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果公平決鬥,本座一招就可擊殺你!」三首巨魔一臉戾氣!

「現在不是公平的生死決鬥嗎?」丁敏並沒有去凝聚斷臂重生,臉色發白的道:「難道說我要站在這裡被你打,那才是你眼裡的公平?你未免太幼稚了!」

「你……」三首巨魔被氣得暴跳如雷,甚至也沒有去凝聚出斷掉的手臂:「強詞奪理,看本座如何將你撕碎!」

隨著三首巨魔強勢衝出,丁敏那柔弱的身子竟然也毫不示弱沖了出去,只是巨魔拳頭剛剛砸下來的時候,丁敏的身形卻如陀螺一般滴溜溜一轉,瞬間滑到了巨魔身側。

一拳打空之後,巨魔吃過太多虧似乎早有預料,想都不想的急忙道退,但是腰間還是濺出鮮血,被丁敏手中軟劍劃出一道尺許長的口子。

雖不致命也不算嚴重,但是這卻讓三首巨魔抓狂不已,自問軀體之力幾乎毫無對手,近戰之下從未敗果,如今竟然被一個弱女子逼得如此狼狽,三首巨魔如何能忍?

就在此魔內心發狂的時候,丁敏再次沖了過來,此魔幾乎是本能的向後躲閃,他第一次如此討厭近身戰。

「也罷,就讓你嘗嘗本座此寶的威能!」三首巨魔一聲怒吼。

單手朝著虛空一抓,一口三叉戦暮然出現此魔手中,此寶通體烏黑透亮,四周魔氣騰騰,一圈圈淡銀色紋路盤繞在寶物之上,似乎蘊含著某種大道至理。

「聖器?」

感受到三叉戦散發出的磅礴威壓,在場眾人無不是面色一變,聖器可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就算是九陽界頂級門派一些長老,也根本沒資格擁有聖器,因為那一般都屬於鎮派至寶。

就連天門州原來的十九人,也只有古朋自己一人擁有聖器,不過想想對方是暗魂陣營一員,眾人也就釋然了,那種強大的陣營符文充足資源強大,多出幾件聖器到有情可原!

「丁敏,用我的斷魔刃!」古朋取出斷魔刃,丁敏秀眉微皺,隨即冷漠的搖了搖頭:「師尊說過,再好的寶物,也不如自己趁手的寶物好殺人,我不是來比身家富有的!」

聽見丁敏此話古朋有些無語,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句話有些道理,但是面對著一件聖器的碾壓,眾人實在想不到丁敏如何翻盤,畢竟此魔本身的實力也不再丁敏之下。

「桀桀,有點意思!」三首巨魔見丁敏如此冥頑不靈,卻是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只要你能擋住此寶三擊之力,本座保證不用聖器,那麼,就看你能不能活到那時候了,嘿嘿!」

咻!

巨魔手中三叉戦輕輕一抖,一道縮小版的三叉戦虛影向著丁敏斬去,半空中頓時響起電閃雷鳴,一股龐大的威壓,排山倒海般轟向丁敏,這便是聖器之威!

遠處眾人不禁心中一緊,而丁敏卻毫不退縮,面對威能恐怖的聖器不退反進,手中軟劍挽出數十朵劍花,每一朵劍花滴溜溜一轉,最後形成上百道劍花翻飛不已。

三叉戦虛影簡直瞬息而至,最後轟在丁敏身前劍花之上。

爆響聲一起。

一朵朵劍花被摧枯拉朽般擊碎,三首巨魔看白痴一般盯著丁敏,滿臉的不屑之意!

嘭的一聲悶響,最後所有劍花崩潰,三叉戦虛影淡化一些斬在軟劍之上,丁敏手腕吃痛險些扔掉軟劍,最後還是咬牙堅持抓住,但卻被那股巨力轟飛十餘丈遠。

不過丁敏絲毫沒有停頓,稍稍緩口氣便是再次衝出,臉色蒼白的她似乎根本不畏懼死亡,更渴望的是在戰鬥中明悟!

「找死,竟然主動送上門!」三首巨魔見丁敏不退反進,嘴角微微一揚,手中三叉戦用力一揮!

刷的一下!

半空中傳出低沉的嗡鳴之聲,一道與三叉戦本體同樣大小的虛影飛出,比之前足足大了一倍,其上傳出那恐怖的威壓遠勝之前,就連遠處眾人都覺得呼吸困難,那股磅礴令人難以抵抗的聖威終於顯現!

就在丁敏即將衝到三首巨魔附近之際,三叉戦虛影也斬了過來,丁敏再次挽出數百朵劍花,最後竟然分裂出近千朵劍花,形成一條金色劍龍席捲而出。

隨後那軟劍如同靈蛇在身邊環繞,竟形成數十層保護光罩,將丁敏防護的嚴嚴實實!

嘭嘭嘭!

強大三叉戦虛影簡直無物不催,一路上以摧枯拉朽之力撕碎了劍花金龍,雖然那三叉戦虛影也淡化很多,但依然威能不減的斬在了一道道防護劍層光罩上面。

嘭嘭嘭!

一連串被破掉了十多層光罩,那三叉戦虛影也越發淡化,最後丁敏竟然手持軟劍全力一擊,剛好在防護光罩破裂之際,這一擊勉強擋住了三叉戦虛影,丁敏更是口噴鮮血倒飛而出。

甚至……那軟劍之上出現了細微的裂痕,儘管丁敏拼盡全力,但是……卻也只能勉強抵擋住對方聖器的隨手一擊罷了!

嗖的一聲!

丁敏甚至連嘴角血跡也沒有擦拭,不顧氣血翻騰的臟腑,強行穩住身子再次衝出,這股拼勁兒就連三首巨魔都為之一振,他見過找死的,卻沒見過這種白痴類型送死的!

在自己掌控聖器的情況下,她寶物軟劍都要碎裂了,連和自己以命拚命的資格都沒有,與送死有何區別?

「你真以為擋住了兩輪聖器攻擊?」三首巨魔冷笑一聲,也不顧丁敏不要命的衝來:「也好,就讓你見識一下聖器真正的威力,之前不過是做做樣子隨手一擊罷了,哼!」

三首巨魔神色凝重催動聖器,那種磅礴的聖器威壓當即讓乾殤等人緊張起來,古朋更是眼角一跳準備隨時出手!

……

感謝打賞和月票與推薦票支持!!!(未完待續。) 「誰也不要出手干涉,我必與他生死決戰!」

丁敏視死如歸衝擊速度極快,彷彿不要命一般接近三首巨魔,古朋剛準備出手,卻苦澀一笑停滯了一下!

此魔卻全力催動聖器,準備給丁敏必殺一擊,手中三叉戦綻放出刺目黑芒,體表一道道銀色紋路彷彿被激活,竟然化作靈蛇一般在聖器上遊走不定。

三叉戦上的威壓越來越大,到最後附近虛空都傳出嗡鳴之聲,整片天空彷彿被魔氣遮蓋,最終三叉戦內傳出一道驚雷之聲!

嗖的一下!

就在丁敏接近三首巨魔五丈左右時候,三叉戦瞬間脫手而出,與此同時,丁敏身前竟然頃刻間出現密密麻麻的劍花,粗略一掃足有幾百朵之多。

漫天劍花飛舞盤旋遮天蔽日,眾人看起來眼花繚亂難以分辨兩人身形,軟劍更是揮動出數十層防護光罩,看起來堅不可摧,可在聖器面前簡直不堪一擊!

這一些列動作不過眨眼之間,三叉戦便是勢如破竹,一路所向披靡如入無人之境,輕易撕碎彷彿脆弱不堪的劍花,最後斬在軟劍防護光罩之上。

嘭的一聲悶響!

只是微微一滯,三叉戦爆發出聖器之威,便瞬間穿透了數十層的防護,整個防護光罩頓時被聖器撕碎,龐大的聖威更是攪亂虛空,連帶著那軟劍寶物都化作虛無。

眾人瞬間倒吸了口涼氣,三首巨魔更是露出狂笑:「哈哈哈,竟敢口出狂言抵抗聖器,實在是太狂傲……」

噗嗤一聲!

三首巨魔話音未落,他的三顆頭顱便是高高飛起,無頭屍體墜落之際,眾人透過那鋪天蓋地的劍花,隱約間看見了他身後丁敏手持金色匕首,嘴角掛血的嬌柔身影。

「我的確不敢硬接你全力催動的聖器,但要殺你,即便有聖器也保不住你性命!」丁敏臉色蒼白看起來極其虛弱,擦了擦嘴角血跡,身子竟然微微抖了一下!

「什麼?你……」三首巨魔中間那顆頭顱懸浮半空,四周魔氣翻滾托扶著沒有墜落,滿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那被三叉戦撕碎的防護光罩:「金蟬脫殼?

那防護光罩是你的障眼法?你竟然在被斬殺之前偷偷遁走?以漫天劍花作掩護來到了我的身後?這麼說,之前你拚命抵抗我兩擊之力,也是為了最後這次金蟬脫殼成功?」

「算是吧!」丁敏手臂不停顫抖:「我不得不承認你很強,我只是出其不意勝在速度,不過,我還是要儘力親手殺你!」

嗖的一聲!

丁敏再次衝出,只不過這一刻她的的速度很慢,甚至遁光似乎都要渙散開來,要不是靠那一絲報仇的意志支撐,恐怕現在早就墜地不起了。

「可真要了我的小命啊!」童子墨擦了把冷汗:「要不是這小妞脾氣太爆性格剛烈,我真想去幫她一把!」

「千萬不要!」文姿急忙道:「否則她恐怕對你也會出手,哎……」眾人不禁緊張又無奈起來,看似三首巨魔落入下風,但丁敏卻是法力空虛幾乎無力再戰。

「就算你破掉本座法軀,今日你也必死無疑!」三首巨魔那顆碩大的頭顱囂張跋扈,巨大的魔口一張,遠處三叉戦快速縮小被吸入口中。

唰……

還不等眾人明白怎麼回事,三首巨魔那囂張的臉色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臉驚恐遠遁而走,甚至連丁敏也露出一絲錯愕,再想去追卻跟不上他的速度!

而失去了戰鬥支撐,丁敏身子一晃險些墜落半空,她急忙取出一枚丹藥服下!

「老火載著丁敏,大家一起去追!」古朋自然不會放過此魔,背後金色羽翼微微一閃,身形瞬間消失,下一刻出現在了巨魔頭顱之後十丈開外。

咻!

還不等古朋出手,向宇便是吩咐阿天攻擊,一道無形之箭瞬間穿透巨魔頭顱,爆響聲一起,那顆魔首便是爆裂而開,最終化為黑色血霧,夾雜著魔氣擴散開來。

古朋手持斷魔刃遙遙一斬,一道黑芒瞬間席捲而出,下一刻將一道黑色神魂元靈斬為兩段,隨後便傳出三首巨魔撕心裂肺的慘叫!

「啊……」兩團魔氣元靈扭曲之下,頃刻間融合成了一團,其中傳出三首巨魔哀怨的怒吼:「天門州竟然不顧顏面以多欺少,向宇,阿天,古朋,丁敏,我定要你們碎屍萬段!」

「可惜,你沒這個機會了!」古朋一臉冷笑,手中斷魔刃脫手而出直奔三首巨魔元靈。

失去軀體之後雖然戰力大打折扣防禦降低,但是元靈最大的優勢就是那恐怖的速度,簡直如同瞬移一般快速,即便是古朋追擊起來也比較吃力,所以才祭出斷魔刃遠距離雷霆一擊!

嘭的一聲!

就在斷魔刃距離此魔元靈身後三丈開外之際,一道淡若不見的半透明光罩忽然顯現而出,穩穩的擋住了斷魔刃一擊之力,而且竟然將斷魔刃彈了回來。

唰的一聲!

與此同時,一層困敵光罩瞬間形成,不但古朋被籠罩其中,連後面趕來的老火等人也全部被困,連古朋聖器都未破開的大陣那是什麼概念?就連乾殤也不禁倒吸口涼氣!

「哈哈哈!」三首巨魔的元靈虛弱一笑:「一群蠢貨,還真以為你們能殺的了我?難道你以我會傻到毫無準備而來?

向宇、古朋、阿天、丁敏,我說過讓你們死,誰也救不了你們,我頂要將你們碎屍萬段解我心頭之恨!」

「你竟然和明聖陣營的人蔘合在一起?」古朋雙目一凝,忽然發現遠處飛來十餘道身影,為首一人正是黑聖,其餘每一個人也都是做過首領的強大存在,就算是古朋也不敢小覷!

就在關運昌等人有些緊張之際,三首巨魔的元靈沖著黑聖怒道:「黑聖,你什麼意思?為什麼才出現?要不是老子只剩下元靈遁速快些,恐怕早就被古朋滅掉了,你是想借刀殺人吧?」

「閣下誤會了!」黑聖不慌不忙的瞄了眼巨魔元靈,神色淡然道:「我說過我們合作,我保你不死,卻沒說過保你不傷,沒錯吧?」

三首巨魔元靈剛要發怒,黑聖擺了擺手:「不到最後一刻,我又如何看出他們的手段準備應對之策?我要想害你,完全可以等古朋殺了你在激發大陣,放心,我會為你報仇的!」黑聖看了眼向宇:「我們又見面了,這一次,我沒讓你失望吧?」

……

感謝打賞和月票與推薦票支持!!!(未完待續。) 「我們從未正式見過面吧?」向宇聽見黑聖的『問候』,神色淡然的說了一句!

黑聖也不辯解,而是微微一笑:「何必在意細節,上一次你給了我很大的驚喜,原因是我在明你在暗,我若知道天門州有你存在,定然不會那麼狼狽,不過這一次,我準備把這份驚喜還給你!」

「客氣了。」向宇摸了摸下巴:「我送出的禮物,送不要求回報的,你若喜歡,我再送你一份也無妨!」

黑聖聞言神色驚疑不定的四周看了眼,但隨即哈哈大笑:「到了這個時候你還炸我?向宇,我知道你最大的優點,但也了解了你最大的缺點,這一次你必敗無疑!」

「哦?」向宇有些好奇:「我的缺點是什麼?願聞其詳!」

「嘿嘿,我會告訴你的,但絕非現在!」黑聖擺了擺手:「金輪王,動手吧!」

唰的一下!

金輪王晃動手中聖器,一道金色飛輪虛影飛出,瞬間沒入困敵大陣之內,其上磅礴的聖器威壓,竟然比三首巨魔那三叉戦還要強大!

關運昌祭出一口飛劍抵抗過去,啪的一聲脆響過後,那看似威能不凡的飛劍,竟然被飛輪虛影輕易撕碎,聖器之威,豈是普通寶物能擋?

一連串擊毀眾人好幾件寶物之後,古朋冷哼一聲,手中斷魔刃微微一斬,一道黑芒席捲而出,其中的聖威甚至比金色飛輪虛影還要強大。

噗嗤一聲!

黑芒瞬間斬碎了那金色飛輪虛影,最後朝著金輪王一斬而去,這一擊力量極大,除了金輪王手中聖器之外,其他人還真是不好抵抗。

嘭的一聲。

可惜那黑芒還沒等接近金輪王,就被困敵大陣的光罩阻攔住了,現在很明顯,金輪王等明聖陣營可以隨意攻擊古朋等人,而且絲毫不用擔心被傷可全力出手。

而古朋等人只能耗費更大體力去抵抗,施展出在大威能的神通也打不到敵人,最後被大陣消耗,就算古朋等人拼盡全力,短時間內不能破掉大陣傷害到敵人。

被動挨打時間一長,難免消耗太大,最終就是被敵人全滅的下場!

「一起出手吧!」黑聖吩咐一聲,金輪王等人全部出手攻擊,一時間漫天流光轟擊而下。

嘭嘭嘭!

就在一道道功法寶物所化光霞穿過困敵大陣,擊落在向宇等人頭頂之際,一道半透明光罩忽然顯現而出,竟穩穩的擋住了眾人的攻擊。

「陰陽五行兩儀大陣?」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明聖陣營一名身材肥胖的陣法師不可置信:「此陣豈是短時間布置出來的?莫非你們早就來到了這裡設下埋伏?這怎麼可能?」

「不!」黑聖神色淡然:「據說,天門州偶然一次,得到了至寶陰陽五行兩儀靈珠。」

「哦?」那胖子陣法師點頭道:「如果是這樣,我還能理解,在我們交談之際,如果對方陣法造詣極高,且早已煉化了這件至寶,倒是可以悄然布置上陣法的!」

明聖陣營等人合力攻擊幾輪,最終各種寶物神通穿過困敵光罩,最後卻被五行兩儀防護光罩阻攔,而古朋等人嘗試攻擊幾輪,也都穿過五行兩儀光罩,被困敵大陣阻攔。

兩道陣法如同兩座屏障,雙方竟然僵持起來,短時間內誰也無法奈何得了誰!

「怪不得你們有恃無恐?」金輪王瞄了眼鳳九天:「之前寶玉上你的光點泯滅,我們還以為你死了,不成想你竟然背叛我們投靠天門州?」

「此事和你這白痴無關!」鳳九天直視黑聖:「你的計劃太惡毒,死傷那些無辜之人我無法接受,我只希望想打就痛痛快快的打,別玩那些陰謀詭計,不過你們全員出動,那個地方竟然不用看守嗎?一旦被人破壞你們就會功虧一簣!」

「那個地方還算隱蔽,你不必操心了,現在正慢慢培育呢,你不怕違背誓言而死儘管可以說,我們既然道不同不相為謀,你走,我不怪你!」黑聖先是淡然一笑,但隨即話鋒一轉:「不過,你以為我真的相信你是愣頭青?

你去了天門州當真只是與我道不同?雖然你隱藏很深,甚至連我都未看出你退出明聖陣營的具體原因,但恐怕你也有你自己的目的吧?!」

「放屁!」鳳九天直接就爆了粗口,一副愣頭愣腦的模樣:「有種你就和我鬥上三百回合,總是讓金輪王保護算什麼本事?還有,你休要在這裡挑撥離間,我已經真心加入天門州,老子就是看不慣你!」

「不屑與你爭辯!」黑聖神秘一笑:「向宇,我相信你的眼裡不會揉沙子!」

「當然!」向宇冷漠道:「我不會隨便放棄一個真心的夥伴,但也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一個人,哪怕是我的夥伴,即便是古朋要對陣營不利,我也會讓他死於大戰之中的『意外』!」

古朋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他毫不懷疑向宇有這個能力,其餘人更是了解向宇的手段,不知不覺就可以讓自己當了炮灰死於意外,鳳九天也是眼角一跳沒有開口。

「我相信你向宇有這個實力!」黑聖點頭一笑:「不過我有幾分疑惑,以你向宇的本事,完全可以做一個比古朋更出色的首領,那時候的天門州甚至要比我明聖陣營還要強大,但你為何甘居人下?

要說你分身體被那隻魔鬼壓制,只能做一個智者身份我可以理解,但是憑藉古朋這本體與魔鬼根本無法比較,我實在看不出他哪一點能壓制你,我覺得你才應該是天門州首領!」

「做不做首領無所謂,或許他比我更適合!」向宇習慣性的揉了揉太陽穴:「現在我們雙方陣營誰也無法奈何誰,在這裡拖得時間久了,很可能被其他陣營佔便宜。

甚至到了一個月期限我們難分勝負,最後全部被規則抹殺,所以相對於你的疑惑,我倒是對於你所謂我的缺點更感興趣!」

「哦?」黑聖神秘一笑:「你說的很對,拖得越久變數越多,你們都出來吧!」

黑聖話音剛落,遠處飛來十餘道身影,竟然是陳家老祖陳青元,帶領著十多名陳家四脈衝元境強者,沖著古朋等人微微一笑:「各位,別來無恙!」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