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果你爺爺敢放手把唐家交給你,你一定能做得到。」葉皓軒說。

「談何容易,你難道不認為我是在說大話嗎?」唐意苦笑了一聲道。

「京城任何人都會說大話,但是你不會,因為你是唐意。」葉皓軒同樣站起來道:「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如果換了別人,單槍匹馬的衝到倭國,絕對沒有人能比你做的更好。」

「我做的好嗎?」唐意嘆了一口氣道:「可惜,唐蕊還是去了。」

「這一切都是命,不是因為你的能力,當初三國時蜀漢,連諸葛亮這種人物都無力回來。有時候,天命不可違。」葉皓軒說。

「天命不可違……天命不可違……」唐意喃喃的說著這句話。

「唐意,你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但是我不希望因為你的野心導致你走錯了路,我的話,你明白嗎?」葉皓軒突然說。

「我明白。」唐意點點頭道:「謝謝你的警告……或者說是。忠告,我清楚該做什麼,葉連成已經給我很好的上了一課,我是有野心,但是我會憑著我的能力一步一步走上顛峰,而不會妄圖走捷徑。」

「明白就好。」葉皓軒點點頭。

唐意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他有野心,葉皓軒並不擔心他會與自己為敵。因為他不會,他是一個聰明人。

但是葉皓軒怕的就是因為他的野心導致自己走錯了路,所以他要給唐意一個忠告。

不管怎麼說,他總算是沒有負了唐蕊,他終究還是把唐意安全的帶出來了。

夜更加深了,鄭雙雙靠著葉皓軒的肩膀睡的正酣,雖然她體內的毒素完全除去,但是她的身體受損不小,需要進一步的靜養才行,只是在這荒島上根本沒有任何能用來滋補的葯,就算是醫術強如葉皓軒,也無可奈何,他們只得在這裡等待救援。

夜看起來很安靜,但是四周傳來的波濤之聲卻讓葉皓軒無法靜下心來。

就在這個時候,葉皓軒的感知力裡面人影一閃,一個人快速的從他意識之中掠過。

葉皓軒驀然睜開眼睛,他的神念四處散發出去,但是眼前卻一個人也沒有。

葉皓軒不相信自己的意識會出錯,他扶著鄭雙雙,緩緩的把她放到了鋪好的乾草上,然後站起身上。

了的神念四散發出,靜靜的看著四處的一切。但是四周靜悄悄的,除了海浪聲之外一點聲音也沒有。

葉皓軒情知沒有那麼簡單,自從達到了浩然真氣第六重,修為一躍成為天境修為以後,他的感知力已經化為神念,天地萬物都不可能會逃過他的意識,哪怕對方隱藏的在好,葉皓軒也一定能把他們找出來。

葉皓軒感覺到后心一涼,他猛的回過頭去,只見身後除了隨風擺動的月影之外空無一物。

就在這個時候,鄭雙雙已經驚醒,她的身體雖然有些虛弱,但是她的敏銳的能力還是在的,葉皓軒剛轉身的時候已經驚動了她。

「發生什麼事情了?」鄭雙雙詫異的坐了起來低聲問。

「不對勁,這裡有情況,自己小心一點。」葉皓軒低聲說,然後他叫醒了唐意,提示他小心。

就在這個時候,葉皓軒的神念中一閃,在他的意識中,一條高大的人影驟然出現,快速的向著一側衝去。

「想調虎離山?」葉皓軒冷笑一聲,他才不上當呢,這些傢伙們搞的神神秘秘的,不就是為了引開自己嗎?引開自己之後,他們要挾持鄭雙雙和唐意逼自己就範。

不然話他們直接就偷襲了,他們剛才的樣子很做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故意引誘的。

「那裡有人。」鄭雙雙說。

「我知道,他故意引我的,在這裡等著吧,他們一會兒就回來了。」葉皓軒說。

「恩,」鄭雙雙也感覺事情有些不對頭,她坐直了身子,和葉皓軒一起看著剛剛的神秘人到底是誰。

果然不出葉皓軒所料,等了半個小時以後,那神秘人在也忍不住,他竟然主動出現,走到了葉皓軒的跟前。

葉皓軒愣了愣,難怪他剛才覺是一條黑影,原來在他們身邊裝神弄鬼的人……赫然是一個人高馬大的黑人。

這黑人的身材自然不用說,又高又壯,葉皓軒一米八幾的個子站到他的跟前都顯得有些不值一提。

「你是誰,來這裡幹什麼?」唐意用英文問道。

「我是誰沒關係,但是我想知道你們剛剛發現了我,卻為什麼不去追我。」黑人開口說話了,他的牙在夜色下顯得非常的白,或許黑人都是這樣子吧,因為長的太黑了,所以牙齒看起來特別白。

雖然這黑人的華夏說的又生又硬,但是好歹也能讓人聽明白他在說什麼。

「你想引我離開,然後挾持他們兩個,不是嗎?」葉皓軒問。

「是……有個傢伙教過我你們華夏的調虎離山,說這是你們兵法中常用的一招,如果他現在我面前,我絕對要踢爆他的蛋蛋,因為沒卵用,你根本不上當。」黑人說。

「那是我們華夏的東西,你覺得我們會上當?」葉皓軒有些啼笑皆非的說。

「所以我還是直接點比較好,你們這種陰謀詭計,我不悄。」黑人咧嘴一笑,一口白牙在夜色中顯得陰氣森森的,讓人憑空的感覺到一陣冷意。

「你想要什麼?另外,你們是怎麼來到我們這裡的?」葉皓軒問。

「交出U盤,我們或許能給你一個痛快,至於我們如何來這裡的,你就不用管了。」黑人笑了笑道。

「U盤,什麼U盤?」葉皓軒一愣神,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在這荒涼的海島上,大半夜的出現一個身材敏捷的黑人,鍛后又追著自己管自己要優盤,還能有比這件事情更靈異一點的事情嗎?

「他們要的……是我臨走時拷的那個U盤,也就是被你一劍斬毀的U盤。」鄭雙雙說:「這兩個傢伙,恐怕是國外的間諜吧。」

「你說那個?」葉皓軒恍然大悟,他轉身道:「不好意思,那個U盤已經被我毀了,如果你想要的話就去找柳生真澤去要,哦,當然,前提是你還能找到他的話。」

「混蛋……你竟然毀了他……你竟然毀了那麼重要的東西。」黑人憤怒了,他揚開雙手激動的說:「我們千辛萬苦的來到這裡,為的就是那東西,可你竟然把它給毀了,你讓我很不高興很不開心,你知不知道,你已經犯下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 雖說是兩軍陣前氣氛非常的緊張,但是雙方卻一直沒能打起來,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話聊天。對於久經戰陣的人來說,這樣的氛圍實在是太過詭異。

紅袍老人不時的看看天空,儘管天上沒有太陽也沒有一絲絲的雲。終於,一聲巨響震徹整個世界。

「轟隆隆」

雷聲?這個時候,在死亡之眼居然會有雷聲?天元世界這一邊的人心裡感到的大部分是奇怪的。只有那個威嚴的老人和幾個首腦類的人物臉色一沉。

紅袍老人滿不在意的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然後笑著說道:「好了,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面。聊了這麼久,我都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血九,是血域魂族的一個長老。」

一如既往的俯視著天元世界的各路人馬,血九說道:「你們套了我這麼長時間的話,對於我們你們也算是有些了解了。我們也得到了我們想要得到的東西。那麼,今天我們就到此為止。來日再會吧!」

說完這話,紅袍老人便大笑著回到巨船的內部了。在那些首腦人物的嚴重,這艘大船上的一道向下彎曲的裂口就像是一張巨大的笑著的嘴巴,在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一些東西之後就大笑著離開,或者應該說是嘲諷著這些強者們離開。

聲東擊西,對於血域魂族的緊張導致了他們的精力過於集中。把所有的精力都全部集中在了死亡之眼這個地方,但是他們卻忽略了血域魂族的智慧。作為雄霸一方的宇宙霸主,他們怎麼會只知道強攻?

今天,他們得到了他們想要得到的一些東西之後是決然不會滿足的,他們肯定還會再來,因為對於這個宇宙很多事情都是共通的,比如貪婪。

一位來自西漠的和尚,躍起身到半懸空中,將自己的所有力量全部彙集釋放。在這個和尚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佛像,一臉的兇惡之相,揚起一隻巨大的手,掌若利刃,似要剷除世間一切不平事一般。金剛怒目,這是西漠西方教的大德高僧能擁有的法相。能做到這一點的大德高僧,事實上就相當於是一個九級的法師了。

金剛怒目,威勢無邊。就算是在很多的十級的大能者眼中都是不錯的了。因為能夠引動法相,就已經證明了一個修者的實力,已經可以涉及到這個世界的一些規則了。這是實力產生質變的一個標誌。

天地變色,山石滾落。這就是力量,西漠的人平時都是一臉和氣,但是金剛怒目也是很可怕的。

一股巨大的力量自金剛法相上磅礴而出,毫無阻礙的轟擊到了那一搜獰笑的巨船上面。然而就是這一擊在十級強者眼中都是威力巨大的一擊,居然沒有能夠給這一艘大船造成一絲絲的損害。完好無損的巨船獰笑的嘲諷著這個西漠的強者,時不時的發出尖銳的笑聲。

這!威嚴的老人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這還怎麼打?如果我們的攻擊連人家的防禦都破不開那還打什麼呀?那不就等於是我們被動的挨打嗎?

紅袍老人血九的陰森的聲音在死亡之眼中響起,並飄蕩。「何必做這些無用之功?我們還會再見的。送你們一份小小的禮物吧,還請各位務必收下,不要嫌棄。」

巨船上,一根小小的木屑輕輕的飄落下來。就像是普通的木屑一樣,沒什的重量的感覺,輕飄飄的。但是這一根小小的木屑飄落到了那個西漠的大德高僧的面前的時候,異變突起,小小的木屑上居然延伸出了無數的利刃般的觸手。只是在一瞬間,利刃般的觸手將這位來自西漠的大德高僧為了個嚴嚴實實。

都沒能等得及下面的人做出什麼反應,這位大德高僧就被無數的觸手撕成了碎片,血液伴著碎肉從半空中灑落,中間還夾雜著一些碎骨頭渣子。

這就是血域魂族的禮物,一個九級的強者在他們眼前被殺,他們卻來不及做出任何一絲絲的反應。只能看著他們的敵人就這麼放肆的大笑著揚長而去。

這件事情也許可以瞞著那些底層的官員或者平民們,但是高層,甚至是皇帝是不可能被隱瞞的。他們會在很短的時間內了解這件事情的全部過程,不會有人有這個膽子隱瞞皇帝和那些高層的大佬們。

皇帝對於這件事情其實已經了解了一半,就是聲東擊西中的「西」,邊疆的一座小城被血洗,沒有一點點生命的跡象存在了。

皇帝第一次感覺到了這樣的無奈,和深深的無力感。血域魂族第一次和天元世界的人交手,結局以是顯而易見,人類已經是完敗了。但是這是第一場戰爭,儘管在很多人看來這不是戰爭應該有的樣子。

在皇帝看來,天元世界的人並非完全無力抵抗,只是對於血域魂族的恐懼已經深深地印到了人類的大腦裡面了。這份恐懼幾乎是無法擺脫的了,也已經很深刻的影響到了人類的判斷。一個雄霸星海一方的種族,怎麼會是沒有智慧的生命群體?聲東擊西也就不奇怪了,但是他們實在是太恐懼血域魂族了,其實只要是把力量分散開來雖然在力量上弱了一些,但是防禦也會平均下來。但是皇帝實在是不敢賭這個博,一旦賭輸了,那會是又一場的失敗。而且如果他對那些人提出來這個觀點,也會立刻就遭到那些人的反對,自己要承受巨大的壓力,甚至會造成帝國力量的對立。這個時候,如果出現了這種情況那將會是致命的。

這股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壓的皇帝喘不過氣來。這天元世界有將近八百億的人口。這一場戰爭他皇帝是總指揮,八百億人的生死幾乎是全都押到了他一個人的身上,這股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天降大任,可是這大任實在是太重了,皇帝實在是太累了。似乎自己真的是老了吧? 「你不開心什麼?」葉皓軒有些無語的說:「你半夜三理的打攪到了我們休息,現在我更加不開心,你說怎麼辦?」

「我要撕了你。」黑人盯著葉皓軒半晌,然後說出了這一句話來。

「為什麼撕了我,主因為那下U盤?」葉皓軒說:「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是國外間諜組織的人,你們來這裡,是為了搶奪村正左輔的研究成果。」

「反正你也要死了,我不妨告訴你,就這樣的。」黑人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你們是哪個國家的?鎂國?」葉皓軒問。

「哈哈,你沒有覺得,你問的太多了?」黑人大笑了一聲,他活動了一下拳頭道:「你說我該怎麼對你下手?」

「你真的是間諜嗎」葉皓軒有些困惑的說。

「如假包換。」黑人說。

「那你們間諜的準則是什麼?你們不是永遠隱藏在黑暗之中嗎?你們做事不向來都是神神秘秘的嗎?可是我感覺,你的廢話有些太多了。」

「因為你的戰鬥力對我們來說太渣了,我不是間諜組織的……我是一個叫做51區的人。」黑人說。

「51區?」葉皓軒瞬間明白了,他盯著這個黑人說:「我可不可以認為,這是你們鎂國神秘力量集結的地方?」

「你可以這麼認為。」黑人說。

「哦,那你們這個組織裡面的人一定都有特殊能力對嗎?」葉皓軒說。

「反正你也要死了,我可以回答你幾個問題,你說的不錯,我們是鎂最強的……」黑人傲然道,他的神色上露出一絲得意自傲的表情。

「那……蜘蛛俠在裡面嗎?」葉皓軒問出了這個讓人啼笑皆非的問題。

「重申一遍,蜘蛛俠只是電影中的人物,他不存在於現實。」黑人的臉瞬間變得更黑了,他吼道:「另外,他是屬於基因突變者,別拿我們和這些垃圾相比。」

「那你們來搶的U盤裡,就是村正左輔研究出來的基因成果,你們搶這個是幹什麼的?難道不是為了裡面的基因技術?況且……我感覺,你應該不完全屬於人類吧。」葉皓軒說。

「混蛋,你說什麼?」黑人瞬間怒了,這是他最忌諱的話題,葉皓軒對他說出這句話等於是在問候他祖宗。

外國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問候他們的祖宗,從他們對罵的場景中就可以看出來,他們翻來覆去的就那幾句罵,哪裡有華夏人那麼多豐富的辭彙?

所以葉皓軒一提到關於物種的問題,這讓黑人感覺到有些暴跳如雷,他最忌諱別人在他跟前提這個。

「我說,你不是人類,你應該是人類和其他特殊的物種生下來的東西,哦,在我們華夏,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那就是……雜種。」葉皓軒說。

黑人狂吼了一聲,論耍嘴皮子,他遠遠的不是葉皓軒的對手,葉皓軒這幾句話幾乎讓他暴跳如雷。

他一聲大吼,然後提起沙包大小的拳頭,向著葉皓軒一拳砸了過來。

他這一拳很普通,就像是電影中拳手與拳手對訣時的情景,而且外國人的武術沒有華夏這麼多繁瑣的種類,他們追求力量上的制勝,而不像是華夏追求力量和技巧上的博擊。

雖然他們的打架方法很單一,但是外國人的體質確實要好,他們一拳砸下來,若是被砸實了,基本上都會失去行動能力的。

然而這些對葉皓軒來說,根本沒有一點卵用,他輕輕一閃,避開了那黑人的拳頭,然後快速的打出一拳,正中黑人的肋下,砰一聲悶響,黑人踉蹌倒退了幾步,然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黑人很驚訝,葉皓軒也很驚訝。

黑人驚訝的是葉皓軒居然能把他打退,要知道他這一拳有近千斤的重量,拳風結實混厚,速度又快,一般人是躲不過去的,可是葉皓軒不僅躲過去了,而且還把他打退了。

讓葉皓軒驚訝的是這個黑人皮粗肉厚的,他這一拳雖然沒有出盡全力,但是砸到一般高手身上,足以能讓對方的肋骨折斷。

而他剛才這一拳砸在黑人的身上,就好像是砸在韌性極好的野豬皮上一般,而且反彈性極好,竟然只是把他砸倒在地上,這貨的肋骨都不曾斷一根。

「你很強啊,我的同伴在傳回消息的時候,好像沒有提過這點。」黑人站起來,他看向葉皓軒的眼神里充滿了重視。

「你的同伴?」葉皓軒愣了愣,他突然間明白了什麼。

在被村正左輔抓住的時候,他在集中營里過一段時間,那一次有一名黑人搶余江的食物,雙方起了衝突。

而且葉皓軒有種感覺,那黑人絕對不是一般人。現在經眼前這名黑人一提,他反倒明白過來了,那傢伙就是五十一區神秘部門的人,難怪葉皓軒看到他,有種不一樣的感覺。

「想起來了吧。」黑人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

「原來你們早就對村正左輔的基因研究圖謀不軌了,我可以認為,這是你們政府的意思嗎?」葉皓軒問。

「你完全可以這麼認為。」黑人點點關道:「無須質疑,五十一區特別行動小隊,是鎂國最厲害,忠誠度最高的部隊。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以一檔百,可惜的是村正左輔太狡猾了,這一次我們竟然折損了兩名同伴。」

「不是村正左輔太狡猾了,是你們太自負太輕敵了。」葉皓軒冷笑了一聲,從這黑人狂傲的態度,就可以看得出來。

「是嗎?我也覺得我的確是有點太輕敵了,所以。我剛才應該直接變成最強模式跟你玩的。」黑人咧開嘴一笑。

「最強模式?」葉皓軒笑了笑道:「你怎麼不說這是無敵模式呢?」

「你也可以這麼稱呼,對,是無敵模式,我喜歡這個稱呼。」黑人大笑了一聲,他雙眼中綠芒一閃,一聲嘶吼從他嘴裡傳了出來,他原本便有一米九幾的身形瞬間在次拔高,壯實的身體更加粗壯了起來。

他整個人足足比之前大了一圈,而且雙眼的瞳孔變成了橢圓形,不僅如此,他的瞳孔里還閃著妖異的黃芒。

黑人的雙臂和胸口都長也了黑袍色的長毛,看起來極其可怖。

「這是狼人嗎?」唐意吃了一驚。

「是狼人,沒有想到傳說是真的,在西方,真的有狼人和吸血鬼的存在。」葉皓軒神色凝重的看著這傢伙,他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

「別拿我們和血族那些SB們相比。」黑人沉喝了一聲「我們是戰士,而那群血族,是不折不扣的偽君子,虛偽……小人。」

「其實在我眼裡,你們真的沒有什麼區別。」葉皓軒搖搖頭道:「沒想到,鎂國人竟然會招募了一批黑暗生物做為特殊部門的人,他們還真的是墮落啊。」

「不准你在侮辱我……」狼人吼了一聲,他粗壯的雙腿在地上重重的一頓,猛的向上彈出數丈高,半空中一聲狼中嚎聲傳出,他的雙爪在半空中一劃,爪痕在半空中凝成一道白芒,劃破虛空,向葉皓軒襲來。

「SB。」葉皓軒退了一步,冷笑道。

這些傢伙們還真的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啊,身為天境高手的葉皓軒,又豈是他們這些傢伙們能比的?剛才之所以一拳沒有出全力,完全是想和這些傢伙玩玩,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

葉皓軒後退一步,他雙手背在後面,直接無視了這傢伙的攻擊。

狼人高大的身軀撲了過來,他沖著葉皓軒一聲大吼,一巴掌向葉皓軒拍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