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夢中落雪,好名字,雪中見白,與她的頭髮一樣。」

「聖子說話,真是詩情畫意啊。」

沈俊狼拍馬屁。

他作為一名玄皇,再加上寶島拍賣會的會長,實力與身份已經很高了,可是在百花聖子面前,只有拍馬屁的份兒,這就是一山更有一山高。

百花聖子盯著魔夢雪,越看越順眼,偏巧魔夢雪正在與別人說話,露出了一絲笑意,一笑百媚生,看得他心神蕩漾。

他的女人很多,但大多喜新厭舊,沒幾天就膩味了,不久之前,他剛甩掉一個女人,現在正缺新的女人填補。

他的眼中只看到了魔夢雪,幾乎沒把旁邊的人放在眼裡。

……

拍賣繼續,不斷有新的拍賣品登台,又不斷被人買下來。

現在只是交易的前半部分,等到拍賣會結束,一個個拍賣者付了錢,拿走了屬於自己的東西,才算是交易完成,這是拍賣會的慣例。

也就是說,之前登場的種種拍賣品,還全都留在拍賣會的手裡。

「大家請過目,這是一朵『玲瓏花』,有七彩色澤,不管春夏秋冬,常年盛放。吸入玲瓏花的花香,能讓人心曠神怡,還有溫養玄力之效,是極其珍貴的奇花異草。這朵玲瓏花起拍價八萬靈幣,有興趣的可以競拍了!」

拍賣者介紹下一件拍賣品。

這朵所謂的玲瓏花,有三尺長,形似牡丹,彩光閃爍,散發著濃郁的香氣。

世人經常將美女比作花朵,也經常以花朵贈送美女,表達情意。

百花聖子心血來潮,突然出價道:「二十萬靈幣!」

正常情況下,一朵玲瓏花,最多也就十萬靈幣出頭。百花聖子財大氣粗,不屑於跟別人競價,一開口就是破天荒的高價。

眾人一見是百花聖子競拍,又是這種高價,一下子安靜了,沒有一個人抬價。

主持者很快宣布玲瓏花歸百花聖子所有。

「把這朵玲瓏花拿來,我要親手送人。」百花聖子吩咐道。

「好!」沈俊狼知道這朵花是要送給誰,立即做出了安排。

別人拍賣物品,還得等結束之後,才能拿到東西。百花聖子就不同了,有這個特權,可以直接拿到手。

玲瓏花很快就送到了百花聖子的手中,他拿到鼻子附近,輕輕嗅了一下,然後用玄力裹住,送向了魔夢雪那邊。

「美麗的花就該送給美麗的人,那邊的美女,這朵花送你了,還望笑納。」百花聖子望向對面的魔夢雪,露出燦爛的笑容。

雙方相距數百丈遠,玲瓏花一路飛了過去。

百花聖子這次的說話聲很大,幾乎全場都能聽得見。

眾人的目光落在了正在飄飛的玲瓏花上,議論紛紛。

「怪不得百花聖子要買這朵花,原來是要借花獻佛。」

「真是有錢,價值二十萬靈幣的玲瓏花,他隨手就送了出去。」

「以他的身家,二十萬靈幣就是小意思,就是幾百萬,幾千萬靈幣,他也出得起。」

「不知道是哪個女人被他看中了。」

眾目睽睽之下,玲瓏花飛到了魔夢雪眼前,越來越近。

魔夢雪一愣,眨眨眼,沒料到會有人送她花朵。

送花,意義特殊,這可不是隨便能接的禮物。魔夢雪自己拿不定主意,轉頭望向了身邊的范浪,發現范浪的臉色非常陰沉,眼神生出了寒意。

別的男人給自己老婆送花,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這種事,誰遇到能不怒?

更何況,范浪的脾氣一向不好,百花聖子的行為,已經激怒了他。

別說這朵花值二十萬靈幣,就算值兩億靈幣,范浪也不會讓魔夢雪收下。

男人,是要臉的!

無形的意念化作一隻有形的大手,攔在了魔夢雪面前,擋住了玲瓏花的去路。

范浪冷眼看著對面的百花聖子,緩緩道:「這朵花,你送錯人了,請收回去。你送給別人可以,但不能送給我的女人。」

玲瓏花停了下來,無法向前。

百花聖子這才正眼去看范浪,上下打量幾下,根本不認識,也沒興趣認識。他做事,向來無往不利,很少有人敢跟他作對,今天卻遇到了阻礙,碰了個釘子。

百花聖子的笑容緩緩斂去,不悅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百花聖子,天軌城城主的兒子,我送出去的東西,沒人能拒絕。這是在抬舉你,別不識趣。把你的爪子拿開,讓她收下這朵花,我或許還可以原諒你。一個小小的玄帝,就別在我面前逞能了,你的意念之力在我眼裡,屁都不是。」

沈俊狼在一旁聽到這番話,不由得幸災樂禍,知道範浪這次惹上大麻煩了,搞不好甚至會有性命之憂!

兩個男人凌空對視,眼神都很凌厲。

事情牽扯到百花聖子,甚至連拍賣會都被打斷了,陷入僵局。

剛才的一句句話,彷彿火上澆油,澆灌了范浪心中的怒火,使其變得更加熾熱。

范浪的憤怒是帶有理智的憤怒,在短時間內想好了應對之策,確認自己有能力承擔相應的後果。

有了足夠的底氣之後,他探出意念大手,抓住了玲瓏花。

「好,這朵花,我替她收下了。」范浪道。

百花聖子冷笑一聲,還以為對方這是服軟了,但是他的笑容並沒有持續太久,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令他笑容僵住。

就見范浪的意念大手將玲瓏花死死握住,粉碎了百花聖子的玄力,然後使勁搓動,一朵朵花瓣紛然落下,花莖也被折斷。

這朵花,廢了。 詐屍系統,【宿主,不要這麼暴躁,都會得到解釋的。】

姜小時,「我要你現在就解釋給我聽,還有那個莫家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出事那幾次是不是跟他們有關,你最好解釋給我聽,不然我那一天嗝屁了,你也就消失了,如果我沒有猜錯,我們應該是共體。」

詐屍系統;【……】

姜小時,「你不可以不告訴我白月光的記憶是什麼,但是你要告訴我莫家的事情。」

詐屍系統,「……」天啊!它想換一個宿主可以嗎?都用死來威脅它了。【宿主,我們有規定的,不能說的……】

姜小時咆哮了,「你別給我談什麼規定,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做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變通懂嗎?你告訴我,我會提前預防危險,到時候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結局。」

詐屍系統,【宿主,你有危險我會提醒你的。】

姜小時都快被它說的話給氣笑了,「你提醒我,需要我來翻舊賬嗎?我去接楚含語那次你告訴我去升級去了,那麼下次我沒有那麼好運,沒躲過去掛了,到時候我們天堂見嗎?」

詐屍系統弱弱的回答,【宿主那是意外,以後絕對不會在出現這種情況了】

姜小時,「我不相信你,作為補償你都應該告訴我莫家的情況,不然我都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對我動手。」

詐屍系統,【對你動手不是他們。】

姜小時,「……」她就說嗎?這丫的絕對知道些什麼,怎麼可能什麼都不知道嗎?系統就是一個外掛,可惜她的這個外掛呵呵噠……

「不是,他們是誰,你到是指名道姓的跟我說啊?」

詐屍系統,【……】

姜小時,「系統你不要跟我沉默,回答我。」

詐屍系統,【……】

姜小時簡直就是要抓狂這垃圾系統,每次都是這樣,問到重要的事情,它都是那種保持沉默的態度,想要弄死它。

詐屍系統,【宿主,我不能破壞規矩,不然你會遇到不一樣的危險,到時候我沒有辦法掌控的時候,我們就真的涼涼了。】

姜小時,「……」

詐屍系統,【宿主,你可以醒了。】

「你先把話說清楚……」

「小時,你醒了?」

姜小時跟系統的話還沒有對話完,就醒了過來,雙眼慢慢聚焦,瞳孔裡面倒影出楚含語擔心的臉龐來。

「含語。」姜小時張嘴才發現自己的嗓音是多麼難聽,沙啞,乾枯。

「小時,你終於醒了,你都不知道你在醫院都昏迷了一天一夜,傅五叔差點沒把醫生給分屍,官叔都趕來了。」楚含語激動的眼淚嘩嘩的奪眶而出。

姜小時動了動眼珠子,視線往周圍看了看,並沒有看到傅辰修的他們身影。

「小時,傅五叔被官叔強制拉去吃飯去了,你睡了多久,傅五叔就多久沒有進過水米,小時,傅五叔跟溫月儒的事情是我沒有了解清楚就來跟你說,對不起。」楚含語愧疚的說道,她要是了解了情況也就不會做這麼沒腦子的事情了。 范浪代為收下了這朵花,只不過沒有送到魔夢雪的手裡,而是直接捏碎。

此舉,簡直就是在當眾踐踏百花聖子的顏面。

周圍數萬人看到這一幕,大為吃驚,這也太大膽了!

百花聖子是什麼人?

他可是天軌城城主之子,絕代強者轉世,一出生天降百花,不到三十歲就成了玄皇,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成為玄神指日可待,甚至有望登臨彼岸,達到更高的生命層次。

得罪百花聖子,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全場鴉雀無聲。

兩旁的幾個浮空看台,全都挪到了遠處,與范浪拉開了距離,生怕受到牽連。

百花聖子笑容僵住,實在沒料到對方敢跟自己公然作對,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如果他現在突然出手進攻范浪,在場的人不會有絲毫的意外。

「有趣,真沒想到,你敢把我送出去的花捏碎,當眾不給我面子。可以,我很欣賞你的膽色。」

百花聖子並沒有立即動手,反而重展笑顏,只是笑容透著寒意。

他向後仰,後背貼在了椅子背上,沒有更多的表示。

對面的范浪,同樣沒有再說什麼,他心裡清楚,這件事恐怕沒那麼容易結束。百花聖子現在不出手,可能在醞釀著在以後報復他。

事已至此,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要一劍分開生死路,不存在絕對的太平。

一場風波,暫時平息。

拍賣會得以繼續下去。

「那小子是誰?把他的名字還有大致的情況寫下來,交給我。」百花聖子忽然說道。

這番話是說給沈俊狼聽的。

沈俊狼剛才一直在因勢利導,故意引起百花聖子跟范浪的衝突,現在得償所願,立即取出一張記錄卡,將有關范浪的一些事情,統統記錄在上面。

記錄卡是卡牌的一種,可以記錄文字、圖案乃至影像。記錄的方式分為很多種,可以手寫,可以注入意念,還可以攝錄當前發生的圖案跟影像。

沈俊狼將記錄卡雙手奉上,被百花聖子接過去,收了起來。

收集范浪的情報,用意不言而喻!

這擺明了是要秋後算賬。

沈俊狼心中暗笑,望向了對面的范浪,嘴唇微動,傳音道:「范浪,我剛才替你求情了,你得罪了百花聖子,事情非同小可。大丈夫能屈能伸,奉勸你退讓一步,不過是個女人而已,讓給百花聖子又有何妨?要是你肯服軟,我可以再替你美言幾句。」

他之前與百花聖子的對話,用了屏蔽手段,傳盪不出去,不擔心被范浪聽到。明明是他使壞,此時卻故意說成是幫忙求情。

「呵呵。」

范浪冷笑一聲,懶得理會沈俊狼。

在他眼裡,這就是個將死之人,沒必要理會。

沈俊狼勸他讓步,這種話只會讓他殺意更盛!

……

拍賣繼續進行,越到後面,拍賣的東西價格越高,甚至出現了十一星級的寶物!

「大家請看!」

主持者異常激動,音調比之前更高,伸手指向一人手中的托盤。

在托盤上面,擺放著一粒渾圓的寶珠,有雞蛋大小,呈現半透明狀,有電芒在其中攢動。

「這是『天亟霹靂珠』,是吸收玄神渡劫時的天雷煉製而成,可以招雷引電,反覆使用。裡面儲存的雷電越多,爆發力就越強,最強狀態下,甚至可以炸死玄皇!」

主持者說的天花亂墜,滔滔不絕的介紹這枚天亟霹靂珠,十一星級的寶物本來就強大,再加上他添油加醋,吹的就更玄乎了。

這次的拍賣,十一星級的寶物都是重頭戲,介紹很久才開始競拍,起價就是一百八十萬靈幣,非常之高。

在場有幾名玄皇,他們對於天亟霹靂珠很感興趣,紛紛出價競拍。

這場競拍,比之前都要誇張。

「三百萬靈幣!」

「三百五十萬!」

「三百六十萬!」

最後天亟霹靂珠炒到了四百多萬靈幣,被一名玄皇買走。

也就只有玄皇這個境界的強者,才有可能出得起這筆錢。低於這個境界買走太貴重的寶物,那就是懷璧其罪,是禍不是福,很可能被人盯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