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嗯,我等你!」美杜莎點頭。

蕭寒一笑,隨即不再猶豫,他心念一動,催動神隱斗篷的穿梭功能,眨眼睛,美杜莎的嬌軀消失不見。

「還是懷中抱著美人舒服啊……」蕭寒低頭看了看,懷中空空,只徒留一縷美人的迷人體香,這般感覺,突然讓他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兒。

蕭寒搖了搖頭,將心頭的莫名思緒壓下,不再多想,總會再見的,而且,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便會再回來的。

咻!

身形一閃,蕭寒頓時又朝著密林深處掠去,這片密林連通著魔獸山脈,到時候,進入深處,高階魔獸縱橫,諒雲嵐宗這些人也不敢輕易深入。

————

幾日後,蕭寒進入了魔獸山脈深處,這裡危機四伏,各種高階魔獸出沒,即便是斗皇級別的魔獸也很多。

所幸,那日,蕭炎成功逃脫了,所以蕭寒也算是完成了解救蕭炎的任務,當晚,系統便獎勵了他一百萬積分。

如今,他又是有錢人了。

有了一百萬積分后,即便在這魔獸山脈深處,蕭寒也是無所畏懼,他向系統兌換了一種氣息變幻的手段,可以模擬強大魔獸的氣息,所以這些魔獸見了蕭寒,那都像是見了祖宗一樣。

在這魔獸山脈中,蕭寒那是橫著走。

當然,在蕭寒橫著走時,那些追殺他的雲嵐宗之人,則是死傷慘重,不過這些,那就不是蕭寒該關心的了。

有了氣息模擬的掩護,所以蕭寒並未著急動身前往迦南學院,而是選擇留在了魔獸山脈之中修行。

蕭寒從抓來的雲嵐宗弟子口中,也得知到冰雪女皇安然脫身了,這也是讓他鬆了一口氣,總之不管怎麼說,這次是欠下了冰雪女皇一個人情。

在魔獸山脈期間,蕭寒進行了一次幸運積分抽獎。

這自然是上一次晉級斗靈時的抽獎機會,不過當時由於在冰雪之城毀皇陵、奪聖物的事放下了。

而這一次的斗靈幸運積分抽獎,蕭寒真的是走了大運,居然抽中了一部與《帝凈訣》成套的身法鬥技《帝閃訣》。

據《帝閃訣》中記載,此身法大成之日,身如鬼魅,一閃之間,扶搖而上九萬里,當真是快如閃電。

抽到這帝閃訣之後,蕭寒欣喜萬分,這可是成套的鬥技,他已經修鍊了帝凈訣,如今修鍊這身法鬥技帝閃訣,無疑可以很快上手。

所以這段時間,在魔獸山脈中,蕭寒每日都沉侵在帝閃訣的修鍊之中,如此厲害的身法,可是很極為強大的作戰手段。

不知不覺,魔獸山脈之中,一個月過去了。

但是雲嵐宗在山脈中搜捕,依舊未曾停止。

外界之人,也是在密切關注著雲嵐宗的動向。

據說,雲嵐宗弟子在山脈搜捕行動中,傷亡慘重,很多弟子都死在了山脈中。

皆是一劍封喉。

這段時間,魔獸山脈彷彿成了雲嵐宗弟子的墳墓,實力低一點的,進去皆是十死無生!

不過,在半個月之後,這種死亡事件便沒有再發生了。

因為,一道青衫身影已經從那茂密的叢林中走出了。

在蔥鬱的密林一側,一道羊腸小道一直延伸至視線的盡頭。

青衫身影向上了小道,他腳步很慢,但是一步踏出,身形便已在數十米之外,那一幕,很是詭異。

「雪琴,我來找你了!」 「Hut.hut.haaaa,Pump.it

Hut.hut.haaaa,And.pump.it(louder)

And.pump.it(louder)

And.pumpit(louder)

And.pump.it(louder)

Turn.up.the.radio,

Blast.your.stereo.riiiight……」

邁阿密海灘永遠是欣賞熱辣美女的天堂,此刻人潮湧動的熱沙中間,身穿比基尼的美女正奮力扣殺著排球。

「哎呀,好球!」隨著古銅色皮膚的美少女一記兇猛的網前扣殺,韓峰也握拳站起來跟著人群大聲叫喊起來,「尤瑪學姐,加油!」

沒錯,這場沙灘排球賽中,不僅有比茜·莉萊,更有著體術大師、擁有「重拳公主」之名的尤瑪·格蘭。來了這邊之後,雪松算是經由尤瑪明白了健美古銅色肌膚的性感之處,此刻再次高高躍起奮力扣殺的尤瑪,全身散發著熱火般蓬勃的青春魅力。

「有尤瑪學姐在,這邊肯定會贏的。」雪松一邊喝著飲料一邊對昭華評論,經過幾天的適應,他和昭華現在看著滿海灘的比基尼美女也不會馬上臉紅了。

我和反派大佬同歸於盡后 「我覺得尤瑪在欺負人。」坐在前排依然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膚色蒼白的「恐怖男孩」凱里·達維斯又打了個呵欠。

「尤瑪學姐根本就不能使出力氣來吧,真擔心她不能盡興然後讓我們陪她打沙排,」韓峰笑了起來,「不過那麼不要緊,真要打的話就交給你們啦,JOJO!」

「會被一個排球打死的……」雪松連連擺手,又問在一旁為自己警戒的植葶影,「影姐能接下嗎?噢……這得讓昭華用氣壁擋著才行。」

「真要來的話我一定要跟你組隊。」昭華現在也比較放得開了,看到尤瑪走過來時作勢往雪松身後躲了躲。

「學姐,你不休息的話她們沒法打了噢。」韓峰把水遞給披上毛巾擦汗的尤瑪,笑著說道。

「我不打啦,盡興就行。」尤瑪說著又側身把一瓶水拋給走下場來的比茜,這讓比茜下意識地全力防範,大家隨後都笑了起來。

「尤瑪學姐最重的一拳能打多大力量?」韓峰好奇地問。

「理論上來說可以打碎大陸吶。」皮膚白皙的比茜因為運動變得臉色潮紅,她一邊解開垂在兩肩的辮子一邊笑著回答,這種話就算被外人聽見也不會被當真的。

畢竟重力操縱啊……雪松感嘆了一下,想到自己在本屆訓練生里排位居然是三,不由感到一陣心虛。

「我們等會去哪裡吃?」韓峰問著,幫兩個女孩擋開涌動人潮。

「看你們喜歡吃什麼類型的啊,我倒是——」雪松說著又看了看時間,「到了這個點,麥斯太太做的飯菜一定都被吃光了。」

「想吃古巴風味的菜嗎?」尤瑪問他們,「我知道有家古巴風味餐廳很不錯哦。」

「辣嗎?」雪鬆脫口而出,這讓尤瑪哈哈大笑起來。

「小JO你不能吃辣嗎?」她豪爽地拍了拍雪松的肩膀,這讓雪松一個趔趄。

「哈哈哈哈他不行的,哈登不是老嘲笑他嗎,還學他的語氣——」韓峰也調皮地模仿起雪松那副悲壯模樣來,「『我們嶺南周家,世代不吃辣』!」

「啊你們都別學我了!」雪松也有點不好意思了,「所以辣不辣——」

「雪松?」也許是他們的玩笑聲音大了些,嘈雜人群中突然傳來一聲不確定的呼喚,這讓雪松轉過頭去,一下子愣在那裡。

「熟人?」韓峰不明所以地跟著望過去,喊住雪松的是個亞裔面孔的中年男性,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利落帥氣頗有風度。

「啊……」昭華像是也反應過來了,望了一眼雪松,但沒有出聲。

「傑弗里?」跟那位男性同行的亞裔女性也疑惑地輕輕開口,那是個容姿頗有艷麗風情的女性,她手裡還牽著一個四五歲模樣的小女孩,小女孩眨著大眼睛注視著雪松,神情里也充滿探詢。

雪松愣了半天才從驚訝中回過神來,然後訕訕地開口:「……爸?」



「雪松沒提過他是單親家庭的孩子。」坐在一旁望過去時,韓峰慢慢地說。

「叔叔他在雪松很小的時候就跟阿姨離婚了。」昭華也有幾分擔心,越過分隔的植物能看到雪松有幾分不自在地坐在那裡有一句沒一句地回答久未見面的父親,為了圓好雪松偽裝的身份故事,答應了要跟隨雪松的植葶影坐在旁邊不時幫忙解釋著。

霸道總裁的小甜妻 「為什麼離婚呀?」韓峰小心地問,又望望那個安靜坐著不時對雪松報以微笑的漂亮女性。

「雖然說不來不太好……據說是因為叔叔有了外遇,」昭華說完又搖搖頭,「不是這個女士,我那時也隱約記得那個第三者上門鬧過,不是她,沒這麼漂亮文靜。」

「居然會在這邊遇上……」尤瑪覺得有點驚訝。

「剛才好像說是銀行部長什麼的,是在這邊定居? 九關 我想他有了另一個家庭應該也不會怎麼管雪松的事吧,天懲者不允許成員跟家人有太多接觸的。」韓峰說著又望望雪松,那個一無所知的小女孩還很高興似的對雪松甜甜微笑。

「我想不會的,叔叔大概只是想知道雪松為什麼會來邁阿密吧,只是很正常的擔心。」昭華搖搖頭,繼續試圖聽清那邊的對話。

看得出雪松並不是很希望跟父親相處太久,他早就把布蘭德·格雷姆先生跟賀岩枋的名片給了父親,回答起來也是心不在焉的。只是久未見面的父親可能是出於愧疚,一直在問問題。

「我過得很好,真的,」雪松還把手機里的合照給父親看,「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們學了很多東西,很開心。沒有問題的,生活費也足夠使用。」

聽著那邊的話,昭華又輕聲問夥伴們:「我覺得問題在於……那個女性,你們怎麼看?」

「不太妙的樣子,我還以為是我的錯覺,你也覺得嗎?」凱里也悄悄回答,繼續睜著那雙像是依然含著睡意的眼睛觀察。

「說是叫什麼?索菲亞?」韓峰又問。

「那個不重要,我現在很想放出止靜封界試試,她不會真的……」昭華看著雪松,雪松雖然看著比較缺乏警覺性,但似乎也不時往索菲亞那邊望過去。

「索菲亞阿姨……是怎麼跟……爸爸認識的?」雪松終於問了。

「蘇菲是我在日本旅行時認識的。」父親笑了一下快速回答,雪松便噢了一聲。

「阿姨是日本人?」雪松問得很輕柔,大概不會引起不快的,「噢是嗎……我認識一個前輩是京都人,影姐以前也在京都待過對吧?所以有點好奇……你是日本哪裡人?」

「我是奈良人,」女性微微笑著,又問道,「你去過奈良嗎?」

「沒有,好像是有很多鹿對吧?」雪松搖搖頭,望了一眼對奈良微微有了反應的植葶影后又帶著一點疑惑接著問小女孩,「……雪莉,對吧?雪莉有去奈良看小鹿嗎?」

小女孩搖搖頭,又憧憬地望向母親:「媽媽?」

「奈良這地方……」索菲亞繼續露出苦笑,「我有點不太好的回憶,既然能離開就不太想回去了。」

「夫人的日本名字是什麼?」植葶影想了一下,又試探地問。

對於她隱隱透出的探詢意味,索菲亞帶著疑惑回答:「阿隨。」

「阿隨——」植葶影像是吃了一驚,然後又道歉,「失禮了,我只是想起一個故人。」

並不知道植葶影在憂慮什麼,雪松想了想,又試著問:「阿姨知道藥師寺嗎?」

「啊,奈良確實是有藥師寺,那是個挺有名的地方。」

雪松看起來似乎有點顧慮,欲言又止。他低低地應了一聲,這時雪莉突然提出要拿些什麼東西送給他,傑弗里便牽著小女孩到車上去取了。雪松猶豫了一下又微微側身望向尤瑪這邊,得到一致的默許之後終於取出卡洛斯補給的卡片來釋放力量:「止靜封界!」

瞬間凝固的環境泛著淡淡彩色,在這突然的寂靜中,阿隨駭異地瞪大眼:「這——你們……」

「果然……」雪松深吸一口氣,直視阿隨平穩而堅定地開口,「我們是邁阿密天懲者。你……是妖怪吧?」



剛打完十場硬性規定的周挑戰賽勝利歸來便接到電話,哈登看了一下,雪松的。

「喲,跨界長途?」

「對啊,忙嗎?」

「一般吧,現在沒事,」哈登一邊拿毛巾擦汗,一邊敏銳地反問,「怎麼了,聽起來心情不怎麼樣?」

「嗯,」雪松應了一聲,遲疑了一會才繼續開口,「我在邁阿密遇上我爸了。」

「為什麼不好?」哈登頓了一下,倚著桌子坐下來。

「我爸在我還小的時候有了外遇,然後跟我媽媽離婚了,除了給生活費再一直都沒再聯繫過。」

「你恨他?」

「以前倒也沒什麼感覺,我媽媽也沒跟我抱怨過,我只是從外婆她們那裡聽到外遇什麼的。這次突然看到我爸一家三口出現在面前,就……有點生氣。」

這種問題諮詢我也是很難辦的啊……這些昭華可能更清楚,但找自己是希望快刀斬亂麻吧?哈登想要確認:「那個女人就是當時的小三?」

「不是的,不是那個。其實這次看到的女人……是妖。」

「那就得管一下了,你怎麼做了?」聽那語氣像是一貫地懵著,哈登只好先幫他整理思路。

「我……暫時應付過去了,然後跟她單獨談了一下。」

「談了什麼?」

「按照程序,表明身份,保持警戒。她很吃驚,看起來不像有膽量幹壞事。」

說到這裡雪松就不出聲了,哈登仔細地想著,然後問:「你怎麼想?你找我是因為覺得還想做點什麼吧?」

「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麼多年了,媽媽也沒有什麼想法了,我當然也不想報復什麼的,只是……不知道該做什麼。」雪松似乎十分無措,說話的條理也亂亂的。

「你想說的說完了?」

要不是知道他就是這性格,別人想必很難說下去吧。雪松苦笑了一聲:「你這樣讓我很難說下去啊……我不知道,我現在,就是心裡有點亂。」

「那個女人,確定沒有威脅嗎?」

「她很配合地現了本形,是白骨精……不,按她的說法是骨女,日本的妖怪。」

「啊,那個嗎,會報復不忠的男子的。」

「嗯,」雪松說著又自嘲地低笑起來,「所以有那麼一陣子我還有點幸災樂禍,覺得那就是報應吧……很卑鄙吧?」

「沒什麼,只是想一下又不是犯罪。」

「可是她跟我爸在一起了,孩子都五歲了。你……怎麼看?」雪松猶豫著求助了。

「那我就說了,你是天懲者,報上身份然後保持警戒就夠了,你做得都對。其次,以你作為兒子的立場來看,你的父母沒有複合意向,什麼都沒有,所以什麼都不做就可以了。你不舒服也可以理解,不過這一切也沒有發展成仇恨,你只要轉移注意力就行了。作為天懲者,你要跟家人和組織外的熟人保持距離,過不了多久你就釋然了。」

「真的嗎?」

亡靈骨災 「你不是一向心寬嗎,沒事的。來跟我說說,你是有了兄弟還是姐妹?」

「妹妹,才五歲,叫雪莉,很可愛。」

「可愛的妹妹嗎……」哈登放下心來,這聽來是個好勢頭,沒有煽動負面情緒。

「她好像很喜歡我。」

「不得了了小哥哥,連小蘿莉都淪陷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