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啊,沒,就是用你的名義寫了一封信,現在你都想開了,那麼那封信也不用送了,你直接過去就好了」

蘇岳華這麼被問,這才發現自己說漏了嘴,將自己想要瞞住的事情說了出來。

「沒事,既然寫了,那麼讓我看看,金枝,來給你家小姐看下」

重點說到了,劉雪飛朝著一直跪在地上的金枝走了過去。

蘇岳華一激動,站了起來,也朝著跪著的金枝過去,但是沒有劉雪飛快,那封信還是落到她的手上。

「娘,你著急什麼?我看下,要是沒問題,就讓金枝送去就好了」

劉雪飛看著手中的信,發來一看,面色越來越不好了。

原來上面是這樣寫著「四王爺,小女子是劉丞相四小姐劉雪飛,聽說四王爺才學橫溢,小女子很是仰慕,希望能夠跟四王爺學習學習,不知可否同意?」

「雪兒,不是這樣的,娘也是擔心你少了這次機會,對不起,娘不應該這樣子的,要不然雪兒你自己寫,娘錯了,真的錯了,你別生氣呀!」

見她臉色越來越不好了,蘇岳華很擔心她會生氣,然後不肯去,那樣他們就沒有機會了。

「沒事,娘,就這樣送出去吧!金枝去吧!看看四王爺怎麼說?有沒有回信帶回來。」 現在的劉雪飛就算是在不滿,如今也只能這樣了,如果自己失去了這次機會,那麼受再大的委屈都沒用了。

「雪兒,你不生氣?」劉雪飛的動作,讓蘇岳華有些不敢相信,她居然沒有生氣,反而還讓金枝給龍韓樺送過去?她是怎麼了?

「嗯,娘,我想清楚了,你說的沒錯,如果我!失去現在這個機會,那麼我就永遠都不能翻身了」

是了,劉雪飛想了一晚上,是想通了,為了龍韓傲,不管付出什麼,她都願意,只要能夠讓她去九天學院,能夠見到她心愛的男人,不管付出再多的努力,受再大委屈,她也認了。

「你會這樣想,娘親也能夠安心了,好了,金枝,既然你家小姐同意了,那麼趕快將信送過去,記住,一定要送到四王爺的手上,聽見了嗎?」

蘇岳華聽見劉雪飛那麼說,心裡一直吊著的石頭也就放下了,好在她想通了,不然劉文濤那行不通,她就去不了九天學院了。

「是,夫人,奴婢一定能夠送到四王爺的手上,奴婢這就立馬過去」金枝其實是不想去的,劉雪飛還沒來的時候,她還抱著自家小姐肯定不會同意的心理,但是卻沒想到她居然同意了,現在自己不得不去了,她也沒有把握能夠見到四王爺,不過被逼到現在的地步,不管用什麼辦法,自己都必須見到他了。

「嗯,你去吧!」劉雪飛跟蘇岳華聽了,點了點頭,劉雪飛直接就讓她去了。

金枝站了起來,點了點頭,帶著那封信,就離開了,去了四王府。

跟在劉雪飛身後的玉葉看出她的猶豫,心下為她擔心

見她消失在眼前,上前兩步,到了劉雪飛的面前,擔憂道:「小姐,金枝真的見得到王爺嗎?」

劉雪飛自己的心裡也沒有低,雖然四王爺龍韓樺修為停滯不前,但是傳言中,他的性格冷漠,不喜與人交談,更是將三王爺龍韓傲視為眼中釘,自己喜歡三王爺的事情,外面傳的沸沸揚揚的,就算他不出門,應該也聽說了吧!

但是前些日子,端木月來的時候,卻將人送去了清風酒樓,更是交代掌柜要好生照顧著,那麼應該不是什麼不好相處的吧!

「是這樣的,奴婢聽說,四王爺性格有些問題,不喜與人交談,更不喜與人交好,如果他不喜金枝,那麼會不會將她怎麼了吧?」

關於龍韓樺的傳言,金枝玉葉都是聽過的,雖然不知是不是真實的,但是她們之前見過一次,外表看清來,跟傳言中的相差無疑,如果傳言真的是那樣的,那麼金枝不是就有危險了。

「既然你都說了,那是聽說的,我相信,四王爺就算不高興,也會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金枝的,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劉雪飛明明自己心裡都沒有底,但是面上還是裝作很是無所謂,還在幻象龍韓樺收到自己信時,會很高興,還真的是一個糾結的人。 這邊劉雪飛糾結著,那邊金枝拿著手中的那封信,心裡很是擔心,不知道自己要用什麼辦法,如果自己進不去,那又該怎麼辦才好。

又走了一會兒,金枝終於到了樺王府門口,徘徊了半天,就是不敢上前。

最後還是王府門口的侍衛看不下去了,上前道:「你是什麼人?來這裡幹嘛?」

被這麼突然一問,將在思考的金枝嚇到了,猛的喊出聲「啊······」

「啊什麼啊,你是什麼人?來這裡幹嘛?」那個侍衛根本就不理她,再次問了一次。

「哦,我是丞相府四小姐的丫鬟,是我們家的小姐讓我來的,讓我將這封信送給你家王爺,不知我能不能進去,將這封信送到四王爺的手上呢?」

被他再一次問道,金枝回過神來了,壯著膽子開口,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同意自己進去呢?

「丞相府的四小姐?行吧!你在這裡等下,我去問下管家」侍衛聽見是丞相府的,就不敢得罪了,連忙說要去找管家。

侍衛說完就進去了,金枝站在樺王府門口,往裡瞧,半天都不見人出來,想要上前,被另外一個侍衛攔住了。

「大哥,他都進去那麼久了,怎麼還沒出來呀?」無奈金枝只能再次開口問那個攔住自己的侍衛。

不過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那個侍衛就是不回答她,也不看她,就讓她傻傻的等待回應。

金枝被他氣到了,但是也不敢表現出來,只是跺了跺腳,朝著大門裡張望。

心裡想,難道是四王爺知道了自家小姐喜歡三王爺,所以才不願意見她嗎?

就在金枝想再上前的時候,那個進去半天的侍衛出來了,出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封信,剛到金枝面前的是,就將手中的信遞給她。

金枝很疑惑,自己帶來的信都還沒給四王爺,就給自己一封信幹嘛用,抬起頭,看向那個給自己信的侍衛,剛想問,人家就回答了。

「回去給你加小姐吧,這是我們家王爺給你家小姐的,我們王爺還說了,只要你家小姐看了信,就明白了。」

「什麼?那我手中的信還沒給王爺呀?」金枝聽了,更加疑惑了,不過自己的任務就是將信給四王爺,現在自己都還沒給,四王爺卻給自己送了一封回信了,這樣讓自己回去怎麼說呢?

「我們家王爺說了,就算是不看,他也知道你們家小姐寫了什麼,你只要將信拿回去給你家小姐就行,其它的就不需要你管太多了。」

侍衛很明顯不想在理會金枝了,簡簡單單的說了幾句,將自家王爺的話帶到了,就沒他什麼事情了。

「這·····哎哎,等下,我還沒問清楚呢?」金枝很明顯還想問什麼,但是侍衛不給她一點機會,將她轟了下去。

「沒什麼可問的了,該說的我都說了,其它的就算問我,我也不知道,好了,你趕緊走,不要再這裡逗留了」侍衛將她轟了下去,讓她走。 無奈金枝只能轉身離開了,抱著懷中的兩封信,心裡更加忐忑了,不知道回去該怎麼說了,也不知道王爺要給小姐寫了寫什麼東西?

現在真的是怕什麼來什麼,真真的讓她頭疼呀!可是不管在怎麼忐忑,還是要面對,不一會兒就回到了丞相府了。

金枝手中拿著那兩封信,懷著忐忑的心朝著蘇岳華的院子過去,越靠近,心下就越不安。

劉雪飛跟蘇岳華都等不及了,老早就派玉紅跟玉葉在院門口等著了,老遠看見了金枝,連忙就迎了上去。

「喂,金枝,你終於回來了,怎麼樣?見到了四王爺了嗎?」玉葉是最為著急的,她可羨慕金枝了,能夠見到四王爺龍韓樺。

玉紅的觀察力是最好的,她看的出來,金枝不是很高興,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千億豪門:霍少入戲太深 「怎麼了?是不是沒有見到四王爺?」玉紅猜她沒能見到四王爺,所以面上不對勁。

「玉紅姐,我雖然沒有見到四王爺,不過他讓我給小姐帶了一封信,只是我不敢拿進去而已。」

金枝是真的不敢拿就進去,她不知道信里到底寫了什麼,如果是龍韓樺罵劉雪飛的話,那該怎麼辦才好。

「好,你先不要怕,既然你的信都送到了四王爺的手上,也有回信,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走,我幫你拿進去好了」

玉紅還是沒明白金枝的話,她理解成,金枝是擔心自己不是將信交到龍韓樺的本人的手中,而怕劉雪飛怪罪下來。

「不是的,那封信我根本就沒有給四王爺,四王爺也沒有看見,是他們侍衛聽見我是丞相府四小姐的丫鬟,進去稟告,然後帶出來的信,我壓根就沒有進過四王府一步,我擔心四王爺在信里寫了什麼難聽的話,讓小姐生氣。」

金枝終於鼓起勇氣,將自己所擔心的事情說了出來,玉葉還有些沒有搞清楚,既然沒有見到四王爺,也沒進入四王府,那麼四王爺怎麼會給回信呢?

「你都沒見到人,四王爺怎麼就給你回信了?」心裡想的,玉葉脫口就問出來了。

金枝想要掐死她的心都有了,自己都愁死了,她居然還給自己問出這麼一個問題,氣都氣死了。

「好了,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你進去之後就直接坦白了,不然能夫人和四小姐問起,你反而死的更加快了,走吧!玉葉,一會什麼都不要說,明白了嗎?」

玉紅聽明白了,看來四王爺是等著劉雪飛上門了,不然不會直接讓侍衛給金枝一封信就將她打發了,她想那封信里肯定也沒什麼好話,看來四王爺知道了什麼了。

「好,玉紅姐,我什麼都聽你的」金枝連忙點頭答應了。

「玉紅姐,為什麼我不能說話呀?」玉葉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不讓自己說話,自己哪裡做錯了?

「讓你不要說話就不要說話,我還會害你不成,你就安安靜靜站著就好,記住了,什麼話都不要說,明白了嗎?」

玉紅也生氣了,玉葉這丫頭沒有金枝靈活,如果一會發生了什麼,肯定會插嘴的。 那麼如果四小姐跟夫人要是生氣,那麼她們三個人都要被她害死了。

「我知道了,我不會說話的,我會聽你的,什麼話也不說,可以了吧!」

玉葉被玉紅嚇到了,她最害怕玉紅生氣了,玉紅生氣起來很是可怕,所以她一生氣她就慫了,乖乖的什麼都答應了下來了。

「好,不要光聽見,要做到,現在我們進去吧!」玉紅有些不相信她,不過現在也沒有辦法,如果讓她現在離開,到時候劉雪飛肯定會問她去哪裡的。

玉紅轉身進去了院門,朝著大廳走去,丞相府有一個很奇怪的格局,老爺和夫人姨娘的院子都有一個大廳,但是小輩卻沒有,剛才蘇岳華他們就在大廳里。

蘇岳華跟劉雪飛都等著急了,遠遠看見他們朝著這裡過來了,面上都很欣喜,叫他們要到了,又裝作無所謂的樣子,走回桌邊坐下了。

玉紅也在老遠看見了他們,只不過見她們看過來的時候,低下頭,裝作沒有看見的樣子。

不一會兒,三人就來到了她們的面前,金枝一肚子都是煩心,半天不敢說話,玉紅站在她身邊,拚命的提醒她。

金枝是感覺的到的,不過是不敢過去,不敢開口而已。

劉雪飛跟蘇岳華等了半天都沒有見金枝反應,原本就著急的心,更加著急了,連忙問道:「金枝,你怎麼了?難道沒有見到王爺嗎?」

聽見蘇岳華的問話,金枝著急了,連忙回答道:「不是的,不是的,我雖然沒有見到四王爺,但是四王爺給小姐回信了,不過小姐的心,四王爺沒有看到,卻給小姐回信了。」

「既然有回信就拿過來,你磨磨蹭蹭幹什麼呀!」

蘇岳華沒有聽她解釋,她只注意到了,龍韓樺給劉雪飛回信了。

劉雪飛卻注意到了,沒有收自己送的信,就給自己回信了,這個問題,看向跪在地上的金枝問道:「你說,信四王爺沒看見?卻給我回信了?是這樣的嘛?」

「回小姐的話,奴婢到了四王府,王府門口的侍衛聽見我是丞相府的人,就進去通報了,出來的時候帶著四王爺寫給你得信,我想要給手中的信,他卻說,王爺說就算不看,他也知道裡面寫什麼了,就把我轟走了。」

金枝知道逃不過了,深吸一口氣,將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真的不是她不送,她的實力是在沒有那個侍衛高,無能為力了。

「哦,這樣呀,那麼信呢?」劉雪飛聽了她的解釋,沒有生氣,不過是好奇,居然不看自己送的信,就知道自己要幹什麼。

「在這裡了……」說到那封信,金枝總有一股不祥的預感,總感覺那裡面不是什麼好話,不過就算自己不給她,自己也難逃,還不如給她呢,換來一線希望。

劉雪飛接過金枝手中的信,剛要打開時,就被蘇岳華制止住了。

「雪兒,你覺得四王爺寫什麼給你?還是說他早就知道你的動機?」 蘇岳華攔住之後,就問了這麼一句話。

「我哪裡知道他會寫什麼,既然信都在手上了,那就打開看看就完了,為什麼要猜?」

劉雪飛不明白了,信都在手上了,為什麼還要猜測裡面寫了什麼?直接打開看看不就完了?

蘇岳華被她問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了,的確,打開看就好了,自己為什麼還要她猜呢?

「額,沒事,打開看吧!打開看吧!」

蘇岳華顯得有些尷尬,朝著她示意打開看。

劉雪飛疑惑的看了眼她,打開了自己手中的信,看著裡面的內容,她的臉色變得越來越恐怖了,簡直都要殺人了。

「雪兒?怎麼了?四王爺給你寫了什麼了?雪兒?雪兒?」

蘇岳華注意到了她的臉色,有些擔心,叫了她幾遍都沒有回應,想要上前去看看她手中信里的內容,可是怎麼看不到,不免更加擔心了。

「娘,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被羞辱,你自己看看,他都怎麼說你的女兒了,如果不是你的主意,我也不至於不被羞辱了」

劉雪飛看完手中的信,想死的心都有了,從她懂事開始,還沒有被人這般的羞辱過,現在居然被一個半廢物羞辱了,讓她怎麼能夠受得了呢?

「怎麼了?四王爺謝了什麼??」被劉雪飛這一說,蘇岳華都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她還沒看到那封信,不過看自家女兒那個表情,裡面肯定不是什麼好話,但是到底是什麼,居然能夠讓自己的女兒變成這樣子。

蘇岳華接過劉雪飛手中的信拿了過來,看見上面的內容,她自己的表情立馬也變了,直接就將手中的信撕了。

「太過分了,居然這麼說我的女兒,已經是半個廢物,居然還那麼過分,雪兒,不生氣,既然給他臉不要臉,我們也不要他的幫助了,我會去求你的爹爹,我相信他肯定會幫忙的,是娘的不是,還以為四王爺是一個可靠的人,現在看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生氣了。」

蘇岳華也氣瘋了,自己家這個小女兒怎麼說都是第一才女,居然被一個半廢物嫌棄了,羞辱了,這是她不能容忍的事情。

龍韓樺,既然給你臉不要臉,那麼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她一定要為自己的女兒報仇的。

「你讓我怎麼能夠不生氣呢?娘,我長這麼大,從來還沒有人那麼說我,現在他居然如此說我,你讓我怎麼忍受的了,娘,既然他這般的對我,我一定要報復回去,他就是一個半廢物,實力一直停滯不前的人,居然這般的說我,我一定要讓他後悔的。」

劉雪飛真的氣炸了,如果龍韓樺現在在她的面前,她一定會將他殺了,不然難消她心中的氣。

「好了好了,不要生氣了,你先回去,我一會去你父親那邊,讓他幫你去說說,金枝玉葉,帶著你們的小姐回去休息吧!」

蘇岳華轉身看向站在角落的金枝玉葉,讓她們帶劉雪飛回去休息,如果在呆在這裡,肯定會更加生氣的。 「是」金枝玉葉上面俯身行禮之後,朝著劉雪飛過去,將她扶著,回了自己的院落。

等到他們都離開了,蘇岳華這才看向玉紅道:「你說,四王爺為什麼那般的說雪兒?是不是他知道了什麼?可是這般丟臉的事情,太子也不可能出去宣傳吧?」

玉紅沒有看見信上的內容,不過剛才她們母女倆表情,肯定不是什麼好事,現在又帶出了太子殿下,不用想就知道四王爺肯定說劉雪飛不要臉,想要利用他去九天學院找三王爺。

「夫人,雖然太子殿下不會說,但是不代表當時的下人不會傳出去的,所以府上肯定還有是我們管不住的人,所以以後我們要注意些,不然會有危險的。」

玉紅想了半天,說出了這一番話,她覺得現在的丞相府不似當年一樣,很多事情不是她們能夠改變的了。

「我也感覺到了,丞相府現在的下人,有很多都不是我所認識的,好像我們的人,漸漸都被人換了,而且我感覺到了,他們的實力都比我高,難道劉文濤也知道當年的事情嗎?」

最近蘇岳華感覺到很多人都被換了,好多她都不認識,修為還比自己高,這讓她心下不由擔心了。

「應該沒有吧,如果老爺知道了,肯定會找我們算賬的,夫人,我們要小心點,如果被老爺知道了,那麼我們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玉紅反而不覺得當年的事,被劉文濤知道了,如果他知道了,丞相府肯定沒有容身之處了。

「嗯,我有些擔心雪兒,她被如此羞辱了,肯定會做出什麼,你去吩咐金枝玉葉,讓他們看好小姐,不要讓她做什麼傻事,今天四王爺的信,是給她一個沉悶的打擊。」

蘇岳華還是有些擔心劉雪飛,她從來都沒有被人那般的說,肯定會有怨恨,如果因為怨恨做出什麼,讓自己後悔的事,那麼就晚了。

「嗯,是,夫人,奴婢會交代好的,您先休息下吧!等老爺下朝回來,你還要過去見他呢!」

玉紅點了點頭,開口勸著蘇岳華去休息,現在四王爺那邊行不通了,那麼就只能去求劉文濤了。

「嗯,你出去吧,我交代你的事要辦好。」

蘇岳華點了點頭,起身朝著卧房過去了。

「是」玉紅應聲之後,福了福身就離開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15492/ 金枝玉葉將劉雪飛帶回了她自己的院子,剛進去院子,她就開始了。

「金枝,你說,你是不是得罪了四王爺,還是說你告訴他什麼了?不然他為何如此羞辱我,說」

一路上,劉雪飛就想不通,如果太子不說,那麼四王爺是怎麼知道的?她想來想去,她覺得只剩下了金枝,肯定是她說了什麼,不然四王爺不會那般羞辱自己的。

金枝聽見她的問話,立馬就跪了下去,委屈的解釋道:「小姐,冤枉呀,我連四王爺都還沒有見到,他的侍衛就給我一封信了,我真的什麼都有說呀,小姐,金枝真的什麼都沒有說呀!」 「如果你什麼都沒有說,那麼四王爺為什麼要那般羞辱我?」

劉雪飛根本就不相信金枝所說的,如果她什麼都沒有說,那麼他為什麼要羞辱自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