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嗚,嗚嗚——」(害我們落了一身傷戰果還不樂觀。)

「那光明廣場呢?空空曠曠連個躲的地方都沒有,哎噫……」米瑞斯搖了搖頭。

「……」阿鐵打陰了陰臉,忽然拍桌,「你們以為我們沒有受傷沒有吃虧嗎?!哇呀呀呀呀呀呀我宇宙戰士居然逃跑得那麼狼狽實在是太丟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麗莎布布也受傷了呢……」「小米現在還在醫務室呢!」

「這麼說來,確實是黑魂、邪靈和歐比做了臨時的調整。」諾伊爾輕嘆一氣,「但是……這麼趕巧……?」

「這隻能說明,我們當中出了叛徒。」布萊克低了低頭,眸中滑過複雜的光。

雷伊微微一怔,大家則面面相覷。

「我不想懷疑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雷伊擺擺手,「再想別的原因。」

「哪裡還會有別的原因?」他站起身,臉色陰冷,「我敢肯定,叛徒就在我們之間。」 「哪裡會有什麼叛徒,布萊克也真是疑神疑鬼,」蓋亞的手指單叩著桌子,「簡直是病。」

「……不好說。」卡修斯抿了下唇,「我想起了推特星上他謎一樣的直覺。」

「可我們之間哪裡會有什麼叛徒?」米瑞斯單手支臉,「或者說,每個人都有嫌疑。」

「為什麼這麼說?」雷伊看向米瑞斯。

「我覺得……」米瑞斯還沒說完,被緩緩走過來的布萊克打斷,「我說。不如我們一起寫匿名紙,折起來放在桌子中間,最後讓雷伊統一讀。就談談自己的看法。」

「可我不會寫字……」卡修斯抬頭看著布萊克。

「找個代筆就好了,」繆斯拍拍他的肩,「你可以和蘭特共寫一份。」

他點點頭。

「那麼,開始吧。」布萊克把手中的白紙分發給大家。

大家面面相覷。

……十分鐘后。

猶猶豫豫,還是一張張折好放在了桌子中間。

雷伊看著布萊克毫不留情地把所有的匿名紙都推到自己面前,低頭掃視著,猶猶豫豫拿起一張。

「我最懷疑諾伊爾,他之前由於是黑魂的『叛徒』受到過多次追殺,可能會由於不敵精神壓力而反水……」雷伊讀著讀著自己都不相信地睜大了眼睛,「諾伊爾……???」

諾伊爾一怔,「你們懷疑我?!」

「繼續。」布萊克打斷了大家驚疑的思緒。

「……最先提出叛徒的那個說不定是叛徒……」雷伊皺了下眉,嘖了一聲。

大家的目光投向布萊克。

他一副冷漠、無所謂的樣子,「繼續。」

「我懷疑卡修斯仍然受著黑魂控制……」雷伊抿了抿唇,「不,這個不成立。」

「那可不一定。」布萊克冷冰冰地說了一句,「你們不是說么,卡修斯最近的變化很大。」

「布萊克你……」卡修斯捏了捏拳,再次被布萊克打斷:「繼續。」

「我疑惑諾伊爾為什麼自己突然出現在裂空星系。」雷伊讀完,抬頭看向諾伊爾,「你兩票了。」

諾伊爾睜大眼睛,站起身,「我來裂空星系是因為格萊奧覺得你們可能出了什麼事情,羅格又脫不開身,而我是暗影系精靈……」

「繼續。」布萊克顯得有些不耐煩,扭頭瞥了他一眼。

雷伊把已打開的紙推到一邊,又拿起一張,「米瑞斯是最後一個加入戰聯的。——哎這個更不成立了好不好?!」

「當初和斯塔奧一起,對吧。斯塔奧的惡魔星上有艾斯,拉瓦,還有神獸帕里斯,還有麒麟經常巡邏,儘管如此他還是拒絕加入了戰聯。而米瑞斯只是信任了自己的三個戰鬥力普遍偏低的弟弟妹妹就和戰聯一起闖蕩起來了……」

「你別胡說啊?!」米瑞斯詫異地看著繆斯,「你懷疑我嗎?」

沒等布萊克打斷,雷伊又讀了一張,「諾伊爾在羅格星系沒有告捷消息的情況下就來了裂空,並在黑魂組織附近發現了卡修斯……」

「哪裡有?!我發現卡修斯的地方哪裡有黑魂組織?!」諾伊爾有些著急了,「你們……」

最後一張了。雷伊拿起來打開,「我拒絕懷疑任何人。」

「這個是我寫的!」諾伊爾失聲叫了出來,「我那麼相信你們,可你們回報給我的這是什麼?!你們……」他捏緊了雙拳,直捏得小臂和雙手都瑟瑟地顫抖起來。

「不不不,我們還是很相信你的,諾伊爾你別激動……」雷伊站起身,擺擺手。

「鬼話!」他氣得眼圈發紅,轉身想離開,「我……我自己冷靜一會兒!」

他說著就跑開了。

「……」雷伊扶著桌子坐下,無奈地搖了搖頭。

大家面面相覷,只是眼神中,都蒙上一層猜疑。 當大家還在為叛徒的問題燒腦時,新的事情已經來了。

「黑魂組織成員,好像叫什麼,比剋,」米瑞斯把手中的畫像展開給大家看,「懷特星精靈畫的。」(剋,kei)

「……畫得跟個夜叉似的。」蓋亞一挑眉。

「為什麼看起來有點像諾伊爾。」賽小息看看畫像,又看看諾伊爾。

「咪咔咪咔!」(我怎麼不覺得!)

諾伊爾不高興地看了他一眼。

「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像諾伊爾了。」繆斯皺起那對好看的細眉。

「兩顆紫藍色的反引力的球,斗篷,一對黑色的角。紅眼睛。」雷伊捕捉著重點,憑這張三歲寶寶的筆觸搞出的畫像可是找不著那什麼比剋的。

「他的斗篷是灰藍色,我的是灰紅色的。」「照你這麼說,你覺得更像布萊克?」

「嗚——嗚嗚嗚——嗚……」(布萊克的眼睛才不是紅色的呢……)

「我說,能不能別拿這人跟咱們之間的隊員比較?可能是我們當中的么?!」雷伊不滿地掃視著大家。

「那可不一定。」布萊克冷冷地說了一句。

「……」大家盯著那個畫像冥思苦想。

「斯科爾星那個偽裝布萊克的?」繆斯眉頭一皺。

「那個是黑魂組織指使我乾的,利用某種幻術……」諾伊爾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那這個又是誰?!」

……

諾伊爾攀上賽爾號燈塔,雙腿垂在邊緣,抬頭看著一點點暗淡下去的夕陽。

「如果我再一次腳滑,誰還會像他那樣拉我一把。」

「我,好么?」

他一怔,扭過頭去,「卡修斯?」

「諾伊爾,我相信你。你拼死拼活地救了我一命,若不是你,恐怕我還自我頹廢著呢。」卡修斯坐在他旁邊,勾上他的肩。

他苦笑一聲,「也許吧。……我有點想格萊奧了……」

「他還好么?」卡修斯看向他。

「不。」諾伊爾搖搖頭,「他的身體越來越差了。他有些擔心你。因為屬性優勢,暗聯派我來裂空看看。」

「他身體不好,還擔心我?」卡修斯低下頭。

「是啊……我們很心疼他呢……」諾伊爾的眸中蒙上一層薄霧,他撇開頭合上雙眼,好像這樣就能掩飾住它們似的。

「格萊奧會沒事的。……你也會沒事的。」卡修斯拍拍他的肩。

蘭特飛上來,卧上諾伊爾的肩,「嗚嗚嗚嗚……」(戰聯派你我和卡修斯去炫彩山……)

「為什麼是我們?」「嗚嗚嗚嗚……」(說我們受傷最輕……)

……

炫彩山山腳。

「他……」卡修斯一驚,被諾伊爾拉住捂上了嘴,躲在一塊石頭後面。

「那不是布萊克嗎?!」卡修斯緊張地看著他。

「……不知道。」諾伊爾搖搖頭,「我們看看怎麼對付他比較好吧。」

諾伊爾皺眉想了想,忽然雙肩一顫,「趴下,卡修斯!」

卡修斯還沒來及反應,便被諾伊爾撲倒在地。只聽一聲巨響,藏身的那塊石頭應聲而碎,土渣撒了諾伊爾一身。

「你們沒事吧……」諾伊爾坐起來,輕輕拍拍身上的塵土。

卡修斯剛剛反應過來,「啊,諾伊爾……」

「不用謝。」他站起身,扭頭看向一邊控著一種類似夜魔之球的那個傢伙,「你是誰?」

蘭特張開翅膀,進入戰備姿勢。

「我是誰?」他收回那顆藍紫色的球,玩味一笑,「我說我是布萊克,你們信么。」

「不信。」諾伊爾翻了個白眼。

「不信啊……不信算了。」他凝起紫色的能量,揮手一道光弧。

卡修斯也打出一道藍色光弧將它抵消,「你這麼急著打?」

「愛打不打。」他甩手數道紫色的光輝,打得他們三個後退幾步。

卡修斯的手有些哆嗦,「我現在的身體不支持我長時間戰鬥……我被自己的能量灼傷了……」

諾伊爾回頭看了一眼,「站我身後。」

沒等卡修斯動,他先跨一步到了他前面擋住。蘭特撲扇撲扇翅膀懸停在諾伊爾旁邊。

「可笑……」他一翻手腕,能量凝聚,他跳起至半空轉體360°然後猛地把技能推出手,一條紫龍翻轉咆哮著沖向他們。

「邪靈一擊……」卡修斯喃喃自語了一聲,瞳孔一縮。

技能碰撞在他們三個的護盾上,上面頃刻間出現了裂紋。

「後退,卡修斯。」諾伊爾皺起了眉。

「那你……」「後退!」

卡修斯後退了一步。諾伊爾用暗夜魔球掃開蘭特,然後轉身擋在卡修斯身前,極亮的能量使他們短暫性致盲,眼前一片空白。

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