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家主,我有一個辦法。」那個男人陰笑著說道。

李家主聞言,來了興趣,問道,「是什麼辦法?」

哪個男人近身,在他的耳邊說了起來。

當他說完之後,李家主大笑了起來,說道,「好,這事情就交給你去辦了。」

「是。」那人聞言,就離開了這裡。

沐珈藍,看你這一次往哪裡跑!

黑夜籠罩著血城,卻籠罩不了神界。

神界大殿裡面,一排人分兩邊站著,而高位上面就是君悅。

「神王,我們應該立刻斬殺掉那個珈藍。」

說話的,是一名白髮老者,看起來一副和藹的樣子,說出來的話卻不是那個樣子。

君悅挑眉,問道,「羅曲大人可有什麼想法?」

白髮老者羅曲聞言,說道,「可以派神舞姑娘去對付珈藍。」 聽到羅曲這麼說,君悅不冷不淡的說道,「神舞,她有什麼本事去對付身為珈葉轉世的珈藍?」

「話是這麼說沒錯。」羅曲撫了撫鬍子,笑著說道,「女人的嫉妒心最為強悍,我們可以把神舞姑娘送去血城城主府,這樣一來,神舞姑娘如果殺了珈藍,也和我們神界沒有任何關係。」

「既然如此,你讓她去吧。」君悅說完,便起身離開了這裡。

回到自己的宮殿,君悅的臉色極為難看,到現在都沒有聖影的消息,到底被誰拿走了?

第二天一早,神舞就到了血城城主府,只是卻被困在了城主府外面的大門口。

「讓開。」神舞蹙眉,不悅的看著這兩個人,若非此次前來是有目的的,她早就動手殺了這幾個不知好歹的侍衛了。

「抱歉,沒有城主的允許,我們不能讓。」一名看起來像是隊長的男人淡漠的說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神舞說完,就朝著那幾人攻擊而去。

隊長見此,看了看幾人,說道,「啟動陣法。」

眾人聞言,也不含糊,雙手結印,所有力量朝著神舞的腳下打去。

頓時,光芒四射,原本隱藏起來的陣法開始啟動。

神舞見此,暗道一聲不好,她不會陣法,若是被陣法纏身就不好了。

想到這,神舞飛身而起,紅蓮纏住城主府的大門,想要依靠紅綾的力量,將她帶出去。

刷的一聲,神舞的紅綾斷裂開來。

藍發飛舞,藍一面無表情的從大門裡面走了出來。

看到藍發,神舞有些震驚。

腦海裡面一些畫面浮現了出來。

「你是誰?」櫻花樹下,原本沉睡的少年睜開了眼睛,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女孩冷漠的問道。

「我……。」加上迷路,又被少年嚇了一跳,幼年的她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櫻花樹下的少年見此,繼續閉上了眼睛,冷漠的說道,「要哭去其他地方哭,不要在這裡哭,吵到我睡覺了。」

看著他不理自己,神舞哭累了,氣嘟嘟的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

有人在身邊的感覺讓少年非常不悅,睜開眼睛說道,「你到底想幹嘛?」

「我想回家。」神舞小聲說道。

「那你就回去啊。」

「可是我迷路了。」

少年無語,站起身子看著神舞說道,「你家在什麼地方?」

神舞抬起頭,說道,「在天上。」

天上?

少年一驚,看了看神舞的紅色裙子,還有手腕上的鈴鐺,不確定的問道,「你是神月宮的人?」

「好像是。」神舞看了看四周,說道,「我是出來玩的,結果找不到通道了。」

聽著她的話,少年最終認命,帶著神舞回到了神月宮。

當少年帶著她回到神月宮的時候,她聽到了師父稱他為,「藍情公子。」

那一頭藍發,那一張冷漠的面孔,雖然容貌不一樣,但是,真的好像……

因為與他相遇,她不怕師父的責罵,在神月宮種滿了櫻花,****夜夜都想著可以在見到他。 只是後來再也沒有機會了。

因為師父說,藍情是神王的侍衛,君悅替代了神王,藍情也消失了。

那年的她,年僅十五歲。

藍情,就那麼隨同神王消失了,這是她怎麼都接受不了的事實,她還沒有在見到他,他怎可以消失了。

於是她闖鬼界,想要尋回藍情的魂魄,去地獄,幾次生死,都沒有找到。

最後,還是放棄了,只是七千年來,神月宮的櫻花從來都沒有凋零過,她無數次的在想,藍情的轉世會去到什麼地方。

只是她沒有神王的能力,就連君悅都沒有,所以不知道藍情的魂魄到底在什麼地方。

因為不能接受藍情的消失,她變得孤傲起來,七年多年來,神界和靈界有不少人求親,都被她回絕了。

記憶消失,神舞已經落到了陣法裡面,看著陣法,卻看不到外面。

神舞雙手凝聚力量,一掌狠狠的拍在了地上。

頓時,石塊翻飛,城主府都動蕩了起來。

正在別院和鳳凰炎下棋的珈藍見此,渾水摸魚,將鳳凰炎的棋子移動了一顆,在落下一棋,說道,「我贏了。」

鳳凰炎聞言,看了看她高興的神情,帶著一絲無可奈何,隨即說道,「出去看看。」

珈藍也正有此意,二話不說跟著鳳凰炎出去了,就連花冷心和清末清風也都趕到前面去。

到底是誰,在城主府前面戰鬥,還有如此強大的力量,連城主府都震動了起來。

陣法是以地基為引,如今地基被神舞一掌震的石塊都飛了,還怎麼引啊……

陣法消失,神舞站在中央,目不轉睛的看著藍一。

「藍一公子,怎麼辦?」隊長有些焦急,顯然沒想到這女子居然這麼厲害。

剛才她惹是散發出威壓,他們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啊。

「不怎麼辦。」藍一面無表情的說道。

剛才那隊長叫藍一,神舞自然是聽到了。

蹙了蹙眉,手中的紅色靈力就朝著那些人而去。

藍一見此,眼神一暗,雙手凝聚力量,對上了神舞,同時說道,「進去。」

眾人聞言,不敢耽擱,齊齊走了進去,只是這才進去,鳳凰炎就帶著珈藍一起出來了。

又是藍色的頭髮,銀色的面具,眾人見此,恭敬的喊道,「城主大人。」

鳳凰炎只是揮了揮手,並沒有說話。

站在鳳凰炎的背後,珈藍看著那與藍一打的不可開交的女子,感嘆一聲,「真強。」

這句話是說那個女子,也是說藍一。

「神舞,怎麼會是她?」清風以前是神界的人,只不過一直都是在處理人間的事情,所以神界很少人見到他們。

「你認識?」珈藍有些好奇的問道。

清風聞言,這才驚覺剛才說錯了話,看向鳳凰炎,果然發現鳳凰炎蹙著眉宇。

清風見此,急忙說道,「以前在血城見過,大家喊她神舞。」

「是嗎?」珈藍狐疑的看了清風一眼,不在說話,而是看著前面的戰鬥。

兩人都沒有釋放威壓,都是在憑實力交手。 儘管如此,那強大的戰鬥力還是讓不少人讚歎。

藍一至始至終都沒有讓神舞進入城主府。

看著兩人的戰鬥,站在珈藍身後的清末嘀咕了一聲,「藍一好像手下留情了。」

清末站在珈藍的背後,他說的那一句,珈藍自然是聽到了。

兩人一掌交加過後,神舞後退數步,而藍一卻紋絲不動。

由此看來,男人確實是手下留情了。

站定腳步,神舞看著藍一,喊了一聲,「藍情。」

聽到這聲藍情,藍一的身子僵硬了一下,隨即恢復原狀。

清風和清末則是有些心驚,神舞,怎麼會知道藍情這個名字?

藍一幾人因為是主人的侍衛,所以幾人把容貌和名字都改了,唯獨留下了那一頭藍發,那都是主人讓他們留下的,說藍色是天空的顏色,沒必要抹滅。

「你可是藍情?」神舞不死心的問道。

「不是。」藍一回答的簡單。

「好。」神舞咬牙,「既然你不是他,就讓開,我要見你們城主。」

鳳凰炎聞言,走到了藍一身邊。

看到自己的主人出來了,藍一側身離開了這裡。

看著鳳凰炎的藍色頭髮,神舞卻沒有那種感覺。

「見我有何事情?」鳳凰炎淡淡的問道。

神舞雖然想知道藍一到底是不是藍情,卻也沒有忘記自己此次前來的任務,說道,「我要在城主府打擾一陣子,只是神王的意思,城主大人沒有意見吧?」

話落,神舞將目光落在了站在鳳凰炎身邊的珈藍身上。

珈藍見她看著自己,清冷的目光沒有任何變化,只是點了點頭。

神舞見此,不由得多看了珈藍兩眼。

既然知道她是神王派來的人,她都能如此淡定,不愧是珈葉的轉世。

鳳凰炎自然知道君悅打的什麼主意,只怕他要失望了,嘴角上揚,鳳凰炎說道,「既然如此,神舞姑娘請自便。」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