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噓!…別亂說話!…你現在可是領導!要像個領導的樣子!…別整天沒個正行樣!說話陰陽怪氣的!…很多人會看不慣的!」

說到在機關工作的經驗,那駱林就大大的不如薛玉芬這隻「老鳥」了,人家可是老機關了。

國安局其實就是個超大的大院子,駱林開了下天眼看了下地形,估計有百十畝大小,到處是鬱鬱蔥蔥的覆蓋著銀白積雪的樹木,有幾棟紅磚牆砌的三四層灰色瓦片建築,不過現在都被白雪掩蓋著。

薛玉芬領著駱林,走在沒什麼積雪的麻石小道上,過了幾個圍著水泥砌成,裡面種著樹木的圓形花壇。

大約走了10分鐘,一棟紅磚三層樓的高大磚瓦式建築,帶著灰石台階,上面有*灰石柱的建築,台階上的大門口,還掛了寫著單位名稱的白底黑字幾塊木牌子。

還有不少上班的人,正往台階上走。

「哎呀!玉芬!新年好啊!嘖嘖!你這是越來越漂亮啊!…」

「…那不是玉芬姐嘛?啊!都不敢認了!…」

兩個站在台階上,無意中回頭的兩個年輕女人,看見薛玉芬馬上就熱情的招呼上了,眼角不時的在一臉淡然的駱林臉上掃視著,嘴裡八卦著,看來不管是幹什麼的女人都喜歡八卦!

「呵呵…小雨啊!趙大姐!新年好!…這是駱同志!…咱們2部的….」

「咳咳….大家好!…」

薛玉芬剛打算把駱林的職位介紹下,駱林就在她身後,輕碰了她一下,薛玉芬馬上就明白了,自然就沒說下去了。

「呵呵…你好!…小夥子長得可真精神啊!嘖嘖!瞧這打扮!跟外國人似的!…」

那個叫趙大姐的婦女,看來是個大咧咧的性格,臉上有著明顯的老婦女特徵,那就是黃褐斑,抬起不是很大的杏眼,看了眼帥氣中帶著淡然的駱林,開了句玩笑。

她認為駱林這把年紀應該是新來的小屁孩,當然說話就隨便了,邊上那個年輕一點的姑娘,沒有吱聲,只是跟駱林點了下頭,笑了下,很含蓄。

幾個人一起說著話,就朝辦公樓裡面走去。

駱林已經知道自己應該先去找2部的部長,據老爺子說,這個叫肖世林的部長,可不簡單,據說還是個什麼戰鬥英雄啥的,來歷不凡啊!那個年代都是講戰功,論資排輩啥的。

資格越老,那就官越大,沒資格那你就呆著吧。

薛玉芬在三樓上班,駱林跟薛玉芬還有她兩個同事分開后,自己就站在2樓的走道上,正在這個時候,有幾個女人拿著人拿著開水瓶,朝這邊走道上閑聊著,走了過來。

自然看到了身材高大,挺拔俊秀,打扮「另類」,應該說,實在是太「洋氣」了的駱林帥哥。

「…同志!你找誰?…」

一個年紀在40歲左右,臉上有不少風霜之色,身材不高微胖的婦女,手裡還提著個紅色鐵皮熱水瓶,走到駱林身前停住了腳步,她身邊還有三個年輕的婦女,全都目光目光如炬的看著駱林。

說話的那個中年婦女,收起了剛才談笑的笑臉,很嚴肅看著駱林的問道。

「嗯!我找肖部長!…我是來報道的!…」

駱林朝幾個女人大方的露齒一笑,這種帶著陽光的笑容,落落大方的瀟洒氣質,哪是一般像他這個年齡小夥子所能擁有的啊?

眼光帶電啊!搞得那幾個年輕的婦女,臉上都浮起一層淡淡的紅暈。

哇!他笑起來好迷人啊!連那個老婦女都愣了下,沒有被自己威嚴嚇住嗎?

嘶…這個小夥子誰?新來的?她的疑問馬上被駱林遞到手裡介紹信解除了。

欠君一世情 那個年代搞什麼事情,都需要介紹信,特別是政府機關單位,包括結婚,都需要有單位介紹信,還有醫院證明,不然你就結不成婚!這就是那個年月的特色啊!這可不是我再亂說的。 「我……」分魂站在那裡,虛弱到了極點,沒有了之前的強勢,目光看向洛天和血主。

「他做不到!」洛天臉色陰沉,身為鎮魂師,洛天知道,兩魂融合想要分開要多麼艱難,尤其眼前這個神魂還是皇者之魂。

「你有辦法么?」血主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希冀之色,此時的血主不再強勢霸道,更像是一個愛子心切的父親。

嫡女狂妃:世子要強嫁! 「我只能嘗試!」洛天回應,將視線落在了分魂之上。

「你想死還是想活?」洛天拍了拍孽障鏡,想要將屠聖飛的神魂救出來,需要這道分魂的配合。

「我當然想活……」分魂開口,此時他虛弱,完全不是洛天和血主的對手,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那你就老老實實的回到你主魂上去!」洛天大喝一聲,神則從洛天的手上飛出,落在了分魂的身上。

煉化之力開始煉化著分魂,分魂劇烈的掙扎,但是現在的他的確弱小,被泯滅之光重創,想要掙脫,洛天哪裡會給他機會。

分魂咆哮,似乎明白了洛天的想法,自己好不容易分出來,不用日日夜夜遭受禁錮,哪裡想要再回去。

「你若是一開始就跑,我或許拿你沒辦法,但是現在,你就是個垃圾!」洛天不理會分魂的咆哮,十色的火焰也是隨之包裹著分魂飛速的煉化。

一刻鐘后,分魂的呼叫便是消失不見,一團灰氣漂浮在洛天的手上,散發著驚人的氣息,正是那道分魂的神魂之力。

洛天邁步走上了祭壇,心神顫抖,光是那股力壓天地的氣勢,就讓洛天雙手顫抖,實在是眼前之人來頭太大了,來自於太古的皇者,當年主宰九天的存在。

「融魂!」洛天低喝一聲,手上那股精純的神魂之力,朝著那被鎖住的神魂烙印而去。

在洛天將神魂,烙印在那道主魂之上的時候,陣陣的波動,便是在那道神魂之上傳出,威壓席捲,讓洛天手都顫抖起來。

「當之無愧的霸主!」洛天心中暗嘆,面對眼前這道神魂的感覺,就好像當初洛天弱小之時,面對紀元之主的那種感覺一般,甚至更甚,有一種螻蟻之感。

而隨著洛天將那道神魂之力,熔煉到主魂之上,卻是彷彿泥牛入海一般,沒有任何變化。

「該死!」洛天低罵,他原本的打算是將這分魂煉化,讓主魂融合分魂,將屠聖飛的神魂替換出來。

但是洛天沒想到,主魂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不過隨著分魂的神魂之力被融入,洛天也感應到了屠聖飛神魂的存在。

「用我的!」血主看到了洛天的臉上色,沒有絲毫的猶豫,血海蒸騰,灰色凝實的神魂落在了洛天的身前,同時伸手一點,一道神魂之力,落在了洛天的身前,血主三成的神魂之力。

「前輩!」洛天輕嘆,將神魂之力拘了過來,朝著主魂的身上按了下去。

洛天明白血主的心情,他也是孩子的父親,若是自己的孩子遇到這種情況,洛天也絕對會義不容辭。

三成血主的神魂融入,終於讓這皇者的主魂發生了震動,那漸漸被融合的屠聖飛的神魂,漸漸的有了排斥的反應。

「還不夠么?」血主低聲自語,又是放出了三成的神魂之力,讓洛天融入,而陣陣的灰氣從主魂的身上傳出,漸漸的凝聚出一道虛影,正是屠聖飛的模樣。

不過,屠聖飛的身影虛幻到了極點,彷彿一縷飄煙一般,彷彿一陣微風就會被吹散。

「再來!」血主雙眼露出狠戾,又是三成的神魂送出,這已經是血主的極限,若是最後一成損失,那麼血主也就沒了。

「前輩,你不能損失了!」 迫嫁豪門 洛天沖著血主開口,看著虛弱到極致的血主,同時將血主的神魂融入到了皇者之魂中。

灰氣飄散,隨著血主神魂的融入,又有大片的灰氣散發而出,屠聖飛的身影終於凝實了許多,雙眼漸漸的有了神采,目光看向四周。

「父親!」一瞬間,血聖飛便是看到了同樣虛幻無比的血主,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隨後便是化成了激動。

「聖飛,沒事了!」血主臉上難得的露出笑意,飛身來到了屠聖飛的跟前,血主做夢也想不到,他們父子二人,會以這種方式相見,兩道虛弱的神魂。

「父親,你快走,這個傢伙太強了,洛天帶著我父親離開,快點,他快復甦了!」屠聖飛沖著洛天焦急的大喊。

「要走,也得帶你走啊,要不前輩是不會走的!」洛天臉上帶著苦笑,看著屠聖飛依然跟主魂相連。

「真是貪得無厭的傢伙!」洛天輕嘆,伸手一揮,一道神魂之力從洛天的手中飛出,融入進了皇者之魂中。

「洛天!」屠聖飛看到洛天融入到了自己的神魂,驚呼一聲,眼中露出感激。

屠聖飛也是微微一愣,沒想到洛天竟然會為了救他捨出自己的神魂,畢竟兩人曾經為敵。

嗡……

隨著洛天的神魂之力,融入到那皇者之魂之中,那皇者之魂卻是微微一顫,讓洛天三人嚇了一跳。

「怎麼回事?」洛天揉了揉自己的雙眼,目光看向血主還有屠聖飛。

「他剛才……是不是動了一下?」洛天開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也看到了?」血主父子兩人異口同聲,身軀不自然的顫抖起來。

而讓洛天更加意外的是,他的神魂之力融入,竟然沒有掀起絲毫的波動,只有一絲神魂之力,從皇者之魂中流出,補充進屠聖飛的神魂中。

「還不放么?」洛天臉色陰沉,感覺這皇者之魂實在是貪得無厭,哪怕是放屠聖飛離開,洛天他也認了,憑藉著洛天的手段,讓他們恢復過來,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你若是再不放,我發誓,這段時間,想方設法的折磨你!」洛天低喝一聲,聲音之中帶著瘋狂。「你以為,你是誰?」洛天的話音落下,一聲冰冷的聲音卻是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讓洛天如遭雷擊。 「……」

那個中年婦女幹部,腦袋有點發麻了,這哪是介紹信啊,這就是一張委任狀啊!

好傢夥! 元後傳 真沒看出來這個年輕帥氣得掉渣的小夥子,竟然是,新來的2部,部門副部長,那就是二把手啊!

心中暗想,自己剛才的舉動,沒有得罪他吧?他可是領導啊!雖然太年輕了點。

「…咳咳…駱林同志!你好!我是內勤安檢部門的唐斌華!…我這就帶你去找肖部長!…」

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剛才那個滿臉嚴肅,還帶著謹慎懷疑眼神的女人不見了,換之是熱情,滿臉的笑容,還主動伸手跟駱林握手。

在邊上的幾個女人,都很驚訝唐斌華的這個變化,她們都知道這個唐斌華,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平時都是冷著臉,好像別人欠她錢不還似的,很少見她對人如此熱情,而且還是個陌生年輕男人的說。

就這樣,駱林跟這「熱心腸」的中年女人幹部,朝北面的走廊走了過去。

中年婦女唐斌華,很客氣的走在駱林的側前面,態度很恭敬,能到2部當主管領導的人,那就不是一般人。

你開玩笑,這可是國家最機密的情報機關,不是你想來就能來的,沒有深厚的背景和強大的個人能力,還要保證對黨絕對的忠誠,汗!駱少好像還不是黨員的說。

「小張!…肖部長來了沒?…」

熱心的中年婦女幹部,走進開著門的掛著部長牌子的辦公室,對坐在橫擺著一張辦公桌邊的一個年輕的姑娘說。

肖部長的辦公室不大,是前後兩進的兩間的房間。

「哦!…肖部長在!…」

那個年輕的姑娘,抬起清秀的小臉,看了下說話帶著笑意的唐姐,順勢掃了下一臉嚴肅狀,背著手,一副我是領導模樣的帥氣中帶著威嚴的駱林。

心說,這個男人好像電影演員啊!汗!要是駱林知道這個姑娘的評價,不知道會不會去撞牆。

年輕姑娘起身走到裡面房間,關著的門邊,輕敲了兩下,裡面傳來一聲低沉的聲音,進來!

接著年輕姑娘推門進去了,門又被關上了,等了一會,年輕姑娘把門打開,示意兩人進去。

「肖部長!…這是駱參謀,他來報道…這是他的介紹信!…」

唐斌華趕緊把手裡一直拿著的介紹信,遞給了,坐在一張辦公桌後面,穿著套乾淨黃綠色軍裝,年紀在五十歲左右,有不少白髮的整齊短髮,方臉上,左額邊還有條淺淺的刀疤的男人,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裡面帶著冷靜和睿智,看了眼,站在中年婦女幹部身邊,沒有吱聲一臉肅然的駱林,伸手接過介紹信,低頭看了起來。

「呵呵….原來是駱參謀啊!歡迎啊!…我說你怎麼還沒來呢?…請坐!…」

看過介紹信的肖部長,嚴肅的臉上馬上就露出了熱情的笑容,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伸手,跟臉上帶著同樣滿臉笑容,走過來跟他握手的駱林朗聲說,讓人感覺此人很豪爽。

唐斌華很知趣的禮貌告辭了,出去把門悄然關上。

「…呵呵…坐坐!…抽煙!…」

肖部長大笑著,極其熱情的拉著駱林,坐在了會客沙發上,從兜里掏出一包2塊多的火炬牌香煙。

「客氣了!來抽我的!…」

駱林微笑了下,從兜里掏出了中南海內供香煙,抽出一根遞給了肖部長。

「哈!好煙啊!…行!抽你的!我的煙,就不拿出來獻醜了…」

肖部長對駱林的第一直覺,就是感覺此人不簡單,而且絕對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傢伙,估計,不太好打交道,這是他通過觀察得來的結論。

首先,從駱林的打扮就看得出來,身上沒有一點軍人的影子,整個人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這可不是啥好現象,對於一個自己都看不透的人,來跟自己一起負責一個部門的工作,那麼工作起來,是不是就不太順手了呢?

「…嗯!…駱參謀!我看了下你的資料!你以前都在部隊吧!…」

肖部長靠在沙發上,抽了口煙,淡淡的煙霧從他面前飄散開來。

「是的!收集情報的工作,倒是做過!我覺得,做情報工作其實並不難,無非就是,盡量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竊取目標的機密,等等…」

駱林本身後世就是個超級王派間諜,搞情報這種工作,要比如今這個年月的情報部門,不知道要高端多少年!你還在考效他?

當然,肖部長知道駱林這是鄧首長,親自點名派來的人,肯定不是泛泛之輩了。

駱林的資料上面,那些所謂的經歷,有大部分都是假的,不搞假的不行啊!

雖然駱林實力,完全是變態強悍的存在,那也不能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些吧?

而駱林的身份,絕對屬於國家機密中的機密,也只有鄧老爺子才知道,其他人就不需要知道這些了!

龍組內衛的職責,可以秘密調查國家內任何一個機關,個人包括情報部門,那就是相當於明朝期間的比錦衣衛更高級別的影子內衛了。(那是直接跟皇帝彙報的部門,最頂級的秘密情報機關了)

肖部長肯定不可能知道,駱林龍組內衛的真實身份。其實,駱林之所以被派到總參部們,就是因為總參部門,在前段時間,出現了嚴重泄露國家機密的事情,而這件事情一直被老爺子壓著,沒有透露出去。

泄密,是很嚴重的事情,而總參部,又是個極端敏感機密的部門。

所以,只能派自己人來,而且此人,還必須有精明的頭腦,高強的身手,那麼這個人選自然就是咱們駱少了。

而他的假資料上面,也是寫的在軍隊服役啥的,後來又潛入香港秘密執行過幾次機密任務,都獲得了不錯的成績云云。

肖部長看到駱林的資料,就是這樣的,那是從中央情報總局出來的東西,他能不相信嗎?

「咳咳…那你覺得,今後應該怎麼開展工作呢?」

看來這個肖部長,不是個吹噓拍馬的幹部,是個務實的人,其實作為駱林來說,能被中央首長直接指派的人,他竟然還敢在這再三的詢問,這不是明擺著不相信人嘛?

當然,作為搞機密工作的人來說,他這樣做沒錯,但是作為一個官場的人來說,他這樣做就是在得罪人。

「這樣吧!肖部長!你把我們部門的幾個主管找來,大家先認識下,我再說說,我的工作意向怎麼樣?」

駱林的這話,可是帶著不容置疑的口氣,完全不像一個下屬跟領導說話。

但是,肖部長卻沒有去計較,笑了下,深深看了駱林一眼,點頭答應。

「小張!通知2部的各個部門領導,來二樓會議室開會!」

肖部長也是軍人出身,說話做事,那都是雷厲風行的人,交代了下秘書小張姑娘,就和駱林一起出了辦公室了,朝會議室走去。

「同志們!這位是新來駱林同志,駱參謀,是加入我們2部副部長!…大家歡迎!…啪啪!.」

肖部長介紹完駱林以後,帶頭鼓起掌來,這時,會議時內2部的各部門領導全都鼓起掌來,薛玉芬也在其中,正那美目盯著點頭微笑,也輕拍著手掌的駱林,心裡真是自豪不已。

其他人心裡都在猜測,駱林是何來頭,不知道是哪家的太子爺?誰叫駱林長得如此耀眼呢?

接下來,就是互相認識,2部下屬部門一共有5個男主管,2個女主要管,一個是薛玉芬,還有個就是唐斌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