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好。」

李元看了眼地圖,大叔的想法跟他不謀而合,昨晚他把車子停在這,也是因為這邊離農場很近。

這邊還是Y市的郊區,周圍原本是農田,道路不太好走,坑坑窪窪,走了十幾分鐘,這才遠遠的能夠看到建築的影子。

一排排房屋連成線,後面一座三層的小樓格外顯眼。

小樓是農場主自己蓋的,位於農場的正中間。

「是牛。」

陸靈看着窗外,眼尖的看到了農場裏面一個朝着門口奔跑過來的身影。

「小心點,這隻牛不太對。」

因為離的還有點距離,只能看到牛的大體樣子。

但是它身上斑駁脫落的毛髮,還有不斷撞擊護欄的行為,怎麼看怎麼不正常。

「它轉化了,是喪屍牛。」

車子開進,前面的李元最先看出。

那牛的眼睛花白,肚子上破了個洞,嘴角還流着粘稠的綠色液體。

「靈兒,你在車裏等著。」

那牛這麼瘋狂,顯然是被陸靈的人類氣息所吸引了。

這要是喪屍還好說,李元跟大叔兩人一個四階,一個三階,輕輕鬆鬆就能制服,但是喪屍動物不同。

李元剛剛就試過了,喪屍動物他沒有辦法控制。

「好,你們小心。」

陸靈也知道自己現在待在車內比較好,乖乖點了點頭。

李元跟大叔下車,那牛對着兩屍吼了聲,不過他沒有停止撞擊護欄,在它看來人類比喪屍有吸引力多了。

喪屍渾身腐爛有什麼好的。

擔心農場里還有其他喪屍動物,大叔和李元進去之後,李元又把門關上了,還有異能加固了一遍。

「哞。」

兩隻帶有陌生氣息的喪屍進入到自己的地盤,那牛終於停止了撞牆。

只見它后蹄蹬地,朝着他們兩個就頂了過去。

「鋮。」

牛角撞到了金屬板上,生生的撞了進去。

李元看着那金屬板,拍了拍胸口,這要是撞到自己身上,還不把胸口給他穿透了。

李元抬手凝出金屬刺朝着牛的肚子刺去,這牛皮糙肉厚的,可惜肚子上有傷,正好攻擊。

大叔手掌放到地上,瞬間出現地刺,刺破牛的腳掌。

「哞。」

腳被釘在了地上,肚子被打破,腸子什麼的都流了出來。

那牛一使勁突破了地刺,朝着李元撞了過去。

大叔藤蔓纏住牛,奈何牛的力氣太大,反而讓自己被牛拉着跑開。

「噗嗤。」

東西刺入血肉的聲音,李元凝出的金屬刺刺入牛的眼睛,那牛轟然倒地。

李元拔出刺,在那一攤白綠色的東西中攪了攪,最後挑出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晶核。

「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動物的晶核呢。」

晶核配着腦漿,李元沒有上手去撿,而是由大叔變出藤蔓把它卷了起來。。但是眼前的這幾個人就像把他當成空氣一樣,李千陽默不作聲,冷眼觀看著,而李母和李雅則是有些害怕,躲在李父的身後,杜佳想躲在李千陽的身後,但是當她看到李千陽那冷漠的神色后,心猛的一顫,…

《神皇歸都市》沂水城 緊接著,樹林四周,有錦衣衛密密麻麻的浮現。

其中無名最可怕,單手拎著一個人頭,站在樹梢上,氣勢全開。

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陛下,我等已掃清刺客外圍眼線,共計二十餘名!」

聲音如雷,上百黑衣刺客瞳孔齊齊一震,察覺不妙,臉色難看!

「皇,皇帝?!」

「不好!」

「他們是錦衣衛,中計了!」

刺客的首領,先是驚愕,而後慌亂。

看向秦雲不敢置信:「不對!不對!」

「你怎會知道我等的行動路線,以及確切時間?!」

秦雲上前一步,意氣風發道:「朕用兵,豈是你可猜測!」

「動手!」

「全部要活口!」

話音一落,殺氣激蕩!

在黑衣刺客還在震驚的時候,錦衣衛動了,細長的柳葉刀,寒芒閃爍,殺人無形。

噗噗噗……

無數飛鏢被扔出,黑衣刺客倒地一大片!

鏗!

那黑衣刺客的首領也是一位高手,一刀劈下飛鏢,臉色狠厲。

「幾十個人就想要留住我等?」

「皇帝小兒,太痴心妄想了。」

「所有人,隨我突圍!」

秦雲看去,眼神微冷,這人武功不錯,兩名錦衣衛都拿他沒辦法。

眼看他帶著黑衣刺客們,從西方突圍。

擺擺手道:「豐老,將這個狗賊給朕提過來。」

「他事關重大!」

「是陛下。」

豐老佝僂著背,明明是一個瘦削的老頭,但卻給人恐怖的壓力。

只一個眨眼,他就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混戰更加慘烈,慘叫不止。

四十多位錦衣衛追著百名刺客打,項家子弟也在幫忙。

隆隆鐵蹄響起,一千精銳禁軍,從外圍形成了包圍圈。

一百刺客,表情驚懼,察覺局勢,根本無心戀戰。

「快逃!」

「有埋伏!」

「快快快,東邊人少,從那邊突圍!」

「……」

聽見聲音,秦雲不以為然。

他顯得極為自信,甚至都沒有看戰場一眼,因為結果早已註定。

轉頭看向身邊的項勝男。

笑眯眯道:「勝男,好久不見,你又漂亮了。」

那眼神,說著說著故意往人家胸前掃。

項勝男美眸翻了一個白眼,習慣了他這種輕浮,也不覺得被冒犯。

輕輕道:「陛下,是在羞辱我嗎?」

秦雲挑眉:「怎麼會是羞辱?」

「明知故問,我跟漂亮能沾上什麼邊?一張臉比鬼還難看。」

話語里,她帶著一點自嘲,同時美眸偷偷瞟向秦雲,看他反應。

秦雲咧嘴一笑,誠懇道。

「誰說女人的美只能是皮囊?你幫了朕這麼多次,一直不要回報的付出,朕都記在了心裡。」

「對於朕來說,你勝那些傾城美人百倍。」

聞言,項勝男心頭一暖。

還沒有說話,她的貼身婢女,便忍不住道:「陛下,可不是嗎?」

「這次小姐為了您,都跟老爺鬧翻了,老爺說要跟她斷絕……」

「項珠!!」

項勝男猛的回頭,略帶呵斥的制止。

項珠委屈的閉上了嘴。

秦雲皺眉,疑惑問道:「你跟項大俠鬧翻了?」

項勝男苦笑,被面紗遮住的臉頰顯得欲蓋彌彰,美麗到了極致!

解釋道:「我們是父女,怎會鬧翻呢?」

「就只是爭了幾句而已,陛下不用擔心。」

秦雲多看了她兩眼,內心不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