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果有什麼不到之處,還請三位多擔待!」身後傳來史珍香的聲音。

「史兄去忙吧,我們能照顧好自己!」莫陽再次拱手道。

史珍香來到大廳的時候,裡邊已經坐滿了人,就連經常閉關研究煉器的大長老都出關了,看來此事門派非常重視。

「弟子史珍香拜見師傅,拜見諸位長老!」一進門,史珍香就躬身行禮道。

「香兒,不必多禮,說說那邊的情況吧!」

「是,師傅!」

接著,史珍香吧自己了解到的情況跟靈兒他們探測到的情況都說了一次。

原來烈火林那邊,傳說有一處地方,有許多火山,但是沒有噴發過。常年籠罩在陣法之中,一直沒人能夠進去,雖然不乏冒險之人過來碰運氣撞機緣,卻也沒有聽說哪個人有所收穫的。

不過,前段時間卻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個剛入先天的菜鳥,誤打誤撞中進入了這個陣法之內,並且帶出了一件四級靈劍。

其實四級靈劍對修真界來說不算什麼太好的靈寶,但是靈劍的出處卻是引起了修真界的轟動。

原來那件靈劍是煉器大師歐冶子的一件作品,作為萬年前轟動修真界的煉器大師,不僅修為達到尊境,煉器手段更是出神入化,修真界鮮有人能夠在煉器方面與他比肩。

他有一個習慣,就是每次煉出一件作品,不管是滿意還是不滿意,都會打上自己獨特的形似柳葉的烙印,一般人模仿得了他的形狀,卻模仿不了烙印的氣質,所以市面上歐冶子的作品是相當值錢的,經常出現有價無市的場面。

如果能得到他的傳承,那就相當於多了一名煉器大師,不管是靈石,還是靈寶,問題不都全部解決了嗎?

據進去的那個人說裡邊還有許多靈寶,不乏七級八級的靈寶,只不過自己實力不夠,又怕有命拿沒命用,才決定現出來邀請自己的好友一起進去探寶。豈料一個朋友口風不緊,泄露了風聲,引來了許多勢力的覬覦,再後來那個進去過的人也消失不見了。

了解了情況的眾人個個眉頭緊皺,尤其是大長老,眼神之中有憂慮,但更多的是興奮,那是傳說中的存在啊,現在卻出現在眼前,能不興奮嗎?不管那個人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起碼拿出神秘之地現在是可以進去了!

不過興奮歸興奮,大長老還是強制自己冷靜下來,開口道:「看來情況遠比我我們想象的嚴重啊!」

「這個可能是我們靈虛門自創派道現在起遇到的最大的機遇和危機,此次我們不求有多大機緣,只求能夠自保,你們一定要小心行事,一個不好,萬年基業,可能毀於一旦啊!」掌門憂心忡忡的道。

「從今天起,嚴格約束弟子,修為不夠的全部加緊修鍊,達到御物境界的弟子可以出去打探消息,能得到機緣最好,得不到也不要強求,保命最重要!就這麼決定吧,大家下去都把修為不夠的弟子約束好,以免惹來禍端!」

「謹遵掌門教誨!」眾人應聲,退出大廳。

史珍香正要走,卻聽靈虛子叫道:「香兒先留一下,我有事問你。」

「是,師傅!」

等人走完了,靈虛子才道:「聽說你帶回來三個人,可知道他們的來歷?」

「師傅您還記得崑崙的拜師大典嗎?」

「記得,難道是崑崙掌教的弟子?」靈虛子一驚,難道靈虛門進階一流門派的的機緣要來了嗎。

「那倒不是,是掌教太上老君弟子的一個好兄弟,叫做莫陽。那天大典結束后我們一起喝酒,人也不錯,就想交下這個朋友!另外兩個跟他一起,小女孩倒沒什麼,只是那個老人弟子卻覺得深不可測。所以就邀請來門派做客,結交一番。」

「恩,香兒做事越來越有分寸,中午好好招待他們,下午為師見見他們,只希望他們不是專門沖著這件事來的!」

自靈寶事件以來,靈虛子一直憂慮參半。從他出任掌門算起,到現在已經有數百年之久了,這裡早已經融入了他的靈魂之中了,這裡就是他的歸宿。如果說用自己的命可以換取門派的萬年傳承,他絕對不會有半點猶豫的。

「弟子問過莫陽,他們說是路過,前邊根本不知道靈寶出世的事情,弟子認為可能是碰巧趕上了!」

「希望吧!你下去招待客人吧!為師要好好考慮一下這次這麼應對。」

別看靈虛子已經是元嬰期巔峰修為,但是現在越來越覺得自己的修為不夠用了,要不是背後還有一名煉虛期長老支撐,恐怕靈虛門此時已經被其他門派夷為平地了。

靈寶出世,被殃及池魚的事情他見的太多太多了,要是在別的地方,他絕對不含糊,就算拼盡全力也要去爭取。但是到了自己地頭,就沒有那麼簡單了,說定得罪那個實力強勁的門派,可能萬年傳承就付之一炬了。

史珍香出來以後,直奔客房,跟莫陽三人簡單說明了一下情況。

「掌門要見我們?什麼時候?」莫陽雖然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覺得有點快。

「最近靈虛城附近發生了許多事情,具體還是下午讓掌門跟你們細說吧,我們現在喝酒去!」

「酒?在那裡啊?趕緊給我。」一說到喝酒,坐在一旁打盹的天機老人一下子就清醒了。

「爺爺,你看你像什麼樣子啊?」

看著天機老人流口水的樣子,瑤兒很是無奈,甚至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自己的爺爺怎麼是這麼一個極品呢。

天機老人把嘴角的口水一擦,也不在乎孫女的鄙視的目光,反正已經習慣了,只不過眼睛卻是盯著史珍香。

史珍香眼角抽搐,開始有點懷疑當初自己的感覺了,難道真的是錯覺?

「前輩請跟我來,我這就叫人備酒菜!」

史珍香也是頗為無奈,自己說出去的話總不能不兌現吧。就算這個老者是騙子,那又怎麼樣,他跟莫陽走在一起,說明莫陽很相信他,崑崙掌教弟子的兄弟,眼光應該不會那麼差吧!

況且,自己主要是為了結交莫陽,這些酒菜真的不算什麼。而莫陽早已習慣了天機老人的如此做派,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 第二十九章了解緣由

況且,自己主要是為了結交莫陽,這些酒菜真的不算什麼。而莫陽早已習慣了天機老人的如此做派,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到了食堂,史珍香立馬吩咐廚房的外門弟子把好酒好菜端上來,看著天機老人兩眼放光的模樣,不禁覺得有點好笑,開始覺得天機老人有點可愛起來!

沒錯,就是可愛!在如今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能夠這麼沒心沒肺,對什麼都絲毫不放在心上追隨本心的人,已經很少了吧。史珍香記得,也就是自己小的時候才能保持這種豁達心態吧。

「您慢點吃,別著急,沒人跟您搶,莫陽兄弟跟瑤兒也多吃點!」史珍香將心中的感慨拋之腦外,對天機老人更加敬重。

酒足飯飽之後,史珍香又帶著他們回到客房,「諸位稍等,我去問下師傅,看看什麼時候見諸位!」

史珍香走後,天機老人突然問道:「小子,你就這麼相信別人啊,小心別人把你賣了你還在幫別人數錢呢!」

莫陽一愣,「應該不會,史兄這人挺好,而且就算他們心懷不軌,這不是還有您老在這裡坐鎮的嘛!」

順嘴的一句馬屁送過去,天機老人立馬眉開眼笑。

「那是,也不看看我天機老人是誰,不過我還是提醒你以後這方面要多注意,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次是你運氣好!」

莫陽剛想問問天機老人是怎麼知道的,但是想了一下還是算了,天機老人經常神神叨叨的,好多話都說奇奇怪怪的!

想到這裡只能付之一笑,拱手道:「多謝前輩教誨!」

時間不長,史珍香在此回到三人住處,很是客氣的道:「三位,的如何?休息好了就隨我去見見我師傅吧!」

莫陽看向天機老人,見天機老人沒有反對的額意思,便朝史珍香點點頭,示意隨時可以出發!

「好,多謝莫兄理解,那我們走吧!」

史珍香高興,他就怕天機老人性格古怪,不好說話。有了莫陽這層關係,好辦多了。

此時,為了表示對天機老人的尊境,議事大廳中靈虛子跟大長老早已在那裡等候。

大長老不解的問道:「不就是三個無名小卒嗎?為什麼我們還非得提前在這裡等候呢?」

掌門回道:「你千萬不要小看了天下人,很多前輩高人都是隱姓埋名,遊歷天下。尤其是在這個特殊時期,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

大長老這才恍然大悟,心想:「掌門就是掌門,要是我那想得到這麼多,看來我只要多煉製靈寶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掌門完全沒問題。」

時間不長,史珍香帶著莫陽三人走了進來,並主動介紹起來。

「這位是我師傅靈虛掌門,這位是大長老,門中的靈氣多半出自大長老之手!」

只見其中一個中年人身著石青色長衫,鬢髮如雲,深不可測的俊目之中,散發出點點星光,面容俊秀,修為深不可測!想來著何為就是靈虛子了,難怪能生出靈兒這樣的美麗女孩子!

而另一位老者卻是身著灰衣,佝僂的身軀蜷縮著,好似一陣風就能吹倒似得。臉上布滿皺紋,兩鬢白色的鬍鬚略顯凌亂。聽著剛才史珍香對他的介紹,臉上淡淡的自得之色,將臉上的皺紋擠到一起,好似風乾的豬皮一般!

莫陽連忙對著靈虛子跟大長老拱手行禮,他從來不覺得晚輩對前輩行禮有什麼好丟人的,對於尊老這方面,他做得可算是無可挑剔。當然,如果有些為老不尊的,那就沒必要對他客氣了。

「見過靈虛掌門,見過大長老!」

「賢侄不必多禮,三位請坐!」

靈虛子一邊觀察莫陽三人,一邊和藹的回應,並且熱情的招呼三人坐下。

天機老人倒是毫不客氣,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手拿酒壺就開始喝酒,瑤兒就安安靜靜的坐在他旁邊。見狀,莫陽無奈的搖搖頭,也在一旁坐下。

天機老人的舉動,掌門倒是沒說什麼么,大長老卻看得氣憤異常,兩鬢的鬍子差點沒有橫過來。正要開口呵斥,注意到掌門暗示的眼神,再想到掌門剛才的話語,這才強忍下來,頭撇到另一邊,來個眼不見為凈。

而後,在議事廳中,靈虛子與莫陽三人聊了很久,完全沒有把莫陽當作晚輩。雖然莫陽對於這個世界好多基本的東西懂得不多,但是他的見解總是讓人耳目一新。

在聊天過程中,莫陽三人才知道靈虛城為什麼這麼熱鬧,為什麼有那麼多修真者聚集。

原來歐冶子煉器的地方出世,難怪會引起修真界的轟動,歐冶子大師是莫陽最佩服的人之一,雖然玉簡對他的事迹記載不詳細,也不是很多,但還是看的莫陽熱血沸騰。

了解緣由之後,掌門突然問道:「不知賢侄來此,可是專門為此而來?」

「前輩誤會了,晚輩想要去歷練森林漲漲見識,路過此地而已!」望著靈虛子期盼的眼神,莫陽有點不好意思。

其實聽了靈虛子的話,再結合史珍香的說法,莫陽也隱隱猜到靈虛子的想法了。無非是想尋求庇護,以求安然度過此次事件而已。但是莫陽又不能騙他,這個可是關係到許多人命的事情,做不得假。

靈虛子雖然有點失望,但也知道自己的期望過於飄渺。再說,就算是崑崙的人來了,也不一定會庇護自己的門派。

搖搖頭,調整了下情緒,繼續道:「賢侄不妨多住幾日,只是時值多事之秋,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如果有興趣,過幾天可以跟香兒一起去碰碰機緣!」

「那就叨擾前輩了!」

至始至終,天機老人也就在聽到歐冶子幾個字的時候眉頭皺了一下,其他的一句話沒說,只是這個細節還是被靈虛子注意到了。

雖然天機老人行為舉止頗為怪異,但是渾身卻是透露著一種讓人看不透的氣息,這對於他來說已經是難以置信了,畢竟他的修為在元嬰期頂峰,在大眾所知的修真界來說已經算是中等了。

對於莫陽跟靈虛子來說,這次的談話是還是比較愉悅的,但是對於大長老來說,卻是無比煎熬的,甚至到長老打定主意,以後此類活動概不參加。聽他們說話這功夫,自己應該又能煉出幾件低階靈器,為門派增加點底蘊了。但是不管怎麼樣,談話差不多也該結束了!

「好了,香兒,這幾天就由你來招呼這幾位客人吧!千萬不要怠慢客人!」

「是,師傅,弟子告退!」

看著三人離去的身影,靈虛子一隻手指不自覺得敲擊著桌面,一臉沉思,不知道在想什麼。

… 第三十章烈火林異動

看著三人離去的身影,靈虛子一隻手指不自覺得敲擊著桌面,一臉沉思,不知道在想什麼。

出了議事大廳,史珍香帶著三人回到客房,準備讓他們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帶他們好好逛一下靈虛門。

是夜,莫陽依舊按照昨晚的方法修鍊。雖然難受,但是也漸漸摸著門路,不僅五行訣的運行速度加快,就連真身不滅功的修鍊也是進展迅速,一晚上奇迹般的只中斷過一次。

而總訣那醍醐灌頂的聲音,每次都能撫平他靈識分裂般的痛苦,使得他更能平心靜氣的修鍊!

一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當朝陽升起的時候,莫陽習慣性的起身,將煉體的身法一遍一遍的修鍊,直到瑤兒過來催促出發,這才終止。

不過瑤兒剛到莫陽身邊,便如受驚的兔子一般,一跳老遠。然後更是捂著鼻子,迅速遠離莫陽。確認達到安全距離之後,這才鬆開一點小縫,嘗試著呼吸新鮮空氣,很是嬌俏可愛!

「莫陽哥哥,你身上怎麼又是這種味道啊!好臭啊!」

莫陽自己也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修鍊這個身法的時候,總覺得思維空明,彷彿要融入這個天地似得。修鍊結束以後,也是神清氣爽,就連昨天晚上一心三用所造成的後遺症也減輕許多。

「瑤兒,你等我一會,我先去洗個澡。千萬別跟你爺爺他們說,真是丟死人了!」

聲音還在空中飄蕩,人已經回到了屋內。動作之敏捷,絕對不輸那些修為高深之輩!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煥然一新的莫陽便出現在瑤兒面前。望著此時有點變化的莫陽,瑤兒有點出神,原來莫陽哥哥是如此的耐看啊!

「瑤兒,我們走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