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嘿嘿嘿!小靈女,我有,你開個價」。蝠羽笑嘻嘻的湊了過來。

「先看品質」。靈女敲了敲竹桶。

蝠羽瞪著瞎眼睛盯著黑洞洞的竹桶。「小靈女,這東西也能分辨出品質」。

「當然,血靈城內的『化血龍晶』分五品,不然,我怎麼知道你騙沒騙我」。

「嗯!也對」。

蝠羽拿出「化血龍晶」反手扣入竹桶里。靈女臉兒笑開了花。

「哎!羽友,你在這裡哪」。蝠羽被重重的巴掌拍了下。

蝠羽呵呵兩聲,心道小靈女和我玩這招。乾瘦的手,扣住竹桶口蚊絲沒動。

靈女暗自驚奇,老蝠蟲竟然沒中招。

蝠羽回手抓住拍在肩膀上的手。腕力一緊,轉過身。瞎眼珠子瞪大了。

「哎呀!小子,你還活著」。

魔邪呲著牙,老傢伙的手勁夠重的。「怎麼,見我活著,不高興」。

「拷!我聽說,你讓人家圍攻了」。

「差不多,怎麼樣,得到了嗎」?

「那還用說,有我老蝠在,沒有得不到的,這不看看品質」。蝠羽提起竹桶,晃了晃。臉色突然變了,回頭看向靈女。

俏面靈女不知何時逃沒了影。

「哎呀!不好,老子中計了」。啪!竹桶碎在地上,蝠羽竄出數百丈,伸手抓去。

嘎嘣!骨爪抓出數道白印。蝠羽撞進魔邪懷裡。

蝠羽推開魔邪,突然,又僵在空中。

「蝠友,你犯了城規」。

蝠羽臉上流著汗,不停的抹著。

「骷友,這位……」。魔邪走上前,剛要解釋。蝠羽一把將他拉了過來。

「噓!別說……」。蝠羽明白,犯了城規還好說,如果嚷著「化血龍晶」被騙了。骷妖族不會放過它的,剛才太心急了,差點釀成大錯。

「骷友,在下初到骷妖城,從沒見過如此繁華的上古之城,太興趣了」。

骷妖士冰冷的臉有了幾分暖色。「嗯!好好看吧!十日後就封城了」。

蝠羽連連作揖。「是,是,是」。

魔邪張著嘴,萬分不解,為何蝠羽被騙了「化血龍晶」,還不敢聲張。這可是稀有的寶貝。

「下不為例」。骷妖士大搖大擺的走了。

「羽友,怎麼回事」。魔邪低聲問道。

「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和靈女一夥的」。蝠羽瞪著瞎眼睛。

「哪有的事」。魔邪直搖頭。

「走」。蝠羽陰著臉,上了橋。

魔邪一臉的委屈,不作聲的跟在後面。過了橋,蝠羽停了下來。轉頭看向魔邪。

魔邪嚇得退了步,嘿嘿兩聲。

「你在城內尋找,我去城外守著,我就不信小靈女能插翅飛出去」。蝠羽惡狠狠的道。

「好,抓到她,生吃了」。魔邪憤恨的瞪著眼睛。

蝠羽拉著長臉,唰唰的走遠了。

魔邪看著陌生的骷妖城。這城看起來太大了,到哪兒去找小小的靈女。

漫無目的的走了數百座橋,魔邪坐在橋邊傻了眼。靈陽落盡,兩顆巨大的球體交錯在空中。

「魔蟲友,換『化血龍晶』嗎」? 重生之影壇天后 甜膩的聲音回蕩耳邊。

魔邪回手抓去,身後驚呼一聲。

「嘿嘿嘿」!魔邪呲著牙,轉過頭。一位靈女瞪著大大的眼睛驚死在橋邊。

溫滑細膩感從指尖傳來,一絲電麻襲遍全身,急促的氣息噴到臉上。雪亮的大眼睛低頭看看胸部,急火火的指了指。伸出的大手閃電般的收了回來,細尖的風颳了過來。

魔邪身子後仰,滑了出去。跟著身上急風閃電,颳了陣厲風。

雙腿一夾,身子竄了數尺高。雪白的細腿被擋了下來。

靈女沒佔到便宜怎麼肯放手。五道尖哨聲響到耳邊。

魔邪閃開,急速想逃出戰團。后襟一緊。遁離的身影被拉了回來。指風刮過面頰,捎出三道血林子。

「住手,這裡是骷妖城,難道忘記了嗎」?骷妖士踩著魔邪戰襟,怒聲呵斥。

「他……」。靈女捂著胸口,細嫩的手指指著魔邪。

魔邪掃了眼,咧咧嘴。擋在胸溝上的手指露出數道紅光。

「嗯—」!骷妖士怒目圓睜。

圍觀的修者動了動,數位魔蟲者擠了出來。見此情景,魔姑笑盈盈走了過來,向骷妖士深行一禮。

「骷妖友,此士是本族邪魔,我等正要帶他回族」。

骷妖士眼皮跳跳。邪魔這個詞在異域輕易不用,這就難怪了,也只有邪魔能做出這種事。

「魔蟲友,族有族法,城有城規。想帶邪魔離開,先受了本城處罰」。

魔姑面現難色。「骷妖友,我們兩族可是至親」。

「呵呵!就因此才必須遵守本城法度」。骷妖士沒有半點退讓。

魔姑被制住七寸,臉兒紅一陣白一陣。一時無話可說。

「你跟我走」。骷妖士沒好氣的指著魔邪鼻子。

靈女咬著嘴唇,眼睜睜的看到魔邪鬼笑的走了,氣得小臉都白了,在雙月的光芒下,更加的慘白。

魔邪跟在骷妖士身後,如卸重負。這些日子,一直盤算著如何逃出魔姑的掌控,現在好了,可以高高興興的去領罪了。

周圍修者看到魔邪興趣的樣子,不住的搖著頭。「這蟲一定是嚇傻了」。

「老蝙蝠,我去領罰,幫不了你了」。魔邪跳著腳的喊道。

蝠羽站修者群里,翻著白眼仁。「廢物」。

眼前一亮,魔邪站在一片平靜的湖面上,像田園中的一面大明鏡,倒映著一雙明月。微風吹過,泛著陣陣漣漪,金光閃閃。「吱」的一聲,一隻骷影飛來,在水面激起一陣圓暈……。

骷妖士急忙跪拜。「族老,此士犯了城規」。

骷影水月,連為一體。輕柔的聲音響起。「什麼事由」。

骷妖士一五一十的將看到的事如實的說出,沒有半點潤色。

「是這樣,送他去遠征吧」!

「是」。骷妖士退出湖域。

魔邪緊跟在後面。「骷妖友此罰不重吧」!

「你說哪」!

魔邪被噎了回去。

骷妖士帶著魔邪來到一座飛檐翹角的小涼亭前,繞過一座座奇石。一道骷影坐在亭間。

「骷老,此魔蟲被罰遠征」。

「哦」!骷影拿起靈軸看了看。「正好魔蟲族要遠征靈地,讓他去吧」!

魔邪一聽,腦袋嗡了聲。為能逃出魔姑的手心高興哪,怎麼就……。

「骷老,還有別的嗎」?

「放肆!骷妖城是講條件的地方嗎」?骷妖士拉著魔邪遁出石域。

魔邪這次可嚇傻了,一步都不想走,被骷妖士拖著飛遁。

不知過了多久,來到數十座光門前。每座光門前都站著一位異族族老,碩大的光門上空凝著滴血的大字。

骷妖士遁到魔蟲族光門前。「魔玄老,又送來一個」。

老魔蟲士挑起長皮眼,拉過魔邪。啪啪啪!拍拍苦瓜的臉,指尖一點,在魔邪左額處印上閃光刑印。 「哦?錯了?」

孤鴻聞言眨了眨眼,看了看身旁的墨雨薇,又看了看不遠處的墨柒,再看了看墨雨薇,又看了看墨柒,視線如此反覆五六次后,忽然一拍腦門,恍然大悟地開了口。

「錯了錯了,果然錯了,我方才還想呢,二太子殿下莫非是換口味了?這二太子妃分明沒有一處比得上車攆中的這位姑娘。眉目比不上,面容比不上,身量比不上,氣度更是比不上,如此一位,二太子何必如珠如寶眼巴巴地讓我來請,卻原來是我認錯人了,還好還好,嚇死我了。」

孤鴻一邊說著,一邊還拿手在胸前順了順氣兒,一副差點被驚嚇到的模樣直接讓墨雨薇母女的臉色由紅變白,由白轉青,再轉為紫黑。

顏色變幻之快簡直令人嘆為觀止,煞是好看。

「你,你,你!」墨雨薇指著孤鴻,顫抖地開了口,因為太過氣憤,她的氣息都有些不穩,你了半天也沒能說出什麼話來。

當然,孤鴻自是不會給她開口的機會。事實上,當孤鴻張口之後,她也確實沒了什麼張口的契機。

「你什麼你,本公子玉樹臨風瀟洒倜儻本公子心裡清楚地很,不需要你在這裡一遍遍地跟我強調,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暗戀我呢。」

「我,我,我……」

「我什麼我?我告訴你,我孤鴻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隨便喜歡的,就算你不怕別人說你高攀,我還擔心別人嫌我眼光太差呢?我一個正值花樣年華,身家清白的大小夥子,若是因為你的喜歡而有了污點,我找誰說理去?」

「他,他,他……」見說不過孤鴻,墨雨薇一跺腳,求助性地看向牡丹,可此時牡丹也尚在孤鴻前後不一的態度中愣怔著。

就這麼一愣怔的功夫,孤鴻就已經火力全開了,而且,這次明顯波及到了牡丹。

「他什麼他?怎麼?跟長輩告狀啊?這種事情小爺我八百年前就已經不做了,你瞅瞅你現在多大個人了,遇事還只知道往長輩身後躲,也不嫌害臊。還有你,是長輩了不起么?用了什麼手段心裡沒個數么?長得好看也就罷了,可你瞅瞅,這撲了幾層粉都蓋不住的滿臉褶子,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憑藉什麼才爬到現在的位置上的……哎,你們看著我做什麼?還不收拾收拾趕緊出發,要在這兒過年啊?」

不知孤鴻到底說了多久,艾莉絲只記得最後牡丹和墨雨薇的臉色都黑得跟那鍋底灰沒什麼兩樣,灰溜溜地上了馬車,而墨皖寧和侍衛則在孤鴻的催促下利落地駕車前行。

所以在後來墨柒等人見到孤鴻的笑臉時都下意識地選擇了避讓。

這張嘴的殺傷力實在是太驚人了,真不知道那二太子是如何忍受得了孤鴻的。

不過令艾莉絲感到慶幸的是,至少目前為止,孤鴻是站在她們這邊的,而且對墨雨薇母女並無好感,說明墨家的情況二太子這邊自有了解。

這樣看來,二太子殿下對墨柒還是比較重視的。 有了孤鴻的存在,接下來的路途倒是一路順暢,原本需要半日的行程生生縮減到了兩個時辰之內,入皇城時也未遇到什麼阻攔。

玄武帝國的皇城和星月王朝有些相像,城堡之形,多見飛拱與塔尖,只是星月王朝的塔尖為圓弧形,玄武帝國的塔尖則更尖銳一些,整體風格為高聳削瘦,加上尖銳的頂端,呈現出一種神秘、哀婉、崇高的強烈情感。

聽聞這是由於玄武帝國的歷史淵源所致。

玄武帝國的皇室赫連一族誕生於蠻荒之地,繁育初期周遭皆是豺狼虎豹,為了免受野獸的侵襲,赫連一族學著尋找光滑的坡面,又將荊棘鋪在坡面上作為防護,如此一來,能夠極大地保護族人的安全。

後來雖然時代發展,赫連一族也強大了起來,但這樣的建築風格卻依舊綿延至今,在結合了時代元素后,形成了新的風格。

雖然此傳聞並非正史,但由於其中展現的抗爭精神暗合了赫連一族的家訓——鬥爭到底,故而流傳了下來,至於其真假與否,已經幾不可考。

不過若是將單一的宮殿分離出來,倒是與艾莉絲煉製的古堡府邸有些相像。

「大婚之前,就要委屈墨姑娘先居於此處了。」

孤鴻帶著墨柒眾人,在距皇宮尚有一段距離的宮室前停駐了腳步。

相較於輝煌威嚴的皇宮而言,此間宮室並不算大,但勝在精巧別緻,而且此行墨家來的人並不多,倒是足以安置。

「切,我還當二太子有多重視這場大婚,如今還不是將人隨隨便便扔到一旁就了事,有些人啊,還真當自己飛上枝頭就能變鳳凰了,可這野雞就是野雞,就算是再撲騰,她也是野雞。」

憋了一路的墨雨薇終於有了發泄的途徑,而對孤鴻同樣沒有好印象的牡丹也並未阻止墨雨薇,只是冷哼了一聲就帶著墨雨薇向里走。

她雖然希望墨雨薇能給皇室子弟留個好印象,可這孤鴻都已經明顯表現出對自己的厭惡了,她也沒有熱臉貼人冷屁股的習慣。

再說了,孤鴻是二太子的心腹,可不是別人的,皇室還有三太子四太子都未曾婚配,保不齊其中就有她的乘龍快婿,她何必跟個下人在這兒虛與委蛇。

「孤鴻公子不必在意,此地甚合墨柒心意,還請孤鴻公子待墨柒謝過二太子。孤鴻公子馬不停蹄奔波了一路,想來已經很是疲乏了,天色已晚,墨柒就不留公子了,待日後公子有空,墨柒定會好好招待公子,以報今日相護之情。」

墨柒行了一禮后開口道。

墨雨薇可以不識禮,但她不行,更何況,今日孤鴻明裡暗裡對她的相護之意,她都清楚,也記在了心上,雖說孤鴻的主要目的還是維護二太子,可她卻依舊承下了這份恩。

有恩必報,這是母親生前叮囑過她的,她不能忘。

「好說好說,墨姑娘實在是太客氣了,這些都是孤鴻應該做的,墨姑娘勞頓數日,怕也累了,如此,孤鴻便不打擾了,先行告辭。」 ?「進去吧」!

魔邪屁股被重重的踢了腳。黑影飛入光門內。

忽悠!眼前一片黑光。沒等魔邪還過神來,耳邊響起喊聲。

「又來一個」。

脖領緊了緊,呼呼的風聲響起,跌了個重重的屁股堆。

血腥氣撲鼻而來,眼前一片漆黑。

哎呀!大手按在渾圓細滑的大腿上,插進緊閉的大腿內側。

魔邪急忙抽出手,心裡罵道:「真倒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