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噠噠,噠噠。」突然有人輕叩廣寒宮門。

「誰?」八戒嚇出一身冷汗。

「悟能,開門。」門外傳來聲音。

「俺不在!」八戒脫口而出「猴哥,你咋來了?」

「快開門,不然俺自己進去了。」猴子在門外嚷道。

「來了。」嫦娥急忙將手一揮,廣寒宮門悠悠轉開。

門前站著戎裝的猴子,肩膀上的獸頭在月光下熠熠生輝。光頭沒戴帽子,金箍也卸去了,只留下一條淺淺的凹痕。

猴子身邊跟著一名女孩,身段婀娜,細腰長腿,全身粗布白衣,沒有珠光寶氣,但是自帶一種純真之氣。

嫦娥又招了招手。半盤殘棋連同棋盤,自己飛了去,有序的回到了物品架上。兩把圓潤的玉凳飄到茶台邊上,茶盞也飛來落在茶盤。

「不知,南無戰鬥勝佛,金身大駕。小仙見禮了。快請落座。這是新下的桂花,月宮清寒,沒有什麼好茶水,還請佛爺海涵。」嫦娥急忙起身迎接,道了萬福,看茶伺候。

「本佛只有一炷香的時間。」猴子大大方方的落座,目光只看嫦娥,無視旁邊站著的八戒。「本佛要託付你一個人。」

「小仙遵命。」嫦娥看了看猴子旁邊站著的女孩。

「你,在這裡待一會兒。」猴子用手示意,讓岩兒坐在旁邊空著的玉凳上。

「俺要去完成我佛如來之命。」猴子站了起來,轉身就走出廣寒宮。

「等俺回來!」隨著聲音,已經不知去向。 停好車,宮恩恩拿起車裡的礦泉水喝了幾口,往下壓了壓,確定自己的胃沒那麼翻江倒海了,才拿著合同下了車。

這個龍源商務酒店宮恩恩是第一次來。酒店無論是外觀還是內部都裝修設計的非常奢華。

進入寬闊的大廳,宮恩恩打聽了前台小姐,左拐右拐,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會議室。

站在會議室門口,會議室的兩扇實木大門緊閉著,兩側是裝飾豪華的雕花牆壁,根本就看不到會議室裡面的情形。

宮恩恩抬手準備叩門,又猶豫著放了下來,感覺這樣貿然敲門好像不太禮貌。

「要不還是給厲宸打個電話吧!」

宮恩恩自言自語著掏出手機。

「啪」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門開了,只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端著個空托盤從裡面走出來。

宮恩恩眼前一亮,趕緊上前說道,「哎,你好!我是濱江實業的…郝岩!」

宮恩恩一愣,站在眼前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同學郝岩。

「呵!是厲太太,您有什麼吩咐?」

相比宮恩恩,郝岩淡定的一笑。

「你怎麼在這?」

宮恩恩警惕的問道。

「郝岩現在是陶氏集團的實習生,當然在這了!」

不等郝岩開口,宮恩恩只聽身後傳來一個既熟悉又讓她討厭的聲音。

「這麼說,你現在也在陶氏了?」

宮恩恩不緊不慢的回頭,只見艾米踱著步朝自己走來。

原來今天厲宸是跟陶氏集團談生意,宮恩恩心裡泛起微波,早知道要來見陶氏的人自己就不來了。

因為周正的緣故,宮恩恩現在對陶氏集團的人是有多遠就想躲多遠,尤其是那個周正,老死都不相往來,省得被那些別有用心的人造謠生事。

「是!承蒙厲太太關照,我艾米才有機會進入陶氏。」

艾米走到宮恩恩面前站定。

「哼!你進陶氏跟我有什麼關係!」

宮恩恩懶得跟艾米廢話,想著儘快離開,直接進入正題,轉過身繼續同郝岩說道,「既然你是陶氏集團的,那麻煩你把這份文件送進去給厲宸。」

說著,宮恩恩揚了揚手裡的文件夾。

「好啊!厲太太!」

郝岩似笑非笑的接過文件,朝會議室走去。

不知道怎麼地,宮恩恩總感覺郝岩這聲「厲太太」叫的讓人很不舒服。

但也難怪因為之前的種種原因,郝岩對自己難免是有誤會的,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宮恩恩在郝岩開門的時候,故意往會議室里掃了一眼。

雖然只有一眼,但宮恩恩還是眼尖的看到會議桌為首的位置坐著的兩個人當中其中一個就是厲宸。

通過門縫,宮恩恩親眼看見郝岩將文件夾遞到厲宸手裡。

宮恩恩如釋重負,不管怎樣,合同是送到了。女人輕吁一口氣,只覺得頭突然變得格外昏沉。

宮恩恩想一定是來的路上太著急,剛才又過於緊張,這會兒突然放鬆下來才會這樣。

想想醫生對自己的囑咐,懷孕初期千萬要控制好情緒,否則很容易出現暈倒的現象,宮恩恩不免擔心起自己來。

「厲太太,這是不放心啊!」

宮恩恩的一舉一動全部被艾米看在眼裡,女人依然拿著腔調,惺惺作態的說道。

「是有些不放心!」

宮恩恩也不掩飾,她憑什麼放心,兩個人都不是什麼品行端正的人,她自己當然要謹慎。

說完宮恩恩一手扶著額頭,快步朝酒店外走去,她要儘快回到車裡,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

「厲太太,請留步!」

剛走出沒幾步,就聽郝岩在身後叫自己。

宮恩恩眉頭微蹙,還是停了下來,「還有什麼事嗎?」

宮恩恩忍著不適,輕聲問道。

「厲總聽說是您親自來送的文件,讓您稍等他一會兒。」

郝岩從會議室出來,臉上依舊掛著笑容,畢恭畢敬的說道。

「讓我等他一會兒?」宮恩恩不解,「厲宸他要我等他幹嘛?」

「厲總沒說,不過會議馬上就要結束了,厲太太也不會等太久,等厲總出來,厲太太便知道了。」

郝岩不動聲色的說道。

宮恩恩猶豫著,很懷疑郝岩說的話,可又覺得郝岩沒有必要騙自己。

「那厲太太就去休息室等一會兒吧,等厲宸出來了,您不就知道什麼事了嗎?」

艾米見宮恩恩一臉疑惑,又多說了幾句。

此刻宮恩恩越來越覺得力不可支,渾身乏的很,「那就去休息室吧!」

宮恩恩無力的應聲道。

既然厲宸快開完會了,那自己就等他一會兒。

如果是放在平時,宮恩恩說什麼也不會留下來的,但此刻,宮恩恩是真的很難受,只想儘快找個能坐下來的地方歇一會兒。

「那請厲太太跟我來吧,休息室就在前面。」

艾米伸手做了一個請都手勢。

宮恩恩再次扶了扶額頭,轉身準備跟著艾米走,驟然眼前一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只見宮恩恩沒走幾步,身體子就軟綿綿的倒在地上。

「厲太太?厲太太?…宮恩恩?」

郝岩和艾米二人驚訝的齊聲喚道。

「是你下的手?」

叫了兩聲見宮恩恩沒反應,郝岩抬頭質問艾米。

「放屁!我動手也不能在寫動手啊!」

艾米緊張的四周環顧,生怕被人看到。

「那她怎麼暈了?」

「我怎麼知道!」艾米也納悶,明明自己和郝岩還什麼都沒做,人就自己暈過去了。

「不過這樣也好,省得咱們動手了,趕緊把她抬進去!」

艾米暗自慶幸,看來這次連老天爺都在幫自己。

「艾米,我們可事先說好了,我可什麼都沒做,別到時候出了什麼事,你再反咬我一口!」

「瞧你這點出息!反咬你什麼?跟你沒關係,難道跟我就有關係了?是她自己暈倒的,該我們什麼事!趕緊吧!快把人抬走,一會兒好被人發現了!」

艾米一邊說話,一邊警惕的環顧四周。

「別磨嘰了!我這就抬走了!」

郝岩雙手微微顫抖著將昏死過去的宮恩恩背到自己背上,朝休息室小跑去。 猴子離了月宮,跳上杵天觸地的巨大金箍棒。

喊了一聲「小」。轉眼間龐然大物的金箍棒急速變小,猴子也從雲霄間一晃不見了。

天邊一隻金色的三足烏鴉飛離了扶桑樹,映照東海粼粼波光。

月色也漸漸褪去,廣寒宮門變得更加灰白,整個月宮更加的靜寂。

桂花樹也好似一株石頭幻化的枯骨。

地面光禿禿的沒有草,也沒有一絲風。

急速劃過一道灰影子之後,猴子又出現在宮門前。

廣寒宮門無聲的開了。

猴子邁步而入。

「南無斗戰勝佛。」正在撫琴的嫦娥,按住琴音,抬頭相迎。

「人呢?」猴子環顧四周。

「凈壇使者,怕斗戰佛怪罪。」嫦娥輕聲回答。

「岩兒!」猴子問。

「女孩子?」嫦娥嘴角微微的翹了「去看桂花了。」

「她是誰?」嫦娥盯著猴子的眼睛。

「舊人。」猴子。

「佛陀?」嫦娥。

「無足輕重。」猴子

「噢。」嫦娥張了張嘴,欲說還休。

「喜歡什麼?」猴子有點局促。

「給女孩?」嫦娥又笑了,明眸善睞。

「…」猴子

「美,仙家變美的寶物。」嫦娥抿嘴「老君八卦爐內丹,觀音玉凈瓶中水,鎮元草還丹生果,王母瑤池宴上桃。」

「在看桂花?」猴子邊說邊走出了廣寒宮。

「如何悟空?」嫦娥用自己都聽不清的聲音低語,目送猴子出了門。

桂花樹下,並無人。

猴子盤腿,坐了禪,入定。

「我為尋何人?不見、不尋、不思、不念、不掛懷。」斗戰正佛雙手合十似一尊塑像。

「齊天大聖。」岩兒的聲音飄進耳畔,遙遠又真切。

猴子睜開眼。岩兒白色的影子就現了。

「佛陀的事情辦完了?」岩兒貼近猴子的右肩,一併坐了。

「嗯」猴子聞到異香。

「你沒抓奴家。」岩兒看著猴子的臉。

「嗯。」猴子喜歡這香味。

「我佛旨意十二星宿的羅剎胎。無它。」猴子。

「那閏月?」岩兒。

「…」猴子又閉上了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