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啊咦哦。」

萬劫真仙連忙搖頭。

他只是感覺林天佑現在更像是一個真神。

頭頂之上,周身之處,都有神的氣息。

比狂邪之主還要濃重。

讓他心生敬畏。

「好了,你快點把自己的斷臂恢復吧,等一下咱們就要離開這個虛無世界了。」

林天佑的神魂消化已經完成。

他找了一個土堆,懶洋洋的坐了下去。

實力提升讓他很開心,但接連消化,卻讓他的體力消耗殆盡,他需要好好睡一覺。

喜歡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請大家收藏:()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更新速度最快。 一整晚君雲卿總共煉成了近一千枚聚氣丹,分別裝在一百個小瓷瓶中。

敖盛被她氣得內傷,揚言這段時間都不會出來了。

君雲卿有些無語,明明是這頭老龍先來招惹她的,誰知道它玻璃心這麼容易碎。

天光泛白時,她打著呵欠收起葯鼎,和衣躺在榻上小睡,準備等老爺子下朝後,將聚氣丹帶去給他看。

然而她剛睡下一會,一個人推門走了進來。

北冥影小心翼翼的看了榻上的君雲卿一眼,見她沒醒,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

剛剛走到榻邊,君雲卿驀然翻身而起,力道十足的一拳轟了過來。

「娘子。」北冥影喜滋滋的叫了一聲。

看清是北冥影,君雲卿收拳已經來不及了,連忙扭轉力道,這一拳砸在榻首,直接將床榻轟塌了半邊。

轟隆聲響惹得護衛匆匆趕來,君雲卿揮手將他們打發了,一臉頭疼的看著懵懂得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北冥影,問道,「你怎麼在這?」

「我睡醒了,來看你。」北冥影老實的回答,他這會好像也明白自己闖禍了,回答的聲音非常小。

身材高大的男人耷拉著頭,俊美深邃的面容半隱在長發中,小心翼翼的偷覷她,身後彷彿有無形的尾巴在搖,像極了做錯事後害怕被主人責罵的大型犬,君雲卿看著哪裡還有火氣。

既然已經醒了,肯定是睡不著了,君雲卿索性傳了早膳,和北冥影一起吃。

見她沒生氣,北冥影開心極了。

他坐在君雲卿身邊,見她給自己夾菜,想了想也學著給她夾了一筷子,道,「娘子吃。」

「謝謝。」君雲卿笑著和著碗里的白飯吃了下去,「很好吃。」

北冥影一下就笑了,他本就生得俊美威儀,笑起來簡直要人命,君雲卿覺得自己的鈦金狗眼都要閃瞎了。

男人長得太好看就是妖孽!暗暗腹誹著,她紅著臉默默扒飯。

然而北冥影接下來的話差點沒讓她把嘴裡的飯給噴出來。

俊美高大的男人俯身湊過來,捧著她的臉抬起來,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額頭,滿懷期待的道,「娘子,獎勵。」

獎勵……呵呵。

君雲卿全身僵硬。

見她半天沒動作,北冥影燦爛的笑臉收了收,盯著她的目光變得委屈起來,「娘子,做對了事,有獎勵。」頓了頓,他說道,「夾了菜,要親親。」

君雲卿這會是想裝傻都不行了!

現在要怎麼解釋昨天親的那一下完全是意外啊!真是作死!現在要怎麼辦啊!摔!

君雲卿完全沒轍了,眼看北冥影的表情越來越失望,眸光越來越黯淡,整個人彷彿霜打的茄子一樣焉了下去,她心裡湧上濃濃的罪惡感,就好像自己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

她這算是欺騙小孩子吧?頭疼的扶額,君雲卿咬了咬牙,閉著眼睛,飛快的在北冥影的額頭輕輕碰了下,「好了。」

得到獎勵的北冥影一下笑開了,抱著君雲卿都不願意撒手。

他的身形高大,將君雲卿嬌小的身體整個完全籠罩,玄色銀線袖邊袍和淡青色襦裙相映,襯著溫暖入室的陽光,顯得特別美好。

吃完飯離老爺子下朝還有一段時間,君雲卿讓人帶北冥影出去玩,無奈後者不肯,拉著她的衣袖怎麼也不放手,一雙紅眸霧氣氤氳,盛滿了哀求,「娘子,我不要離開娘子,我會乖。」

君雲卿耐心的和他解釋,「不是離開,是帶你出去玩,我有事要做,一會就去找你好不好?乖,聽話。」

北冥影想了想,問道,「聽話有沒有獎勵?」

君雲卿唇角抽了抽,「有。」

「那我聽話!」大聲應著,北冥影歡歡喜喜的跟著人離開。

「……」

命人取來君家旁支年輕一代的資料,君雲卿埋首仔細看著。

「君義,男,十六歲,六品玄師……」

「君敏敏,女,十四歲,二品玄師……」

「君北,男,十二歲,七品玄者……」

……

看著這一個個資料,君雲卿揉了揉額頭,難怪別人都不把君家當回事。

炎陽城一般的世家子弟,十六歲達到大玄師那是基本標準!哪個世家像君家這樣,別說大玄師了,連個巔峰玄師都沒有!

這樣的君家表面看似鼎盛,實際上外表光鮮內里中空,全靠君老爺子一個人撐著!若是他有什麼不測,整個君家就會如空中閣樓一般轟然倒塌!

君家的情況非常危險,已經不是勢弱這麼簡單了。

君雲卿雙眸微沉,內里的鋒芒銳利。

緋月之森的死局,到底是針對她,還是針對老爺子的呢?

如果是前者還好辦,如果是後者,那就證明,有人要對君家下手了!

凌雪柔後面的人,還有凌清韻身後的康王府……她知道,她不知道的,暗地裡究竟有多少人在窺視君家?

想著君雲卿眼中眸光越發冷凝,她將這些人的資料遞給旁邊的君龍君虎,「把人都帶過來給我看看。」

「是,大小姐。」二人領命離開。

君雲卿倚在榻上微微閉了閉眼,再睜開,眼中醞釀的風暴冰冷肆虐,她輕聲冷笑,「想打我君家的主意?也要看我君雲卿允不允許!」

就是天要滅君家,她也要把天捅個窟窿!

誰動君家,誰就死!

君龍君虎的速度非常快,很快數百名少男少女便被帶到君雲卿院中的演武場內。

這些人還不知道君雲卿找他們來幹什麼,聚在一起鬧鬧哄哄的,站了一會便吵著要回家。

「我要回去!憑什麼把我抓來?嫡系又怎麼樣?」

「大小姐了不起啊!我們也是君家人!又不是囚犯,你們憑什麼這麼對我們?」

君龍君虎對君雲卿的命令絕對服從,這些人有的即使不願意來,也被強行帶了過來。

守在一邊的君家軍兵士對他們的話置若罔聞,若有人想要強行離開,就會被出鞘的寒芒給逼回來。

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吵鬧的,這些少男少女中有一部分非常沉默,他們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場景,便坐下來開始修鍊。

他們非常清楚自身的處境,天賦一般,又沒有足夠的資源,想要有所作為,除了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沒有任何捷徑,是以即使莫名被帶入血槍侯府,他們也沒什麼反應。

反正在哪修鍊,都是一樣的。 君雲卿負手在長廊下看了一陣,對於重點要用哪些人已經有了決定。

那些沉默著沒有吵鬧的,可以作為重點對象觀察,若是心性過關,便是君家以後的支柱!她有無音門龐大底蘊支持,天賦不好又如何?就是如她一樣的天絕脈,她一樣能將他捧成天才!

「走。」水袖揮下,淡青色的襦裙在空中旋出淡淡的漣漪,君雲卿帶著君龍君虎走向鬧哄哄的人群。

「大小姐!」守著這些少男少女的君家軍兵士持戈見禮,整齊劃一的動作,剎那展露的鐵血氣息,讓這些吵吵嚷嚷的少男少女瞬間安靜了下來。

短暫的靜默過後,有人小聲嘀咕起來:「哼,什麼大小姐,不過是個占著茅坑不拉屎的廢物。」

這人的聲音非常小,幾乎是含在口裡說的,誰知話音未落,君雲卿的目光已經如利箭一般射了過來。

「廢物?」她輕笑,絕美的容顏如花,緩緩綻放在陽光下,「你說我嗎?」

被眾人的目光盯住,尤其是那些君家軍兵士的目光,幾乎要化成利劍將他穿心而過,那名少年驚慌之下臉漲得通紅,出口反駁道,「我又沒說錯,你又不能修鍊,不是廢物是什麼。」

「放肆!」君龍君虎一聲暴喝,就要出手,君雲卿抬手阻止了他們。

她盯著那名少年,淡淡的道,「沒錯,我天生絕脈,不能修鍊。」

沒想到君雲卿竟會承認,君龍君虎表情愕然,急聲叫道:「大小姐!」

大小姐怎麼會是廢物!兇悍的變異金睛獠牙虎在大小姐面前都乖巧如貓,危險的緋月之森,大小姐隨意穿梭,更是一腳將四品大玄師修為的楊家小霸王踢殘!這樣的大小姐都是廢物,那世上還有什麼人不是廢物?

「你們看,她自己都承認了。」那名少年得意的道,只是他得意的表情剛剛浮現,就見君雲卿一撩長裙,淡青色的襦裙下,一腳向前踢出。

「唰!」一道勁風呈扇形,水波般向外盪出,強悍的力道直接逼開前方人群,沖向那名說話的少年。

後者是五品玄師修為,在眾人之中算是不錯,見狀連忙運勁抵擋。

然而君雲卿的一腳連四品大玄師的楊文都擋不住,何況是他?

只聽「砰!」一聲悶響,他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被這一腳踢得昏死過去。

強壯的身軀直接擦著地面,向後猛然倒飛而去,最後轟的一下砸在五百米外的院牆上,整個人深陷牆內三米深,估計拔都拔不出來!

青石板鋪就的地面,被硬生生的擦出一道淺淺凹痕,隱隱泛著白煙,看得眾人一陣不寒而慄。

揮手拂了拂繡鞋前端,君雲卿緩緩收回腳,淡青色的襦裙重新放下,目光掃過眾人,冷冷的道,「誰說不能修鍊就是廢物?」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

被她的目光掃過,一眾少男少女拚命的搖頭,生怕說得晚了這位大小姐也給自己來一腳!同時心中亦是震撼至極。

君雲卿乃是天生絕脈,這個是東炎國上下,乃至四國中人盡皆知的事,當年多少人感嘆強悍的血槍侯生了個廢物,可現在看來,君雲卿哪裡是廢物!

那一腳恐怕大玄師都接不下!不能修鍊的人也能這麼強嗎?怎麼可能?可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們不信!

然而君雲卿接下來的話更讓他們震撼。

她說,「只要你們肯努力,我可以讓你們也變得這麼強!想變強嗎?想證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證明你們即使天賦比不上別人,也可以變得比他們強!證明你們……不是弱者!想嗎?!」

少男少女們震撼得無以復加。

想證明自己嗎?想嗎?

「想!」無數響亮的聲音驟然爆發。

君家旁支的這些少男少女們,在這一刻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強烈信念。

他們要變強!

誰願意當弱者?誰願意被人欺負,誰願意被人嘲笑?一次次的被人打擊,你天賦那麼差,再修鍊也不過如此!不管怎麼努力,永遠超不過那些天賦強的人!明明竭盡全力,卻還是被人看不起!

他們以為這是宿命!可是君雲卿的話,卻推翻了這一切,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原來,他們可以變得更強的!不能修鍊的大小姐都能夠那麼強,他們也一定可以!

看著面前一個個激動得不能自已,鬥志高昂的少男少女們,君雲卿滿意的點了點頭,「好,從今天開始,我會親自為你們制定訓練計劃。我先和你們說一點,在我這裡,命令不允許質疑,只能服從!不管訓練如何殘酷,只要發布命令,就必須全力完成!」

她說罷,語氣一轉,變得冰冷肅然,「不能接受的人,現在可以退出!否則一旦進入訓練,除了死,我不接受任何理由的退出!」

君雲卿準備用訓練傭兵的辦法來訓練他們,第一點首先就是要保證絕對的服從和對君家的忠心耿耿!

不加入無所謂,但加入,就不許退縮!

這話一出,有些人猶豫起來,他們雖然想變強,可是並不想死,聽君雲卿的話,似乎訓練非常殘酷,很可能會出現傷亡……

用生命來搏實力,值不值?

「想好了嗎?」君雲卿淡淡的道,「想好了的話,那麼現在,想訓練的人站到左邊,想退出的,站到右邊去。」

人群動起來,大部分人都站在了左邊,只有少數幾十人幾番猶豫后,最後站到了右邊。

等所有人都選定后,君雲卿的目光掃過眾人,最後定格在左邊的人群中,唇邊緩緩綻開一抹微笑,精緻的容顏讓人望之炫目,「很好,我相信你們不會後悔這一次選擇的!」

「現在,我宣布訓練的第一條規定,所有人從今天開始,每人每天根據修為,都可以從我手中領取到聚氣丹,玄士每人可以領五枚,玄師每人可以領一瓶!日後修為提升,還可以領到更好的丹藥!」

說罷她一揮袍袖,露出雙手中握著的青花瓷瓶。

聚氣丹! 休息了一天時間。

林天佑終於醒了,萬劫真仙的手臂也終於癒合了。

一切都很完美。

林天佑在這個虛無世界已經沒有了留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