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大人真的很美呀!」

依思琳是薇涼的侍女,她不僅單純還呆萌…. 陸凡終於明白為什麼楚行,楚天師兄不敢找一清師尊說明情況,直接借斧子了。

感情是因為他們要砍的樹,居然是人家學院的寶樹。

韓楓師兄雙手叉腰與至少幾十名千仞院的學員對罵,居然氣勢絲毫不落下風。

陸凡還是第一次見到罵人也可以罵的如此犀利,韓楓師兄就站在那,嘴裡不停,足足罵了半個時辰,居然一句話都不帶重樣的。

倒是那些千仞院的學員被罵的聲音漸漸小了下來,有幾人怒火洶湧的想要上前跟韓楓過兩招。

結果韓楓劍都不出,兩拳便把他們給打翻在地。

「呸,就你們這群廢材還敢跟大爺我動手,回家找你媽把奶喝飽了再來。」

韓楓打完又罵,更讓千仞院的的學員們眼珠赤紅。

漸漸的,千仞院的學員越聚越多。已然超過兩百人了。

陸凡看的眼皮直跳,小聲道:「二師兄,三師兄,差不多可以了吧。我們趕快撤吧。」

楚行師兄道:「你別著急。韓楓馬上就要搞定了。」

「搞定,搞定什麼?」

陸凡驚訝著。韓楓此時忽的拔出劍,上前一步道:「既然你們不服,不如來個能主事兒的,跟我比上一場。我要贏了,你們給我混回去接著修鍊。鐵樹老子是肯定要帶走的。我要是輸了,鐵樹就還給你們。老子給你們道歉,如何?千仞院連個能主事的人都沒有了嗎?」

「誰說沒有,一元院的混蛋,我來會會你。」

「我也來。」

。。。。。

一幫人都擼胳膊捲袖子,刀劍出鞘,準備上前。

可在這時,一聲大吼聲傳來。

「你們能主事嗎?都給我讓開!」

聲音雄渾有力,人群分開,一名手持斬馬刀的大漢走了出來。

「刑空師兄!」

一群千仞院的學院大喜過望。

「刑空師兄,打死這幫一元院的混蛋,拿回鐵樹。」

「刑空師兄就是我們的主事人,他替我們接戰。一元院的混蛋,你死定了。」

一群千仞院的學員大聲叫喊著。韓楓卻只是輕蔑的一笑,道:「刑空,沒聽說過啊。看塊頭還可以,敢接戰嗎?」

刑空將斬馬刀往韓楓面前一放,道:「有何不敢,來,讓我見識見識墊底的一元院學員有何本事。」

韓楓笑了,碧水長天劍橫至胸前。

後面,楚行,楚天兩人也笑了。壓低聲音,楚天道:「哈哈,看來只要韓楓答應這個大塊頭。我們就能將鐵樹拿回去了。陸凡師弟,你的鐵樹房子,馬上就要有了。」

一世兵王 陸凡苦笑道:「原來這就是韓楓師兄的計劃啊,先激怒對方,再立下賭約,無論輸贏最多也就是道歉,然後安然離去。」

楚行笑道:「很管用,是不嗎?反正只要千仞院的那幾個傢伙不來,韓楓肯定能贏的。」

陸凡點點頭。這個他倒不懷疑,韓楓師兄的實力,在內罡六重左右,一般武者自然不是他的對手。再加上他那一招強大的劍訣,就算外罡境的武者來了,也不是很懼怕。

千仞院的刑空此時也放出了自己的罡勁,凝實的罡勁看著有內罡五六重左右。

從罡勁上來看。兩人的水平都是差不多的。

喝!

刑空一聲大喝,雙臂將戰馬刀舉至頭頂,轉動如飛,如若旋風。

緊跟著,一刀向韓楓橫掃而來。

刀光瞬間將地面斬出一道半圓形的溝壑。

韓楓轉手碧水長天劍豎擋,攔下戰馬刀。

刑空雙臂肌肉虯結,青筋爆出,加大力量。

韓楓身軀不動如山,單手持劍,任憑刑空如何加大力量,紋絲不動。

四周千仞院的學員,個個臉上帶著驚訝,他們都沒想到武道學院墊底的一元院居然也有如此高手。

轉手,韓楓手腕翻動,挽出一個劍花,一劍反將刑空的戰馬刀挑開。

劍光連閃,刑空霎時連中三劍。

但就在這時,刑空被挑飛的戰馬刀又落了下來。

大地崩裂斬!

一道落下,韓楓轉身退開。

但他的腳下,一道裂痕迅速擴大,轟然一聲,大地崩裂成無數碎石。韓楓的腳掌陷入了崩開的土地當中。

強橫的氣勁籠罩住韓楓,哪怕韓楓的動作已然很快,卻還是沒有完全躲閃開來。

千鈞一髮之際,韓楓手中的碧水長天劍猛然帶起閃亮的藍色光暈。

韓楓轉手將劍往地上一插,藍色的光暈霎時炸裂。

如若驚濤駭浪,向四周拍擊,強橫的力量將腳下的地面掃平。所有碎石塵土,都在瞬間歸於平整。

刑空站在原地,手中的斬毛刀寸寸碎裂。

小腿開始微微顫抖,最後,刑空哀嚎一聲,直接單膝跪在地上。

韓楓的這一招直接瓦解了他的戰鬥力。

冷哼一聲,韓楓道:「不自量力。」

這般說著,韓楓轉頭對陸凡三人挑了挑眉毛。

楚天二話不說,直接將鐵樹扛起。大搖大擺的準備走人。

四周的千仞院學員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看著還單膝跪在地上的刑空,他們無法理解一元院為何會有如此高手。一元院不是最差的學院嗎?

陸凡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解決了就好。

看著韓楓師兄得意的模樣,陸凡苦笑連連,走了,走了,趕緊回去了。

幾人往人群外走,千仞院的學員怒目而視,卻沒有阻攔。

正當他們即將離去之時,忽的,遠處聲音響起。

「等一下,既然來了,這麼簡單就想走嗎?」

聲音落在楚行師兄等人的耳中,霎時間,陸凡的三位師兄臉色全變。

「易白師兄,易白師兄來了。」

千仞院學員們歇斯底里的叫喊起來,人群分成兩邊,讓出身影。

白衣如雪,面如冠玉,四把長劍插在身後,引的不少女學員當場驚叫倒地,顯然這個易白師兄在他們之中威信極高。

楚天放下鐵樹,將韓楓拉到了身後,這個動作說明在楚天師兄看來,韓楓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韓楓卻不以為然的小聲道:「君子劍易白,有什麼啊。要不我師尊不許我用地級武技向學院其他學員出手,我就直接一招弄死你。」

陸凡聽到了韓楓的話,不解的問道:「韓楓師兄,你說什麼?師尊不許你用武技?」

韓楓道:「是啊。不僅是我,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只要是練了師尊傳授的地級武技。第一條鐵律就是不許向同門出手,否則你以為我們一元院會打不過其他院?切,除了那陰陽院,青劍院的幾個變態。我怕過誰啊。」

陸凡明白的點頭。原來如此,練了不許用,難怪排名最後。

二師兄楚天上前道:「易白,好久不見了。」

易白道:「楚天,不用跟我客套。擅闖我千仞院,不陪我過兩招。你走不了。」

楚天道:「不巧,剛剛你們學院的人,已經立下賭約了。我們贏了,所以要走了。」

楚天說完,轉手就走,此時一柄長劍直接飛了出來。插在楚天面前。

易白道:「笑話他也能代表整個千仞院了?」

楚天道:「那你就能代表了?」

易白臉色微變,道:「我說我能代表。就能代表。打敗了我,倘若千仞院還有學員找你們麻煩,我第一個就不答應。我拿我君子劍的名聲保證,可以了嗎?」

這時,韓楓忍不住了,大聲道:「日你的先人板板,你君子劍的名聲很了不起嗎?很牛。。。。。」

韓楓被楚行按住嘴巴拽了回去,此時再開嘲諷就不好了。

楚天眼中光芒閃爍。顯然是在思考要不要出手。

陸凡上前道:「二師兄,是在考慮用不用武技嗎?」

楚天緩緩道:「為了他被師傅趕出學院,不值得。」

陸凡接著問道:「他的實力怎麼樣?」

楚天皺眉道:「內罡八重,九重都有可能。他在學院呆了三年了,功法武技都練的不錯。」

陸凡頓時一愣道:「三年,不是只能在學院呆三年嗎?」

楚天道:「那是對普通學員而言。三年修不到內罡五重的,全部都要被趕出學院。對外,自然說是學成歸來了。真正有天賦的,在學院練十年都行。」

陸凡點點頭道:「原來如此。楚天師兄,要不這一場,讓我來吧。你的武技不能用,我的應該沒有問題。師尊可沒有跟我說過什麼不能用的事。」

楚天道:「你那本基本劍法不過人級低階,當然能用。等下,陸凡師弟,你是說真的?對方可是內罡**重的武者。」

陸凡笑道:「放心,只要不是外罡武者。都沒問題。就算他到了外罡,我也不會輕易輸的。我有信心。」

楚天看著陸凡堅定的眼神,想了想,哈哈一笑道:「好吧,陸凡師弟,我也正想看看你這段時間到底練出什麼來了呢。」

轉過頭,楚天對易白道:「易白。既然你想打,就讓我師弟先陪你玩玩吧。你要是能贏過我的師弟。我就陪你玩兩招。」

易白嗤笑道:「楚天。你忘了你曾經是我的收下敗將嗎?」

楚天呵呵一笑道:「誰是手下敗將。你應該心中有數。」

易白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轉頭看著陸凡。

易白道:「一元院新來的學員,哼,我倒是聽說了。我會讓你知道你進一元院這個選擇,是無比錯誤的。」 夏天問完,視頻中的三姐和四姐,還有那開著路飛特效的二哥都為之一怔。

旋即他的二哥和四姐同時一拍額頭:「哎呦我去,竟然把大哥給忘了。」

「是啊,這麼半天,我說咋好像少個人呢。」四姐道:「你們說,大哥今天是怎麼了,怎麼到現在視頻還沒接通,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二哥道:「我前兩天還跟大哥發微信聊天了呢,聽說他最近正在帶領他的地獄傭兵團在南非跟那些菲政,府,軍打仗呢,你們說大哥會不會出啥事了?」

蘿莉模樣的四姐一臉驚訝的捂嘴道:「二哥,你說大哥現在已經死了?」

二哥將特效換成了一個巫師,而後嘆息道:「很有可能現在已經GG了。」

「嗚嗚嗚,大哥死了,死了。」四姐沒有眼淚的在那乾嚎。

夏天被自己二哥和四姐這一番話給弄得目瞪口呆,這一會他真的想收回剛才的想法,覺得他的哥哥姐姐們之間的關係很好,這他媽都還沒有半點消息呢,就把大哥給說死了,這是有多恨啊……這是詛咒嗎?

「夠了,二哥四妹,你們就不怕現在的胡說被大哥聽到嗎?」

這時,氣質冷艷的三姐淡淡的開口,可是她淡淡的語氣,卻如同炸雷一般讓二哥和四姐,一下子炸了毛,好像老鼠看到了貓一樣,臉上浮現驚恐,趕緊紛紛求饒:「三姐,我的好三姐,我說錯話了,剛才開玩笑呢,求你千萬別告訴大哥。」

「是啊三妹,我叫你三姐都行,我剛才那些話千萬別讓大哥知道啊。」二哥求饒。

夏天見此刻秒慫的二哥和四妹,臉上的表情是這樣的Σ(°△°|||)︴,真沒想到一個殺手之王,一個黑客之王,竟然會害怕一個人到這樣的地步,那自己那個大哥到底有多麼嚇人呢?

「都別瞎猜了,老四,查查大哥現在在幹嗎?」

夏天三姐說道,只見她說完,四姐道了一聲好嘞之後,周身全是電腦儀器的她,轉椅一轉,到旁邊的電腦上,小手啪啦啪啦的在鍵盤上敲擊起來,過了不到一分鐘,她抬起腿小腳一蹬桌子,轉椅又滑到原先位置上,對著視頻一臉無奈的說道:「很抱歉,沒有查到,大哥那面沒有網路。」

「你不是最牛的黑客,吹自己是黑客之王,這天下沒有你不知道的訊息嗎?」

二哥嘲諷,小蘿莉四姐頓時就炸了毛:「這不是沒有網路嘛,讓我怎麼去查。」

「吹牛吹牛,第一黑客是吹牛批,吹牛吹牛……」

看著二哥在那嘲笑自己,夏天四姐氣的小臉通紅,突然她眼前一亮,旋即在旁邊的電腦上小手啪啦啪啦在鍵盤上敲擊起來,而隨後她怕的一聲敲擊回車鍵之後,只見,夏天二哥的視頻畫面的特效,驟然一變,變為了一頭豬,而這頭豬的頭頂還飄著一行字:「我是肥豬,我最笨啊我最笨,啦啦啦……」

正在那嘲笑夏天四姐的二哥,一瞬間發現了自己變成了一頭豬,頓時氣的不行,就要開啟嘴炮還擊,可是隨著夏天四姐又一次敲擊鍵盤,卻讓夏天二哥直接被關閉了麥克風。

夏天四姐見那隻張嘴,卻聽不到一點聲音的視頻畫面,冷冷一笑:「二哥,大禁言術了解一下。」

二哥和四姐的鬥嘴,和這一系列操作,讓一直在默默看著的夏天,覺得挺溫馨的,也挺享受看自己哥哥姐姐之間這麼鬧得。

「行了,四妹,把你二哥的禁言解開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