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好膽,讓我看看你有多少斤兩,敢來黑土城如此放肆。」中年男子怒意滔天,悍然出手了。

其五指張開,竟是有著道道劍氣激射而出,斬殺向步塵。

「雕蟲小技!」

步塵面帶笑容,輕鬆的破掉了所有的劍氣。

見狀,中年男子的臉色微變,似是沒料到步塵竟有如此手段。

主要是他看步塵太年輕了,認為其不可能有多強,但現在看來,他卻是錯了。

當即,其拔出了劍,變得認真起來。

中年男子的修為不弱,已經達到了煉罡境,不過僅僅是煉罡初期,雖說比步塵先達到這一境界,可修為卻沒有步塵的深厚。

在修鍊方面,天賦是很重要的,並非人人都是天才,更不是人人都能夠成為強者。

「滾!」

看到中年男子持劍撲來,步塵發出了一聲暴喝。

實質的劍芒從他的之間迸發了出來,勢如破竹,無堅不摧。

中年男子臉色一變,極力抵擋。

奈何步塵這一劍實在是太強了,任憑其拼盡全力,也是無法抵擋住。

砰,其整個人被劈飛了出去,倒在地上大口咳血。

他竟是連步塵的一劍都無法擋住,實力的差距一目了然。

「怎麼可能?」

看到這一幕,圍觀之人,無不露出震驚之色。

要知道中年男子可是煉罡境的強者,步塵竟然揮手間就將其重傷了,這是何等可怕的實力!

就算是鐵牛和蓮衣也驚呆了,不可思議的看著步塵。

在中年男子出現的時候,他們本來還在為步塵擔心,誰知道最後竟會變成這般。

「好強的劍罡,不愧是大哥!」

雲天暗暗點頭,心中很是佩服步塵。

和其他人不同,他一眼就看出了關鍵所在。

知道步塵之所以能夠一劍敗敵,靠的是自身凝練的可怕劍罡,那僅僅是劍罡之威,而非依靠了精妙的劍訣。

若是步塵剛才再動用強大的劍訣,只怕中年男子現在已經是沒命了。

「我們走!」步塵並未去過問中年男子,轉過身來,招呼雲天三人離開。

教訓了波金明一番,他心中的怒氣消了不少,該是離開的時候了,繼續留在這裡,只會將事情鬧大,說不得到最後就難以收場了。

「打了我波家的人就想走嗎?你當這是什麼地方?」

就在幾人準備離開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難道你還準備送我們嗎?」步塵轉身輕笑道。

此話一出,現場頓時有很多人笑了起來。

不過在看到剛出現的波家強者那陰沉的臉色后,又全都憋了回去,不是誰都有步塵那種魄力的。

怎麼說波家也是黑土城的三大家族之一,屬於地頭蛇,在黑土城根深蒂固,不是那麼好招惹的。

唰,新出現的波家強者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出手了,打算先下手為強。

步塵表情平靜,站在原地看著對方靠近。

直到對方到了近前,他才出手了,並指如劍,點殺而出。

砰,波家的強者被震飛了出去,與先前那人的下場一樣。

其修為達到了煉罡境中期,可仍舊不是步塵的對手。

「大哥的修為雖然僅僅是煉罡初期,可憑藉他所凝鍊出的可怕劍罡,加上各種手段,在煉罡境能夠對他造成威脅的人並不多。」雲天低語,對步塵的情況了如指掌。

「你這是在折辱我波家嗎?」

又一道聲音響起,這次出現的卻是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

雖說其看上去十分蒼老,可精氣神卻是極為強大,雙目炯炯有神,與年輕人沒有太大的區別。

「煉罡巔峰的修為么?有趣!」

看著出現的老者,步塵眼中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此人已經達到了煉罡巔峰,只差一步就能夠踏入奪靈境,修為深厚,實力強橫,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不過步塵仍舊顯得很平靜,並未露出絲毫的懼色,反而是有些一些興奮,他正想找強大的對手來檢驗一下自身的實力呢!

以他如今的狀態,只要是奪靈境以下修為的強者,他都有自信一戰。

當然,那些本身同樣妖孽的天才除外。

心意一動,背上的高階凡劍出竅,被他一把握在了手中。

若非必要,他不想使用真骨劍,天隕劍就更不用說了,藏拙一些,並沒有什麼壞處。

「陪你玩玩兒!」

步塵輕笑,第一次主動發動了攻擊。

這一次他顯得很謹慎,一出手便是施展出了七曜劍典中的凌厲劍式,配合他所凝練的可怕劍罡,可謂是相得益彰。

波家的老者冷哼,並未退避,拔劍應戰。

怎麼說他也是久負盛名的強者,在黑土城有著極大的名聲,豈會懼怕一個乳臭未乾的小輩?

只是真正碰撞后,其卻是露出了凝重之色,再也不敢對步塵有絲毫的輕視。

「碧波劍訣!」

老者面無表情,施展出了自身最為得意的劍訣。

這雖然只是一門赤階的劍訣,可在其手中卻能夠施展得出神入化,完全展現出了劍訣應有的威力。

怎麼說其也修鍊了數十年時間,一生都浸淫在劍道之中,自有所得。

步塵雖然掌握著高階的劍訣,可到底實力尚弱,施展起來,反倒是不如低階的劍訣那般得心應手。

一時間,二人激戰在了一起,盡皆動用了全力,打得難解難分。

圍觀之人已是退得遠遠的,不想受到牽連。

兩尊煉罡境強者大戰,絕對不是兒戲,隨意一劍,或許就能要了在場許多人的命。

不過即便知道很危險,卻也沒有人選擇離開,反而是匯聚的人越來越多。

原因無他,煉罡境強者大戰,實在是太過難得了,很多人都想開開眼界。

在黑土城中,煉罡境的修士,算得上絕對的強者了。

除去三大家族外,其他還真難找出幾個煉罡境的修士來。

沒辦法,這片綠洲真的很落後,難以出現什麼真正的強者,奪靈境已經被視為高高在上了,真意境就更是如神靈一般,讓無數人為之仰望。

基本上,一旦擁有了奪靈境的修為,就能夠在這片綠洲中橫著走了。

「老大,斬了那個老不死的。」鐵牛大喊著,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他是真的受夠波家了,每次來黑土城,總會有人欺負他們,這次總算是能夠把積壓在心中的怒氣都給發泄出來了。

「步塵大哥,小心啊!」蓮衣則是顯得很擔心,生怕步塵受傷。

波家的老者的確是很厲害,手段非凡,劍元力極為渾厚,步塵在其手中沒佔到任何的便宜,反而是一直被壓著打。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對方是煉罡境巔峰的修為,接近於奪靈境,而他僅僅煉罡境初期,彼此間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他能夠抵擋住對方瘋狂的攻勢,就算是不錯的了。

不過,伴隨著時間的推移,局面正在一點點的被扭轉。

步塵越戰越勇,而且他的力量就像是無窮無盡的一般,廝殺了許久,絲毫沒有力竭的跡象。

呲,老者手中的長劍劃過步塵的手臂,不滅劍衣的防禦被破,一道傷口出現。

「步塵大哥!」蓮衣頓時發出了驚叫聲。

然則步塵卻是不在意,反而是戰意更強烈,盡展火曜劍式的奧義。

都說水克火,他現在卻是要以火克水,以火曜劍式焚滅一切。

「怎麼會這樣?」

波家的老者越戰越心驚,隱約生出了一種不妙的感覺。

激戰許久,他的力量消耗極大,攻擊明顯在減弱。

可步塵卻一點事兒都沒有,攻擊不但沒有絲毫減弱,反而是越來越強勁。

如此情況,讓他如何能夠不擔心。

「金曜劍式!」

趁著其分心的剎那,步塵的劍式突然一變。

最為凌厲的劍罡迸發,無堅不摧。

他的那雙眼睛實在是太可怕了,似乎可以看穿一切,包括人心,能夠捕捉到對手所顯露出的所有破綻,並且加以反擊。

噗,長劍刺入了老者的胸口,殷紅的鮮血流淌而出。

強者對決,勝負往往就在一瞬間。

老者極速倒退,一隻手捂住了胸前的傷口,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還要再打嗎?你不是我的對手,你如果想多活幾年的話,最好是別隨便出來管這些閑事,我們走。」步塵收劍,不想再戰了。

聽到他的話,老者不禁怒火中燒,還從未有人敢如此折辱他的,他的威嚴是不容踐踏的。

「死!」老者動了,一劍奇快無比的對步塵刺出。

其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在盛怒之下,其爆發出了超乎尋常的力量。

步塵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轉身進行抵擋,卻也是慢了一些。

噗,老者的劍刺入了他的胸口,不滅劍衣無法抵擋住這一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