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墨鈺大師,你這句話就不厚道了,這個位置……待會兒,可就不知道是誰的了。」王翡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墨鈺,她知道墨鈺是幫著靈異大陸的人,索性不熱.臉貼冷.屁.股,把話敞開了說。

「哦,是嗎?」 我家主播又跨界 墨鈺眯著眼,語氣沒有半分起伏,「但現在,這個位置就是靈異大陸的,你們的位置,在後邊。本大師不希望你們再讓我重複一次。」

王翡一愣,看著墨鈺現在的笑臉,總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但如果現在她退縮了,大家會怎麼看她?

他們恐怕已經迫不及待的在等著嘲笑自己。

「那,我就請墨鈺大師先幫我們清點一下積分。」 他們自從認識就沒吵過架,容錦承覺得憋屈,他明明是為了他好。

有工作能力的人一大把,他非要留著徐嵐那個女人?

他沒私心,不代表徐嵐沒有小心思。

容錦承和徐嵐接觸不多,但他識人無數,還能比蔣驍眼光差?!

蔣驍眼光差透了!

而且蔣驍對女人一竅不通,容錦承懷疑他以前去舞廳、酒吧玩也就是打打嘴炮,什麼都沒幹過。

現在當了總裁,估計更是清湯寡水,連個女朋友都沒有。

「就是個傻子。」容錦承氣不過,在車上罵了他兩聲。

回家后還是生氣。

韓雨柔早就下班回來,明天周六,她不要上班,早早洗了澡哄好娃娃。

容錦承回來時,韓雨柔正坐在床上看書。

穿著淺紫色綢緞睡衣的韓雨柔安靜溫柔,長發落在肩上,睫毛纖長,眼底是繾綣光痕。

容錦承一看到她氣就消了,立馬狗腿地跑過去!

也顧不上還沒洗澡,靠在韓雨柔懷裡就撒嬌:「柔柔,你新買了沐浴露嗎?好香。」

「對呀,新買的,玫瑰那瓶用完了,新買的是甜橙味。」

「甜橙吶,再甜也沒你甜。」容錦承仰起頭,靠在她懷裡看向她。

從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她的下巴。

他乾脆摟住她的腰。

誰也比不上她。

不管多大的氣,見到她就全消了。

韓雨柔乾脆配合地順了順他的頭髮,笑道:「再甜也沒你嘴巴甜。」

「那你要不要嘗嘗?嗯?」

容小奶狗在線求吻。

韓雨柔要是拒絕他那就太殘忍了。

她低頭在他的唇上親了一下,笑:「嗯,甜。」

容錦承一本滿足,更加不肯離開她。

「你快去洗澡,別把寶寶吵醒,他們都睡著了。」

「好,我去洗澡,跟你用同款的甜橙沐浴露。」

韓雨柔瞅他嘴巴跟抹了蜜似的。

可真會說甜言蜜語。

他去洗澡,她就繼續看書。

容錦承洗完澡還給她泡了杯牛奶來,香甜的牛奶,他親自端給她。

「喝點牛奶,不要太累。」他穿著黑色睡袍坐在她的身邊,眼巴巴看著她。

溫度正好,自從容錦承當爸后,沖奶粉這種事對他而言就是日常。

韓雨柔喝了一口,又把杯子遞給他:「你也嘗嘗。」

他跟著喝了一口:「很香。」

韓雨柔笑了。

他拿起她的書看了看,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不是說要跟老三敘敘舊,你們好久沒見了?而且你身上也沒酒氣,你們倆沒喝酒?」

「別提了。」容錦承不太高興,靠在床邊,眼底是黯淡的光。

「嗯?」韓雨柔聽著不對勁,「怎麼了?沒見到他?」

「當然有見到,我難得回家約他喝酒,他不可能不給面子。」

「那怎麼回事?」韓雨柔想不到有什麼問題,他們倆關係好得很。

過命的交情。

老三更是幫過容錦承很多次。

容錦承嘆氣:「吵架了。」

韓雨柔:???

「你們又不是小孩子,還吵架啊?吵什麼?你們倆有什麼好吵的?」 「清點積分……」墨鈺沉思了一會,思考著王翡的意圖,猶豫著要不要應下。

不過看著她信心滿滿的樣子,看來是收穫不錯,難道是小師妹沒有得手?

不可能啊……小師妹可從沒有失手過。

罷了,就看看她在耍什麼花招吧。

「好,本大師我今天心情好,翡公主你確定現在就清點?後面這點時間你們完全可以再去打敗一些魔獸。」他『好心』提醒道。

表面上是提醒,實際上是為了防止王翡突然後悔。

畢竟,一旦清點了,無論他們後面拿到了多少羽毛令,都不會算在內。

所以一般,都是會在晚上統一清點,以前是清點魔獸的戰利品,現在則是積分,會輕鬆很多,墨鈺自然也就不嫌會麻煩。

王翡剛想開口說『沒問題』,她身旁的一人忍不住提醒道,「翡公主,月兒公主他們正在打敗一隻高級魔獸,我們是不是要再等等?」

「是嗎,翡公主,要不,還是等到晚上吧。」墨鈺好心的道。

靈異大陸耳靈的人自然也聽到了這一句,忍不住開始調侃,「翡公主,你那麼自信,不會因為一隻高級魔獸就改變了主意吧?我們大家可都等著大開眼界呢!」

他們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把握,不過先知道了靈山大陸的積分是多少,他們心底也就有點底。

實在不行,他們比不過靈山大陸的積分,但現在也不能輸了氣勢。

「閉嘴,他們能不能得手還不知道。」王翡瞪了提醒自己的那個人一眼。

沒見過這麼蠢的人,關鍵時刻破壞氣氛。

打了好幾天,都沒見能收服那隻魔獸,她一點都不指望王月兒和王青在那裡能帶著一部分的人打敗了那隻高級魔獸。

剛開始全體出動都沒能打敗,現在更不用說。

而且……一開始準備的迷幻粉早就用完了,更沒有可能拿到高級魔獸的羽毛令。

「那翡公主的意思是,現在就要清點?」墨鈺不以為然的詢問,一副不相信他們真的會這樣做的模樣。

「當然。」王翡取下自己的空間戒指,暴露在大家的視線中,然後拿出了一堆羽毛令。

墨鈺微微一愣,怎麼也沒想到她會有空間戒指。

好像小師妹沒有得手的可能性……變大了。

靈異大陸的人完全不敢置信,整顆心都提了起來,尤其是看到她空間戒指一『嘩啦』的出現了許多的羽毛令在地上。

冷清凝眉思索著,盯著王翡手中的空間戒指,總感覺哪點不對勁。

「這麼多……起碼打敗了幾十隻魔獸了吧,還有好幾個金色羽毛令……」圍過來的大家紛紛咂舌。

其他大陸的人聽到這句話,都忍不住湊了過來。

「二哥,那裡怎麼那麼熱鬧?」歐陽靜他們恰好趕來,正好他抓住了一個去湊熱鬧的人,詢問了一番。

「翡公主有空間戒指,而且還有很多羽毛令,現在在清點積分。」

「靈山大陸的人……把動靜弄得這麼大,想嘚瑟什麼啊?切!」歐陽靜鄙視的瞄了那裡一眼,懶得湊上去瞧。 韓雨柔真是服了這兩個人,一把年紀了還吵架?

而且現在兩人挺正經啊,一個在校讀書,一個做生意很成功,還能吵起來?

容錦承不說話,只是嘆氣。

悶悶的。

心裡頭堵著。

韓雨柔推了他一下:「說說,吵什麼了?嗯?」

「那木頭不開竅。」容錦承道,「徐嵐你知道吧?他秘書。」

「嗯,我知道,我每次去老三公司,都是她在接待我。」

容錦承便把事情來龍去脈都跟韓雨柔講了。

包括今晚上他們吵架的事,也跟韓雨柔講了。

他的柔柔深明大義、知書達理,肯定懂他。

韓雨柔聽著,大概明白什麼意思。

「柔柔,你就說這個老三氣不氣人?他就是個木頭,我也是閑的蛋疼才去管他!下次我再也不管了!」

「他哪有你那麼感情豐富。」

「……」容錦承默,「柔柔,別這樣,都是過去的事了。」

「老三那封信,你沒看是誰寫的?」

「我不偷窺人家隱私。」

「哦,這是他的私事,你還是別管了,如果真要管,你從徐嵐下手,別的不要管。」

容錦承想了想,他的小仙女說的對。

他管不了老三,老三又是個倔脾氣。

不如從徐嵐入手。

「有道理。」容錦承點頭,「我讓人盯著那女人。」

「你也別太操心,你過兩天就得去學校。」

「我在去學校之前會安排人盯著,老三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能眼睜睜看著徐嵐毀了他。那女人心裡頭還不知道在動什麼心思。」

「乾的好不如嫁的好,無非就是想這個。」

「還是我家柔柔最好。」容錦承摟住她的腰,「溫柔獨立有眼光有學識,這麼好的小仙女,我是怎麼娶上的?小仙女,你看上我什麼了?」

韓雨柔:「……」

又來,無非就是想她誇誇他。

「小奶狗,又乖又可愛。」韓雨柔摸摸他的頭,笑眯眯。

「今天晚上小奶狗要當小狼狗!」容錦承也笑眯眯。

「你動靜小點。」

「知道。」

月明星稀,皎潔的月光透過窗帘照進來,地板上泛著瑩瑩光澤。

……

蔣驍在海邊的酒店裡喝了半夜的酒,等過了凌晨,他意識到很晚時,才踉踉蹌蹌回房間。

凌晨的世界很安靜。

入耳處只有呼嘯的海浪,拍打著岩石。

蔣驍喝得很多,勉強洗了個澡,躺在床上頭痛欲裂。

睡不著,又吐了幾次。

他靠在房間白色的枕頭上,燈光下的他臉色蒼白憔悴,沒有血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