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對!這是命令!」說到這裡小口浩男笑了一笑,上杉尺真不錯,很有心精明,大有前途。「哈依」上衫尺高興的說道,語氣中還有一絲興奮。

「奪回那段戰壕是一個命令,你一定要完成,還有一個命令。你也要完成。小口浩男沉穩的說道。

「什麼命令?」上衫尺倒有點奇怪了,現在奪回那一段戰壕才是整個戰鬥的最關鍵部位,還有什麼任務呢。

「這個命令就是你一定要活著回來!這是我個人的命令,也是你叔叔交待的。小口浩男說到這裡頓了一頓。上衫尺也是有點吃驚,「你的家庭條件我知道,你是老大,父母早亡,弟妹們都還小你是家裡的唯一支柱,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小口浩男給上衫尺整了一整衣領。

衫尺大聲說道。

然後後退一步向小口浩男敬了一個軍禮。轉身走出了指揮部! 「來,來。.來!坐。抽煙」。韋強擺擺手道。隨手丟過山入1,自己也掏出一根點上。眉頭一皺:「你剛才說你叫啥?張啥?」

張青雲沒有理他。接過煙點上才道:「說吧!我們聊什麼?」

韋強好似沒聽到他說的話,而是自個兒的吞雲吐霧,良久嘴中嘟囔道:「江南沒姓張的大領導啊?」隨即他頭一昂道:「你老爸是誰?不會對了,省委辦公廳張副秘書長是嗎?」

「噗」。張青雲被一口濃煙嗆出了眼淚,這年頭自己什麼人都能遇上,今天竟然遇上了一個見人就問別人老爸的活寶。

「你不要瞎猜了。張副秘書長我不認識他,他更不認識我。我叫張青雲,我老爸是老師」。張青雲忍不住笑道。

「老師?這個職業有些陌生!」韋強驚訝的說道,隨即搖搖頭,突然話鋒一轉道:「那你還裝什麼大尾巴狼啊?嚇我一跳,我還以為你是張副秘書長的兒子呢!看你這囂張勁兒,我可跟你說,省城可不是鄉下,太囂張要吃虧的。」

張青雲臉色一變。聽到鄉下這個詞兒他就不爽。不過隨即他又忍不住笑道:「那我看你比我更囂張,你老爸定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吧?說說,讓俺也見識見識?」

「不說,不說!」韋強擺擺手,隨即將鞋脫下,一盤腿坐在沙上,從茶几上抽出一張面巾紙,放在鼻子便噢了噢,皺了皺眉頭才擦了一把臉,然後隨手一扔。

「你說煩不煩。我這才出去玩幾天,老爸就把我揪回來了,這個什麼黨校我呆一天頭就暈,何況還要呆一年,哎呀!不說了,不說了。悶!小。韋強很不耐煩的說道,隨手將手機扔在沙上,將煙頭掐滅,張望了半天才看見門口的垃圾桶,瞄準一扔,卻沒扔進去,眉頭一皺:「媽的,真是喝涼水都塞牙」。

張青雲看著這個活寶表演,半晌沒有做聲,最後實在看不下去了,才道:「哎!約法三章!我們住同一間宿舍,第一不準大吵大鬧,要鬧去院子里嚎幾聲。第二,要講究衛生,紙、煙頭什麼的不準亂扔。

第三,不準帶異性過來留宿,你聽清楚了嗎?。

韋強臉色一變,獃獃的看了張青雲半晌,正準備開口,張青雲卻搶先道:「不要你提醒我省城不比鄉下,太囂張要吃虧這類話,我懂!你就說能不能辦到吧?辦不到我馬上跟學校反映,要求換宿舍,我看你一個人能不能悶死!」

「你」你」韋強用手指著張青雲,臉上神色有些難看,竟然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別激動,激動就說你老爸名字吧?看能不能辟邪!」張青雲哂笑了一下道,然後起身進到了自己的房間,嘭一聲關上了房門。

坐在電腦前。張青雲立馬覺得頭大,攤上這麼個活寶做室友,也真是有些難為了。

「咚!咚!咚!」門又被人敲響,張青雲起身拉開門,韋強正站在門外,他斜睨著眼想看看房間內面,張青雲則堵住不讓他進門。

「什麼嘛!小氣得掉渣,我還不稀罕看呢!」他皺皺眉頭道,隨即臉色又有了變化。道:「哎!我說張,,青雲同志,安排點活動吧!這整天呆著沒事,人會生誘的。」

「沒事嗎?那就寫學習心得吧?這是要上交的。」張青雲面無表情的說道。「無趣的人」。韋強哼了一聲道,「哎!要不晚上我帶你出去玩兒吧?夜朦朧夜總會咋樣?那裡賊有情調,姑娘也水靈」

張青雲只覺的一陣心煩,道:「好了,好了!沒到周末不要想出去,這事不要提了。要玩可以啊?星際爭霸你會嗎?」他實在是被這傢伙纏得有些煩了。只好想了一個玩電腦遊戲的應急招,張青雲前世玩星級爭霸還是在大學。那時也算得上是高手,重生后,這今年代這款遊戲也正是火的時候,他想這小子也一定會一點。

「啊?你早說嘛!」韋強果然眼睛一亮,喝道。隨即他嘿嘿一笑道:「想到你這樣一個無趣的人,竟然也會玩遊戲,至少還是可以救藥的。不過星際爭霸嘛!你就等著挨宰吧!」

張青雲笑笑:「你輸了打掃衛生,我輸了今晚陪你出去玩,公平

韋強一呆,立馬雞啄米似的點點頭,道:11公平!公平!太公平了,那就馬上開始吧!小,說完他一蹦一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重生以後第一次重溫這款經典遊戲張青雲就後悔了,韋強水平確實還可以,但是賴賬的水平更高,兩人先約定是三局兩勝,後來是五局三勝,最後是七局四勝。最後乾脆沒約定了,無論是神族、種族還是人類,張青雲全線將之殺得潰不成軍,兩人這一玩整整耗了一下午,張青雲一點事都沒做。

吃過晚飯以後。韋強又纏著張青雲,張青雲哭笑不得,理直氣壯的拒絕了,要韋強先把衛蒼搞好再談,他本想這種公子哥兒,哪會真搞什麼衛生?沒想到網看一會兒資料,外面就有人叫,,點比武志強那小子要強了很多,紈絝的級別不同素質果號一

心裡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張青雲心裡也有底了,其實自己在這傢伙面前還可以再囂張一點,韋強的心理年齡和他的身份還不相符,他還只是一個頑皮的孩子,是嘛!力多歲不還是個孩子嗎?「哎!哎!張」青雲同志!過來,過來,一個人傻站在那邊不悶嗎?小。

韋強這突如其來的一叫,張青雲馬上從胡斯亂想中回過神來望向他,見他正朝自己招手,他身邊還圍著幾個人,男女都有,都在約歲左右,這幾個人張青雲平時都沒有接觸過。

張青雲含笑走了過去,朝那幾個人友好的點點頭,咧嘴朝韋強一笑道:「以後別一驚一乍的亂叫,我剛才在想問題呢!

韋強一呆。然後嘿嘿一笑,果然沒有像昨天那樣生氣,道:「來,給你介紹一下吧?馬麗珊姐,楊群哥,兩人都是蓉城市委辦公室的,劉濤哥,政府辦公室的

張青雲連忙含笑的跟他們打招呼,韋強指了指張青雲道:「這傢伙叫張青雲,可能」我是說可能跟省委張秘書長有點小關係,不過這傢伙嘴嚴實得很。就是不承認,是個喜歡裝深沉的主兒。」

張青雲臉色一變,很是尷尬,哪有這樣做介紹鉚這傢伙,自己網對他印象好點,這大炮就來了,這樣亂七八糟的說,不是跟自己惹禍嗎?

張青雲尷尬。其他的幾個人可不那麼想了,張青雲是否和張秘。但是從韋強的語氣中可以聽出,兩人的關係實屬不一般,韋強平時接觸的人層次他們豈能不清楚?一時幾人都上前和張青雲客氣的打招呼,神情明顯親熱了不少。

張青雲當然免不了要和他們寒暄一番,心中卻在自己卻感覺到了一些和雍平的不同。

這幾人熱情是真的,但是多了一絲矜持。

如果是在雍平。別人說自己跟某某領導有關係,那別人指定會是一匣子的恭維話招呼。可是眼前的這幾人並不是如此,沒有恭維話,眼神也並未見狂熱。也許有,但可能藏得很深,張青雲反正沒有看出來。

「字場到了省市一級,果然和縣級差別不是一點半點!」張青雲心裡暗道,在縣一級,大家接觸的都是基層,老百姓怕官的思想在中國已經有了幾千年的歷史,這一點不太容易改變。

可走到了省市一級的官員,卻還是有些差別的,一來幹部更職業,大家的組織觀點都很強,見了什麼牛人一般不會一驚一乍的。二來,省市一級的幹部接觸的人層次都更高,其中太子黨紈絝也很多,什麼事情見多了,也就沒有那麼多誠惶誠恐了,因為大家也都懂得如何和不同人打交道的策略。

這第三,當然也是最關鍵的,在省市機關能的混上一官半職的人,誰後面沒幾個人幫襯呢?在蓉城機關,京城的太子黨應該都有,就說張青雲眼前的這幾人吧!年齡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四十歲,可是呆的地方不是市委就是市政府。沒有後台怎麼可能?

想到了這些。張青雲也漸漸的揣摩到了一點門道,心中卻想以後自己還真得跟這個韋少爺好好混混,見見世面,說不定自己以後就得進這些機關,在這之前。學會如何和人相處的本事是必須的。

心中有了定計。接下來張青雲也活躍了很多,稱呼也跟著韋強叫,叫姐啊、哥的親熱。別小看一個稱呼,稱呼可是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最重要的環節。

張青雲兩世為人,而且前世就從都市混過來的。所以和這些人交流顯得遊刃有餘。大家談論股票、房產什麼的,他一點也不怵,甚至常常都能夠出驚人之語。

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有了共同語言拉近距離就很快,張青雲沒用多少工夫,就基本得到了大家的認同,甚至有幾位大姐還八卦起他女朋友的事來,談到了私生活,氣氛不用說,當然越來越融洽。

中午,吃過午飯,下午又沒課,回到宿舍,見韋強正在擺弄他的手機,張青雲想趁機找點資料,準備寫經濟學的論文。

「哎!哎!那個誰,沒看出來啊!你還挺有幾把刷子的啊,什麼房地產啊!股票的懂不少,不會你爸真是老師吧?大學教授?校長?。韋強眉頭一挑道。

張青雲搖搖頭不理他,心中卻暗暗稱讚這小子有點悟性,至少知道想問題,和電視劇裡面演的那些白痴紈絝還是不一樣的。

見張青雲不理自己,韋強將手機隨手扔在沙上,伸伸懶腰道:「我剛才想過了。要跟你多學著點,你看你剛才和楊群他們幾人聊得那個熱乎,我一句話也插不上,黨的幹部,沒有尖化是要靠邊站的!」他最後一句話,故意裝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張青雲忍俊不禁,韋強還真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張青雲出來才現,西邊的太陽出山了,這小子衛生還真搞得不錯。

「嘿嘿!咋了,我這人就是言而有信,認賭服輸?張青雲同志,我們再玩幾局吧?這次輸了我請你去夜朦朧瀟洒一回?」韋強呵呵笑道。

「不完了,不完了!我還很多資料沒完成。宿舍規則再加一條。每天玩遊戲時間不準過兩小時!」張青雲皺眉說道。

「哎!你這人咋這樣啊?跟你玩遊戲已經是給你面子了?哥哥我是啥人?隨便找幾個職業玩家不比跟你玩過癮?」韋強道。公子脾氣又了。

「那你還說啥?去找你的職業玩家唄!」張青雲哼一聲道。

「你韋強臉色一紅,似乎臉上掛不住。可一看人家張青雲一點都不怵自己。他又有些猶豫。

張青雲臉色一寒道:「韋公子同志,我不管你是啥人。以後如果再盡說些沒這樣沒營養的話,我們就不要談了!兩條路給你,一條是不要再找我玩遊戲什麼的?第二條就是找人收拾我;我服了再聊!」

張青雲「嘭」一聲關上門,張青雲不是太子黨。但是他卻對韋強這人吃得恨透。看這小子的架勢分明是被強制送進黨校改造學習的,難處多得很,張青雲料定這傢伙不敢在學校惹事。

再說這些公子哥兒蠻橫慣了,你一軟這些傢伙更是得寸進尺,與其那樣還不如硬點,給他個莫測高深。

第二天清早,張青雲起床,卻沒現隔壁房間早就沒人了。他也沒多想1拿了書本準備吃早餐后直接上課,走到樓梯口,卻正聽有人說

「哎!我說伍雪烈,你這人到底會不會聽話?都跟你說了我要一個,人住,你還塞人進來,我看你這科長當得有些不耐煩了吧?」韋強的聲音響起,一如既往的大嗓門。

「不是,,不是,,韋公子,你也知道這學校的宿舍緊,我這,,也是不得已!您」伍雪烈支支吾吾的說道,聲音要多惶恐有多惶

「別您您您的,一句話都說不清楚,說吧!那小子什麼來頭?我看他那囂張樣就不爽!」韋強哼一聲很不耐煩的說道。

「他,,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只知道,」伍雪烈有些結巴,張青雲則逞此機會插話道:

「豐公子早啊?怎麼了?一大早就找我們學院工作部伍科長,莫非是在為缺席這麼多天培做檢討?」

「管你鳥事!」那傢伙吐了一口唾沫道。眼睛卻膘向張青雲,臉上的神色有些不忿,又好似有些矜持。

「好了。好了!韋公子同志,一點屁事就把您老氣成這樣了!先吃飯吧!吃飯了還有課,下午我們再完幾把,來點新花樣!」張青雲含笑道,拍了拍他的肩膀,韋強臉上神色緩和了不少小不過答應有顯得難為情,一時就那樣站著不說話。

張青雲朝伍科長點點頭,笑了笑,沒有理他,徑自下樓。

「哎!哎!我說那個誰?你等等!吃頓飯有必要這麼急嗎?」張青雲走到一樓的時候,終於聽到韋強在上面喊,接著樓梯全來蹬蹬響聲,這小子三步變兩步跑了下來。

看到張青雲正看向自己,他小孩子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良久才道:「你牛!是個人才,在蓉城敢在我面前這麼囂張的人不多,下午不要耍賴啊?如果輸了看我怎樣治你。」

張青雲暗暗搖了搖頭,心想紈絝就是紈絝。明明服軟了,這面子也得先護住!而三樓樓梯口的伍雪烈見兩人一派和氣的身影,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心想這姓張的小子是什麼人?竟然敢跟這尊菩薩如此說話?難不成還真是一條大魚?

上午的課排得很滿,空閑時間基本也就課餘幾分鐘。張青雲細細觀察韋強,現這小子很是吃得開,很多人都會主動跟他打招呼,他的論文、心得、體會全都有人代勞。

張青雲暗想這小小子八成是蓉城市某重量級領導的兒子,因為和韋強接觸的人一般都是蓉城市機關的,不過進了教室這小子倒收起了平日的囂張,上課絕不交頭接耳,只是拿著一個筆記本寫寫畫畫,好似在記筆記,但走動作幅度有點大,估計再畫肖像畫。

張青雲不由得想起了民國時期的牛人陳果夫,聽說這人和別人談話就是這副模樣。看似在記錄,其實在給人畫像。不過這個牛人有過目不忘的本事。見過一次的人幾十年以後也能記得別人的姓名,常常弄得別人受寵若驚。端是一個權謀的高手,莫非韋強這小子還有這份心計?

在課餘的時候,張青雲就站在韋強不遠處。聽他和別人聊天,張哥、李哥、馬姐的叫得很親熱,和宿舍跟自己打交道時完全是兩碼事。張青雲略一思索就明白了,這小子八成有一個兇狠的老爸,在這些來自本市機關的幹部面前不敢太囂張,生怕傳到他父親耳朵里惹出禍來。念及此。張青雲暗暗好笑,心想這能不能理解成紈絝的圓融呢?不過從這一點來說,這小小 六校的生活枯燥、無青雲還耐得住。可是韋強顯燕小几墾塊料子。周末一清早,他就敲開張青雲的門,嚷嚷著要帶張青雲逛逛蓉城。

張青雲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揉揉眼睛膘了那小子一眼,腦袋立馬清醒。

「你這是啥裝束?古惑仔啊?」張青雲嘟囔了一句,韋強的穿著確實很過分,極其妖艷的范思哲外套,頭也不知怎麼弄成了碎。蓬鬆蓬鬆的,一副墨鏡遮住了上半個臉,牛仔褲的品牌張青雲琢磨了半天沒有看清,但他知道是日本的。對日貨張青雲一向不屑去了解。

「有什麼不妥嗎?我們是去玩兒,又不是去市委開會,還非得西裝筆挺的啊!」韋強哼了一聲道。

「你這裝束還想出校門?你是黨的幹部,也要稍微講究一點吧?」張青雲皺皺眉頭道,自顧去衛生間洗嗽。

洗嗽完畢,張青雲回到客廳,韋強的裝束好了不少,至少那間妖艷的紅外套沒穿了,頭也弄好了點,不過牛仔褲還是穿在身上。

張青雲搖搖頭,從衣櫃翻出一套休閑裝穿上,整個人也清爽了不少。韋強急得不行,只是不住的催,可是張青雲還是按照自己的節奏收拾好兩人才下樓。樓下停著一輛奧迫6。蓉城市委的車牌,張青雲感覺有些不妙,拉了拉韋強的衣袖示意他不對勁,可是這時車窗已經緩緩搖下,後面坐著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頭濃密,一狠狠豎起,顯得人很精神。

整個。人非常有氣勢,他坐在那裡張青雲就感覺到壓抑,而一旁的韋強臉色更是難看,眉頭皺成了一團,良久才期期艾艾的道:「爸」您怎麼來這兒了?」

「哼!」中年人哼了一聲:「你不是打電話要人來接你嗎?我來不行嗎?就知道你周末又想出去瘋了,走!上車跟我回家!」

「不是,,爸,我是跟室友出去買點日用品,他從下面市裡過來的,對咱蓉城不熟悉」韋強期期艾艾的說道,邊說便用手指指張青公。

張青雲頭皮一陣麻。這小子別的不會,拿人當擋箭牌的本事倒不小,眼前這大佬張青雲可留了心的,蓉城市委網站上有圖像。蓉城市委書記韋忠國,難怪韋強那小子那麼囂張,攤上一個省委常委、蓉城市委書記的老爸,整個蓉城還不夠他牛的啊?

「韋書記好!我是韋主任的室友張青雲!」張青雲上前恭恭敬敬的說道,他口中的韋主任當然就是韋強了,韋強的司職是蓉城市公安局辦公室副主任。

韋忠國從頭到腳打量了他一眼,神色也有些緩和了,道:「你是哪個市過來的幹部?」

「我是武德市過來的;對蓉城不熟,今天想請韋主任噹噹嚮導,一來熟悉一下省城,二來也買點生活用品!」張青雲硬著頭皮說道。

韋忠國皺了皺眉頭。心裡卻有些納悶,兒子的性格他了解。大大咧咧、毛毛躁躁的,最喜歡的就是狐假虎威,這孩子從下面市過來的幹部。這兩人竟然看上去還相處得不錯,莫非黨校的教育還真起作用?

「恩!既然是辦正事。那就去吧!記得早點回家!」韋幕國沉吟了一下道,眼睛看向張青雲:「小張,韋強你以後多幫我看著點,回頭我給你一個辦公室電話。平時嚴禁他私自外出!」

張青雲一呆,不知如何措辭,他沒料到韋忠國會說這樣一句話,這他怎麼好回答?還好說完話韋忠國便按下車窗,車子緩緩的駛了出。

「哥們牛,講義氣!嘿嘿,今天讓哥好好帶你玩玩。咦,不對啊?你認識我老爸?」韋強道。

張青雲白了他一眼。道:「你別瞎琢磨了,沒車了,打的吧!」

坐在的士卒上,張青雲閉目養神,心中卻在想韋強這小子能玩出什麼花樣來,大白天的應該不會帶自己去夜總會吧!

大約半個多小時,車停下!韋強對張青雲吆喝了一聲,兩人推開車門下車,張青雲四處張望。看了一下街道,不像是正市區。車停在一家叫玄武俱樂部的門口。

「沒來過吧?這裡就是蓉城最好的俱樂部,高爾夫、跑馬場和射箭,這些你有興趣嗎?」韋強道。

張青雲搖搖頭,韋強眉頭一皺,給了他一個白眼,嘟囔道:「真是個無趣的人」」隨即開口道:「不會我找個教練教你,我好久沒玩過了,身上都生鏽了,先進去轉轉開開眼界也不錯。」

俱樂部是會員制,每個。會員都有專門的休息室、更衣室,顯得非常正規。韋強顯然是這裡的常客,工作人員見到他都會恭謹的叫聲韋公子,顯得很是熱情。

進了俱樂部,張青雲左顧右盼,心中不住的感嘆,這俱樂部的條件堪比自己前世在沿海見過的那些頂級高爾夫俱樂部。跑馬場倒是一般,倒不是場子不夠大。而是不夠專業,場子裡面真正的純種馬不多,而且騎士大都很業餘,有些人甚至是新手,看來都是騎馬休閑、趕時髦的人。競技還沒展來。沒有羊城跑馬場那番熱烈,跟香港更就不用比了

把東西放在休息間,韋強的設備全都放在裡面。高爾夫的設備最為齊全,其他兩項就很一般了。

「哎呀!很想跑馬玩玩,可惜錢太少,買不起什麼好馬!也不知哥們哪年才能財,買匹好馬玩玩韋強嘆口氣道。

張青雲默然。心想太子黨也有缺錢的時候,看來韋國忠還是很收斂的,憑他的身份。想撈錢還不是易如反掌?一念及此,他忙一笑道:「機會不大,關鍵是和你的身份不符,你看過哪個高官來跑馬的嗎?。

「就是嘛!所以才鬱悶,其實我對從政一點興趣沒有,只想做點生意啥的,自己也整一傢俱樂部玩玩,你說那種日子多瀟洒啊!」韋強道,眼中盡走嚮往之色。

「那種日子瀟洒。頭腦也簡單!你身為黨員幹部。那種思想可要不得!」張青雲促狹的說道,心中卻是另一番想法。現在高官子女出來從商的多,有了政府關係,從商只賺不賠,那積累財富的度還用。

「好了,好了!你這人一點起味都沒有,不像今年輕人,我們打幾桿高爾夫吧」。韋強擺擺手道,語氣很是不耐煩。

今天天氣很好,藍天上一絲雲都沒有,微風!球場上新的早皮綠油油的,走在上面鬆軟鬆軟。散出春天泥土的氣息。讓人不由得神清氣爽。

俱樂部工作人員背著球杆,兩人來到球場的時候場上已經有了很多人,男女都有,男的大都瀟洒英俊,女的當然是鶯鶯燕燕,一派熱鬧的景象。

「哎!那不是韋強嗎?哎,韋大少爺今天終於出山啊!大家都來看啊!」一個玉歲左右的年輕男人嚷道,人群中散出一陣暢快的笑聲。

韋強朝他們揮手致意,加快了腳步,張青雲眯著眼睛瞅了前面的一眾人一眼。

心中奇怪,來的人大都年紀不大,高爾夫是一種高檔社交活動,怎麼來的都好像是一些公子哥兒呢?

「哎!邱公子,你就別水我們韋公子了,人家是接受黨教育去了,哪能跟我們這些生意人天天攪合在一塊呢!」又有一名公子哥熱情的響應,人群中散出一陣鬨笑,看得出來,這些人平時都很熟悉。

「對!對!你看人家韋公子,現在都開始禁慾了,出來玩都不帶女伴,盡找男人招呼!我說韋同志,你不會真被培養成同志了吧!」那邱公子肆無忌憚的取笑道,人群又是一陣起鬨。

「別瞎胡說啊!邱鑫,帶個朋友過來玩玩不行嗎?」韋強臉色一變道,隨即回頭,看見張青雲離自己還很遠,他連忙招招手道:「哎!你快點啊!怎麼?悶了一周出來還怕見人了?」

張青雲皺眉。這群公子哥兒自弓哪能跟他們有共同語言?不過出於禮貌他還是走上前來。

韋強一一給他介紹一些熟人,張青雲也一一禮節性的跟他們打招呼,不過這群人顯然對張青雲興趣不大,態度有些淡,張青雲也不是很在意,隨便寒暄了幾句便道:

「韋公子你們玩吧!我去那邊歇著觀戰!」

「哎!小偉子。你帶的都是什麼人呢?怎麼土裡土氣的。」張青雲離開的時候,聽到有人輕聲的嘀咕。

「狗嘴吐不出象牙

後面的對話張青雲沒聽到,他徑自走到後面的遮陽傘下找了一張躺椅坐下,心中暗暗後悔跟這傢伙出來,自己和這幫人根本就不是一類人,過來不是找彆扭嗎?

躺在椅子上。張青雲取了一副墨鏡戴著,看向場上。此時場上一眾人開始打球了。水平都不咋的,打得很一般。倒是旁邊的一群女伴跟著起鬨看著熱鬧。

張青雲瞅向那群女賓,竟然從內面現了幾個熟悉的影子,也是電視上見過的,名字記不清,也不知是唱歌、演戲抑或是娛樂節目的主持人,張青雲對娛樂圈的人一向都很遲鈍。

看了一會,張青雲覺得很無趣,春風和煦竟然打起盹來。

「哎!哎!醒一下!說你呢!」

張青雲身子一動,睜弄眼睛身前正站著一個女人,一身白,短,胸部很凸出,臉蛋很白,不過張青雲一眼看出是化過妝的。不過也算得上是個容貌氣質均佳的女人。

還沒等張青雲說話,她便皺眉道:「你去那邊,邱公子喜歡這個位置,他們已經打完球了,馬上就會過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