告訴他們,結果這倆就這麼想偏了……

不過這樣也好,有公孫青玉和公孫落花在前面給自己擋著,這個空間的秘密就是少數人的秘密,看來龍組的保密工作做得還是不錯的,竟然連龍牙和龍鱗都不知道,那麼流傳到國外的幾率就很小了,那麼道域來人知道的幾率也不大……至於那個道尊知不知道道聖者會有隨身空間這個東西……林軒覺得道元還沒有傻到會把這麼機密的事情告訴道尊。

「好,就這樣決定了,林軒你也是研究空間天道的,軒轅部的空間天道高手眾多,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本來龍王如果沒有閉關的話,還是龍王也可以出手的,可惜……」龍鱗搖了搖頭,忽然龍鱗好像想到了什麼,略微有些緊張的看向林軒說道:「哦對了,林軒你從下面回來,龍王怎麼樣了?」

「龍王之前很危險,不過已經過了第一關了,現在龍王被落花爺爺送到軒轅空間了,龍王想要在那裡突破天境。」林軒想了一下說道,既然龍牙和龍鱗已經誤會了,再解釋太麻煩,不如就順著說了。

「呼……」龍牙和龍鱗都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而聽到龍王將要突破天境的時候,更是一臉喜色,公孫青玉和公孫落花雖然已經是天境強者了,但是他們的修鍊方式不同,可以借鑒的地方不太多,而且龍王如果成為天境,才真正可以幫助龍組稱霸世界,畢竟公孫落花和公孫青玉並不會為了龍組而攻伐其他的組織。

聽到了好消息,困擾多天的困難也有了解決的方法,龍牙和龍鱗都流露出輕鬆的神色,忽然龍牙一扯嘴角笑道:「對了,林軒,你還沒有稱號吧。」

「什麼稱號?劍仙?」林軒迷茫的問道。

「普通人給起的不算,使我們龍組自己的稱號。」龍鱗笑著說的。

「龍組每個人都有稱號?」林軒瞪大了眼睛,這個東東自己怎麼不知道。

「不是每個人都有,不過大部分都有,就像是特殊部隊的代號一樣,而且作為龍組的高層,也是要背負一種稱號的。」龍牙咂了咂嘴說道:「你看龍組的首領的稱號是龍王,代表著是龍組群龍之王!」

「龍組龍部的首領稱為龍牙,龍牙是龍身上最鋒利的部分,也是攻擊力最強的部分,龍部就是龍組之牙,是華夏最犀利的矛。」龍鱗拍了拍龍牙的肩膀說道:「而我們軍部是龍鱗,龍鱗龍身上最堅硬的部分,軍部就是龍組之鱗,是華夏最堅強的盾。」

龍鱗和龍牙這兩個稱號已經把龍部和軍部的基本職能展現的淋漓盡致,軍部作為華夏的子弟兵,作為華夏官方最信任的部隊,他們肩負著保境安民的責任,一般來說,國內哪裡出了問題基本都是軍部出頭處理的,各位領導人身邊的守護者也一般都是軍部的成員,像上次林軒被李成求援完成之後,後續的問題都是軍部處理的……只不過軍部的成員雖然眾多,但是平均實力沒有龍部強。

「怎麼樣,有沒有想好起個什麼代號?」龍牙笑眯眯的看著林軒說道:「要不要叫龍鬚子?不行,軒轅部落現在的實力非常強,算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了,叫龍鬚子有點細小的感覺,要不然叫龍爪子怎麼樣……龍的一身實力可以說是大部分都在爪子上了!」

林軒拿著茶杯的手猛地晃了晃,青色的茶水一不小心甩在了手背上,如果可以的話,林軒非常想就這麼一下子把一杯茶全都潑到龍牙的臉上……這起的都是什麼鬼名字,須子、爪子的……

龍鱗看著林軒鐵青著臉,已經快要到爆發的邊緣了,也是偷偷的笑了笑,議論完大事大家基本上都想要開開玩笑,放鬆放鬆心情……龍王、龍牙、龍鱗這三個稱號是一直以來繼承下來的,而新出來的軒轅部落融入龍組之後,就出現了第三個組成部分,其實早就有人想要給這個新部分的首領起個名字了……

「軒轅部是完全由軒轅部落組成的,雖然軒轅部落是華夏的祖先,也一直對華夏有很強的歸屬感,但是畢竟分開太久,如果起一個和軒轅部落毫無關聯的名字,恐怕會降低軒轅部落的歸屬管……」林軒長嘆了一口氣,緊接著說道:「不如就稱為龍翼吧……應龍之翼……應龍是軒轅部落的守護神獸,之前我們還見過應龍前輩,我覺得這個名字還是不錯的……龍牙,你說呢?」

(天津) ?「龍翼?」龍牙略微思索了一下說道:「勉強吧,雖然比不上我起的名字,但是也還算可以。」龍牙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勉強認可了這個名字。緊接著龍牙又嘟囔了一句:「其實我感覺還不如叫龍角子……嘖嘖……」

雖然龍牙後面一句話的聲音比較小,但是不論是林軒還是龍鱗都不是一般人,龍牙的嘟囔都聽得清清楚楚,對於龍牙這種無與倫比的起名「才能」,林軒表示佩服的五體投地!

「咳咳,那個龍牙組長,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么?」林軒擦乾淨了手上的茶水,笑眯眯的說道。

「昂,可以啊,你問吧……」龍牙點了點頭說道。

「那個,你有孩子么?」林軒眨了眨眼睛。

「啊?沒有啊……」龍牙一臉迷茫的回答道:「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啊哈哈,沒什麼,只是比較好奇,沒有就算了……」林軒哈哈一笑說道:「真是可惜啊,太可惜了……」

「可惜什麼?」龍牙心中更迷茫了,不過臉上沒有表露出來任何神色,反而是斜著眼看著林軒,雖然不知道林軒又抽什麼風了,不過龍牙本能的感覺,這小子肯定沒安好心!

龍鱗笑呵呵的看著林軒和龍牙,拿起一個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興緻勃勃的看好戲,龍牙完全是一副當局者迷的樣子,他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起的名字有多麼令人無語,所以他也想不到林軒所說的可惜明顯是想要看看龍牙給自己的兒子會起什麼樣驚世駭俗的名字。

「沒什麼……對了,我之前似乎感覺到洪青帝也在這裡,他怎麼會在這裡?」林軒機智的趕緊轉移話題,要是讓龍牙反應過來了可就不好了……

「他啊……」龍牙略微瞥了一眼林軒說道:「當然也是因為這件事情了,有的時候並不能一味的追求純白,黑也會起到一些作用的……」

「特別是這種已經近乎超脫的黑,他們已經成為了一種另類的白,維持著一種另類的秩序……之前你在九水村發現的那個問題,就是軍部聯合天幫進行調查的……」龍鱗說道:「這件事情雖然在外界沒有什麼聲音,但是在內部確實引起了不小的地震……」

「這麼嚴重?」林軒疑惑道,雖然說普通人世界出現了修鍊者確實挺驚訝的,不過那些修鍊者的實力實在是……當初林軒就能輕易的一下給他們全滅了,現在更是眨眨眼都能給他們全滅了,所以林軒一直都沒怎麼在意,要不然林軒也不會對於這件事一直都不過問。

「是很嚴重,涉及到的人不少,因為這次的事情有不少人倒台,或輕或重,涉及比較少的且不知情的降職,涉及比較多的,甚至在推波助瀾的,已經出不來了。」龍牙沉聲說道:「這些修鍊者來歷不明,或者說是他們的能力來歷不明,從原本是一個普通人,忽然就成為了修鍊者……如果說是一個兩個覺醒了天賦的修鍊者也就罷了……但是哪有十個八個扎堆覺醒的修鍊者……那自主覺醒也太不值錢了點……」龍牙嗤笑道。

雖然看起來世界上的修鍊者不少,華夏更是修鍊者眾多,即使龍組收攏了大部分的修鍊者,還是有一部分的民間修鍊者……他們又有極少極少是自主覺醒的,大部分都是有傳承的修鍊者!

而在整個龍祖中,自主覺醒成為修鍊者只佔到總數的一成,其中九cd是國內修鍊者世家或者是國家直接從軍隊中選拔的強者培養出來的!

龍組中的自主覺醒的修鍊者都那麼少,那麼一個小城市裡面有何德何能集中爆發出這麼多的天才?所以這件事經過一系列調查之後,引起了上面的重視。修鍊者無小事,這些能夠帶來巨大破壞力的人群從來都是國家監管的重中之重!龍組是華夏的國之重器,龍組是由修鍊者組成的,所以國家不敢小覷這件在林軒看來的小事……

「如果真的是有修鍊者扎堆覺醒,而且是在華夏,那我們肯定很高興,就算是他們誤入歧途也可以引回正道,這樣的例子不是沒有過……」龍鱗說著想起了龍部某個流里流氣的小子:「但是可惜的是,經過調查不是這樣……」

「他們的突然覺醒和國外勢力有關……而且覺醒的手段極為高明,我們在他們的身體裡面沒有查到任何的藥劑殘餘……」龍牙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就非常恐怖了,這代表著國外某勢力有可能擁有了量產修鍊者的可能,就算是他們製造的修鍊者實力很低,也可以對普通人的世界造成巨大的傷害……」

「就因為這件事那一片但凡有一點點涉及的人員都接受到了嚴密的調查,就連你那個大學同學李cd接受了好幾次的調查……」龍鱗說道:「不過你不用擔心,李成是乾淨的,而且李家的勢力不小,李成不會有什麼事情。」

「這件事情是天幫和軍部一起調查的,所以洪青帝一直在眼睛,而且我們在不斷的調查與論證的時候發現,接下來華夏的這次災難跟這個組織恐怕也有些關係……所以我們一直在不斷的追查他們曾經做過什麼!」龍牙說道:「不過現在的線索還沒有多少,這個組織的頭目在被抓捕的一瞬間就死了……還有組織內的修鍊者都是一樣,彷彿是被下了什麼禁制……即便他們不想也會瞬間死亡……所以線索斷掉了。」

「不論是為了找到那個災難的消息,還是尋找接下來的線索,都需要天幫的幫助……而且天幫必須幫助我們。」龍鱗的眼中劃過一道犀利的光彩,不管怎麼說他們是軍人,而天幫是黑勢力,龍鱗不允許那些黑勢力有絲毫的不配合。

龍鱗和龍牙你一句我一句把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基本給林軒敘述了一遍,林軒一直沒有說話,而是在認真的傾聽,默默的思考……

現在林軒已經基本確定了,這個所謂的國外某勢力就是道域的勢力,也只有他們能夠讓一部分人覺醒的無聲無息,讓龍組根本查不到任何信息……畢竟道域領先地球太多太多了,林軒沒想到之前簡單的一次任務卻引出了這條大魚……這條大魚是他們現在確定災難位置並且及時制止的唯一線索了,他們只有全力的順藤摸瓜,才有機會在災難爆發之前,將災難制止!

所以林軒現在在想的就是,他們到底做了什麼?到底是什麼時間,在哪裡做的?他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布局的……是信手拈來還是早有準備……

(天津) ?他們做了什麼?這是現在所有人都想知道的事情,但是除了那些死掉的修鍊者,還有那個被雷運一眼鏡瞪死的小殺手,還有那些布局的道域人……那基本上就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在幹什麼了,就連道元都看不到,那麼林軒認為地球上沒有人可以看到,即便道元現在已經死的就剩下一個魂兒了……

對於道元、道尊那種級別的強者來說,林軒他們就算是已經站在了地球的頂峰,也只是螻蟻而已,連稍微強大一點都算不上,天境以下皆螻蟻!就算有些極致強大的物境巔峰超過了天境初級,但是連長生都做不到,熬也熬死你了……

林軒跑過來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有蛛絲馬跡,說不定可以找到他們想要製造危險的地點,不過一圈走下來,除了救了龍王有點用以外,再就沒有什麼其他信息了……不過,要說有用的信息也有,那就是那個道尊從很早以前就開始在華夏布局了……

想到這裡林軒其實是有點疑惑的,前二十年林軒一直都名聲不顯,即使他的父母都是第九小組的成員,都是地球上面頂尖的修鍊天才,但是他是一個普通人,修鍊者應該不會注意到他才是啊……

「不一定……如果他早就有異心的話,說不定會在二十餘年前我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感應到我……」道元感嘆道:「之前沒想過,但是一旦懷疑起來就放不下了,說起來唯一有可能被發現的時機就應該是二十年前你剛剛出生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入駐你的識海,也只有那個時候所散發出來的徵兆可以被發現……」

「如此說來,天外勢力恐怕也早就發現了我的存在,只是界心一直以來的維護,讓天外勢力進不來也不敢來,但是同樣的……這種壓抑一旦壓制的時間久了,那麼一旦爆發出來將會是毀滅性的,以他們的底蘊恐怕會派出極為可怕的強者,如果地球仍舊處在物境的限制之下,恐怕這次過來的人至少也不會比之前那個余時弱……如果他們手中有法器的話,恐怕情況會更差。」道元說道。

聽到道元的話,林軒的心情略微有些沉重,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林軒也是很有壓力的:「這一段時間恐怕不但是要建立空間門,還要把鯤鵬法和地下的空間天道好好研究一下,境界暫時提升不了,但是其他方面還是可以好好的提升一下的。」林軒想到。

「這件事情我們絕對不會放棄的,一定要堅持的挖下去!一定要找到他們到底做了什麼,現在我們對於即將出現的災難一無所知,就算是我們布局全國,恐怕也總會有一點滯后……」龍牙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錯,軒轅部的人已經全部撒下去了,軍部的人除了在燕京必要的防守之外,也都撒出去了,龍組從來沒有這麼被動過!」龍鱗咬了咬牙說道:「不論敵人是誰,一定要全部消滅他們!」

林軒表面上跟著一起點了點頭,心裡嘆了口氣,要不是地球和道域的世界隔閡太強大,只能讓物境的人跑過來,人家隨便派幾個人都能把地球來回滅好幾遍……不對,根本不用派幾個,以道尊現在的地位,肯定有很多強大的天境給他效力……隨便一個強一點的天境已經不是地球可以承受的了。

「對!一定要深挖到底!」龍牙堅定的說道。

——

「哇哇哇,張明,快給我造一個鑽地的機器,給我挖下去!」楊晨張牙舞爪的喊叫道。

張明看著眼前八卦圖中間的那個巨大的白虎被一個青年人用一座大山給壓了下去,緊接著身化一個巨大的八卦圖陣,覆蓋在了整個大山上……白虎被鎮壓下去了,天地間只剩下白虎憤怒的吼叫聲,但是卻再也看不見白虎的身影了……

獸群漸漸的退去,留下了滿地狼藉……雖然取得了勝利,但是軍隊中卻沒有太多的喜悅情緒……因為他們的傷亡太重了……

看到軍隊的士兵們互相攙扶著,沉默著……楊晨也漸漸的沉默了下來,那次的戰鬥確實太慘烈了……大秦失去了數萬精銳部隊,還失去了幾個強大的修鍊者,最恐怖的是失去了他們的傳承人……

可以說秦帝國的轟然崩塌與這一戰也是有一定的關係的……這一戰他們損失太重了,重到他們難以承受。

「始皇帝為了統一天下,忽視了這隻白虎的成長,而這麼多年始皇帝殺的人太多了,天地間龐大的殺氣和煞氣促進了這隻白虎的成長,也讓這隻白虎產生了異變。」老道士無塵輕輕的晃著腦袋說道:「始皇帝也算是自食其果了,他殺了太多的人,讓這頭白虎變得空前強大,也變成了一個殺戮機器。」

「白虎雖然主殺伐,但是原本是鎮守四方的聖獸之一,這個繼承了聖獸傳承的白虎迷失了神智,變得空前強大,造下了巨大的殺孽……被封印數千年導致魂飛魄散也是必然的。」老道士輕撫這鬍鬚搖頭晃腦的說道:「這世間之事,一飲一啄皆有其源頭,用佛家的話說就是昨日因,今日果呀……」

「前輩,您不是道家的么?」楊晨眨了眨眼睛。

「這世間的道理便是道理,這麼多年那些教派互相排斥征伐,哪裡是什麼道理之爭啊……」無塵嘴角帶著一絲嘲諷,隨後看向了楊晨說道:「這白虎的傳承就在這座山的腳下,這座山就是當年扶蘇封印白虎的地方,那麼你們要怎麼做?」

「當然是挖下去,把傳承為挖出來!」 總裁的專屬甜心 楊晨把小拳頭一捏,昂著小頭說道。

「雖然這麼多年了,那隻白虎應該已經魂飛魄散了,但是那強大的煞氣應該還是存在的,你想要得到白虎的傳承,就必須把這煞氣給排除出去,不然的話,你就算繼承了白虎的傳承,也很有可能會被煞氣影響從而迷失神智!」老道士嚴肅的說道:「如果你真的迷失了神智,變成了殺戮機器,老道就算是拼著被林軒記恨終身也要將你擊殺,那麼你現在還要去找白虎的傳承么?」

楊晨和張明一下子握緊了拳頭,雖然老道士說話的時候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氣勢,但是楊晨和張明都沒有懷疑過老道士這句話的真實性,只是他們有些疑惑的是,這個老道士為什麼不敢得罪林軒?林軒那小子又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放心吧!」楊晨微笑著說道:「我楊晨絕對不會被那所謂的煞氣給迷惑的,白虎的傳承,我要定了!」楊晨瞪著一雙大眼睛,無比堅定的說道。

(天津) ?「哈哈哈哈……好!」老道士無塵拽著自己的鬍子仰天大笑,緊接著從自己的袖袍裡面掏出了一個金色的小茶壺,金色的茶壺有點像傳說中的阿拉丁神燈!也不知道這個老道士是從哪裡弄來的東西。

「此乃煉妖壺的複製品,雖然沒有傳說中焚天煮海的威力,但是面對著區區煞氣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此金壺可以將當年白虎傳承所遺留下來的大部分煞氣吸收進去,剩下的煞氣你應該足以駕馭了,如果洗乾淨了煞氣,那白虎也就沒有意義了,其威力會大大的降低呀。」老道士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手中的金色小壺說道。

楊晨和張明此時感覺到一萬隻羊駝駝喊著號子從自己的心頭撒著蹄子狂奔而過……要不是楊晨和張明知道這個老道士沒有什麼惡意的話,他倆都想掀桌子了……上一刻還說有可能會因為煞氣而影響神智直接威脅了楊晨……下一刻就說自己其實是有辦法解決的……

「前輩,您要和我們一起去么?」張明扯了扯嘴角,之前聽了老道士說要殺楊晨的話張明差點爆發了……別的不說,要是讓陸然知道有人竟然敢威脅楊晨,恐怕早就一槍給這個老道士爆頭了……

「嗯……貧道自然會隨你們一起去尋找白虎傳承,屆時會第一時間將殘存的煞氣吸收,一旦那些海量的煞氣爆發出來,整個川蜀甚至川蜀以外的大面積土地都會受到影響,到時候將會有難以想象的事情發生。」無塵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

「太好了,謝謝您,無塵前輩。」楊晨此時確實很驚喜,她沒想到這個老前輩竟然真的願意幫他們去尋找白虎傳承,雖然這個無塵看起來似乎有那麼一點點不正常,不過老前輩嘛,不知道活了多久了,性情有些乖張也是正常的……咦,不對,貌似無塵前輩會他心通來著……

楊晨偷偷的看了一眼老道士無塵的表情,看到無塵臉上沒有什麼變化,依舊在研究自己的金色茶壺才放下心來。不過楊晨沒有注意到無塵拽著自己的鬍鬚的手略微的顫動了一下,想來心裡並不想表面的那麼平靜。

一念情深:傲嬌老公送上門 「這座山上有扶蘇的封印,如今過去了兩千餘年,封印已經不如當初穩固了,直接衝擊的話有可能會造成封印破裂,造成無盡的煞氣蔓延出來……所以我們不能使用修鍊者的手段。」無塵看向楊晨說道:「之前你說的不錯,使用張明製造的鑽地的機器是最好的,這樣一來不會刺激到扶蘇的封印,等我們找到了那處封印,只要破開一個口子,用金壺來吸收煞氣就好了。」

「好的!就這麼定了!」楊晨一拍張明說道:「怎麼樣,什麼時候能造出來?」

「這東西很簡單,不用專門去造,龍組的車有這樣的功能,這次出來我把龍組的車放在了空間裝備裡面。」張明說著一揮手,一輛灰撲撲並不起眼的小轎車出現在了眾人的身旁……也幸虧這山頂的空地比較大,不然的話他們幾個人還真容易被擠下去。

「這車有很多形態,是龍組比較高等級的常用裝備,用誇張一點的說法可以說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就是在使用高等級形態的時候,消耗的源氣會多一點……不過一顆下品源石就可以搞定了,這不算什麼。」張明一翻手,一顆不規則的淡青色石頭出現在了張明的手心裡。

張明兩隻手合在一起,使勁的搓了搓,這個下品源石變成了光滑的圓球,然後伸手拍了拍那輛小轎車,小轎車的側面張開了一個小門,張明將那個源石扔到了小門的裡面,然後隨手關上了小門。

「好了,應該可以支持到我們挖到那個白虎的傳承了,我們下山吧!從山下挖能更快一點。」張明拍了拍手略微有些得意的說道。

老道士無塵看了看灰色的小轎車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向張明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我們不能下山,只能從這裡挖下去。貧道推演了無數次,扶蘇的封印在經過兩千餘年的時光之後,產生了一些破損,而這裡是最薄弱的地方,在下面進不去……」

張明得意的笑容僵了僵,無奈的看著這個無塵老道士,果然人家把一切都算計好了,什麼時候被發現,什麼時候相遇,在哪裡被發現,在哪裡相遇……相遇之後他們該說些什麼,又用什麼來獲取自己和楊晨的信任……果然是一個算計到骨子裡的老傢伙……

「此茶如何?」無塵將八卦圖收了起來,沁人心脾的淡茶再次出現,茶香裊裊入霧,似乎剛剛出現的金戈鐵馬都如這白霧一般漸漸散去……

無論是張明、楊晨還是小道士青雲看到清心茶再次出現都認真的再次端起了茶杯,輕輕的將茶水送入了自己的嘴中……他們都知道,他們將要去掀開這埋藏了兩千年的秘密,那麼總該平心靜氣才好……

「甚秒!」張明將抓在手中的茶杯放在了茶几上,搓了搓自己的臉頰,跟這些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傢伙一起說話真的挺累的,不過收穫也是不小啊……

「呼……」楊晨和小道士青雲再次喝了一杯茶,均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說起來楊晨還是有些感嘆的,看看其他三個傳承,青龍的就不用說了,人家直接送來的,朱雀的是直接召喚的,也就玄武的驚險了一點,不過當時林軒是為了救李馨來著,玄武傳承可以說是意外之喜了……也就是她,費勁巴拉的全國來回跑,還錯過了集體的三年修鍊,讓她的修為落了下來……這才是她最介意的。

楊晨在全國各地奔波了許久,雖然以她的實力不會受什麼苦,但是這麼一直尋找也是非常消耗精神的,今天在這裡不但得到了白虎傳承的確定消息,還喝到了安定心神的好茶,可以說,現在楊晨感覺自己的狀態非常不錯……如果不是因為想到接下來想要繼承白虎傳承可能要自己全力以赴,楊晨都想要直接撕開空間走下去了……

「師傅,茶沒了。」小道士青雲頗有些意猶未盡的盯著那個已經不再散發茶香的茶壺感嘆道。

「是啊,茶沒了……」無塵慈祥的撫了撫小道士青雲的頭頂,隨手將茶壺與茶杯都收了起來說道:「這茶沒了終究還是會長出來的,家裡不是還有兩株茶樹么。」

說完老道士微笑著看向了楊晨和張明說道:「茶喝完了,啟程可好!」

(天津) ?和張明還有楊晨他們一樣,林軒這邊也準備開始動身了,因為不知道那個災難會在什麼時候爆發,所以林軒他們都很著急,既然有了初步的想法,那麼就要開始行動了……洪青帝一方要堅持的調查下去,就算找不到確切的地方,但是也要找到大致的範圍……

華夏畢竟有點大,把各個地方都安置上空間門是很費力氣的,對林軒來說也會造成很大的負荷,而且就算林軒他們真的在全國布置了空間門,一旦一個地方有警,恐怕他們也會耽誤一點時間……而對於修鍊者之間的戰鬥來說,耽誤的這點時間可能就是天差地別……

所以經過幾番討論之後,眾人一致決定將布置的重點放在華夏中部以及偏南部……一來那隻被埋在華夏的黑勢力一直以來的活動範圍就是那邊;二來龍組的總部就在燕京,對方有什麼舉動在地球上來說應該瞞不過龍組,龍組這麼久沒有收到消息,那麼應該是對方手段強大,也應該是他們距離龍組比較遠;再有這裡是華夏人口最密集的地區,在西北西南這樣的地方布置什麼意義都不大。

最後林軒還是沒有放下張明的感覺,之前張明說他感覺蜀中會有點問題,所以他去了蜀中,所以林軒覺得那一部分可能會有很大的問題……沒有什麼邏輯,僅僅是感覺與信任而已。

所以經過一系列的推理和敲定之後,整個華中乃至華南的部分區域是林軒準備布置空間門的首選區域和重點區域……

此時林軒在前往蜀中的路上,林軒把第一目標放在了蜀中的身上,因為張明在那裡,後來聽張明傳訊說,楊晨也在那裡,所以林軒把那裡選作了第一目標,公孫青玉和公孫落花也分赴其他的地區了……

說起來公孫家的兩位族老精通空間天道確實很方便,林軒選定在軒轅部落外的一處空地專門放置此次所有的空間門,給與了兩位族老打開臨時門的許可權……兩位天境族老確實可以打開聯通兩地的空間門,只是這個空間門最多只能存在一年的時間,想要繼續存在則需要創建者補續神力才行!

是的,除了空間的擁有者林軒,其他也就只能擁有神力且精通空間天道的天境強者可以打開空間門了,但是畢竟他們不是空間的擁有者,對空間的契合度不夠,就算找到兩地的空間坐標強行的打開了空間門,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也會被空間的天道所逐漸的磨滅。

所以這個決議就真的像龍牙和龍鱗所想,林軒、公孫落花、公孫青玉三人開始在全國各地布置空間門,只是在龍牙和龍鱗甚至整個華夏知曉此事的高層都認為這件事是以公孫落花和公孫青玉為主的,林軒只是在一邊幫忙的,只有軒轅部落的高層才知道,這件事是以林軒為主的,真正在一邊幫忙的是公孫青玉和公孫落花,畢竟不論是從布置的速度和質量來說,都是林軒要強上許多。

建好的空間門則會被國家嚴密的控制起來,每一處空間門就連當地的高級官員都沒有資格靠近,絕對的軍隊管制,這個空間門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代表了國家的最高意志,只有為了國家奔赴前線的勇士才能通過……

——

「轟轟轟……」與林軒他們此時正在往全國各地奔赴所不同的是,張明這四個人正在這座大山之間穿行,張明坐在駕駛位,而那位老道士無塵則是坐在副駕駛,楊晨和小道士青雲坐在後座……

這個龍組的小轎車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鑽地的機器,原本平滑的車頭此時伸出了一個巨大的鑽頭,整個車體從外面看變成了一個圓筒的樣子,而下面則是兩排細小的軲轆,車子的速度並不快,但是卻是真真切切的在山中穿行……

原本張明和楊晨都想著,像無塵這樣遠離塵世的老道士應該沒見過汽車,所以他們都想幫老道士開門來著……誰能想到人家輕車熟路的自己就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而且還非常熟練的拉上了安全帶……

老道士看著兩人明顯有些吃驚的神情無語的說了一句話:「我只是老了點,又不是傻。」

能讓老道士不說貧道而說我自然是讓老道士心情有些波動了……另外還有就是幾個人互相之間比較熟悉了起來……果然按照林軒說的那樣,所有自稱貧道、貧僧神馬的都是在裝叉叉!張明想到。

沒有在多言,張明一行按照老道士所指點的方位直接鑽了下來,這個位置是老道士推演了多次所選擇的最佳方位……張明和楊晨不知道那個老道士為什麼會推演這個位置,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推演的,難道這個老道士也想得到白虎的傳承?

想了想他們又放棄了這個想法,人家早就知道白虎傳承的位置了,要是想要的話早就可以來挖了,何必等他們來,又把那些事情都告訴他們?這個世界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

他們正在尋找白虎傳承,就忽然有人跳出來幫他們尋找?他們不是一國元首,沒有龐大的財富與權力,所以他們並不認為自己身上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別人幫自己,特別是一個看起來與世無爭的老道士。

「因為林軒。」老道士看似盯著手中的八卦盤,又似無意的說道。他們逐漸的將要臨近白虎傳承,但是越是臨近老道士越認為應該把事情說清楚,不然的話說不定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我們的道門名為鴻鈞道,具體的歷史不便多說,你們只要知道,我的道門與林軒的道門很有淵源,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算得上是同門,所以我們便來了。」無塵緩緩的說道。

無塵這一句話說出來語速不快,確實讓張明和楊晨震驚不已,林軒有師門? 傀儡妻:總裁老公別太毒 林軒不是自己覺醒的么?覺醒的時候帶著一個隨身空間!這是他們都知道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一直以來林頓他們只是將自己的功法教給林軒,並且傳授林軒基本的劍法,但是對於林軒修鍊的事情並不太可以的影響的原因,因為在他們看來林軒是自主覺醒的!

「林軒的情況有些複雜,未來你們會知道的,現在你們只要知道我對你們沒有惡意就是了,在浩劫到臨之前,我們的力量越強大越好,更不用說我和林軒總歸有些關係的。」無塵微笑著說道。

「這就是我們有緣?」張明忽然想起來一開始剛剛見面的時候無塵跟他們說的話。

「然也,當是如此,我們有緣啊!」無塵感嘆道。

(天津) ?張明對於有緣這句話是不怎麼信的……張明總覺得緣分這東西就是那些人的矯情之語,不過對於林軒的師承張明還是非常好奇的,張明相信不僅僅是自己好奇,恐怕現在坐在後面的楊晨也是非常好奇的……

一直以來大家都是以為林軒是在那場戰鬥中覺醒的,屬於那種先天覺醒的修鍊者,而林軒前二十年一直表現出來超凡的天賦,李馨也是一樣,他們在林頓等人的訓練之下在小小的年紀就成為了普通人的巔峰!

林軒和李馨能在大學的時候成為一代學俠也是得益於他們高超的身手,當然了,還有他門老爸無比深厚的背景……就連李成和姜楠的加入背後也極有深意……可以說,就算林軒一輩子都是普通人,只要他爸他媽還在他背後站著,或者說只要第九小組還有一個人在,就有無數人願意為他大開方便之門!這便是這麼多年第九小組的威名,也是第九小組一直以來一心為國的回報。

第九小組的二代們有的出生在那場大戰之前,有的出生在那場大戰之後,林軒便是出生在那場大戰之前的,當年林頓舉辦滿月酒的時候可沒有現在的威勢,也不如現在強大,他們看出了林軒的潛力,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做了不主動讓林軒修鍊的決定,也不知道為什麼第九小組的其他的成員竟然同意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