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啪!」

雌性牛頭人的腦袋也爆開,步了她丈夫的下場。

江寂塵看也不一眼這兩具牛屍,而是繼續上路。

他嘴角生出一絲冷笑之意!

「這些人倒會選擇時機逃走,不過,你們以為逃離這裡就能活得下去?」

江寂塵轟自語。

剛才那些人的議論、趁機逃離這裡,又怎麼能逃得過他的感知。

但江寂塵並不在意。

他踏出幽影步,速度極快的向前。

這裡只是天煉古道最前端,所以人已不多,出現的外界生物還不算很強大。

江寂塵一邊前進,一邊煉化體內的藥力,慢慢恢復傷勢。

如今,他已恢復到了六成,戰力變得更加的強大。

如剛才,他故意讓雌性牛頭人放雷電轟擊,便是為了汲取雷電中的那一絲生之力,還有催化體內的藥力化開,可以加快傷勢恢復。

大概前行了一百里,驀然江寂塵聽到前方傳來慘叫聲。

那聲音很熟悉,正是之前趁機逃走了的那些人族築基修士。

此時,他們正與一名女修羅在戰鬥!

來自六道界之一修羅界的修羅很好戰、嗜殺,而且戰鬥天賦也無比驚人。

傳說,修羅界,男修羅都是奇醜無比,女修羅則是長得萬分的美麗。

此時,讓江寂塵無比驚異的是前方出現的正是一個女修羅少女。

一身黑色戰衣,凸顯出完美修長的身材!

容顏絕色無雙,氣質冷酷,髮絲如墨,閃動光澤。

目光冰冷,卻跳動戰鬥的火焰。

這樣一個集戰鬥、冷酷氣質於一身絕色無雙女子,對男人有一種致命的吸引、誘惑力。

重生八零:我撿到一個穿越女娃 讓人想去征服、去擁有!

不過,這個絕色女修羅真的很年輕,修為境界也不高,似乎只是一個新手,

此時,正和那一群趁機逃跑的人類築基修士戰鬥一起。 ?♂,

江寂塵站在一旁饒有興趣的觀看。

那絕色無雙的女修羅少女,戰鬥天賦無與倫比。

哪怕修為遠比那些人低,但她依舊遊刃有餘。

神君有個小師妹 一柄修羅刀,在她的玉手中隨意切出、翻轉。

精準、快速、直擊要害!

「噗!」

一名人類築基修士被剖開氣海,斬碎了道台,死!

至此,已經有兩名人類築基境修士命殞於她的修羅刀下。

而且,她的戰鬥技藝越發的嫻熟,讓一群人族築基修士手忙腳亂,根本無一絲反抗之力。

若繼續下去,他們必然都要死在這個絕色女修羅的手下。

整個過程,江寂塵只在一旁安靜的看著。

其實,這些人類築基修士自然也是看到了江寂塵。

他們趁機逃走,此時再見江寂塵,自然感到極度的尷尬了。

不過,終究是死亡的恐懼戰勝了尷尬之意。

有人族築基境修士開口:「江道友,剛才我們先行,是知道以江道友的實力,牛頭人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接著另一個人族築基修士應和:「果然不出我所料,江道友安然歸來,正好我們又截住了一個女修羅,嘿嘿…..這個女修羅如此絕色,我們正準備擒下,獻給江道友,不過,這個女修羅實力超強,江道友可否相助?」

江寂塵在一旁聽了,只覺得一陣發愣,深感震撼。

想不到這些人的無恥程度竟然可以達至這等地步,看來自己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

而江寂塵還沒有開口回應,那名絕色女修羅已經秀眉輕皺,因為她聽到這些人說了不好聽的話。

「哼,無恥之徒,該殺!」

絕色女修羅說出了自出現后的第一句話。

聲音清冷動聽,很有味道。

江寂塵在一邊也傲然應道:「江道友?誰跟你們是道友,道不同不相為謀,我一身正氣,堂堂好男兒,又豈會與你們這些無恥之徒是一道的?哼,莫要再叫,再叫,殺!」

此時,江寂塵身軀挺立,一身傲然正氣,目光中正有神,聲音鏘然有力。

讓人感受到有一股浩然正氣,撲面而來。

與那群無恥的築基境修士相比,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

這讓那名絕色女修羅都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

事實,自江寂塵出現,絕色女修羅就對他無比憚忌。

從江寂塵的身上,她憑修羅的本能感應到了對方的可怕。

不過,那人族少年自出現,就只站在一邊看著,並沒有一絲要動手的意思。

這讓她鬆了一口氣,但也有些疑惑。

畢竟,同為人族,他們為什麼不互助?

但在聽到江寂塵的話后,才知道對方竟然是一個正義之士,不屑於與這些無恥之徒在一起。

絕色女修羅理所當然這樣的認為。

畢竟,江寂塵剛才的表演太逼真了,不像作假!

但其實,江寂塵自然沒有絕色女修羅想的那般好,自己是一個正義修士。

他剛才聽到那幾個人族築基修士說要把絕色女修羅擒來送他。

嗯,他還是很心動的!

只是,江寂塵卻對這個看起來不是很強大的絕色女修羅感到憚忌。

對方身上隱藏有一種讓他心悸的力量,絕對很可怕。

同時被江寂塵和絕色女修羅罵為無恥之徒,這些人族修士皆是臉色一變。

若江寂塵不出手,他們只怕都要難逃一死了。

此時,這些人族築基修士都生出後悔之意!

「早知道,這絕色女修羅如此厲害,我們就不應該惹她,恨呀!」

這些築基修士心中悔恨地悲呼。

其實,之前根本不是絕色女修羅先動手,而是這十餘個人類築基修士看到她之後,主動出手。

這些人族築基修士,看到對方如此絕色美麗,修為又那麼低,於是便動了心思。

然而,直到交起手來之後,才發現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這個絕色女修羅雖然修為境界雖低,但戰鬥力真的很強,戰鬥意識也是空前的強大。

真正戰鬥起來,他們這一群築基境修士都不是絕色女修羅的對手。

「嗯,想不到人族之中,竟然還有像兄台這般一身正氣之人!」

絕色女修羅此時一邊戰鬥,一邊有些訝異地開口道。

而看她如此輕鬆說話的樣子,便知她根本沒有盡全力,戰鬥很隨意!

這一幕,更讓一群人族築基修士心底發寒、感到了絕望。

江寂塵聽到絕絕女修羅的誇讚,心中暗自樂開了花,但臉色卻依舊一副淡然的樣子。

他開口道:「姑娘過獎了,本公子只是恪守了一個修士應有的本份而已,世道再多變,唯我心永恆,正氣盪胸間!」

絕色女修羅動容,目光看向江寂塵,已充滿了欣賞之色。

剛才那句,世道再多變,唯我心永恆!

甚至讓她心中生出極大的共鳴!

她只是初踏修行界,無經驗,心單純,並不懂修道界的殘酷、險惡!

此時,對江寂塵的話深信不疑!

「我名叫素洛,你呢?」

絕色女修羅開口問道。

此時,她已不復之前一見之下的冷酷、拒人千里之態,竟然顯得很主動。

這讓江寂塵感嘆人不可貌相!

素洛的動靜完全就是兩種形態。

「素洛你好,我叫江寂塵,茫茫六道界,我何其之幸可認識了你!」

江寂塵此時很裝,說話自帶高逼格。

但是,那一群被絕色女修羅素洛壓著打的人族築基修士在一旁聽著,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他們幾乎是被忽略了的存在,兩人完全就像是在打情罵俏的樣子。

這才第一次見面啊,需要這樣嗎?

「我們錯了,求美麗的修羅小姐大人有大量,饒過我們一命吧!」

這些人哭喪著臉求饒。

「唉,一點骨氣都沒有,真是丟盡人族的臉,素洛,讓他們自斷一手,放他們走吧,我實在不想見到這等人了,實是污了我們的眼!」

江寂塵這時有些沉痛地嘆氣開口道。

「好吧,看在寂塵公子的份上,自斷一臂,我便不取你們的命了!」

素洛冷聲開口道。

聽到素洛的話,江寂塵閃過一絲異色。

其實,他之所以如此說,是在試探素洛。

想不到,她與一般的修羅如此不同,根本沒有一絲的嗜殺之意!

若是別的修羅,這些人恐怕早已被斬殺盡了,更不用說會放過他們。

與命相比,一條手臂算什麼?

這些人根本沒有一絲的猶豫,手起劍落,自斷一臂!

最後,江寂塵也懶得理這些人,與素洛一起向天煉古道深處前進…… ?♂,

天煉之路,第一段是黃沙古道。

漫漫長遠,無有盡頭!

若一個人行走,面對風卷黃沙,旅途必會顯得孤寂、無聊。

此時多了一個絕色女修羅素洛,江寂塵頓時覺得旅途生動了很多!

她如同無盡沙路上的一點嫩綠,成為了一道絕色、動人的風景。

相熟之後,素洛很活潑,而且對一切都感到新奇!

甚至,她見到風卷黃沙的畫面都很雀躍,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江寂塵神色有些怪異!

他感覺,素洛就像一隻從小困在牢籠中的小鳥,突然有一天逃了出來,飛在了廣闊無盡的天空上。

那一刻,它才發現天空是這麼的廣闊、世界是這樣的多彩!

「難道說,素洛是修羅界某位大人物的女兒,這次是偷偷跑出來的?」

江寂塵可是知道,修羅界之人雖然無比好戰、嗜殺,一般十歲之後,便開始要參與戰爭。

在戰鬥中成長,敗者死,勝者變強。

總裁別太壞 所以,身為修羅,在外歷練,死亡的機率太大,十不存一!

但一些大人物,他們為了讓自己的子女有更加強大的生存能力,一般都會在其成長到足夠強大時才會放他們出來歷練,並且會有強者暗中相隨保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