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嗯!」,一名木葉忍者連忙答應。

「好,你自己小心點!」,另一名木葉忍者同樣的點了點頭。

「兄弟,你自己也小心點。看樣子,你的身體狀況有些堪憂啊。」,另一名忍者攙扶著有些站不穩的凌白,忍不住輕聲提醒道。

「沒關係,我能堅持住的。」,凌白捂著眼睛,感受著左眼的絲絲痛苦,忍不住苦笑著嘆了口氣。

「你去的時候,可一定要小心啊。」,其餘的木葉忍者也傳遞了自己關心的感情。

「嗯…我知道了。」,凌白點了點頭,沖眼前的眾人緩緩一小。

「對了,你們拿著這些苦無,如果有危險,我會通過這些苦無過來幫你們的。」,凌白強撐笑容,滿滿的穩住自己的呼吸。

「你放心吧。」

「千萬別勉強自己。」

「就是,別自己硬撐啊!」

「我們可是夥伴啊!」

木葉忍者一把將凌白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輕聲說道。

「放心吧。倒是你們,要多加小心一點。」,凌白咧咧嘴,強撐微笑。

「嗯!」

「我們知道!」

「您也要多小心!」

「等戰鬥結束,請你吃飯啊,兄弟!」

「……」

木葉忍者們活躍著氣氛,互相鼓勵著。

看待凌白的目光,也愈發的感激。

「那,拿好苦無!我先走了!」,說完凌白拿起手中的飛雷神苦無,微微一笑。

「小心啊,兄弟。」,緊握苦無的木葉忍者嘀咕道。

「大家加油,不能讓凌白小兄弟失望啊!」

「嗯!!」

「放心去吧!」

木葉忍者們情緒高漲,士氣大漲,和剩下的殘敵戰鬥時候,也是愈發的英勇了起來。

看到眼前這一幕,凌白才算是鬆了口氣,放下心來的他,勉強睜開了自己的左眼,輕微擦了擦自己臉上的血跡。

緊握著手中飛雷神苦無的同時,意念微動,剎那間,凌白的身形便再次消失不見。

而凌白的鏡頭,也暫時消失,直播間的內容,也變為了其他戰場的情況。

直播間內,對於凌白的戰鬥,也不由得多了更多的討論。

【千手扉間:「飛雷神之術嗎?現在已經用到如此熟練了嗎?」】

【波風水門:「速度不慢啊,看起來,是十分的熟練。沒想到,這小子還真是天才。」】

【千手柱間:「是啊,短短半天時間內,便能夠將這忍術練得極其熟練,看來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宇智波富岳:「不過,這傢伙到底怎麼擁有的寫輪眼?」】

【大野木:「是不是當時的系統獎勵給的隨機血繼限界給的?」】

【照美冥:「我覺得應該差不多。」】

【宇智波斑:『他那個豪火滅卻加上寫輪眼天之御的能力,看起來有點恐怖,就是現在不能確定,這寫輪眼,究竟有什麼能力。』】

【宇智波富岳:「一打幾,你來說。」】

【宇智波鼬:「那一招,應該是天照。」】

【黃土:「看起來好強。」】

【千代:「是啊,那麼長的大長蟲都殺了。」】

【桃地再不斬:「那恐怖的查克拉量,真是驚人,豪火滅卻的威力竟然能讓這群傢伙吃癟,也是強者啊。」】

【……】

這邊彈幕還在不斷討論著凌白的出色表現。

可伴隨著直播間鏡頭一轉,村子內的另一番景象,也是隨之展現。

中忍考試場地…

此時的卡卡西和邁特凱被困在了成群的音忍和砂忍中間,面對著剛才釋放幻術的那名暗部加上其他音忍,他們不由得認為有些棘手。 他這輩子,命運不濟,大起大落。

自小喪母,有過輝煌,面對過死亡,好不容易從地獄里爬出來……

以為上天垂憐,終於賜給他一束光,結果……

他急喘著氣,喉嚨一股壓制不住的腥甜。

「唔……」

張嘴嘔出一口鮮血。

「殿下!」莫書白一把扶住他,咬牙切齒:「你別動,我去找她問清楚!」

秦禹昭死死扯住他:「……不,扶我回去!」

「你等著!」莫書白氣不過。

秦禹昭虛弱搖頭:「……回去,我的話你都不聽了?」

莫書白憤恨的盯了那兩人一眼,急匆匆的扶著秦禹昭離開。

「那邊那兩個人,瞧著好眼熟。」

歐陽雪落的兩個婢女瞧著兩人離開的背影,低聲交談。

「好像是秦王殿下?」

「不是吧?那他豈不是都看見了?」

容子鈺還拉著歐陽雪落,兩人開心的玩仙女棒。

婢女咬了咬牙,正要上去稟報,就聽見自家主子偏頭問道:「容子鈺,你這是什麼意思?」

容子鈺怔了一下:「什麼什麼意思?」

「又是幫我掩飾,又是送我禮物,突然間對我這麼好,什麼意思?」

容子鈺目光閃爍了一下:「沒有啊,我是你師兄,對你好不是應該的嘛?」

「以前是我不好,我混賬,總是惹你生氣,相信我,以後再也不會了。」

歐陽雪落偏頭看他:「師兄對師妹的好?」

他清咳了一聲:「嗯,你想有別的,也……也行。」

他偏頭看她,神色認真:「以前是我不懂得珍惜,自從解除婚約,我終於明白自己的心意,雪落……」

「我喜歡你,不是師兄對師妹的喜歡,是男人對女人的喜歡……」

「我潔身自好,乾乾淨淨的,從來沒有過女人。」

「你,能不能重新考慮一下我?」

歐陽雪落腦袋轟鳴,不知所措……

命運真會開玩笑,這幾句話,她等了十幾年,可惜……

太遲了。

「我從小就喜歡你,像影子一樣追著你跑,為了這幾句話,我等了十幾年……」

容子鈺雙眼一亮。

「可是子鈺……太遲了。」

「我已經不喜歡你了,或許,以前對你的感情也不是喜歡,只是一種感激,感激你小時候救了我、拿命來保護我。」

「我可以用性命來報答你,答應你任何要求,卻不能違背自己的心意,再次接受你。」

容子鈺的眼睛瞬間暗了下去。

「你不用急著回答,你可以慢慢考慮,我可以等。」

歐陽雪落搖頭:「不必了,我現在不喜歡你,以後也不會喜歡,哥,不要再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你會遇到一個你真正喜歡的姑娘,我也會遇到我喜歡的人。」

容子鈺眯緊眼:「你喜歡的人?是不是秦禹昭?」

歐陽雪落偏開眼,心底一陣陣發燙:「你別問,我也不知道……」

容子鈺急了,一把扣住她肩膀:「你知不知道秦禹昭是什麼人?」

「他是當朝大皇子,下面有五個弟弟,他就是個箭靶子,日後奪嫡必有一戰,要麼榮登大寶,要麼死於非命!」

「你想嫁給他?還要不要命了?!」

歐陽雪落咬著嘴唇,不作聲。。 科技館果然沒有讓曹青天失望。

農田,伐木場,採石場?

這些東西好啊。

至於要求的荒地?

現在混沌城也有自己的兵力了,在這荒山野嶺的找一個人跡罕至的荒地很難嗎?

等韓信回來,就可以讓他帶些士兵去開荒了。

一級科技館的這三樣東西都得搞出來,這是利於發展的事情。

不過這也讓曹青天發現了一個問題,城池裡面現在人數不多,韓信,貂蟬兩人能夠管的過來,但人多了之後,如果沒有對應的管理人員,那很多事都施展不開。

畢竟他只是一個甩手掌柜。

「先不想這事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