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喂喂喂!裝什麼專註吧?為什麼不回答我的話呢?」齊冰月在這個時候擺出了一副很生氣的樣子,拄著自己的下巴看著陳威。

「說什麼?」陳威吸收完那一抹紫氣,卻是向齊冰月隨意達到。

剛才吸收紫氣的時候的確需要專註,而現在那一抹紫氣已經被自己所吞噬了,所以陳威不再需要專註!

「隨便說一些東西啊!總比在這裡坐著無聊!」齊冰月向陳威說道。

陳威有些無奈,真的不知道這大小姐是怎麼想的。

「如果感覺到無聊的話,你可以修鍊啊!」陳威向齊冰月說道。

「我只懂得打坐!」齊冰月向陳威認真的說到。

陳威聽到這話之後,卻是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

「你說什麼?」陳威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齊冰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捋起額前的一縷長發,看起來有種嫵媚的味道。

事實上齊冰月的年紀才十四歲而以,如果按照上古年間的演算法,齊冰月想在只是一個小孩兒而已,不過現在算起來,齊冰月卻是已經快要成年了。

因為這裡的人大部分都只能活五十歲,很多人都是三十歲都活不好,而小孩子因為習武的原因,十多歲便擁有了堪比青年人的身軀。

這裡的人十六歲便已經成年了,齊冰月如今才十四,但是她的身高已經不輸與成年人了,再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陳威真的有些看痴了!

不過以陳威的意志力卻是很快就會過神來了。

齊冰月一直在關注陳威,怎麼可能沒有發現陳威那一瞬間的失神!

「我漂亮嗎?」齊冰月向陳威問道。

陳威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他真的沒有辦法向齊冰月說謊!

「那你就教我演武吧!」齊冰月高興的向陳威說道。

陳威有些發愣,這漂亮和演武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你前一句問自己漂不漂亮,現在確實在問可否交自己演武。

陳威感覺到自己有些無法回過神來,不過陳威最終還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如果你能夠凌晨起來演武,那麼你的身體素質將會提升很多!」陳威向齊冰月說道。

「我相信你的!但是我知道很多修鍊的方法,卻不知道哪一個適合我!」齊冰月認真的向陳威說道。

「自己感覺適合便是最好的!」陳威向齊冰月道。

齊冰月低下了頭,卻是再想著自己到底如何去晨練!

「你每日早上都做些什麼?」齊冰月向陳威問道。

「練劍啊!」陳威道。

「那我和你一起學習練劍吧!」齊冰月向陳威說道。

「好啊!」陳威道。

「你那種亂揮舞的到底是什麼劍法?」齊冰月最終還是忍不住向陳威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並不是什麼劍法,只是隨便的練練,增強一下自己對劍的感覺。」陳威道。

「對劍還有感覺?」齊冰月聽到這一句話后,去是雙目一亮,她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理論!

「對劍自然要有感覺,讓劍如同自己的手臂一般,施展出來圓潤自如!」陳威揮舞著自己手中的游龍劍,當真有種人劍合一的感覺。

齊冰月也拿出了自己手中的劍,整把劍劍身之上有一種淡藍色的光芒,開起來很是鋒利!

「好劍!」陳威看到這一把劍之後,不由贊了一聲。

陳威喜歡劍,所以也能夠分清楚劍的好壞,對於好劍與壞劍看一劍便知道。

「好眼光,這是我父皇送我的一把劍,名為青霜劍,可是一把地階中品的寶劍!」齊冰月向陳威說道。

陳威不由感覺到目光發亮,但是當齊冰月隨意的揮舞了兩下之後,陳威卻發現了齊冰月用劍的問題。

「你也喜歡用劍?」陳威這個時候忍不住向齊冰月問道。

「齊冰月點了點頭道:「這個是自然!」

「那你用劍為什麼一點都不和諧?劍在你的手中,就是一個死物,不能完全發揮出它的威力!」陳威向齊冰月說道。

齊冰月聽到了陳威的話后,臉上不由露出了精彩之色。

從小並不缺少教官,自己哪怕是練劍也會被稱之為天之驕女,這樣下來不由讓她感覺到很驕傲,直到發現陳威之後,她才發現自己的額這一切並不值得驕傲。

而今天,陳威更是讓自己有史以來第一次受到批評,她不但不惱怒,反而有些欣喜,因為陳威既然敢批評自己,那就說明他對自己是真心的,沒有一點的藏私!

而自己所希望的,也不就是找到一個真心對自己的人嗎?齊冰月想到這裡,不由有些臉紅。

她想到自己身在帝王之家,本就有很多的無奈,有很多人都需要對她阿諛奉承,希望能接著她爬到權利的頂峰。

但是她卻一定都不喜歡這樣,她喜歡和陳威在一起,因為只有在陳威這裡,她才會感覺到放鬆,甚至比在她父皇面前還要放鬆。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皇知道了這一件事情之後,會不會被活活的氣死。

當然齊冰月不可能讓自己的父皇知道這件事情,不過自己與陳威之間關係,恐怕早就被自己的父皇誤會了吧!

想到這裡,齊冰月不由有些開心,不過她卻沒有預料道,自己竟然想的走神了!

「喂喂!你在想什麼呢?竟然這麼開心?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陳威直接喊醒了齊冰月。

齊冰月聽到陳威的話后卻是一驚,下意識的去摸自己的嘴角,卻發現那裡並沒有掛著口水。

齊冰月看著陳威,不由有了一絲羞怒!

「你耍我!」

陳威卻是得意的笑了起來:「誰讓你哪么的笨了!」 「你討打!」齊冰月有些羞怒,揮舞著自己的小拳頭直接向陳威打了過來,陳威卻是沒有閃躲,直接迎了上去。

不過最終齊冰月的拳頭還是沒能落入到陳威的身上,因為她的拳頭被陳威抓住了。

陳威將他順勢一帶,齊冰月就直接撲入到了自己的懷中。

其實陳威只是想嚇唬下齊冰月而已,卻沒有想到齊冰月直接向自己的懷裡撲了過來,這讓陳威始料未及!

陳威看著像自己撲來的身軀,卻是下意識的想要去閃避,不過這樣下來齊冰月一定會摔倒到地上,陳威不可能讓齊冰月摔倒在地上,所以齊冰月最終撲到了陳威的懷中。

齊冰月的雙手放在陳威的胸膛之上,抬起了頭,靜靜的看著陳威。

陳威感受著自己懷中的柔軟身軀,低著頭,與她四目相對!

齊冰月看著陳威,面頰之上不由有了一絲羞紅,她就這樣靜靜的被陳威抱著,沒有一絲的異動。

而陳威則也同樣的抱著齊冰月,心跳卻是忽然加速。

齊冰月的心跳變更快,呼吸也有些急促了起來,臉色不由越來越紅。

在異世界C位出道 陳威看著齊冰月羞紅的臉頰,不由感覺到一陣莫名的心動,他緩緩的底下的頭,感到到自己的嘴中有些乾咳,所以先想要尋找那一處桃源。

齊冰月的唇是粉紅色的,也就是陳威心中的桃源。

陳威想要去哪桃源之中尋找那一點水!

齊冰月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她閉上了眼睛,輕輕的張開了嘴,一股熱氣打在了陳威的臉上。

陳威感覺到自己快要迷失了,不過就在陳威的唇快要印在齊冰月唇上的時候,一道聲音卻是忽然將兩人給打斷了!

「三少爺,早飯已經準備好了!」

是小雪的聲音,她並沒有進來,而是隔著很遠的位置再喊陳威去吃飯。

不過齊冰月卻是感覺到小雪就在她不遠的位置,看到了這一切!

齊冰月一聲尖叫,「啊!」的一聲之後便是急速的後退,許久后才回過神來,微微的喘著粗氣。

她看著陳威,不知道剛才自己做了什麼。

而陳威不由也望向了煙台下方的元江水,看著川流不息的水流,陳威的心不由慢慢的平靜了下去。

「你吃飯了沒有!」陳威轉過頭,向齊冰月問道。

而如今的齊冰月再次的恢復自己的姿態。

「我還沒有!」

「一起吃吧!」陳威向齊冰月邀請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齊冰月在這個時候彷彿也忘記了剛才發生的事情,不愧是十三公主,這心態真的太好了。

很快陳威與齊冰月就回到了大廳之中,小雪看著齊冰月,卻是有些無措。

她想不明白自己只是找了三少爺而已,為什麼這個齊冰月會直接出現在三少爺的身邊?

難道她昨晚侍寢了嗎?為什麼三少爺不讓自己和許若侍寢,而去找這個外人?

小雪看著齊冰月,不由有些多想了。

而陳威卻並不知道小雪想了這麼多的東西。

他的情商並不高,所以明白的東西也就並不是太多。

或許小雪對她的照顧非常的好,但是他卻僅僅認為這是小雪是自己的侍女的原因,而沒有想到小雪有著其他的心思。

「小雪幫我在準備一份早點吧!要辛苦你了!」陳威向小雪吩咐道。

小雪聽到陳威的話后,卻是急忙道:「三少爺客氣了,我這就準備!」說道這裡小雪便直直接退下了,很快就再次準備出了一份早點。

「一會兒我要和齊冰月去參加開學典禮,你們就在這院子里吧,不要亂走,這封神學院太大,如果出現了什麼麻煩我怕找不到你們!」陳威這個時候向小雪說道。

「我明白了!」小雪點了點頭!

「你還沒吃東西呢吧!坐下來一起吃吧!」陳威向小雪說道。

小雪沒有說什麼,直接為自己準備了一分早點,添了一副椅子便坐了下來。

她知道陳威是一個很隨意的人,所以也就不客氣了,畢竟自己的早上還沒有吃飯。

陳威看到許若並沒有出現,不由向小雪問道:「許若呢?還沒有起床嗎?」

小雪點了點頭道:「是的,昨天她很晚才睡,早上我便沒有喊她!用不用我去叫醒她?」小雪向陳威詢問道。

「不必了,讓他多睡一會吧!記得給她留一份早餐就好了!」陳威向小雪說道。

小雪點了點頭。

很快,早餐就吃完了。

齊冰月這個時候已經換好了文院的衣服,而陳威則是在小雪的伺候下換好了武院的院服。

「開學典禮快要開始了!是在昨天那個廣場上舉行,我們直接過去就好了!」齊冰月向陳威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