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好強!林躍綻放出來的劍勢好強大,恐怕我連一招也接不住。」

感受著空氣中瘋狂肆虐的劍之勢,周英和袁雪瑩心中十分震驚,那股強大的劍勢,讓兩人膽戰心驚。好似,光是那股強大氣勢,就能夠將她們撕碎。

「林躍真的很強,我敗給他,也不算冤了。」吳曦在心中暗想,林躍此刻所展現的實力,比與他決鬥時還要強大,令他心中感到十分驚詫。

現場之中,唯有沈凌雲和戚少平面色不變,目光平靜地看著著一切。

「這一劍,我便要打敗你。」

林躍手持長劍,聲音狂霸無比。

「哦,是嗎?為何,你放的屁總是如此之臭?」楚天眉毛一挑,戲謔笑道。

聞言,林躍面色一寒,眼中殺機畢露,冰冷的聲音緩緩響起:「你這是自尋死路。雖說,這次排名賽不能傷人性命,但是,我要讓你從此之後,不能再拔刀。」

林躍冰冷霸道的聲音徒然響徹,楚天目光一冷,腳步一跨,奪命一刀便即劈斬而出,讓得在場所有人心頭盡皆狠狠一顫。

面對強大、霸道的林躍,楚天沒有選擇退縮,而是選擇了最直接的方式,戰!。

… 86_86690「找死!」見到楚天竟然主動出擊,林躍冷喝一聲,手掌輕顫,一道森然劍光,呼嘯而出,劍光森寒而璀璨,和楚天的長刀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道金鳴。

林躍手中劍再次揮動而起,隨著劍起劍落,一股磅礴劍勢浩蕩而出,好似要推毀一切,要斬滅一切。

在無盡大勢的壓迫下,只見楚天手中長刀寸寸崩碎,斷為了無數塊。

「好強的劍勢,我恐怕連一招也接不下。」周英和袁雪瑩心中暗顫,林躍雖然高傲,但他的確有高傲的資本。

二女心中不由為楚天擔心起來,楚天實力雖然出眾,但恐怕也擋不住林躍那強大的劍勢。

「楚天,我要讓你知道,天才與廢物的差距,你再如何努力,也終究無法彌補這種差距。」

伴隨著林躍冷笑聲的落下,他手中劍凌空一盪,劍氣四溢,璀璨而奪目的白色劍光,以他為中心,方圓三丈之內,盡皆被劍光籠罩。

劍光璀璨,劍氣肅殺,劍勢鋒利!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周英、袁雪瑩,面色盡皆大變,甚至,連一向淡定自若的花小蝶,也變了臉色。方圓三丈之內盡皆被劍勢籠罩,楚天避無可避。這下,楚天危險了。

長刀被震碎,楚天已經沒了兵刃,而此刻,林躍凌厲的攻勢,頃刻而至。形勢的確對於楚天相當不利。

然而,楚天卻是自始至終面色平靜,神色間未見絲毫的慌亂。這一刻,楚天身上的氣息竟然全部消失了,在頃刻間消失得無形無蹤。

在明知必敗的情況下,楚天竟然放棄了反抗?

楚天的舉動,讓得在場的眾人目光一滯,暗自為楚天可惜,一個大好青年,就這樣葬送了。

要知道,林躍可不是善茬,楚天一旦戰敗,下場定然極慘。

「廢物,就是廢物,這樣就認輸了?」

楚天的行為,同樣讓林躍微微愣了一愣,旋即,一道得意的大笑聲,便即在空氣中響起。

然而,下一瞬,林躍臉龐上的笑容卻是突然凝固,臉上的神情由得意變成了震駭。

「聚勢成刃!」

林躍眼瞳猛然一縮,只見楚天手掌之上,一道無形之刃,緩緩凝聚。

這是一種完全由勢凝聚而成的無形之刃。勢,一旦達到入微之勢后,便可將勢凝聚成刃,是為勢之刃。

林躍目光驚駭地望向楚天,只見楚天立在那裡,雲淡風清,面色一片平靜,眼神冷靜而犀利,好似一把鋒利的利刃。

「楚天竟然領悟了入微之勢,達到聚勢成刃的境界!」

身為劍修的林躍,怎麼會不知道,入微之勢是多麼的難以領悟。他雖然也領悟了劍之勢,但是,他如今也才剛剛領悟後天之勢,距離領悟入微之勢還有很大的距離。至於聚勢成刃,更是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做到。

而楚天年齡比他還小,竟然已經領悟了入微之勢,凝聚出了勢之刃。這般天賦,果真恐怖,當真只能用妖孽來形容。

更可笑的是,他剛才還自詡天才,將楚天當成了廢物。如果楚天這樣的天賦都算廢物,那他自己又算什麼?

這一刻,他只覺自己臉頰火辣辣的,他被自己先前的話給狠狠扇了一記耳光。

「聚勢成刃!」

在楚天凝聚成勢之刃的那一刻,在場觀戰的諸人無不動容,心中盡皆感到無比震撼。

花小蝶、周英、袁雪瑩,三名少女震驚得目瞪口呆,嘴巴張得大大的,足以塞進一個雞蛋。吳曦也是呆若木雞,臉龐上滿是震驚和難以置信。

就連一向沉穩冷靜的沈凌雲和戚少平二人,臉頰上也是布滿了震撼之色。

尤其是沈凌雲,他身為劍修,可是知道要凝聚勢之刃,是何其之難。他雖然早已領悟了入微之勢,但是卻遲遲沒有凝聚出勢之刃。

而楚天卻做到了。這如何能夠不令他感到震驚。

第一次,沈凌雲將楚天視為了對手。在此之前,他從未將其他九人放在眼裡,因為他的對手不在這。

而楚天凝聚出了勢之刃,那麼,就有資格成為他的對手了。

楚天手中勢之刃,輕輕一揮,對方的劍勢、劍氣、劍光,盡皆潰敗,迅速消散。

勢之刃一出,對方的劍勢、劍氣,就算再強,又如何抵擋。

勢之刃瞬間摧毀了林躍的攻擊,然後繼續向林躍劈斬而去。

林躍心下駭然,當下想也沒想,急速飄退。

「現在知道後退了?晚了!」

林躍急速後退,然而,那道勢之刃卻是如影隨行,如蛆附骨,緊緊跟在他身後半丈之內。

「再退一步,死!」

冰冷的聲音緩緩響起,讓得林躍身體一僵,當即停下的身形。林躍毫不懷疑,他如果不停下腳步,楚天真的有可能殺了他。

勢之刃,停在林躍身前半丈之處,不斷釋放著森然的寒意,讓得林躍心中感到十分的恐懼。

「你是天才?我是廢物?你要一劍解決我?就你這實力,還自稱天才?就你這實力,還想一招解決我?」

充滿諷刺意味的話語自楚天口中緩緩吐出,讓得林躍面色一片通紅,感到無地自容。

在戰鬥之前,他林躍曾十分狂妄地說,要一劍解決掉楚天。然而,他卻連楚天的一招都接不住,現在想來,是多麼的諷刺。

「你贏了,算你贏了,這樣總可以了吧?」林躍面色難看地道。

「算我贏了?」楚天冷笑,為林躍感到悲哀,即便被擊敗了,林躍還是那麼的高傲,一句算你贏了,好似,他林躍在讓他楚天。

「我認輸,我認輸總行了吧。」見到楚天手中的勢之刃仍然牢牢鎖定著他,絲毫沒有要收起來的意思,林躍不由再次開口。

「認輸?」楚天眉毛一挑,冷笑道:「你認為,認輸就可以了嗎?」

「我都認輸了,你還想怎麼樣?」見到楚天依舊不依不饒,林躍面色難看到了極點,說話的語氣都弱了三分。

「你曾說過,你若將我打敗,便要我從此不能再拔刀。那麼,你既然敗了,我便要你,從此不能再拔劍。」

森寒的話音落下,但見勢之刃揮動,一道璀璨光華閃沒,旋即林躍的右臂便被斬了下來。

鮮血噴涌而出,林躍那凄慘的叫聲響徹在這片天地之間。。

… 86_86690林躍凄慘的叫聲,響徹在這片空間之內,讓得在場的眾人面色都是微微一變,誰也沒有想到,楚天竟然如此狠辣,直接將林躍的手臂斬了下來。

不過,細想想,楚天做的並不過分。如果剛才戰敗的人是楚天,恐怕楚天的下場會比此刻的林躍還要凄慘。

目光怨毒地望著楚天,林躍面目猙獰,臉色慘白,心中感到無比的絕望。

作為一名劍修,他非常清楚斷臂意味著什麼。他的右臂被斬下,從此之後,便不能再使劍。

而且,他的實力會下降很多,從此,他將會從一名天才淪為一名廢人,成為人們的笑柄。

望著模樣凄慘的林躍,在場幾人都默不做聲,沒有人同情他。畢竟,他會落得如今的下場,也是他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楚天望向吳曦,問道:「我們要戰嗎?」

「算了吧,連林躍都不是你的對手,我又豈是你的對手。做人還是要識趣一點的好。」吳曦苦笑一聲,當即直接認輸。

楚天目光望向戚少平,再次問道:「你呢?」

「呵呵,我說過,你我遲早都會有一戰,現在,時機剛剛好,開始吧。」

楚天原以為戚少平也會像吳曦一樣認輸,但是,戚少平卻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很坦然地應下了他的決鬥。

「來,讓我嘗試一下你的聚勢成刃到底有多強,我們一招定勝負,如何?」

戚少平淡然地站在楚天面前,語氣平淡,顯得十分的沉穩和冷靜。

「好!就一招定勝負!」

楚天坦然應道,雖然戚少平此人沉默寡言,但為人卻是十分光明磊落,至少,楚天並不討厭他。

楚天開始緩緩聚勢,旋即,一道無形之刃在他手中緩緩凝聚而成。

無形的勢之刃,遙指戚少平,給對方一種強大的壓迫力。

勢之刃,緩緩顫動,彷彿要斬滅一切,要推毀一切,給人一種不可戰勝之感。

「好。」戚少平深吸一口氣,九品武師巔峰的氣息瞬間爆發而出,強悍的氣息,似滾滾長江,似滔滔大河,在虛空中洶湧澎湃。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勢,也隨之散溢而出,那股勢,既不是劍勢,也不是刀勢,而是一種獨有的天地大勢。

那股天地大勢,強大、可怕,無處不再,彷彿要吞沒一切,要碾壓一切,任何事物,在那股大勢面前都是虛妄。

一時間,方圓一里之地,已經被楚天和戚少平的勢所籠罩。

這是一次勢的對決,這是一次勢的碰撞。

花小蝶、周英、袁雪瑩等人盡皆驚詫不已,他們沒有想到,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戚少平,竟然也如此厲害。此刻,戚少平所展現出的實力,不知比林躍強大了多少,足以跟聚勢成刃的楚天相匹敵了。

驚駭之餘,幾人紛紛向遠處奔去,遠離了勢的範圍。他們害怕,一會兩人的碰撞,會波及到他們。

唯有沈凌雲仍舊站立在原地,彷彿周圍的勢根本無法給他造成影響。

「接招吧!」楚天一聲輕喝,身形一動,當即手握勢之刃,向戚少平衝擊而去。

戚少平手掌一揮,天地間的所有力量突然瘋狂涌動了起來,而後,他手掌朝前猛然一揮,所有的勢,匯聚成一條龐大的勢之怒龍,帶起一道龍嘯之威,向楚天咆哮而去。

楚天面色平靜,手中勢之利刃揮斬而出,向那條勢之怒龍,狂斬而下。

「轟!」兩股強大的勢猛然相撞,爆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可怕的能量光波,以兩股勢的交擊之處為中心,向外急速擴散而出。

周圍瞬間便被破壞的完全不成樣子,山崩地裂,一道道寬大的裂縫,在地面上撕裂而開。

地面上,溝壑縱橫,千瘡百孔,出現了無數個大大小小的坑洞,以及無數道裂縫。

而這一刻,在幻夢塔外觀戰的人群,皆是驚訝地看到,第四層的流沙突然瘋狂涌動了起來,在若真若幻的流沙之中,不時會出現一些幻影,幻影中兩道人影正在展開激烈對撞。

不過,那兩道人影非常模糊,根本無法看清,那正在激烈大戰的人影究竟是誰。

流沙空間之內,可怕的能量波動緩緩止息,煙塵散去,兩道身形浮現而出。

戚少平和楚天兩人皆是完好無損地站在地上,不知剛才的交鋒,究竟是誰取得了勝利。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