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好好的教訓他!」

……

四周,喧嘩之聲響起,盛青學宮的弟子,都對李瀟怒目而視。

「好!今日就擊敗你,正我盛青學宮之名!」公輸陌自信十足,身上靈力沸騰。

「呵,就你?真不夠看。」李瀟十分輕蔑,一腳抬起,戲謔道:「我敢說,你擋不住我一腳。」

「你太囂張了!」公輸陌大怒,雙手結印,靈力舞動,一柄方天畫戟凝聚而成。

轟!

隨即,方天畫戟朝著李瀟橫空斬落,氣勢磅礴,劈的空氣都在扭曲。

盛青學宮的弟子看到這一幕,頓時士氣暴漲。

「四星武技,凝靈戟,這鄉野小子絕對沒反抗的餘地!」

「哼,這小子,恐怕連四星武技都沒見識過。」

……

嘲諷,輕蔑之聲,不絕於耳。

但是,下一刻,這一切聲音都消失了,四周更是靜寂了下來。

只因,李瀟一步踏出,靈力浪潮從腳下狂涌而起,如一道道真龍,呼嘯而出。

靈力所過之處,那方天畫戟宛若紙糊的一般,瞬間崩碎,化作漫天光雨,消失不見。

隨即,靈力衝擊,狠狠的撞擊在了公輸陌的身上。

連眨眼的時間都沒,公輸陌身上的護體靈力被震散,隨即整個人倒飛而出,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你……噗!」

公輸陌似要說什麼,結果一開口,便噴出了一口淤血,隨即暈死了過去。

這一下子,盛青學宮的弟子動容了,更是驚駭。

一個煉體五重的鄉野小子,一步之下,秒殺御靈一重的高手,這未免太妖孽了!

「無趣。」李瀟看似很失望的搖了搖頭:「我李玄尊本以為盛青學宮的弟子如何強大,不曾想竟然如此不堪。」

「本想著拜入盛青學宮門下修行,如今看來,此地不適合我,準確的說,盛青學宮不配教我。」

說罷,李瀟轉身,留給眾人一個孤傲的背影,朝著遠處緩緩的走去。

「這等實力,恐怕只有各大院的傑出弟子才能與他抗衡了。」

「各大院的傑出弟子,哪個不是御靈境強者,他們若是出手,自然能擊敗這個李玄尊,可是……對方才煉體五重啊,就算勝了,也不光彩吶……」

……

(本章完) 離笙恍神間,路瑾已經提著劍衝上去了。

這一瞬,他心裡是什麼感覺?

酸酸的,還有點甜,胸膛脹脹的……這感覺,很陌生,但他好像並不排斥。

他從記事起就跟隨師父修鍊,他天資聰穎,就是嚴厲的師父,也會時常得到他的誇獎。

剛開始他很欣喜,會更加努力修鍊,時間長了,這種情緒就淡了,直到心底再沒有波動。

月兒對他的感覺跟師父不一樣,那種感覺很好,但又說不出來。

他知道,他對這個愛惹事的小徒弟很喜歡,很喜歡跟她在一起。

思索間,離笙就已經決定了——和小徒弟一起飛升。

小徒弟每日有他的修為溫和,要晉陞會比任何人都容易。

想到這,離笙嘴角抿起一抹微不可見的笑意。

做出這個決定,也不過是眨眼間的事。

冷冰冰的琉璃眸子再看向月無雙的時候,已經是毫無半點波動。

沒有滿城百姓的性命作為牽制,月無雙和那個魘魔根本就不是離笙的對手。

離笙以最快的速度打破了月無雙的魂魄,魘魔元氣大傷,被他收入一個法器中,鎮壓。

沒了魘魔的控制,姚城的百姓就像被人抽走了支柱的玩偶,紛紛倒下。

這些人也都還活著,就是以後可能要體弱多病。

姚城城主被路瑾廢了修為,成為了廢人。

其實她是打算殺了他的,但是離笙不允許,真是便宜這個王八蛋了。

真元派和其他四大門派的長老都身受重傷,詹古派還隕落了一位長老。

這些人都有關鍵時刻保命的東西,就是這次門派中的精英弟子幾近死絕。

所有門派都被元氣大傷,想要恢復過來,沒有十幾年是不可能的。

離笙給了那些掌門長老們一些丹藥,就帶著路瑾離開了。

得到丹藥的那些人,都小心翼翼的捧著,就跟第一次得到糖果的小孩子,捨不得吃一樣。

丹老更直接,直接收了起來,說是要供起來,激勵自己。

反正他有的是丹藥,自己這傷一時半會兒好不了,但也死不了,所以這麼珍貴的丹藥,他哪捨得吃。

路瑾要是知道,肯定會開心的告訴他,這玩意她之前天天吃,多的當糖豆吃的那種。

魘魔這次的事,非同小可,重新加固魔君封印已經是迫在眉睫。

路瑾跟隨離笙,兩人來到後山禁地。

封印魔君的那個地方,方圓十里內彌散著淡淡的黑色魔氣,就像霧氣一樣,已經見不到任何活物,真的是寸草不生。

抬眼望去,那些死掉的魔獸,全都是屍體乾癟,像風乾的臘肉一樣,硬邦邦的。

路瑾進出白嘟嘟,把它扔進石柱陣中,吸收魔氣。

上次石柱陣里的魔氣已經被她收進手鐲里了,現在石柱陣里又重生布滿了魔氣,比上次還濃郁恐怖。

白嘟嘟吸完魔氣,就又沉睡了。

路瑾跟隨離笙來到她上次見的那個石台旁,發現石台的裂痕比上次更嚴重了。

上次只有一道,現在整個石台縱橫交錯著有六七道裂痕,且每一道都有兩三米左右長。就好像下一秒,整個石台就會四分五裂一樣。 李瀟離去,只留給眾人一個孤傲的背影。

盛青學宮則炸鍋了,目睹了這幾戰的人,心有不服,卻又不甘。

被一個鄉野小子上門拜山,連御靈一重的公輸陌都敗在對方手中,盛青學宮這一次丟臉可是丟大了。

現在,整個盛青學宮都在傳李瀟的事情,沸沸揚揚。

這自然就驚動了盛青學宮的高層,以及各大元的翹楚。

「什麼李玄尊,一個鄉野小子罷了,下次他若再來,我抬手間就鎮壓他!」

「哼,再有下次,滅了他!」

……

各大院的翹楚被驚動了,當日就有人放言,若是李瀟再來,必定鎮壓!

「一個鄉野來的小子,不經過宗派的培養,哪來如此強大的實力?」

「莫非是某個隱世家族的弟子,出來歷練了?」

「我聽說,這個叫李玄尊的少年,似乎想要成為盛青學宮的弟子,不知諸位怎麼看?」

……

盛青學宮的中央大殿內,五大院的院長,高層都在開會。

很明顯,李瀟這一番舉動,影響很大,連院長級別的人物都聚集在一起,正在商討。

「宮主剛死,外界認為我盛青學宮實力大減,很多宗派都在暗中挑釁我盛青學宮,再加上一個月後,皇室考核將要舉行,盛青學宮需要幾個年輕強者去參加,以無敵的姿態,橫掃同輩,如此才能正我盛青學宮的威名。」

「沒錯,這件事需要慎重考慮。」

「不如再觀察一下,那個叫李玄尊的少年,或許值得我們培養。」

……

這一個會議,開了很久,最終盛青學宮的高層決定,若是李瀟足夠強大,可以破例招入學宮內。

但是,也有人在擔心,萬一李瀟今後不來了咋辦?

這人海茫茫,去哪裡尋找。

不過,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

第二天一早,李瀟又來了……

「李某人前來拜山!」

這一刻,一道洪亮,帶著傲氣的聲音從盛青學宮的山門處傳開。

頓時,盛青學宮內炸鍋了。

一大群弟子沖了出來,站在山門內,對著李瀟指指點點。

他們看李瀟是半百不爽,尤其是李瀟來自鄉野,看似很土,再者其臉上那一縷傲氣,著實讓人憤懣。

「又來了,這一次有他好看的!」

「五大院內,有傑出的弟子被驚動了,他們今天肯定會出手的!」

……

此刻,李瀟倒是很淡然,他知道,能不能進入盛青學宮,就看今天了。

「沒人嗎?看來盛青學宮人才不濟啊。」李瀟很隨意的站在山門外,撇了撇嘴,一臉嫌棄。

「哼,一個鄉野小子,你幾次三番出口詆毀我盛青學宮,今日說什麼都要好好教訓你一番!」

就在此刻,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少年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

其樣貌堂堂,有著一對劍眉,倒也有番英俊的滋味。

「是武院新秀,宮歐!」

「據說宮歐深得武院院長狄靈傑的厚愛,給予他很多的修鍊資源,如今以是御靈三重的修為了。」

「在武院內,宮歐的實力也能排入前二十!」

……

一時間,盛青學宮的弟子激動了起來。

他們對宮歐很有信息,似乎已經看到了李瀟被打趴下的樣子。

然而,李瀟卻不開心了。

他從四周的話語聲中,得知宮歐在武院內,連前十都排不進,這……未免太弱了吧?

對付這種弱者,李瀟是千百個不願意出手。

「你,過來,磕頭謝罪!」

此刻,宮歐走到了山門外,一副睥睨天下,唯我獨尊的樣子。

他指著李瀟,隨後有指了指自己的腳下,眼中儘是輕蔑之意。

「我何罪之有?」李瀟眼中一縷寒芒閃過:「本就是來拜山,我擊敗盛青學宮的弟子,有何罪?」

柯南之又一個名偵探 「你詆毀我盛青學宮!」宮歐怒斥道。

「笑話,盛青學宮的弟子這麼弱,我說的是實話罷了。」李瀟戲虐道:「當然,我不是說個別人,我的意思是……在場的各位,都是垃圾。」

這話一出,全場沸騰了。

誰都沒想到,一個煉體五重的鄉野小子,竟然如此狂妄,這是在群嘲啊!

就連宮歐都被激怒了,雙腳猛踏地面,身若流光,朝著李瀟急速衝去。

期間,其身影不斷的變換方位,飄渺不定,宛若一縷清風。

「四星武技,清風步!」

「這武技,據說是四星武技中,最強的身法武技!」

……

不少人驚呼,眼中露出羨慕之色。

「晃來晃去的,真是礙眼。」李瀟眉頭一皺,一拳擊出,拳芒樸實無華,卻以詭異的軌跡,將宮歐給逼停了下來。

這一刻,莫說是四周的人,就連宮歐都震驚了。

一拳之力,就破了清風步,連給他近身的都沒!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