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唯今之計,只能堅守,為防各地守軍再次出現叛變事件,建議派赤血衛前去監督。」

看來也只能如此!

霸無極想到這裡,快速下令。

看到這一幕,白曉天的眼眸劃過一絲異芒,淡然瞥了歐陽靖一眼。 夜,極深。

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在林中響起,旋即,來者快速伏地道:「啟稟少主,收到孤島來信。」

「等等!我來猜猜。」傲立的男子依然選擇背向下屬,充滿睿智的眼眸微微一亮,沉吟道:「孤島守軍並無全軍覆沒,活著的叛變了,是與不是?」

來人微微一愣,旋即,滿是恭敬道:「不錯!孤島守軍死的儘是黑山族人,叛變的是附屬部落的族兵。」

其實男子這般猜測並非沒有根據,既是全軍覆沒,又怎麼會有逃兵?孤島不比其他守地,逃兵目標那麼明顯,怎會沒有被發現?

因此他得出的結論是葉孤城刻意為之!只是,這名所謂的逃兵目的真的僅僅是來謊報軍情嗎?

「起來吧!信上怎麼說?」

來者快速起身,恭敬回稟道:「葉孤城率領數十軒轅族餘孽飛躍了孤島,成功夜襲攻克孤島,而後,不顧眾將反對,強行收納孤島附屬族兵。」

「什麼?」男子神情一變,沉聲道:「你是說,葉孤城帶兵飛躍了孤島?」

「不錯!信上是這樣說的!」來人咋看內容也是嚇了一跳。

竟然飛躍了孤島!

難道葉孤城是天神下凡?

男子想到這種可能性,心中一寒,對抗天神,他自問無能為力!不過,此人顯然沒有什麼軍事頭腦,竟然為了區區俘虜寒了將士的心!想來也不是無懈可擊!

像是想到什麼,男子又緩緩問:「屍體可找到了?」

「回稟少主,屬下尋了一圈,並未發現那麼附屬族兵的屍體。」

果然沒死!

男子雖已大致猜測到謊報軍情者是裝死,卻一時半會猜不透葉孤城的用意。想了想,下令道:「飛鴿聖火教,就說葉孤城已經攻克孤島,其餘一概不提。」

「遵命!」

男子注意到來人並未退下,淡然道:「可還有事?」

「啟稟少主,伏殺銀川崎的兩名銳士身受重傷,另外,夜襲虎嘯山的銳士在打鬥中也有數人受傷,藥物一時供應不上,不知是否遣送回城?」

「殺了吧!」男子嘆了口氣,緩緩道:「記下他們的名字,將來入功德譜。」

來者一聽,露出一絲羨慕之色,恭敬點頭退下。

按行程計算,虎嘯山出逃的虎賁衛應該也快到了!是時候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想到這裡,男子緩緩走出林中。

虎嘯山。

當完顏烈看完信中內容,頓時一臉鐵青。

面對這一幕,完顏暉好奇的接過布條查閱一番,瞬間面沉如水。

難怪完顏暉震驚,在他的計劃里,葉孤城的大軍是無法通過孤島!只能無止境將兵力折損在那道天險,而他們所想要看到的莫過於此!最重要是孤島一旦受攻,必然求援,屆時,黑山族必然將注意力集中在孤島,外圍領土守軍相對就薄弱很多,有利於逐步蠶食。

時機成熟,通過內應拿下孤島,以盟軍為由,放葉孤城大軍通過,待其和黑山族斗得兩敗俱傷,再一舉將雙方殲滅,退一萬步說,即便葉孤城逃脫,他們也絕對通過不了孤島,到時候兩路大軍合擊,葉孤城必然全軍覆沒。而後,揮師新城,新城唾手可得!這就是聯盟之初,來自黑山族那人給予的計劃!

此計若成,聖火教坐擁城池,橫掃大半北蠻之地,為將來一統北蠻埋下雄厚基礎。

可是,他們千算萬算,卻算不到葉孤城竟然能夠攻破這座從來無人能夠跨越的天險!這一下,算是徹底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不知沉默了多久,完顏烈緩緩道:「事已至此,軍師有何計劃?」

「如今孤島在葉孤城手中,怕是奪之不易!想來我軍只能加快行軍步伐,搶在葉孤城之前攻向黑木崖!至於新城。。。只能徐徐圖之!」完顏暉縱然才智過人,面對這般局面,也是無可奈何!

聞言,完顏烈雖心有不甘,但也知只能如此!

恰在此時,一名衛兵急匆匆步入帳內,行禮道:「稟報教主,我軍抓獲一名黑山族細作,請示發落。」

「斬了。」完顏烈原本就憋著一肚子火,此時聽說有細作混入,更是怒不可遏。

「遵命!」

「慢!」完顏暉神色一動,沉聲道:「帶上來。」

衛兵微微一愣,領命而去。

看到這一幕,完顏烈的眼眸不自覺劃過一絲異芒。旋即,若無其事道:「軍師這是何意?」

「教主,問完再殺也不遲!」完顏暉似乎並不想過多解釋。

完顏烈看到對方如此態度,眼眸中的異芒更甚。

很快,一個渾身是血的黑山族族兵被帶了進來。

「你叫什麼名字?來自何地守兵?到我族刺探意欲何為?」完顏暉冷冷盯著伏地瑟瑟發抖之人,從對方衣著看來,應是黑山族附屬部落族兵。

「回稟大人,小人名叫安董新,原黑山族孤島守軍,此番前來實因走投無路,特來投靠族人。」

「什麼?你是孤島守軍?」完顏烈聞言臉色又是一變。

完顏暉反倒是不動聲色打量著安董新,彷彿想要從中找出什麼破綻。

「你給我說說,葉孤城是如何攻破孤島?如有隱瞞,必叫你死無葬身之地。」對於這點,完顏烈真的非常好奇。

「回稟大人,葉孤城率軍夜襲,我軍雖堅守,奈何事發突然,加上敵軍數量眾多,我軍雖斬殺了大半敵軍,卻仍被攻破!小人被迫從密道中逃離孤島,因自知回黑山族必死無疑,只身前來聖火教想要投靠失散多年的族人,還望貴教能夠收留小人。」

完顏暉神情一震,急忙道:「你是說,孤島還有密道?」

「回稟大人!孤島有一條密道直通崖下,那是小人無意間發現的。」

「通過這條密道可能前往孤島?」完顏暉強忍心頭的跳動。

「回稟大人!山路雖難行,但可以直達孤島頂端。」

聞言,完顏暉忍不住看向完顏烈,很快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狂喜,旋即,強行忍下激蕩,淡然道:「你要投靠的族人,不知是何族?」

「回稟大人,是安踏族,數年前因戰亂,我族流離失所,一些被黑山族俘虜,剩餘的據說在聖火教,其實小人早就想要回歸族裡與族人團聚,奈何黑山族一旁虎視眈眈,小人無處可逃!聽聞聖火教一路攻向黑山族,小人更是心生嚮往,夜夜向天神禱告,祈求天神庇佑,想來是天神聽到小人的祈禱,聖火教果然勢如破竹攻破虎嘯山。」

「你倒是伶牙俐齒,是個人才!不過,外人不知我教向來不奉天神,只崇聖火!你若入我教,必須牢記。」完顏烈似乎開始喜歡這麼俘虜,況且安踏族也是一個驍勇善戰的附屬部落,對他也算忠心。

「小人多謝大人收留!」安董新聽到對方語氣上的變化,暗自鬆了口氣。

「以後,要稱呼我教主!」完顏烈有點喜歡這名俘虜。

「遵命!教主大人!」

「你在孤島身居何職?」完顏暉突然覺得此人不簡單,一名小小的附屬部落族兵,怎會有這般口才?況且,思路清晰,說話有理有據,全然不似一名逃兵。

「回稟大人!小人在黑山族身居巡邏隊小隊長。」

「好了!安董新,你先行退下,前去和你族人相聚,往後,可要好好效忠我教。」完顏烈心情大好。

「謝教主大人!」安董新徹底鬆了口氣,快速起身退下。

「慢!」完顏暉冷冷看著安董新,彷彿想要從他眼中看出什麼,良久,緩緩道:「孤島至此路障重重,你是如何逃脫黑山族的守軍?」

「回稟大人。」安董新神情一肅,不卑不亢道:「小人曾在黑山族做苦役多年,對大多數地形非常了解,小人走的都是無人把守的偏僻小道。」

聞言,完顏暉不由深深多看了幾眼,淡然道:「好!你先行退下吧!」

安董新並沒有馬上退下,而是望著完顏烈,彷彿在等候什麼。

看到這一幕,完顏烈快速劃過一絲欣喜,頷首道:「退下吧!」

「遵命!」

完顏暉望著離帳的背影,沉聲道:「族長,我覺得此人非常可疑,不可輕信。」

「軍師言重了!」完顏烈不以為然,在他看來,分明是完顏暉在嫉才,淡然道「我看安董新是個可造之材,況且,此人即熟悉黑山族地形,又掌握通向孤島的密道,軍師要以大局為重。」

完顏暉不由一愣,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完顏烈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眼下,軍師還是儘快派出斥候探知葉孤城大軍的去向,好做下一步部署。」

「我若所料不差,葉孤城大軍下一個要攻打的應該是黑駿嶺。」

「黑駿嶺?」完顏烈微微一愣,皺眉道:「黑駿嶺易守難攻,葉孤城不應該那麼蠢,依我看,他更有可能繞道攻打躍馬平原。」

「教主,黑駿嶺雖易守難攻,卻是一條捷徑,如能攻克,後面一馬平川直達黑木崖!如攻躍馬平原,必須還要再攻打兩處守軍據點,以葉孤城現在的軍力計算,他並沒有太多兵馬可以調用,只能兵行險著了!」對於形勢,完顏暉似乎看得更加通透。

聞言,完顏烈心中一喜,彷彿看到了勝利的曙光!因為如果完顏暉猜測正確,那就意味著葉孤城要傾盡全軍去攻打黑駿嶺,孤島守軍必然所剩無幾! 「報!」一名衛兵快步入帳,行禮道:「回稟首領,百裡外發現葉孤城大軍。」

終於來了!

木子鐵神情一肅,沉聲道:「來了多少兵馬?」

「回稟首領,應該有三萬餘人。」

「好!飛鴿黑水,讓黑首領速來馳援,另,繼續觀察敵軍動向,隨時來報。」

「遵命!」

木子鐵見衛兵退下,轉看著一旁靜坐的漢子,眼眸劃過一絲敬畏,緩緩道:「葉孤城大軍已到,接下來有勞霸副衛長了!」

「木首領放心!族長大人命我等協助守軍,我等自當儘力。」漢子約摸三十來歲,虎背熊腰,赤露上身,充滿力量的腹肌橫七豎八彰顯著刀疤。

此人名叫霸恨天,霸無極赤血衛中四大金剛之一,位居副衛長,天生神力,勇武過人。

赤血衛既是霸無極的專屬精銳,同時也是黑山族縱橫北蠻最強的軍團,人數不多,也就萬餘人。

此次前來馳援雖說只有兩千餘人,可那股常年浸泡血海的殺氣足矣震懾全營將士。

黑駿嶺,百裡外,一處平原。

葉孤城的大軍正駐紮在此,此時,他正在軍帳中議事。

「眼下,我軍若要通過,只能正面迎戰黑駿嶺守軍,只是,此處軍營位於山頂,山道狹窄,敵軍又是居高臨下,騎兵衝殺優勢不大,步兵進攻也是諸多不便,目前看來,我軍優勢並不大!」葉孤城皺著眉頭盯著沙盤上山川地形。

越是靠近黑山族腹地,仗就越不好打!難怪這些部落雖無城池天險卻能屹立百年不衰!

「城主大人不是有神力嗎?直接把黑駿嶺抹平就行了。」張傑平日里在軍中沒少聽人議論葉孤城,加上各種誇大版本渲染,自以為城主和天神無異,可搬山,可填海,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這話說的,葉孤城差點被口水嗆死!

看到眾人一臉正經的期待,輕咳一聲,緩緩道:「上天有好生之德,神力是不允許濫殺凡人!」

聞言,眾人一愣,聯想到當初大軍挺進奇石林,葉孤城似乎也沒有使用過神力,頓時釋然。

「要不,我們繼續飛上山去?」軒轅秀自從嘗過飛翔的甜頭后,這幾天沒少纏著葉孤城想要再次體驗飛翔,可惜對方不允。

葉孤城兩眼一翻,莫說無法從平地飛上山頂,即便可以,上去也是送人頭!黑駿嶺可不比孤島,居高臨下無所遁形,如何隱蔽進軍!

「不妥!」張月醴畢竟有些軍事頭腦,知道何事可為,何事不可為!只見她冷冷盯著黑駿嶺,沉聲道:「唯今之計,唯有全力攻下黑駿嶺。」

葉孤城自知這是唯一的方法,可此舉必然損失慘重,況且,又不知道敵軍守軍數量,貿然攻之,怕是不妥!頭疼之際,斥候來報,前方突現敵軍大軍。

聞言,葉孤城不由一呆,似乎猜不透黑山族的意圖,明明可據險而守,為何要出兵正面交鋒?

不過此舉正中下懷,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當即偷偷在張月醴耳旁私語一陣,後者美目一亮,領命而去。

平原上,涇渭分明兩族士兵嚴陣以待,靠黑駿嶺一方為黑山族兵,人數約摸兩萬餘人,皆著黑色盔甲,左側為騎兵,約摸三千騎,右側則為步兵和弓箭手,當然,最引人注目莫過於位於正中間的步兵,每個人手持砍刀赤露胸膛異常彪悍,即便靜立,也無法掩蓋一股與生俱來的肅殺之氣。

這些人,除了武器不同,其餘竟與軒轅族的狂戰士一模一樣!為此,葉孤城不由多看兩眼。

葉孤城一方依舊採用傳統戰陣,左側為軒轅鐵騎,右側為惡修羅軍團,盾兵中間,弓箭手後方,從人數上來看,葉孤城一方明顯更具優勢。

其實,木子鐵此次出戰也是迫不得已!按他計劃,本想據險而守等待援軍到來,屆時,敵軍消耗的七七八八,再全軍出擊,必能一舉殲滅敵軍。

偏偏霸恨天不允,按他說法,赤血衛從無怯戰之舉,黑山族更無怕死之兵,龜縮不出,有辱族之嫌!

木子鐵知道霸恨天名義上是來輔助守衛,實則監軍,銀川崎事件族人皆知,如若不從,怕是要被安上叛族之罪斬首!

葉孤城看時辰差不多了,大手一揮,沉聲道:「攻!」

風!

風!

大風!

中路數萬步兵緩緩朝前挺進,每跨一步,必吼一聲,步伐整齊,聲勢浩大,行至指定位置,步伐一止,口令驟停,默默形成一道長方形防線,數萬大軍一動一靜,竟然異常和諧。

木子鐵神色一肅,他心裡慢慢有種不祥的預感,這些敵軍跟他以往接觸過的兵士不同,數萬人如一體,實在可怕!

注意到一旁冰冷的視線,心神一凜,下令道:「殺!」

「殺啊!」

黑山族人最前面的數排步兵在騎兵的帶領下,宛如一盤散沙衝殺,全然沒有一絲章法。

看到這一幕,葉孤城心神大定,優劣已見分曉!

嗚呼!!!

隨著一聲沉悶的號角。

兩側騎兵開始動了!

忘婚負愛 軒轅無極背負鐵盾,手持長矛,一騎當先,率先帶領軒轅鐵騎衝殺。

張天賜所率領的惡修羅軍團自然也不甘示弱,紛紛手持標槍疾馳衝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