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好,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今天中午就在家裡吃飯吧,我請了個客人來!」

「客人?」吳庸疑惑的問道。

「沒錯,今天郭店市市長駱東輝會到我們家裡來!」吳剛終於重新露出了笑容。

「啊,不用這個快吧,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盯著呢!」吳庸慘叫了聲,吳剛把什麼都準備好了,甚至人家市長都給叫來了。

「你有重要的事可以先辦,是前期的準備工作你要先給我辦了!」吳剛又瞪了眼,他對吳庸是非常了解的,不是吳庸情願做的事,必須催著才行。

郭店市市長駱東輝是個很年輕的市長,今年只有三十八歲,兩年前從中直接下到方來的,跟過吳庸的大伯吳石,也算是吳系一派的人。

駱東輝看來是早就知道吳剛計劃的人,來到之後只熱情的和吳庸拉著家常,在午餐結束之後才邀請吳庸明日到郭店市去一趟,順便考察一下吳庸那座想要投資的煤礦。

有吳剛在旁邊盯著吳庸想不同意也沒辦法,最後只要讓李志成繼續盯著夏瑩瑩那邊,他帶著張志國親自到郭店市跑一趟。

郭店市位於河南省東南部,屬於平原地帶,很早以前就有露天的煤礦存在。從八十年代開始,政府就著重整理這些小煤礦,只可惜收效甚微。主要原因就是這裡的小煤礦點太多了,又不深,而且產量都很小,很多人都是偷偷挖掘,挖不上幾個月就會重新換個方。

郭店市的煤雖然多,是質量卻一般,發電廠都很少用,只有燒磚的磚窯才使用這種煤,所以在郭店市又衍生了大大小小上千家的磚窯廠。這下可了,原本因為爛採煤礦環境遭到嚴重破壞的郭店市環境可謂是雪上加霜。

去年,在常務副省長吳剛的主持下,封閉了大量的小煤礦以及炸毀了九成以上的黑磚窯,被破壞的環境總算有了點的恢復。可景不長,這裡的農田大部分都被破壞了,農民除了在磚窯打工和挖煤之外很少有別的事做,沒了這些東西,他們等於都閑置了下來。

隨後很多失業的農民開始鬧事,一些不法份子趁機開始重建了小煤礦和黑磚窯,政府在去整頓的時候村裡的村民一起和政府抵抗了起來。他們責怪政府早不行動,既然整頓了又不把他們安頓好,現在地沒了,又沒有工作,還不讓他們餓死。

對此,政府也沒有辦法,被環境破壞的土不是一天兩天能整理好的,置這些農民卻又是個老大的難題,也就一直拖到了今天。

郭店市沒有高公路以及鐵路通過,重要的道路就一條國道和兩條省道,吳庸他們去郭店市的時候沒走這三條路,這是吳剛特意安排的,想讓吳庸先熟悉一下環境,了解一下日後的工作重點。

吳庸他們目前走的是穿過郭店市下屬一個縣城的公路,屬於縣裡自己修的,路看起來很新,只路上到處都是修修補補的痕迹,看到這些吳庸不禁皺了皺眉頭。

「郭店市別的不出名,磚卻很出名,這路都是拉磚的車給壓的,市裡年都要拿出大筆的經費來修路!」和吳庸同坐一輛車藉機拉伸感情的駱東輝見狀急忙解釋道。

吳庸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心裡卻在苦笑著:老爸,你還真會給我出難題,你都解決不了的事居然交給我,太看你兒子了!

郭店市為了吳庸和張志國的到來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市委書記董歐亞帶著導班子親自接的車。其實以吳庸現在的影響力,省委書記見了他也要親自相迎,不過依照老爺子的吩咐,吳庸做事還是低調一些的。

至於張志國,本身就是到哪都會受重視的主,康師傅集團現在的名氣不是一般企業能比,不少城市都希望這樣的大集團能到自己那裡去投資。 戰場的正上方,izumo的東側登陸港的頭頂,那裡有一個遮擋了天空的巨物。

外表為裸露的岩石和交錯的鋼筋,如此巨大的石塊為izumo的地殼主框架,而現在的主框架,正朝著武藏砸去。

夏目緊緊抓在邊緣部分,被人狼女王強制扔上來的他正將自己的目光放在下方,武藏所在之地。

既然已經變成這樣,何不好好表演一番呢?

六護式法蘭西的王降臨到這裡的話,至少需要一些表演的效果啊,不管是針對武藏,還是針對其他的國家,採取一些手段都是必要之事。

得到這個結論之後,夏目開始了行動。

拜氣從體內開始輸出,靠著大罪武裝的輔助所產生出來的東西是,

「地殼主框架上有一個人影!不!光芒!不,是太陽嗎?!」

人群開始了躁動。

在他們的視野之中,是太陽帶動了巨大的地殼主框架進行移動。

似乎都得到了通知,武藏側的士兵開始大規模的撤退。

最前方,只有向頭部隊的幾十人充當暫時性的輔助後退部隊,將術式加護在自己身上,拿著武器和盾牌硬生生地擋住敵人的一波又一波的衝擊。

在他們頭頂的天空,遮天蔽日的物體落了下來。

呼嘯著,怒吼著。

如同隕石亦或者是流星一般,以勢不可擋的氣勢鋪天蓋地而下。

「都快回來!閃人啦!」

「作為一個宅,死都不肯說是逃跑嗎?!呼呼。比起愚弟來說。這點更加堅定呢。」

「都一樣啦!」

涅申原回應著喜美。接著打開通神和另一個方向的本多.正純聯絡。

那一頭的人似乎知道他要說些什麼。

.【副會長】:jud,那個太陽全*裸我們是知道了,至於將地殼主框架扔過來的人則是……

「jud,一直沒有出場的,六護式法蘭西新上任的副長,襲名了杜倫尼公的人吶。」

於是,

「趕了名的閃人吧!各位!要出發咯!少還有三分鐘啦!!!快點!」

距離時間結束,還剩下三分鐘。這三分鐘內,就是最終的決戰了。

要是武藏可以成功離開的話,就可以算作勝利,逃離此處繼續前進;如果六護式法蘭西率先登陸的話,就可以阻止武藏的,取得這次作戰的成功了。

雙方都未因為時間的縮短而放棄,開始了最後的衝擊。

天空中,夏目改成了單手抓著邊緣部分,右手拿起了打擊棍型的大罪武裝。

耳邊是流動的風聲,這塊巨石穿過了雲層之後快速下落。

比起之前阿爾曼砸出的地殼還要巨大。還有迅猛。

由於速度過快導致邊緣部分不緊密的碎石開始脫落,鋼筋失去了固定之後也落了下來。

要崩壞了。

不過在那之前。

izumo的地殼主框架。降臨了!太陽王以及來自人狼女王的攻擊落下了去。

整個浮空島izumo都開始震動,以地殼所砸落之地為中心,四周的地面開始龜裂,這一區域的表層部分逐漸垮塌,大量巨石和泥土順著坑洞掉了下去。

是爆炸。

並未停息!

海浪一般的煙塵席捲眼前的空間,將一切全部吞沒進去!

狂風肆虐於戰場!震聲響動於天空!

被掀起的地塊就像是遭受了上帝的懲罰一般,如同末世一樣全部碎裂。

好似黑洞的坑洞出現在戰場上,失去了地基的木樁們幾乎全部陷落,而登陸港的武藏也開始傾斜。

如同玻璃被瞬間擊碎,四散開來的地面變成了無底的坑洞。

緊接著,像是捲起了浪潮般,附近的地面都泛起了泥土和石塊構成的波浪。

崩壞了,這片戰場失去了原本的模樣。

所以夏目看到了他們的動作。

收起了原本從武藏右舷延伸出來的搬運貨物用的橋,除了一座以外全部都由武藏和船塢兩方面的操縱回收,封鎖了登陸的道路

接著,留下來的唯一架橋。

從右舷二番艦多摩中央架橋上,剩下的武藏的學生開始逃離izumo現已崩壞的大地,湧向唯一的登陸橋。

為了防止敵人登陸和讓更多的學生快速趕回來,所以魔女們也出動,拉著他們的衣服飛了起來。

這時,夏目看到了兩個依舊在激斗的身影。

那是數個人影重疊在一起的情況,位於自己所處之地的正前方。

一隻手拖著拿著h遊戲的武藏總長,佐佐.成政為了應對來自於武藏副長的攻擊,不得不暫且放開武藏的總長,葵.托利。

那麼!

這是一個機會!

夏目動了起來,一腳踩在即將碎裂的地面之上,憑藉著強大的動力動了起來。

看到這邊金色的影子,葵.托利對著夏目擺了擺手。

「白痴!全*裸!白痴!全*裸!『地殼太陽全*裸降落』根本不起作用啦!」

那是夏目剛好想到的一個技能名字,雖說有些愚蠢。

然後,

「想要搶我的遊戲才不會給你們!你看,那個百合花的傢伙都放棄了我的遊戲啦!」

「「才不想要啊!」」

和遠處的佐佐.成政一起否定了。

不管這麼多,夏目在落地之後再度加速,沖向了葵.托利,在這裡捉住他的話,就是這邊的勝利。

就算沒有登陸武藏也可以!

那麼!

「被扔過了是也?!算了!武藏第一特務,上次與閣下交過手的點藏參上!還有把瑪麗小姐帶到安全的地方去是也!謝謝大家了是也!」

.【約全員】:炫耀的人生贏家?讓他和總長一起被捉住好了。

.【十zo】:賣隊友是也?!

.【傷者】:那個,不,不行!我希望點藏大人回來!

.【十zo】:瑪麗小姐!

.【約全員】:好閃!

所以。

「除了大家的期望!在下可是要不會讓瑪麗小姐擔心是也!所以必須將總長帶回去是也!」

這麼說著,武藏的忍者切到了夏目的前進軌道。

並未停下的夏目反而是加快了速度,打算直接強行突破,這將是。

「太陽王的邁步!!」

光芒,再度綻放了,與前方的忍者開始了衝突。 實上,郭店市的煤礦勘測出結果已經有半年了,根|預測,這是一個可以年產在五百萬噸以上的大型煤礦,而且這個煤礦不同於郭店市那些小煤礦,這座礦的質量很好,適合建造一座大型煤電廠。

在這些數據出來之後,怎麼開採就成為了郭店市的一個大難題,其實郭店市是完全想要自主開採的,只可惜這種規模的礦脈已經不是他們能做主的了。在省里經過討論之後,決定採用公私合營的模式,省里決定之後不少的企業都開始走各種的關係和路子,一直都沒被批下來。

吳剛之前知道自己要離開河南之後就向省里提出了這個建議,當然,他把自己要求吳庸的事情也彙報給了省里。省里經過仔細研究,感覺可行,就批准了吳剛的建議,不過說服吳庸還是要吳剛自己親自去,沒有比吳剛更合適的人了。

讓康師傅集團來接手煤礦,在各方面都不會有人說什麼,畢竟康師傅的名頭在那放著呢。另外,吳庸的特殊身份也讓任何人不敢對這事指手畫腳,順便還可以利用吳庸的能力來整治一下郭店市的環境問題。

郭店市對省里的決定更是沒有一點的意見,有個大煤礦是好事,但是一直放在地下不開採則對他們沒有任何的好處,這次能開採煤礦,又能請來康師傅集團和吳庸這兩座大神,是一舉數得的好事以市長在得知后立即跑省里等著,一直等到今天把這兩尊大神接了回來。

「吳少,郭店市政提供的協議沒有任何的問題,相反我們反而的非常有利!」|

在仔細看過合營協議之,張志國才對吳庸說道,本來張志國對吳庸把他強行拉來還有點意見。在見了煤礦勘測書和了解了情況之後便不在抱怨,等看了合作協議書後反而有點慶幸了,真的按照郭店市的協議執行的話,他們這次還是佔了大便宜了的。

「說說么個利法!」吳庸苦笑一聲,有利,當然要有利了面還有個老大難的果子等著他呢。

「按照協議,這次我們康師傅集團資八千萬,佔有新組成的煤電公司的股份,省政府出資六千萬佔有30%的股份,郭店市政府出資三千萬,擁有21%%的股份,合資之後的煤電公司管理權還在我們康師傅集團手裡,省里和市裡絕對不插手管理!」

張志國有些興奮的說,和公家合營關鍵的不是資金而是管理權,這次看起來康師傅集團出的錢也不少實際上卻是佔了大便宜的。

「另外還有土地。工人建築等問題都由政府來解決。我們主要負責地是開採管理和銷售!」

張志看著這份協議佛又看到了一個會下金蛋地金雞。煤電產業屬於能源業。誰都知道能源業是最賺錢地。特別是電力公司。河南省也是缺電大省。只要他們能發電。就不要愁賣。

「恩。這件事情你親自來處理。高級人才這裡沒有就去外面請。和市裡省里協調地工作也交給你了。有什麼不能解決地在來找我!」

吳庸地表情依舊悶悶不樂。張志國奇怪地看了吳庸一眼。這個煤電公司投資看來不大。但日後地效益絕對是頂尖地。而且還是和政府地合作。吳庸怎麼看起來還很不高興地樣子。

「吳少。瑩瑩那邊天華投資地吳總不是已經派人幫忙去了。我們擔心也沒用!」

張志國又勸了一句。他還以為吳庸是在為夏瑩瑩那邊所擔心。

「好了,我沒事,你去和市裡的領導仔細在探討一下,可以的話早點把協議簽了,我出去走走!」

吳庸擺了擺手,幫助政府整頓郭店市黑磚窯,小煤礦的事他不打算讓張志國知道,張志國知道了也沒用,又幫不了自己什麼忙。

叫上王海和趙大海他們,吳庸自己坐車離開了市委招待所,沒有目的的行駛出郭店市。

一出市區,吳庸立即看到了幾根煙k;冒著黑煙,旁邊的土地上種著一些小麥,只是漲勢明顯不如歸德市的小麥,現在已經到了麥收季節,這邊的小麥還沒有一點動靜,而且還顯得很矮小。

轉了兩個多小時,吳庸看到了不下於十個磚窯和幾處小煤礦。郭店市三縣一市,有一百多個鄉鎮,平均每個鄉鎮的磚窯就在五個以上,這還是吳剛整理了一次后的結果,聽說以前幾乎誇張到有的鄉每個行政村都要有一個。

每個磚窯,基本上要用到上百的青壯勞力搬運磚塊,加上運土,拉磚,做磚坯子,又需要上百人。五個磚窯,就能解決一個鄉上一千多人的就業問題,這上千人衍生的產業又可以讓數千人受益。在加上煤窯挖煤,單單

幾乎就佔據了一個鄉鎮近一半的生計問題,也怪不得的整頓治標不治本,死灰復燃了。

郭店市一共兩百多萬人口,農村佔大部分,除去老幼,青壯的數量就足有六十多萬,這六十多萬人裡面就有三萬多人直接在兩個產業中做事,衍生出的各種產業足以讓十幾萬人有工作,養著的人就更多了。

不解決這個最大的難題,難怪郭店市政府明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對後世子孫不利也無法下手,這個難題比環境問題更加難解決。

「在土地恢復之前安置這幾十萬人,老爸,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吳庸臉上再次露出了苦笑,根據專家調查,被煤和燒磚影響的土地想要完全恢復過來,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也就是說,吳庸必須先解決這幾十萬人十年的生計,才可以接著做下面的工作。

王海開著車漫無目的的在郭店市的坑坑窪窪的鄉鎮公路上走著,吳庸則一直沉思著,用什麼辦法能夠解決這個難題,幫助老爸完成它的心愿。

「停車,我們下車走!」在一個黑磚窯旁邊,吳庸突然叫了一聲,王海停下車,後面跟著的趙大海幾個人也都下了車,一起站在吳庸的身後。

黑磚窯正在做工的工人立即停了下來,幾個眼色利索的跑到了裡面的辦公室里叫出了磚窯的負責人,他們都以為吳庸又是哪個上面下來視察的領導,這種事以前經常發生。

沒過五分鐘,個略有些胖的中年人快步跑了過來,手上還拿著一盒紅塔山,還沒走近就掏出了煙來要遞給吳庸。

「幾位領導,從哪裡來的啊,來抽根!」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