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對不起!」

「我錯了!」

朱康咬著牙,咆哮的吼道。

「你這是什麼態度?是道歉么?你口氣恨不得把人給吃了似的!」

華新一臉不悅:「沒有一點誠意,那就再來一次吧!」

咔嚓!

豪門盛寵:首席總裁請自重 頓時,朱康的一根手指再次被華新給掰斷了。

「疼疼疼!」

朱康慘叫著,用空著的一隻手掰著華新的手指。

但是,卻根本掰不開。

「對不起!」

「我錯了!」

「我不該那麼說!」

朱康強忍著內心的怒火,語氣緩和了些道。

「知道錯了?」

華新把玩著朱康的另外一根手指,淡淡的說道。

「我錯了!」

「你大人有大量,就放過我吧!」

朱康一見華新把玩著自己這隻手最後的一根手指,頓時就怕了。

「小華!」

「算了!」

韓夢穎見此,不由沖著華新說道。

她不想華新因為自己,再招惹上什麼麻煩。

「夢穎!」

「快求你男朋友放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朱康連忙向韓夢穎求饒的道。

「你幹什麼?」

「在一品天下門口鬧事,你還不快放了朱少!」

門口發生的事件,頓時就傳了進去。

這時,一品天下的經理驟然從裡面跑了出來。

一見朱康如同狗一般被人掰斷了手指趴在地上,立刻就沖著華新指責道。

「保安!」

「都特么是****的么?」

「沒看見有人在一品天下門口鬧事么?」

「這裡是什麼地方,也是一些瞎貓瞎狗在這裡鬧事的地方么?」

連經理怒視著華新,旋即環視著周圍,咆哮的道。

「連經理!」

「叫人給我弄死他!」

「弄死了我負責!」

朱康一聽連經理的聲音,彷彿有了底氣一般。

「朱少!」

「你別急!」

連經理連連安慰的道。

畢竟,朱少可是一品天下的常客。朱家雖然不及鄭家那麼財大氣粗,勢力強大,但也不是自己一個小小的經理就能夠得罪的起的。

「保安!」

「保安!」

連經理怒吼道。

「啪嗒!」

「啪嗒!」

幾名身著保安制服的人,頓時就沖了過來。

「還不把他給我趕出這裡,你們都是吃白乾飯的么?」

「不知道這樣鬧下去,對一品天下的影響不好么?」

「是是是!」

幾名保安唯唯諾諾的說道,旋即凶神惡煞的瞪著華新,一個個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橡膠警棍,虎視眈眈的凝視著華新。

「滾!」

華新環視了一眼身邊的保安,冷漠的撇了連經理一眼。

「嘶!」

連經理被華新的眼神掃過,頓時就覺得如同墮入了冰窖之中一般,渾身發冷。周圍的保安也華新冷漠的眼神震了一跳,紛紛警惕著華新。

「咔嚓!」

華新旋即就掰斷了朱康一隻手裡面最後剩下的一根手指。

「不見棺材不落淚!」

「咔嚓,咔嚓……」

華新輕蔑的說道,旋即把朱康的另外一隻手給抓了起來,如同掰玉米一樣,咔嚓咔嚓幾聲,就把朱康的另外一隻手的五根給一根一根的掰斷了。

神棍嬌妻,總裁要跑路 「啊啊啊……」

朱康疼的如同狗一般。

「對不起!」

「我錯了!」

「求求你,把我當狗屁一樣放了算了!」

朱康本以為見到經理和保安,自己就可以萬事大吉了,以後再來讓華新十倍償還。卻哪裡知道,經理和保安過來,被華新一個眼神給直接嚇退了。

「哼!」

「那就給我滾蛋吧!」

華新抓著朱康的脖頸,如同丟垃圾和死狗一般,直接丟了出去。

「啊……」

「朱少!」

連經理見此,臉都黑了。

朱康畢竟是一品天下的常客,又靠著朱家一顆大樹。

他一個小小的經理豈敢怠慢。

「趕快報警!」

連經理沖著其他保安說道,旋即就沖向了朱康身邊。

「是是!」

其他保安見不必攤上事,便散了開來。

「槽!」

「雜種!賤人!」

「你們兩人給我等著,勞資一定要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被摔的七暈八素的朱康,還不由沖著華新和韓夢穎兩人咆哮的道。

「哼!」

華新驟然扭頭撇了一眼朱康,冷漠的哼了聲。

「我們進去吧,穎姐!」

華新這才神色柔和的看向韓夢穎。

「算了!」

「沒胃口,換個地方吧!」

韓夢穎被朱康這麼一叨擾,心裡頓時就不舒服了起來。

「既然來了,那就進去唄!」

「穎姐就不要為一些不相干的人影響自己的心情!」

華新挽著韓夢穎的手臂,就往一品天下而去。

「你不能進去!」

「一品天下是高端餐飲,吃不起就不要進去了,打腫臉充什麼胖子!」連經理見華新和韓夢穎兩人有想要進入一品天下的打算,仗著自己經理的一點小權利,立刻趾高氣揚的沖著華新吼吼道。

(本章完) 「何況裡面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就餐的地方,這裡不歡迎野蠻人!」連經理鄙夷的聲音,不由從後面傳了過來。

「你們不能進去!」幾名保安得到連經理的示意,立刻攔在了華新和韓夢穎兩人的面前。

連經理叫來兩名迎賓小姐照顧朱康,旋即大步流星的走到了華新的面前,把兩人給攔截了下來。

「小華!」

「我們走吧!」

韓夢穎淡淡的說道。

「可我今天就想進去了!」

華新不由握了握韓夢穎的玉手。

「算了!」

「什麼地方吃飯不是吃飯!」

韓夢穎搖頭說道。

「這種狗眼看人低,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人,比比也是,何必與他計較這麼多!」這一兩年,韓夢穎見慣了世態炎涼,早已經看淡了。

「嗯!」

「就這態度,讓我在這裡吃飯,我也不吃!」

華新聞言,笑了起來。

「既然這裡這麼高端,我們吃不起,那就不吃了!」

華新冷漠的撇了連經理一眼,旋即隨手就把一張卡丟在了連經理的臉上:「以後就是請我過來,我也不過來!」

「你特么……」

連經理被華新砸了臉,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

他下意識的低頭一看,就看見了那砸自己臉的至尊黑卡,眸子裡面閃過一陣疑惑。他旋即就撿了起來,看清楚了至尊黑卡之後,整個人臉色頓時就是一變,手都在發抖。

「這這這……不是鄭總送給最尊貴的客人的至尊黑卡么?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徵,在鄭總旗下任何產業裡面都可以無償消費,不需買單!」連經理瞪大了眼睛凝視著至尊黑卡,旋即詫異的看著遠去的華新,「他會是鄭總最尊貴的客人?」連經理心裡不相信,但這至尊黑卡卻是做不了假的啊,他一時愣住了!

「槽!」

「吃不起的窮比,勞資遲早弄死你們!」

朱康見華新和韓夢穎兩人灰溜溜的滾蛋了,一臉猙獰,眸子里充斥著濃濃的怨毒之色。

「華醫生!」

「這麼巧!」

這時,一輛賓利從華新和韓夢穎身邊路過。

「吃飯了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