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天機修鍊塔,能夠快速提升武者的靈魂力,同時,增強武者的修鍊速度。」

林寶寶再向前看去,只見一棟棟建築,宛如神抵一般佇立在這片天地之中:

「築紋宮。」

「九玄殿。」

「煉丹閣。」

「天武堂。」

……

諸多設施,倘若在廣收門徒,重現月神大陸,必定會成為一方霸主級別的勢力!

「靈兒師姐!祝霜凝,還有那什麼月神!」

「寶寶都會讓你們成為我的吹簫弟子!」

「捏桀桀桀桀桀桀……」

林寶寶心裡一頓yy著。

他甚至都能想象到,月神以及一群小姐姐,圍著他,叫他掌門大人的情景了!

那可真是……太爽了!

「我林寶寶,可是要征服月神大陸的男人!」

林寶寶笑著,看向身邊的天機聚靈塔,只見祝媚兒一進入天機聚靈塔,整個聚靈塔都亮了起來。

一股無比雄渾的力量,注入到聚靈塔之中。

「唔唔唔……」

只聽得,祝媚兒低沉的喘息聲不斷響起。

「好強的力量!」

祝媚兒坐在聚靈修鍊塔里,臉色無比震驚。

唰!

林寶寶心神一動,眉心處的一枚寶石亮起,剎時間,整個天機修鍊塔都停止了運作。

「是不是你!」

祝媚兒氣沖沖地跑出來,指著林寶寶的鼻子說道。

「你猜?」林寶寶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來。

「快把修鍊塔啟動,我要修鍊!」祝媚兒冷眸一瞪,狠狠地盯著林寶寶的眼睛,彷彿想用這種方式,壓迫林寶寶,幫他打開修鍊塔。

然而,林寶寶才不會吃她這一套。

「給我抱抱,本寶寶會給你開的!」林寶寶開口說道。

而祝媚兒卻是輕輕瞟了林寶寶一眼,咬牙說道:「想占我便宜,休想!」

「嗯哼?」

林寶寶眸子一顫,叉腰高聲道:「喂喂喂,你可想好了,我可是你的掌門,你和我這麼說話?」

林寶寶擺出一副很生氣的表情。

「你,你少拿掌門來壓我,你覺得我會怕嗎?」祝媚兒憤憤地說道。

林寶寶道:「是嗎?」

林寶寶盯著祝媚兒的眼睛。

「給不給!不給我就不讓你修鍊!」林寶寶無恥地說道。

「你這該死的傢伙,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掌門!」祝媚兒咬著牙,眸子充斥著兇狠。

「給不給我抱!」林寶寶再次咬牙問道。

「不可能,我祝媚兒,就是死,也不會向你這種掌門屈服的!」祝媚兒憤憤不平,這該死的掌門,實在太可惡了!五月玩遊戲,萬分喜歡「童話鎮」這首歌。喜愛它的每個音節和每段旋律,彷彿一少女淡妝素裹的穿梭斷桓烏瓦,輕撫落寞的古老空城。

沒有恐慌,沒有科幻,沒有末世,就像一池春水,足尖輕觸便漣漪無數。暗暗慶幸,扶著青磚,獨自感受……

轉著盪著聽著,銀光微閃的心湖緩緩漾起一層水霧,覆天蓋地的禁錮里,難掩極細的精靈之音嚶嚶嗚咽。「十年」?不似生死兩茫茫,卻是相見不相識。

有個熟悉又陌生身影,翻爬在倉惶而去的火車上。和著汽笛轟鳴與背轉身姿的我,同聲細語:相逢何必曾相識。請個小假,身體不舒服,這兩天更新有點辣雞,求讀者原諒

《最強紅包寶寶》請假 「是嗎?」

「那如果,我把這天機之島所有修鍊設施都開啟!你還抱不抱本寶寶!」林寶寶傲嬌地說道。

所有設施?

祝媚兒愣住了,她仔細想了想。

「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

林寶寶一身浩然正氣!

「就一下!」

「就一下!」林寶寶道。

「嘿嘿嘿!」林寶寶伸出雙手,向祝媚兒摟了過來,祝媚兒身體微微一顫,不過,卻沒有掙扎。

當初,她做出這個決定,其實早就已經考慮到了以後的所有事情。

「這裡的一切,全都開啟吧!」

轟!

整個天機之島的設施,都在這一擁之下,轟然亮起,宛如那白晝的天芒,照亮了整個世界!

……

這裡,是沒落的上古天機派!

這裡,也是上古天機派,新的開始!

……

從天機之島退出來之後,林寶寶啟開雙眸,便是看見了祝霜凝那張宛如冰霜的面頰。

不過,祝霜凝卻是抱著肩膀,站在床邊,靜靜地盯著她。

「還不快起來修鍊?」

祝霜凝大叫了一聲。

林寶寶朦朧的睜開雙眼,就被祝霜凝那充滿寒意的聲音鎮住了:「喂!昨天晚上還對我那樣,今天早上起來,就這樣子對我,你這是要幹嘛?」

聞言,祝霜凝,冷笑一聲:「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告訴你,你若是在上古遺地敗給我,以後就都會是這種局面!」

聽到此話,林寶寶咬咬牙,尖叫道:「我林寶寶可是要征服月神大路的男人,我會啪你一個黃頭丫頭!你給我等著,寶寶我肯定會打敗你的!」

「本本現在就起床修鍊!」林寶寶大叫道,馬上流光的從床上跳了起來,向門外走去。

「喂,衣服……」

祝霜凝一伸手,把林寶寶的衣服拿出來,林寶寶接過衣服,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祝霜凝。

「略略略略略!」

林寶寶翻了白眼,蹦蹦跳跳地要跑出去。

祝霜凝再次抓住林寶寶,無語地道:「傻子,褲子穿反了。」

林寶寶:「……」

「都怨你,寶寶本來知道怎麼穿的!」林寶寶氣鼓鼓地盯著祝霜凝,然後把褲子脫下來,再套上。

顛顛地跑了出去。

「也不知道,他這兩個月的時間,能不能達到我這個層次。」

祝霜凝微笑著看著林寶寶。

幸孕婚寵:霍少,體力強 大武師,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突破的。

林寶寶吃過造反,就開始在祝府里修鍊了,祝府相比唐府,可是大了整整一倍!

在祝家裡,養著成百上千的武者!

這些武者,有的是外姓武者,有的是祝姓武者。

很顯然,這些武者,都在祝家修行,在他們這些人當中,也有許多人,想要前往上古遺地。

祝家練武場。

此時練武場上,一排排祝家武者,宛如長龍般盤踞著。

「聽說,我們祝家,來了一個大人物?」

「大人物,什麼大人物?」

「這你都不知道?他可真是『天大』的人物啊!祝家的大小姐的未婚夫!」

「林寶寶!」

「林寶寶?他算個什麼東西?」

ps:第二天一更,病假中。「堪笑塵網中,俗雨去凡冗。獨憩鳴琴里,慫處安從容……」

拾一抔黃土,尋風散去。滄溟掩映燈火,閑人我一個,一個不是我,三更燈氳四方靜,涼夜斜坡獨掛。

濁酒一壺,孤坡慟飲溺邊際。升,大鵬因風嘯,震臂九萬里;落,歃血為伴,歸途力不濟;終,放逸殊途黃昏景。

偶然的,途經一高聳泥地,被大片綠色的細網密鋪。興起沿坡至頂,入眼空瓶三四五。氣喘吁吁就落瓶而坐,五指縫間,幾見落機瞳孔中,頓感瓶之主人哀思六七。撐手夠不住攔不著,八九言語難自述。只嘆:

高處不勝寒,提酒溫殘心。

心起鵬不起,只待情散盡。 「不錯,這等三六九流之輩,也能進入我們祝府?」

那些武者,一個個話語帶著譏諷之意,眼眸更是充斥著凶光。

「噠噠噠!」

就在此時,一道凌厲的身影出現在練武場上,見到此人,無論是外姓武者,還是祝姓武者,全都望了過去。

「一星大武師,祝傲。」

「看來,祝傲也受不了了。」

的確,祝家武者成千上萬,就算祝家人不可能成為祝霜凝的夫君。

但是,祝霜凝一直是她們心中的女神級人物。

這就好比,家裡的一棵好白菜,誰都捨不得動,卻被豬拱了!

這誰能受得了。

「區區一個武師,竟然被當成是祝大小姐的未婚夫,更可笑的是,那小子,不過是一個九歲孩子!」

祝傲眼中帶著兇狠。

「一會那小子就得來練武場了,傲哥,我們要不要試試他的深淺。」

在祝傲身邊,走來一名外姓武者,壓著嗓子說道。

「那當然,我倒是要看看,這什麼林寶寶,到底有什麼能耐!」

噠噠噠!

陽光灑在練武場的地面上,地面上是一道較小的影子,只見林寶寶雙手叉腰來到練武場之上,望向前方的修武工具,興緻勃勃。

「嘿嘿!」

「又有紅包了!」

沒錯!

林寶寶並不是因為這些修武道具而高興的,而是紅包!

就在那杠鈴之上,懸挂著一個紅彤彤的大紅包!

「異界紅包!」

「紅包,寶寶來了!」

林寶寶大笑著,就蹦蹦跳跳地向著杠鈴沖了過去。

「就這小子,是我們祝家大小姐的未婚夫?」

「他要是能當未婚夫,豬都上樹了!」

周圍的武者,你一言我一語,口中的不屑之意十分明顯。

「站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