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妖蓮,你個小女娃,有本事你上來,若是你能打得過爺爺,爺爺這番就跟了你!」狼嘯惱怒的對著洛傾羽喊道。

軒轅御景攔著洛傾羽,道:「不可聽他的,待本王前去會他一會!你是女人,這些打架的事兒得交給男人來!」

「女人做事兒的時候,男人最好少插嘴!」洛傾羽小銀牙一咬,斜睨了軒轅御景一眼,隨後她腳下一點,飛身便沖著半空而去,凌空而立,洛傾羽淡笑道:「若是我能打得過你,我便殺了你,肯定不要你跟著的!」

「你……」惱怒異常的狼嘯撇下血麒麟和虯龍,整個人如一頭憤怒的狼一般,沖著洛傾羽而來……

「呼~~」洛傾羽並不著急著出手,她一個躲閃,避開了這猛烈的衝擊!

狼嘯又轉身沖了過來,他手裡的狼爪閃著寒光,雨水珠子都被他劈成了兩瓣,雨珠帶著迅猛的力量飛向城內,所到之處,城內的士兵不分北羌還是北冥的,紛紛被這雨水穿透身體…… 「呼~~」洛傾羽的身子往遠處去了些!

「有本事就別跑!」狼嘯果然中計,直接挺身追了過去。

北霄雲看著這一幕,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他知道,狼嘯又完蛋了,這北冥國的士兵不像那北羌國,士兵們大多數都是被抓來充軍的,所以一旦狼王們死了,士兵們便會毫不猶豫的投降!

血麒麟和窮奇饕餮等人紛紛凌空而立,他們轉頭,賊兮兮的笑著朝狼怒而去……

「你們……你們要幹什麼?!」這狼怒是三兄弟中平素最會吹牛,嗓門最大,但是卻是最膽小的一個,昔日他都是躲在老大和老二身後的,但是有功勞他卻是第一個去領的,所以此番見狼王死了,狼嘯又快死了,狼怒便嚇得一個激靈,從城牆上栽了下去!

「呵呵!膽小鬼!」血麒麟上前,一拳便搭在了狼怒的肚子上,他身後,破風的黃金巨劍上來,沒費吹灰之力,直接數刀下去,斷了狼怒的手腳筋脈!

「啊啊啊啊,死人啦!」狼怒厲聲哀嚎!

「你得感謝我們破風!這樣,你永遠也不用動真氣,那麼你的靈力就永遠不會暴漲,你也不會爆體而亡啦!」饕餮抱著胳膊,道。

「我……壓根就沒吃……」狼怒說完,腦袋一歪,暈過去了。

「呃……」破風和饕餮等人互相對眼,隨即都訕笑了起來。

果然如北霄雲所料,不出半柱香時間,遠處便傳來爆炸聲,有血沫順著狂風暴雨飄飛過來,血腥味兒濃重。

北霄雲一個沒站穩,跪在了地上……

「宰相愛才,朕一向知道,如今失去這狼之隊三位猛將,朕也心痛不已,宰相節哀啊!」北天一上前,拍了拍北霄雲的肩膀,道。

四周圍,饕餮等人紛紛揉了揉鼻子,一個個的跑去了城內……

「頭髮都濕了!」軒轅御景等著他的丫頭過來,他從懷裡掏出一塊濕漉漉的手絹,擰了擰水,在雨水中給洛傾羽擦頭髮,這讓洛傾羽深感無奈,她抽了抽嘴角,道:「景王,你總獻殷勤,是有所圖謀還是什麼?!」

「本王只是心疼一下,你是女子!」軒轅御景繼續給丫頭擦著雨水,說道。

「你什麼時候休了王妃,再來討好我!」洛傾羽推開軒轅御景的手,說完,便轉身走了。

「本王不會休了王妃的,王妃是本王一生摯愛!」軒轅御景追上去,和洛傾羽並肩走著,說道。

「哦,如何摯愛王妃?!說來聽聽?!」洛傾羽轉頭,問道。

軒轅御景看著小丫頭,眸光突然閃了閃,唇角一挑,道:「這是本王的秘密,你想知道?回頭本王找一個空閑的時候,細細跟你說來!」

「沒興趣!」洛傾羽說完,飛身進了城內。

看著在人群中穿梭的小丫頭,看著指揮若定的小丫頭,軒轅御景咬著牙,小聲嘟囔道:「丫頭啊丫頭,你這是還沒想起來,還是已經想起來了?你時而對本王那麼熱情,時而又如此冷淡,你快折磨死本王了啊!你這磨人的丫頭!」 「阿嚏~~」洛傾羽打了一個噴嚏。

「怎麼,丫頭,感冒了嗎?受涼了嗎?!」四周圍,原本在收拾現場的一干人紛紛上前,他們拋下手裡的所有事兒,都圍上去看著洛傾羽。

搖了搖頭,洛傾羽抬手揉了揉鼻子,笑道:「可能,是有人在罵我,沒事!我們繼續!」

說完,她的眼神有意無意的瞟向城門口,那一抹欣長的身影,小銀牙暗暗的磨了磨……

狼之隊的士兵大多數都服用了靈力暴漲藥丸,此番因為許多的士兵都被辣椒水嗆著之後爆體而亡了,這整個邊城內外,滿地的血肉,滂沱的雨水下,整個城牆內外,遠遠看去,一片殷紅色。

「我們要回家,我們要回家!」士兵隊伍中,有許多是十五六歲的,這些人大多數被狼之隊的人抓來服役的,他們家裡還有父母,他們自己也是孩子,被迫吞下靈力暴漲藥丸,看著同伴因為藥丸發作而爆體,這些士兵大多數都嚇得尿了褲子,更有許多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洛傾羽將這裡的一切交給了軒轅御景和「北天一」來處理,她則是又趕去了日光城邊上,北霄雲和北天一一起將洛傾羽、軒轅擎蒼等人迎接去了北冥京城!

介於軒轅擎蒼要讓北冥和北羌欠他人情,將來好出手援救東越國,洛傾羽在將三個城池的來敵都一一制服之後,便回到隨營,飄雪和朱雀幫著她一起把衣服烘乾了,一干人又整理了一下,軒轅擎蒼則是指揮著軒轅御景和北天一以及易容了的北不二,將北冥的士兵分開安排好,這才準備上路。

這一場雨,果真就是下起來沒完了,足足下了七天七夜!

一路回去,洛傾羽和軒轅擎蒼等人坐在了馬車裡面,其餘人等則是穿著蓑衣騎馬前進。

洛傾羽等人一路往北冥皇宮走著,一邊幫助抗澇,抗災,挖溝渠排水……

雨水雖然下的讓人都心生恐怖了,但是卻並沒有傳來北冥最北端被洪荒淹沒的消息,也就是藍籌雲成功的將雪山冰封,沒有讓雨水將雪山給侵蝕了!

洛傾羽覺得,回頭真的要好好的去誇誇藍籌雲,更要抽時間去好好的陪陪他,那麼聒噪的一個人,在北極冰川的冰天雪地里,真不知道會怎樣寂寞!

北天一讓北霄雲以北冥受災為名義向各國發了帖子,稱暫時不舉辦登基大典,待北冥百姓安定之後,再做打算!

邊關距離北冥京城好遠,洛傾羽隨著北霄雲等人一路下去,走走停停,三個月之後,才到達京城!

結果,剛到達京城,卻發現因為水澇災害,北冥京城的人大部分都病倒了,加上天氣炎熱,北冥氣候平素就怪異的很,這一次暴雨之後,百姓的房屋倒塌,百姓們不但居無定所,而就算他們打地鋪也是不行,到處毒蟲毒蛇橫行,到處啃咬肆虐,一場瘟疫,在百姓們中間蔓延開來。

北冥京城,到處都是生病的人,所有的醫館都開始缺葯少醫生大夫……

洛傾羽飛鴿傳書,讓虹鱒從西陵國派來了五千煉藥師,這些煉藥師都帶著葯過來,給北冥國免費醫治!

而東越國亦是,由太上皇申請,皇帝親手批閱,給北冥送來了大量的物資!

正在發展階段的南翼國自然也不甘落後,他們以明月女皇和戰皇共同的名義,送來了大量的吃食和魚乾小餅,這種食物可以保存,鹹魚中還有鹽分,能夠讓人在喝粥的時候就著當菜吃,讓人很快生出力氣來!

眾人整天忙碌的腳跟不著地的!

「丫頭,你必須回到北羌去,軒兒和翎兒都需要你,這都三個月了,孩子們不能不見娘親的!」這一夜,在北冥皇宮裡,北不二對洛傾羽說道。 而這三個月,一路過來,每每各國有捐獻的人或者物資撥過來,洛傾羽和軒轅擎蒼都策劃著一直將北羌的一個跟隨在洛傾羽身邊的勇士不將軍給推在前面!

也正是這三個月里,北冥的士兵也好,百姓也罷,腦海里這個身材高高,長相雖然平凡,但是卻指揮若定,日夜為百姓奔波,為百姓排憂解難的不將軍深深的烙印了下來,直到去了北冥京城,大家一看到不將軍,便立刻涌了上去,告訴他家裡的災情,請求不將軍為自己排憂解難!

而這三個月來,北霄雲的身體是越來越差,三個月前他每天吃一顆藥丸,而三個月後,他一個時辰就要吃三顆藥丸,北霄雲的全身已經水腫,時常能夠看到他臉色蒼白的扶著椅子邊上,站都站不起來……

此番,北不二和「北天一」等眾人在皇宮的勤政殿內議事之時,逍遙仙子和玉虛子親自由軒轅御景陪著去給北霄雲治療了。

「也好,這邊有逍遙仙子和玉虛子幾位師傅,還有景王以及眾人,也是可以的,小雀也留下吧,奶娘說混沌雖然禁制解除不了,但是身體基本恢復,靈力也恢復了,是該回去看看他,也該回去看看軒兒和翎兒了!」洛傾羽點頭,吩咐眾人道。

孩子出生三天,她便離開,如今都三個月了,洛傾羽覺得自己著實不是個合格的母親!

這些日子,她腦海里時常會想起兩個孩子,想起兩個孩子她便又想起孩子的父親……

「丫頭!」北不二轉頭看著洛傾羽,他的眸光閃了閃,在洛傾羽盯著他半響之後,才道:「昔日,東越也好,南翼也罷,西陵更是,到處都是丫頭你的事迹,上至朝臣,下至百姓,無不對你尊崇有加,但是在北冥這裡,你卻在做了事兒之後將功名讓給不二,這讓不二真的……」

「這不是,北冥比較難搞定嗎?我是一介小女子,到處都是瘟疫,著實頭痛,還是交給男人去做的好!我走了之後,你們小心些便是,不二,你的身體之前便尚未康復,這三個月又勞累的很,多注意才好!相信百姓們的眼睛是雪亮的,得人心者得天下!你便是這北冥天下必得者!」洛傾羽笑著對北不二說道。

眸光閃了閃,北不二的眼眸里幾乎有淚水溢出來!

「丫頭才是這天下心最大的女子,比男人心還大!」白虎點頭,很是讚賞的看著洛傾羽,說道。

「傾羽有了大家,才會有今天,不然的話,只手空拳,能對付誰去?!」洛傾羽笑著說道。

「嗯,明日我便安排人送主人回去……」王星點頭說道,這些日子,他雖然也隨著北不二到處去察看災情,也到處去撫恤百姓,但是更多的,他只是做一個傻乎乎的跟隨著,最主要的風頭,還是留給了北不二!

用洛傾羽的話說,這雖然是騙,但是能夠通過這種平靜又安全的手段將國家騙到手,也不失為一件好事,不用流血,不用犧牲,百姓安樂,北不二也不用背上殺戮的罪名,多好!

有時候,征服不一定要用殺戮來進行,懷柔政策或許會更讓人容易接受!

「丫頭,你越是越心善了!足可見你體內的妖氣已經越來越被壓制,這是好事兒!」白虎很高興的搓著手道。

「哎!說到心善,小龍龍突然想起一個人來,三個多月了……」一側,小胖子幽幽的說道。

「嗯,我們也想知道結果,只是這事兒得等這裡完全平定了再說,還是先送老大回去,待回頭我們一起去天山才好!」 燃情總裁寵上癮 朱雀知道眾人想起誰了,見勤政殿大廳內眾人神色凝重起來,她便站起來走到眾人中間,說道。

「不用你們費勁了,讓本尊送主人回去便是!」大門口,人未見聲音卻傳了進來。 「阿立!阿立回來了!」洛傾羽眼眸閃亮,轉身,果然見的盧阿立抬腳跨了進來,洛傾羽看著阿立,腳尖墊了墊,又向他身後看去,只是卻見阿立都走進來走到她面前了,身後卻並沒有人跟著,洛傾羽的嘴慢慢的嘟了起來:「阿立,師傅他……沒來么?!」

「丫頭!」這時,門口又一個聲音響起。

洛傾羽神色一滯,抬頭,看過去,在看到只是歐陽雲逸一個人的時候,她便聲音低沉的道:「師傅,您來了啊!」

「呵,剛剛為師還高興的很,以為丫頭你想為師了,想給你一個驚喜,結果,你怎麼看到為師卻不高興啊!」歐陽雲逸慢慢跨進來,他笑眯眯的看著洛傾羽,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但是說出的話,卻裝作不高興似的:「為師真真的是傷心了!」

「哪裡有,師傅,人家只是比較累而已!」洛傾羽不想主動問起一些事情,她怕得到的答案是不好的,總歸,再怎樣,她是小女人,心思敏銳又細膩了些!

「哇~~」就在洛傾羽略微有些失落的抬頭看向笑的陽光燦爛的歐陽雲逸的時候,卻聽見一側白虎和朱雀的驚呼聲。

轉頭,門口,一襲白衣飄搖,身形略微清瘦,長長的墨發只用一根束帶鬆鬆的扎在腦後,臉上帶著溫潤的笑,紅唇輕啟,一聲柔柔的呼喚:「丫頭!」

獃滯,愣神,一向遇事淡定自若的洛傾羽坐在椅子上看著面前的男人步履輕鬆的款款而來,她感覺自己的呼吸一時之間有些困難……

「莫不是智空喊錯了,該喊你將軍施主?可是,智空已經還俗了,便喚你一聲丫頭,親切些!」聲音依舊是那把聲音,說話的語氣淡淡的,但是卻沁人心脾,縱然是這可有可無的解釋,讓人聽著卻猶如梵音一般!

「吧嗒!」一顆豆大的淚珠滾落。

「丫頭!」

「老大!」

四周圍,眾人瞬間起身,一個個的圍了上來,這些人,不管是男人們,還是如朱雀和飄雪這般的女人們,可都是對洛傾羽心疼的緊,洛傾羽這一顆淚珠兒一掉,彷彿是一顆岩漿掉落在眾人心裡似的,大家的心立刻便猶如被燒灼一般的疼痛。

「你是活的嗎?!」洛傾羽抬手,伸出去,輕輕捏了一下智空的胳膊。

「當然是活的,不但是活的,而且是活蹦亂跳的!」智空上前,抬手,溫潤的素手輕輕的給洛傾羽拭去臉上的淚痕,他淺淺一笑,道:「那牽魂草好苦,害的智空現在天天要吃糖才好,一想到那個苦滋味,智空就想吃糖!來,丫頭,這是智空自己在天山用天山雪蓮做的糖果,很好吃的,你也吃一顆!」

晶瑩剔透的糖果,帶著雪蓮的清香,智空從羅帕包著的糖果中間撿起一顆遞到洛傾羽的唇邊……

紅唇輕啟,輕輕的咬著糖塊,洛傾羽的淚水再一次滑落!

「哎,不哭了!丫頭!」智空有些手足無措了,他看著手裡的糖塊,又看著流淚的丫頭,終於失了那一貫的淡如清風,他將羅帕趕緊包好,拉起洛傾羽的手,將羅帕放到她的手裡,隨後道:「那,是不是覺得智空小氣,只給丫頭一顆糖塊,那,都給你都給你就不哭了哈!」

「嗯!」洛傾羽點了點頭,想不哭,但是淚水卻還是不停的流,直把個智空著急的抓耳撓腮的。

這一幕,屋內的眾人無不動容,大家都知道丫頭這段時間來一直在期盼著這一天,丫頭時不時的在夜間坐在北冥的窗口看向東方,時常還會幽幽的嘆息,偶爾的,在大街上看到穿著白色長袍的長發男子,丫頭也會多看幾眼……

她想過,想過這謫仙一般的男子有一天會活過來,然後再出現在街角的拐角處…… 大半年來的念想,大半年來的期盼,辛辛苦苦將結魂燈給拿到手,又千辛萬苦的帶出來,從歐陽雲逸離開身邊去天山開始,洛傾羽和眾人無不在天天期盼,期盼智空能夠有一天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智空,來,讓小雀摸摸,你是真的還是假的!」朱雀上前,調戲這溫潤如玉一般,被她這麼一說,立刻臉色緋紅的智空,道。

「小雀,你又調皮了,回頭小武會吃醋的!」智空的唇角微微一挑,漾起一抹溫潤的笑意來。

「我也想摸摸你!」玄武這回可是一點兒都沒有吃醋的心思,他走上前來,抬手輕輕的掐了一下智空的胳膊,又摸了摸智空的手腕,素來不苟言笑的玄武點頭,道:「終於是活的,等的我們好辛苦!」

「你小子,終於活了,害我們想的好苦啊!」白虎上前,一拳打在智空的胸口,隨後他展開懷抱將智空抱在懷裡,嚷道:「和尚啊,你以後可別再這麼嚇人了,真是嚇死人了!」

「智空好了,沒事了!智空也想念大家,能下地了,便趕緊過來了!」智空看著大家,眼眸中閃爍著晶亮的淚光,他唇角漾起微笑,回頭看著洛傾羽,抬手將洛傾羽腦門上的頭髮給輕輕拿起放到後面去,隨後略帶著嗔怪的聲音道:「丫頭,個兒確實長高了,只是瘦了,最近一定很辛苦!」

「咳咳……」門口,冷冷的咳嗽傳來。

某人在那兒已經站了很久了!

他之前就收到歐陽雲逸給他用白羽鳥傳過來的消息,歐陽雲逸說將要帶著智空來找他和丫頭,聽到這消息,他便趕緊的從北霄雲那兒跑了回來,結果,這剛到門口,卻看見他的丫頭在落淚,那淚珠兒,掉的他既心疼又酸不溜秋的!

心中傳來陣陣的隱痛,軒轅御景甚至想轉身離開,他的出現或者不出現,貌似丫頭都沒有太過於在意過,丫頭也從來不會像這樣,看著他而淚水漣漣,就連那一夜生離死別一般的情景下,丫頭也沒有這樣的小女人模樣過!

一抹酸酸的感覺來自軒轅御景的心底,他真的真的吃醋了,吃很濃的醋!

「阿景!」智空轉頭,驚呼一聲,隨即他趕緊如孩子般,飛快的上去,一把將軒轅御景給抱住!

「呃……」眾人一下子接受不了這倆人竟然會有如此好的關係,一個個抽了抽嘴角。

「嗯!還活著!」某男身子未動,任由和尚撲在他的身上摟著他,聲音雖然冷冽,但是那眼神卻是看著智空,眸中有一抹欣慰意味。

放開軒轅御景,智空有些不好意思的訕訕道:「剛才一時激動,阿景,我還活著,不,應該是活了!又能見到你,又能見到丫頭,真是太高興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