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天瓊宮一伙人。」

看到領頭之人,謝傲雲輕聲說道。

「看來南宮華逸已經等不及了。」

沐非凡揶揄地說道。

謝傲雲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他知道沐非凡的話雖然很平淡,但是這卻透露出南宮華逸自大高傲的性格,也正是他的這種性格才使得他不願落於其他的勢力,當然這並不包括那些小型勢力,因為那些小型勢力還不被他放在眼裡。

嗖!

在南宮華逸帶領天瓊宮的弟子掠出之後又有一方勢力武者跟在其後。

「玄冥宗!」

看那一身黑色錦袍的一群人,且他們的身上都有著幽的氣息散發出來,可以認定這些人都是玄冥宗的弟子。

唰!

「天陽谷的人也動身了。」

又一支隊伍起身而動,看其氣息可確認他們出自五大超級勢力之一的天陽谷。

「洪荒宗!」

見帶頭之人乃是洪荒宗洪峰,謝傲雲低聲說道。

「天玄宗的也動身了,我們也差不多了。」

在天玄宗的弟子沒入石門之內時,段天塵說道。

「我們也走吧!」

隨著五大超級勢力的先後進入,後面的一級勢力也在領隊的帶領下相繼進入石門。

謝傲雲一伙人頓時彈射而出,快速朝石門掠去。

如今已有不少實力強悍的各勢力天驕進入石門,他們自然也不再停留。

然而在趕往石門途中的謝傲雲等人完全不知道在他們剛剛出現的那一刻有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他們,先是從瑤溫倩的身上掠過,而後又死死地盯著謝傲雲,那冰冷的雙目中寒光掠動。

唰!

謝傲雲一行人來到石門前,速度不減直接跨入石門消失在石門門口。

「我們也走。」

見謝傲雲一行人進入石門后不久,這時那六道身著紫金長袍,頭戴龍鳳金冠的英俊男子隨身而動,化作殘影迅速進入石門之內。

「這就是機緣之地?」

謝傲雲一行人進入石門之後看到裡頭的場景不由得疑惑道。

「這裡除了分層次建起來的石台外就沒有其他的了?」

看到如此簡陋的石台段天鴻不由瞪眼說道。

這也難怪,機緣之地這等聖地竟然就只由奇形怪狀的石頭建成,這難免會令人感到不可自信。

而且這石台看上去只是由一座小型的石峰經過簡陋的加工製作而成。

「洗禮之地猶如聖地,此等雖說簡陋了些但是卻不可質疑他的真正功效,況且我倒覺得這頗有一種簡樸大氣的風格。」

此刻謝傲雲微聲說道。

此禁制內的洗禮之地由上古時期就已開始誕生,進入這裡的人類天驕何其之多,又見得有誰去抱怨洗禮之地的簡陋?

只要是從中獲得過洗禮的武者他們都對於這洗禮之地讚不絕口,哪有什麼抱怨。

其他人或許看這洗禮石台很是簡陋,但是在謝傲雲眼裡這洗禮之台卻有種渾然天成的感覺,若是仔細的感受的話就能發現此石台猶如遠古凶獸,猙獰兇悍,只是太多人只看其表面而未能發覺其隱藏在深處的那股氣勢。

看著前方百來丈之高的九層石台,謝傲雲嘴角勾起淺顯的弧度。

「有意思。」

謝傲雲輕聲低喃道。

「只是這等洗禮之地又是何人亦或者是什麼勢力所為?」

謝傲雲轉頭看向沐非凡和段天塵問道。

蜜糖婚寵:權少的獨家新娘 「不懂,這個在工會裡只有那些老古董才懂,至於其他人則一概不知,只知道讓我等不可往禁制深處走去。」

沐非凡搖了搖頭,對於這事他也問過煉陣師工會的那些老古董,但是他們沒有說,只是叮囑不可靠近禁制深處就沒了。

「我們也是一樣,只是叮囑不可靠近禁制內的深處。」

段天塵的回答與沐非凡一樣。

見此謝傲雲也不再問,放下心中的疑惑再次看向前方。

此刻的機緣之地並沒有多少人有多餘的時間去感慨石台的簡陋,他們都朝著石台靠近,只有在那裡,以石台為圓心方圓數百丈之內才有洗禮之力的降落。

而這等寬廣的範圍要容納這麼多的人足以。

「走,去石台。」

看到那些實力強悍的天驕早已甩開人流,準備登台,謝傲雲也一聲喝下帶著眾人朝石台趕去。

而一場洗禮盛宴也即將拉開帷幕。

………………! 機緣之地,人流龐大,可是在這寬廣的洗禮之地卻顯得稀疏了許多。

這裡武者紛紛運起自身的靈力,雷劫後期以上的修為全都被毫無保留的爆發開來,那絢麗的靈力為這洗禮之地增添了不少熱鬧的氛圍。

可是這也有著爭鬥在不斷地醞釀著,畢竟越是好的石台其席位也是越少的,而且能來到這裡的天驕又有幾人是平庸之輩,他們自然也希望自己能夠爭奪一個洗禮之力更為精純的位置。

所以即便是如今還沒有真正展開爭奪,但是他們都彼此暗自警惕著。

唰!

一道身影甩開人群以極快的速度朝那登台口賓士而去,那自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靈力讓得修為稍弱者腿腳發抖,無人敢靠近。

嗖!

又有一道白色身影從人流上方踏肩而行,猶如鬼魅捉摸不定。

嘭!

而後又有這一股恐怖的靈力在人群中爆發開來,一形如猛獸般的男子從人群中狂奔而出,那氣勢猶如洪荒凶獸令人窒息,在離其周邊十丈之內無人敢靠近,深怕被那恐怖的靈力所波及。

像類似這般的情景不僅僅是在這裡,在周邊的區域也有這等實力強悍之輩以驚人的實力將人群遠遠甩開。

至於那些實力不濟者,只有遠遠的瞪著雙目,一臉羨慕,他們的速度與那實力恐怖之輩可謂是緩慢至極。

「沒想到這次禁制之行還有如此之多的實力強悍之輩。」

謝傲雲靈魂感知擴散而開,其雙眼也朝四周掃視而去,那些實力突出之輩的情況自然也是一清二楚,同時也對這次禁制之行前來的眾多實力強悍的武者而感嘆。

「十年一次的禁制開放可不是隨便就能夠遇得到的,而且禁制內還有著許多的天材地寶,在這等誘惑之下又有誰能不被其吸引過來。」

沐非凡輕笑而道,對比並沒有太多的感慨。

雖然各大勢力都有著洗禮之地,但是在沒有遇到最關鍵的時刻,任誰都想進入這次的禁制之行,畢竟這不僅僅可以接受同樣的洗禮,還有著巨大的好處,這等好處不僅是自身的錘鍊,更是有著豐富的珍貴藥材和天地靈物。

而那些正面臨突破至先天境人則只能默默自哀了。

雖說先天初期也可進行洗禮,但是卻沒有雷劫巔峰突破到先天這個階段來的好,當然若是在此洗禮台上踏上第九層石台或許可以彌補回來,可那第九層石台早已有近五十年沒有人登上去過了,也沒人敢冒這個險。

「不過他們如此著急,最後的結果可未必能令他們滿意。」

謝傲雲的嘴邊一股邪魅的弧度緩緩而起。

「真不知到時他們若真是被刷了下來那又會是一副怎樣的表情?」

段天塵想到那等情景也忍不住開口說道。

而答案早已在各自心中出現了,那等表情定然是十分精彩的。

嘭!嘭~?

謝傲雲一行人同樣將靈力散發開來,那強悍的靈力猶如大山般朝周邊的武者施壓而去,片刻后,周邊的武者帶著驚駭的目光紛紛讓出一條過道讓謝傲雲等人過去。

眾人讓出一條過道謝傲雲等人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一路無阻,他們很快就來到了登台口。

登台口有十米之寬,隨後一條寬而長的石階沿著石台外圍環繞而上直達第二石台之上,石階之上早已武者快速而上,不過相對於下方時的速度稍有減緩。

謝傲雲一行人也沒有停留多久,在登台口觀望片刻后就直接登台而去。

踏!

嗯?

當謝傲雲一腳踏出后,一股沉重自心中而生,眉頭微蹙,不過很快有再次舒展開來。

「倒是沒想到這石階之上還有威壓存在,看來想要坐到好位置不僅要對付強勁的對手還要應付這威壓。只是不知道後面的威壓又如何?」

想通之後,謝傲雲也就釋然,這洗禮台有這麼好上的話那就不會出現越是高層位置就越少,更不會出現近五十年都沒有人能夠登上第九層了。

「登台。」

謝傲雲看了眼眾人後再次踏出,每登上一段距離那威壓就會有所增加,而謝傲雲等人的速度雖然不快但也不慢,就這樣不緊不慢猶如來遊玩一樣。

半個時辰過去,如今實力稍強的強者已經踏上了第二石階的後半部石階了,而謝傲雲一行人則剛剛踏出第一石階的最後一步。

「這等威壓若是修為只有普通雷劫初期的話那真的只有望而止步的分了。」

一路感受威壓而上,沐非凡晃著頭說道。

「雖然此洗禮之地對所有人開放,但若是修為或實力不夠者定然無法登台享受更精純的洗禮。」

謝傲雲淡然而道。

「走吧,讓我們看看我們能夠達到哪一層。」

不一會兒,謝傲雲等人繼續朝第二石階走去。

踏上第二石階,若非謝傲雲等人有所準備這威壓絕對會令他們趔趄而動。

相比與第一石階,這第二石階的威壓明顯有所大增,這也是第一層石台和第二層石台間的一個轉折。

若是在第一石階時謝傲雲等人可以快速跑動的話,那麼在第二石階上他們的速度也就是小跑而已。

不過相對於第一石階,這第二石階的長度有所減短。

又半個時辰過去,謝傲雲等人踏上了第三層石台,看他們那淡然的神情可見這第二石階也沒有給他們帶來多大的壓力。

沒有過多的停留,謝傲雲等人繼續前進,然而當他們踏入第三石階時那散發出來的威壓比之先前更加的雄渾,先前的威壓或許對他們來說並沒有表現的太吃力,可是這次的威壓他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上彷彿被注入了大量的精鐵,顯得很沉重。

謝傲雲等實力或修為達到雷劫巔峰或雷劫巔峰頂尖層次的,或許沒有太大的影響,可是那些處在雷劫後期的人則顯得有些吃力了。

嘭!

呼~!

幸虧第三石階並沒有第一、第二石階來的長,不然身後那些修為在雷劫後期的人可能就得趴在階梯上了。

「休息下,恢復體力再繼續,若有堅持不下去的,可以留在第四層石台上接受洗禮。」

謝傲雲看向段天鴻、段天候及劍宗和煉陣師工會的弟子說道。

而後他們便坐下來恢復體力,在他們恢復體力的這段時間有不少武者從他們身旁經過,也有不少在他們不遠處盤膝而坐恢復體力。

待到差不多的時候,謝傲雲等人紛紛睜開眼睛起身繼續前進。

嘭!

剛踏進第四石階,就有一股悍然的氣勢往謝傲雲等人施壓而來,如此突然的威壓令得段天鴻、段天候及那些雷劫後期的劍宗和煉陣師工會第子險些被壓趴在石階上。

相比於這些雷劫後期而言,看謝傲雲等有著雷劫巔峰乃至巔峰頂尖實力或修為的人除了臉色微微有些紅潤之外再無任何波動,似乎這裡的威壓還不足以給他們帶來太大的阻礙。

眾人緩慢而行,半個時辰又在第四石階流逝而去。

「呼~!第五層石台了。」

踏上第五層石台,段天鴻和段天候忍不住深深地呼出一口氣,顯得一身輕鬆,此刻他們的額頭、臉頰和身上都流著大量的汗水,可見這第四石階他們走得並不輕鬆。

劍宗和煉陣師工會的雷劫後期弟子同樣大口喘著氣,汗水浸透全身,臉頰發紅。

「怎樣?還能繼續嗎?」

踏上第四層石台後,見身後的段天鴻、段天候加上一些劍宗弟子和煉陣師工會的四位煉陣師急喘著氣,謝傲雲問道。

「我們不行了,你們繼續吧,我們就在這裡接受洗禮了。」

四位煉陣師相互看了眼對方后朝謝傲雲他們說道,他們本身修為只有雷劫後期,加上他們注重的是靈魂的修鍊,在同等級的靈力修為中他們還是偏弱了些,若是讓他們繼續前進的話就有些過頭了,所以他們選擇了這第五層石台接受洗禮。

「那你們自己小心一些。」

沐非凡見狀提醒道,他們實力有限能登上第五層石台也算是不錯了。

「以你們的實力在這第五層石台上完全可以奪得一席之位,既然你們已經做出了決定那就這樣吧。」

對他們的情況謝傲雲也了解,所以謝傲雲點了點頭說道,不過以他們普通雷劫後期的修為能夠踏入第五層石台這毅力也是十分重要的。

接下來大夥再次盤膝而坐,服下復靈丹恢復所消耗的靈力和體力。

待到他們睜開眼的時候此刻的第五層石台上早已有許多武者在此恢復,雖然這般在他人面前恢復是件極為危險的行為,但是能夠登上這石台的人又豈是泛泛之輩,在沒有到最後關頭誰也不會輕易的出手,而且又有誰知道其他人有沒有留下什麼後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